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澳门风云
    第四百六十七章澳门风云

    澳门茶楼,早上七点。??壹看书ww?w·1?k?

    何赌王邀请叶子轩和沈万千来这里看千古名剧,而不是选择什么高档影剧院或者僻静地方,自然有着深层次的意义,因为这里是郭翘楚捅死何老八的地方,杀掉郭翘楚算是为儿子报仇,同时也是向叶子轩提醒,何家占据了道德高地。

    叶子轩欣然接受何赌王的邀请,除了他想要救共过患难的郭翘楚一把,还有就是想再度跟赌王碰面,看看有没有机会扭转后者的心态,杀何赌王不容易,顾虑何翡翠跟何长青的感受更不容易,所以任何一丝希望,叶子轩都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今天澳门下起了雨,凌晨只是零星雨花,早上则变得雨水朦胧,把澳门细细清洗了一遍,澳门春季的天气变幻莫测,早上可能还是太阳,中午就变成细雨纷飞,然后下午又出几个小时太阳,傍晚再来一场清冷的雨水,让人暗感无奈。

    所幸空气清新不少。

    时间指向七点半,叶子轩和沈万千领着十余人前往澳门茶楼,赌王竟然光明正大邀请两人赴宴,那就表示他会保证两人的绝对安全,如果两人没有犯规要赌王的性命,赌王就是十个胆子也不会在宴会下手,那会让整个何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今日宴会,叶子轩本来是想一个人前往,不让沈万千卷入进这漩涡,可是沈万千寻死觅活坚持要跟叶子轩赴宴,还很坦然告知叶子轩两个理由,一是担心叶子轩有危险,毕竟谁也不敢彻底保证赌王不会下手,二是想要见一见郭翘楚。

    听过叶子轩对郭翘楚的描述后,沈万千就对后者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又想收揽人才?”

    靠在舒适车子上,叶子轩轻轻摇头:“死了这条心吧,他是黑鸦组织的人,还是核心人物,他有他的骄傲和坚持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打开一瓶净水,喝入两口后悠悠笑道:“放心,我对他没有收揽念头,我只是想要亲眼见见这家伙,他也算是你一个对手,毕竟黑鸦曾经冲击过京城警局,还想要对龙秋徽下手,如今你不仅不落井下石,还费尽心思营救他?”

    叶子轩似乎早料到这个话题,脸上掠过一丝无奈:“如果赌王能够让我省点心,翡翠可以顺利掌控整个澳门,那么我早杀了郭翘楚他们,可如今澳门局势纷乱,何翡翠又太念及亲情,加上何长峰的强势,必须留下郭翘楚作为缓冲。壹看书·1?k?an?s?h?u?·c?c?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跟何长青对何翡翠很敬重,也愿意接受我替的七分澳门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双方利益基本一致,出于大局考虑,以前恩怨可以放一放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拿出扇子挥动两下,看着前方滴落雨水开口:“一人有难,八方相助,你说,如果咱们今天不出现,黑鸦组织会不会横空杀出,跟何家来一个两败俱伤?我忽然有点兴趣,想要看看最后一刻,黑鸦会不会跟传说中一样救人?”

    他显然对黑鸦冲击京城警局事件很是深刻。

    叶子轩毫不犹豫回道:“会,黑鸦一定会救郭翘楚,甚至他们可能早就部署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微微一愣:“会?那咱们还过去干吗?让黑鸦自己解决就行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叶子轩笑容变得灿烂:“就是知道黑鸦会救人,所以我今天才过去赴宴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先是不解,随后竖起拇指赞道:“高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喝入一口净水,接着叹息一声:“当然,赴宴还有一个理由,那就是让赌王还我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闻言轻笑了起来,随后冒出一句:“将来有机会,会不会铲除黑鸦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,没有回应,很多时候,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。

    沈万千见到叶子轩的态度哈哈大笑,随后话锋一转开口:“轩哥,你说老何今天为啥要来一场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呢?难道他想用郭翘楚来要挟你我?可他应该清楚,咱们是不会遭受他任何威胁,甚至有可能因这事对何家大打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亮很看好马谡,马谡也确有才华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声补充一句:“在诸葛亮南征之际,马谡提出“攻心为上”方针使诸葛亮另眼相看;诸葛亮北伐初期苦于司马懿这人难缠,马谡献离间计竟然迫使司马懿下野,若非诸葛亮北伐紧逼,大军压境而魏国无人能与诸葛亮匹敌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懿必将终老乡野无人问津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自己的猜测道了出来:“老何的意思很直接,他跟我们一样敬重郭翘楚是一个人才,他内心是很不想杀后者的,但需要给何老八一点交待,所以只要我们能够答应他待会提出的要求,他就会忍住何老八死去的悲痛,给郭翘楚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扇子一收:“有道理。”随后眯起眼睛:“你猜,老家伙会提出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叶子轩神情平和的笑了笑,目光深邃看不出意思:“礼送出境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车队缓缓抵达到澳门茶楼门口,此时正是雨盛之时,虽然雨水朦胧让人身上腾升寒意,但沿途食物飘香,灯光映道,笙歌处处,在车流涌动之中,波翻浪涌般走出了十几把黑伞,伞下清一色的黑装青年,缓缓涌向大门口。

    靠在门框下面的老肥,正眯着眼睛养神,听到脚步踏水声顿时睁开眼睛,他一眼就认出了居中两名青年是谁,连忙挪移脚步带着几个人迎接了上去,脸上的肥肉堆积着浓郁笑容:“叶少,沈少,你来了,快快里面请,外面雨水大。”

    “肥哥,你还欠我一顿酒,什么时候还啊?”

    叶子轩拍拍老肥的肩膀,他对后者还是有着好感:“可别我离开澳门都喝不到你的酒。”

    老肥闻言也出一阵大笑,就跟他的身材一样豪爽:“只要叶少看得上眼,老肥随时可以宴请,就怕叶少贵人事多,一直不给老肥尽尽地主之谊的机会。”接着脸上掠过一抹苦笑:“世事真是难料啊,想不到吃个混沌会遇见叶少。”

    “想到让叶少冒险对付匪徒,老肥心底就无比惭愧。”

    老肥对叶子轩还是自内心的欣赏和感激,如不是叶子轩,他怕是早死了,只可惜立场问题让他很是无奈,不然他会跟叶子轩成为忘年之交,叶子轩脸上绽放一丝笑意,用力一握老肥的胳膊开口:“举手之劳,肥哥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叶子轩话锋一转:“翡翠跟长青还好吗?”

    老肥点点头:“放心,他们很好,在家里修身养性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又问出一句:“何长峰怎样了?”

    老肥一怔,低声一叹:“他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意味深长开口:“肥哥,你是一个实在人,你希望他们谁更好点呢?”

    老肥嘴角牵动一下,带着一抹无奈回道:“叶少,对不起,这问题,我无法回答,何况我的回答根本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脸上神情,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谢谢肥哥,你的拒绝回答,已经是回答了。”

    老肥眼睛瞪大,似乎有些郁闷叶子轩看穿自己。

    沈万千抬起头望向二楼:“何先生呢?”

    老肥呼出一口长气,神情真挚的回应:“他来的路上哮喘作,临时去了医院检查,让我先过来招呼两位,刚才让人打了电话过来,十五分钟后抵达茶楼,叶少跟沈少可以在楼上小坐,吃些点心,喝杯香茶,何先生很快就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双手背负,没有直接跑上二楼,悠悠一笑:“听说上面死过何老八,没赌王压着怨气,我们没底啊,我们是来看戏的,又不是来吃东西,在这里等何先生到来就是,何况也好久没有呼吸雨天空气,此刻站在这里是绝对享受。”

    老肥苦笑一声:“叶少真会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有坚持两人上楼,毕竟双方现在处境很是微妙,可敌可友,换成是他在叶子轩和沈万千的位置,他也不会傻乎乎上楼,万一上面设有**或埋伏,这样径直冲上去岂不找死?当下陪着两人站在屋檐之下,还抬起手腕看看时间。

    掐算赌王什么时候抵达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混乱的脚步声从街道两边猛然响起,很是刺耳,伴随紧凑的脚步声,还有短暂的撞击声,接着便见近千男子从两边闪现,清一色的黑衣,清一色的白纱,清一色的军靴,踏着雨水,就像是踩在鼓点,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们以一种行动如一的步伐,从茶楼的两侧像是恶狼一般扑了过来,这些人的眼中都流露出陌生而可怕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们手里都拿着一把砍刀,从各个角度指着茶楼门口每一个人,竟然连老肥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老肥脸色一变:“什么人?赌王设宴,你们前来捣乱,全都活腻了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,只是安静站在雨中,冷漠看着叶子轩他们,眼里有着仇恨。

    老肥随即猜到对方身份:“青叶帮?”

    不需叶子轩和沈万千吩咐,十多名沈氏保镖闪出枪械,围成圆圈,平举枪口。

    雨水渐紧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