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四百六十五章 风云再起

天才布衣 第四百六十五章 风云再起

  <=""></>

  第四百六十五章风云再起

  彪子捂着伤口,生机熄灭

  彪子倒在了叶子轩的面前,倒在了何富贵的面前,倒在了钱斯文和沈家欣他们面前,除了叶子轩,没人想到彪子会这样被杀死,连后者自己也都没想到,要知道警卫横陈枪口林立,还有不少双眼睛,当众杀掉彪子,绝对会招惹麻烦。八一№№№`、、.、.

  如今,叶子轩却毫不犹豫的出手杀掉彪子,了断两人之间的竹叶青恩怨,看似痛快淋漓杀伐果断,其实也把自己迫到了死亡边缘,沈家欣和钱斯文他们能够清晰见到,何富贵身边的三名警卫齐齐挺枪,把枪口对准握着匕的叶子轩。

  萧杀弥漫。

  何富贵看着尸体也是呆愣不已,他也没想到叶子轩敢当众下这个手,这跟自寻死路没有太大区别,只是他在讥嘲叶子轩愚蠢不可及时,也不得不感慨其魄力,也才明白许家卫描述的茶楼现场,没有水分,这小子果然是心狠手辣的主。

  “不好意思,刚才手抖。”

  杀了人的叶子轩掏出手机,把匕的指纹擦拭干净,随后丢掉手中利器笑道:“导致彪子死了,我表示很遗憾。”他还向几个青叶子弟偏头:“待会给你们两百万,一百万给彪子的家属,一百万给他买副好棺材,算是我一点心意。”

  “如果可以,让他跟竹叶青合葬,毕竟他是青叶帮的忠臣。”

  手抖

  听到这一番话,青叶子弟很是愤怒,可是没有人敢冲上来,他们刚才已经领教了叶子轩的身手,现在又见识到他的心狠手辣,每一个人心里都很明白,冲上去的下场就是必死无疑,当下只能悲愤盯着叶子轩,随后又扫过何富贵一眼。

  显然,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何科长身上。

  何富贵想借彪子横死下令立即开枪,无情轰杀叶子轩让何长峰彻底安心,相比远在京城的叶家威慑,他更在意何长峰对自己的手段,可是他根本没有这个下令机会,几把枪先指向他和亲信的脑袋,沈万千的手下连他们的枪械也收缴。№中卐文网``.、`、`.

  何富贵显然认识沈万千,当下喝出一声:“沈少,你干什么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,我就想干什么。”

  沈万千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,干脆利落的回道:“很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,何科长最好不要冲动,我身边的保镖全都是新人,玩枪才三五天,你一旦声音大,动作猛,很容易吓坏他们,到时不小心走火误伤何科长,那就不好了。”

  似乎是响应沈万千的话,一人枪口一斜,砰的一声,子弹擦着何富贵的脚踝过去,洞入另一张桌子的木柱,撕裂出一道口子,沈万千一敲保镖的脑袋,骂骂咧咧:“狗日的,刚叮嘱你们要小心就搞出走火,万一杀了何科长怎么办”

  “快向何科长说对不起。”

  被拍打的手下声音低沉: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你”

  何富贵脸色变得难看,随后吼出一句:“沈少,我在执行公务。”

  沈万千摸出白色扇子,打开扇动两下笑道:“我也在执行公务,特授权你抓轩哥,我家老爷子授权我请轩哥吃饭,轩哥只有一个,谁能请走轩哥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,现在我人多,枪多,你玩不过我,只能委屈你空手而回。”

  他踏前一步看着何富贵,笑容前所未有的灿烂:“如果你实在不爽的话,那就让你家特,给我老爷子打电话,让他们自己协商谁请走轩哥,除此之外,你没有第二条途径,当然,你也可以放手一战,看看能否从我手里把人抢走。”

  “只是你一定要想清楚,开战抢人的后果能不能承受”

  沈万千声音平缓而出:“别搞不好丢了自己的小命,还连累了沈特的仕途。”

  何富贵神情一沉:“你搬沈老来压我”

  沈万千很奇怪的看着他:“压不起你吗”

  似乎感受到沈万千的固执和强硬,何富贵呼出一口长气:“沈少,国家给予澳门特的级别是副国级,排名在一般的省萎书记之上,政治地位更是过四大直辖市,拥有一国两制,高度自治的政策,中央非必要不得插手港澳事务。中§文网、、.`”

  “这是当年中央对澳门的承诺,也是写入澳门基本法的。”

  何富贵很平静的扣上一个帽子:“沈少要推翻基本法吗”

  沈万千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上前一步看着何富贵开口:“何科长果然是一个政客,上纲上线比我家老爷子还牛,只是本少从来没有想过插手澳门事务,之所以现在堵住你们去路,恰恰是维护澳门的公平公正,免得你们给澳门抹黑。”

  “不然今日事件传出,西方媒体又会说何科长被洗脑,莫须有罪名逮捕民主战士。”

  何富贵被堵得气血攻心:“叶子轩当众杀了人,没看到地上尸体吗”

  一直沉默的叶子轩伸伸懒腰,重新取了一杯柠檬水喝着:“我说过了,手抖。”

  何富贵手指一点四周众人:“别狡辩了,很多人都见到你捅死彪子。”

  “看到了”

  沈万千神情依然波澜不惊,语气平和回道:

  “忘记告诉何科长,我很早就坐在这间餐厅,所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一清二楚。”

  他指着钱斯文和黄毛小子补充:“是这几个人渣挑衅,被轩哥自卫反击,然后不服,又叫来黑社会。”

  他目光锐利看着何富贵:“很多人都听到了,轩哥让他们从哪里来,滚回哪里去,初始完全没有伤害他们的意图,但这什么彪子的,却像是打了鸡血怒,唆使十多名手下对轩哥围杀,记住,是围杀,他们手里的匕是最好证明。”

  “面对有人要自己的命,谁不爆潜力挣扎啊”

  沈万千手指点着青叶子弟,再点点地上的彪子:“所以他们或伤或死,全都是咎由自取。”

  沈家欣也站出来附和:“我也可以作证,是他们犯错在先,围杀在先。”

  看着何富贵难看的脸,沈万千悠悠一笑:“听到沈小姐的证言没有轩哥虽然杀了人,但顶多算是自卫。”

  随后他脸色一沉:“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。”

  何富贵呼吸变粗:妈的这是自卫这明明就是当众杀人当下低喝一声:“沈少,你们不能太过分。”

  “澳门官方批准你们带枪入境,是让你们自保免得伤害,不是让你们对准官方人员。”

  “这里是澳门,你们没有执法权。”

  虽然知道沈万千绝不会收手,但何富贵事已至此只能硬撑:“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,特情处正在执行公务,如果你们硬要插手的话,我可以下令连你们也抓走,你们人再多又怎样你们能多过特情处行动队能强过澳门官方政府”

  他还拔出腰中的枪械,保持着应有的强势。

  “扑”

  一颗子弹毫不犹豫从沈氏保镖枪口喷出,何富贵握着短枪的手瞬间一震,手指多出一道擦伤,还伴随着鲜血流淌,枪械也啪的一声掉在地上,空气中开始弥漫一股硝烟和血腥气息,下一秒,沈万千淡淡开口:“何科长,凡事三思。”

  沈家保镖显然有很多处理这种状况的经验,在子弹狠狠擦伤何富贵的手指时,背后几名同伴也抬起枪口威慑,让原本可能骚乱和动荡的场面再度稳定,叶子轩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和赞意,反应果然够快啊,沈胖子身边果然人才济济。

  面对何富贵被沈家保镖射伤,数十名警卫情绪开始波动,只是在强大火力面前又只能按捺不动,何富贵则在两名亲信搀扶中咬牙忍住疼痛,接着还死撑着喝出一句:“沈万千,你们敢对我开枪,我一定会告知特,告上中楠海的。”

  “一定要告倒你们。”

  他虽然还保持着凶神恶煞的样子,但从语气可以听出准备妥协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这年头枪杆子决定说话声音大小也决定主导权,己方虽然有数十名警卫,但全被沈氏保镖顶住脑袋,根本没有机会反击,死磕到底只会全部爆头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叶子轩敏锐的注意到何富贵向一人偏头。

  一名尖嘴警卫似乎无意间退后半步,半个身子躲在义愤填膺的同伴后面。

  被缴掉冲锋枪的他左手低垂,闪出一把袖珍短枪,不引人注意的向右侧偏移。

  一股凶险感觉不可遏制涌上了叶子轩的心头,警卫此时开枪,很容易引起一场混战,到时怕是要死上不少人。

  “砰”

  叶子轩已经来不及出示警,左手一掰,一片杯子玻璃射出,嗖的一声锐响后,射中要放冷枪的尖嘴警卫手腕。

  一股鲜血晃悠悠落地,枪械也当一声落地,警卫闷哼一声踉跄退后,只是还没有缓解疼痛,一颗子弹无情杀至。

  直接爆掉他的膝盖,身躯轰然摔倒在地上。

  “啊”

  他出一记凄厉惨叫,下意识捂住膝盖。

  “全部不准动”

  同伴膝盖中枪摔倒在地的场面,把渐渐平息的战火又重新点燃,黑衣警卫没有见到同伴居心叵测,他们只见到叶子轩出手,沈氏保镖开枪,还一枪打碎同伴的膝盖,当下被压制的情绪又抬起来,剑拔弩张,但这次被压制的更加彻底。

  沈氏保镖直接把警卫全部按在墙上。

  “何科长,你不仅想要轩哥的命,还想要撕裂特跟沈家的关系啊。”

  沈万千一脚踹飞何富贵:“看来宋禁城给了你不少好处啊。”

  “来人,全部带走。”

  餐厅风波告一段落,澳门风云却再度掀起。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