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较量
    第四百六十四章较量

    说完刚才那些话后,何科长便在沈万千等人的目光中,挺直身躯,傲然斜视,安静的等待着没有选择的叶子轩回答,同时用玩味目光看着叶子轩,想知道这个身份重要的年轻人会不会反抗,同时他没有制止几个受伤的青叶子弟离开。>吧  w-w-w=.·

    所有人都清楚他的立场,他自己也清楚,所以有些事情不需要点破。

    钱斯文和彪子没有离开,钱斯文等着看热闹,想要看看自己能否出口恶气,彪子是无法离开,咽喉被匕抵住。

    此时,何科长再度喝出一声:“叶子轩,放下武器,不然休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嘴唇微抿,神情有着挣扎。

    叶子轩漫不经心地环视周围一眼,四周站满了穿着黑色战服的警卫,尽管还不清楚对方的来路,不知道他比许家卫谁牛,但叶子轩并没有想过暴起反抗,因为这些警卫手里紧紧握着微冲,而且叶子轩看得出来,一旦反抗真可能开枪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弹飞一抹血迹,脸上保持着一抹风轻云淡:“警察?司法部?安保部?你们要逮捕我总该亮个身份吧?”

    “否则谁知你们是不是悍匪假扮或其余吃饱撑着的人开玩笑?”

    何科长轻轻一推脸上的眼镜,出一记哈哈大笑:“澳门特情处三科何富贵,特情处就是专门处理特殊情况的部门,直受特的管辖,叶少悄悄从京城来到澳门,却不安分做事低调做人,反而四处惹是生非,手上沾染百余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何富贵踏前一步,迫视着叶子轩:“更是罔顾特和何先生的禁武令,肆意践踏澳门各方情感和规则,作为维护一方安全的官员,我有义务拿下叶少避免事态扩大,叶少也不用搬出身份来压我,我不是许家卫,几句狠话吓不倒我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如果聪明的话,还是乖乖跟我走一踏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笑:“帽子扣得挺大的啊。”

    何富贵眼里掠过一抹杀机:“放人。雅﹏﹎文>>8﹍w-w`w=.·y-a`w-e`n`8-.·>

    “如果我刚才被彪子他们抓住,估计何科长就不会这样要求放人吧?”

    叶子轩无视何富贵身上流淌出来的强势,目光坦然看着后者一笑,已经确认出对方知道自己的背景,所以不敢妄自动用武力,至少不敢当着众人的面要他小命,可是离开这里,对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,找个没有人地方制造点意外。

    他已经捕捉到何富贵眼里掠过的一抹杀机,也就判断出,这人跟何长峰一定有着密切关系,不然就是何赌王或特也不敢对自己起杀机:“记住了,一,我不是非法入境,我是跟着专案组来破案的,二,我没兴趣跟着你们去警局。”

    “三:人,不会放,今天放过他,他明天又会来杀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清楚彪子这种人个性,绝对是很麻烦的滚刀肉,必须一劳永逸解决。

    彪子也是重重哼出一声,目光凶狠盯着叶子轩开口:“你说的没错,今天杀不了你,我就明天来杀你,明天杀不了,就后天杀,直到杀掉你为帮主报仇为止,如果一直杀不了你,我就杀你身边的人,你的家人,你的朋友,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永无宁日,寝食不安。”

    他还向沈家欣投去杀伐目光,似乎告诉叶子轩,他要对这个女人下手。

    “何科长,看到没有,这家伙留着就是祸患,我不会傻乎乎给他生路的。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,叶子轩目光一冷,冷漠扫视举着枪械蠢蠢欲动的警卫一眼,眼睛透着一股杀伐千人的冷戾:

    “四,谁敢开一枪,我就诛他全家。”

    他提醒着围着自己的警卫:“你们不要步了大黄蜂和竹叶青的后尘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在一扇洞开的窗户吹入一阵冷风时,叶子轩的衣衫猎猎作响,匕稳如泰山,他的杀伐清晰展示给警卫,看到他流露出来的阴狠和坚毅后,本来一直冷峻骄傲的包围队列却生了一些变化,不是愤怒和骄傲,而是警惕,绝对地警惕。8  w·w=w·.=

    叶子轩的威名还没有在澳门打开,但大黄蜂一家被灭门,竹叶青被割喉,却为整个澳门所知,很多人都惊诧凶手的狠辣和残酷,自心底的有着一种畏惧,如今听到叶子轩就是最大元凶,警卫他们多少有些凝重,怕自己也被灭了门。

    在沈家欣尽数把叶子轩信息收归于脑海时,何富贵没有跟叶子轩太多废话,直接脸色一沉喝道:

    “把叶子轩拿下!”

    虽然对叶子轩存在着忌惮,但数十名警卫依然咬牙迫了上去,枪口对准了他的要害,目光不离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叶子轩,你很能打,但你打得过子弹吗?”

    “你身份显赫,但能压过特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在京城如何牛叉,到了澳门就必须服从我们。”

    何富贵神情一沉:“马上放下武器。”

    彪子冷笑一声:“我说过,触犯禁武令,你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科长,你未免太不分青红皂白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沉默还躲避的沈家欣站了起来,把长重新束缚起来,露出那张精致的俏脸,盯着何科长他们喝出一声:“不管叶子轩什么身份,他来到澳门从来没主动伤害人,就是今天,也是钱斯文和黄毛小子挑衅,叶子轩才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为保护我而出手。”

    在何富贵见到沈家欣微微一怔时,沈家欣踏前一步迫视着何富贵:“自卫反击也有错吗?如果有人要强奸我,我是不是不能反抗?如果反抗打伤他了,你们是不是就要把我拿下关了或杀了?真这样的话,这什么禁武令不遵守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何富贵轻声抛出一句:“特找你好些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特?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话,再听到沈小姐三个字,不少人身躯一震,很快就意识到沈家欣的身份,钱斯文更是直接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一次,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“别回避我的话题,也别管我为什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丝毫不给何富贵逃避的机会,声音带着一股子清冷:“我告诉你,叶子轩今天出手伤人,触犯什么禁武令,是因为这两个色狼非礼我,他看不过去就教训他们,这点伤我还觉得轻了你,换成我有力气,我直接砍掉他们的手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钱斯文和黄毛小子,两人从头冷到了脚。

    彪子嘴角也牵动一下,想不到这眼熟女人,会是特的千金,也就是何长峰的未婚妻,想到何长峰手段,冷汗冒出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家人,但更是澳门官员,事情要公平公正,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,要抓叶子轩,就把我也抓了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神情变得坚定:“他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,你们要杀他,我就陪着他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牵动一下,有些无奈,但更多是一抹感动,沈家欣的立场很尴尬,她却能对抗父亲维护自己,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我们今天来抓叶子轩,除了触犯禁武令之外,还有很多事件。”

    何富贵没有在意钱斯文几个小角色,只是望着沈家欣淡淡开口:“我们必须抓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毫不退让:“师出无名,不服,抓他,给出一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她还点着钱斯文几个人:“千万不要拿禁武令做幌子,那会让我对澳门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,要理由,你可以去找特,找何先生。”

    何富贵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,也没有半点为难,显然早已经坚定抓叶子轩的决心,重新挺直腰板开口:“我们只是执行任务,今天任务就是带走叶子轩,谁敢阻拦,谁敢反抗,该抓的抓,该杀的杀,就是沈小姐你,也不能阻拦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何家的饭,让你吃得饱,吃得好啊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走到叶子轩身边:“行,要抓,连我一起抓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何必呢?”

    沈家欣态度坚决: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见到沈家欣这个样子,何富贵脸色一板:“沈小姐,你非要这样的话,那我只能对你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把沈小姐和叶子轩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不把叶子轩拿下,他无法向赌王交待,更无法向何长峰交待。

    在他的挥手中,十多名警卫就要冲上来。

    “哥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万千大笑着从人群后面走了上来,还毫不客气踹翻挡路的钱斯文和同伴,与此同时,四周数十名食客也都站了起来,还簇拥着沈万千靠了过来,右手全都按着腰中的武器,毫无疑问,前来聚餐的大半食客全是他的保镖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不待何富贵和彪子他们反应过来,沈万千打出一个响指,数十名假扮食客的保镖齐齐拔出,训练有素的把枪械顶在何富贵带来的警卫脑袋,顷刻掌控了餐厅的局势,在不少人哗然尖叫时,沈万千旁若无人穿过人群,走到叶子轩身边亲密搂肩:

    “来澳门也不跟我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淡淡一笑:“我那中南海坐第三把交椅的老爷子,一直想要跟你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有没有空啊?赏脸吃顿饭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在何富贵脸色巨变时,叶子轩扬起一丝笑容:“谢谢沈老,只是我最近有点忙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锋利匕一捅,直接没入毫无防备的彪子咽喉,一股鲜血当场飙射。

    全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ps:谢谢1z2219o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