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六十八章 楼上看戏
    第四百六十八章楼上看戏

    “老肥,这就是何先生的宴请?”

    面对近千人的围困,叶子轩和沈万千脸上都没有半点波澜,甚至脸上还扬起一丝笑意,沈万千扇动两下手中的扇子,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开口:“看来何先生今天不是请我们看戏,而是想要我们两个演戏啊,我算是看清何先生的为人了。【全文字阅读】壹看书·1?k?a?”

    “今日事了,我会送份大礼给何家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重重补充一句:“绝对让何家震撼的大礼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老肥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老肥心里微微咯噔,脸上带着焦虑连连摆手:“叶少,沈少息怒,赌王绝对没有算计两位的意思,他真是哮喘病作去医院治疗,我也真不清楚这些人的出现,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,他们如是来围杀你们,老肥第一个为你们开路。”

    他的右手已经闪出沙漠之鹰,对着两边人群地面轰出两枪,砰砰!两记枪声响起,茶楼两侧地面顿时多出一个口子,石屑四溅,雨水飘飞,瞬间压制住青叶子弟的推进,老肥趁机踏前一步,厉喝一声:“谁敢越过弹孔,立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老肥又开出两枪,轰断两人举起的砍刀,展示着精湛的枪法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态度表明,十多名何家保镖也都拔出枪械,威慑两边蠢蠢欲动的青叶子弟,叶子轩和沈万千相视一眼,彼此都读懂眼中意思,看得出老肥对青叶子弟出现确实不知情,也就散去控制老肥杀出重围念头,随后又听到老肥吼叫一声:

    “叶少和沈少是赌王的贵客,何家保证他们的绝对安全。”

    老肥提着沙漠之鹰,杀气凌厉:“任何人想要他们的命,都是跟何家作对,何先生为敌,我不管你们跟叶少他们什么恩怨,总之今天绝对不能伤害他们,如果你们非要动手的话,我会毫不客气开枪,来一个杀一个,来一双杀一双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枪械拉动,十多名何家保镖对着青叶子弟,只要后者越过两边的弹孔,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开枪。?一看书?·1?k?a?n?s书h?u·cc

    “叶子轩杀了我们帮主,杀了彪子,触犯禁武令。”

    一个光头汉子吼叫起来:“我们要报仇,要公道。”

    近千人齐齐附和:“要报仇,要公道。”

    老肥一边拨打何赌王的电话,一边环视众人开口:“竹叶青的死,我很遗憾,也清楚你们的心情,你们也可以找叶少报仇,但不是这一个月,更不是现在,禁武令没有解除之前,你们搞出大规模火拼流血,青叶帮会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光头汉子再度怒喝:“叶子轩杀彪子就不是触犯禁武令了?要我们遵守禁武令,何家就必须杀掉叶子轩维护权威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何以服众?”

    其余同伴也都怒吼:“何以服众?”

    叶子轩背负双手看着光头汉子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:“你们错了,触犯禁武令的不是我,是彪子他们先对我动的手,之前我还让他们离开,我有足够的人证物证,如果不相信的话,我可以公布出来,你们看看就知道谁就是触犯者。”

    他的言语带着一抹玩味:“只是我要提醒你们,一旦我公布出证据,到时青叶帮就会被推上风口浪尖,何家也就要彻底服众,彻底维护禁武令,那样一来,青叶帮就要全军覆没了,你们自己思虑一会,要不要对彪子的死追究到底?”

    老肥喝出一声:“赌王自有公断,你们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听他乱说。”

    光头汉子吼叫一声:“总之是他杀了帮主和彪子,兄弟们,一起上,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近千人齐齐举刀,沈氏保镖枪口高抬,一场大战,一触即。

    沈万千抬起头,神情很是平静。壹看书·1?k?a?

    “哔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记喇叭声刺耳传来,随后一串车灯透过雨水,啪啪闪烁了几下,让要一涌而上的人群再度压制,数十名青叶子弟想要阻挡车队,可是见到车牌和车内的老人,他们又神情恐慌的向后让路,继而也让其余同伴向两侧躲闪。

    老肥瞄了一眼,脸上大喜:“何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近千人的复仇火焰顿时熄灭,光头汉子也脸色微变躲避,在叶子轩和沈万千静观其变时,老肥已经迎接了上去,第一时间收起枪械还打出雨伞,随后,一张轮椅从车里抬了出来,叶子轩曾经见过的瘦小老人也被扶着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看着两边密密麻麻人群,瘦小老人脸上划过一抹讶然,随后又恢复了如水平静,他的态势很淡然,丝毫不惧流淌寒光的刀枪,在轮椅抬到屋檐之下时,何赌王看着叶子轩跟沈万千一笑:“两位,早上好,路上有耽搁,还请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“何先生再耽搁一会,估计我们就不用包涵了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轻轻挥动扇子:“因为我们已经被砍死了。”

    何赌王淡淡出声:“沈少话中有话,不知道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万千耸耸肩膀:“赌王如果不是瞎的,应该看得出现场的气氛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咳嗽一声:“沈少,怎么说话呢?何先生中过风,脑子难免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脸上涌出一丝歉意: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何先生有病,看不出现场气氛是很正常的,我道歉,我道歉,何先生,对不起,没考虑到你身体有恙,刚才言语得罪还请多多包涵,晚辈在这里给你鞠个躬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唱一和,把何赌王损得不能再损,只是也怨不得两人的讥讽,两人早早过来赴宴,却差点面临一场千人厮杀,换成谁都难免心存怨气,何况这一出戏难保跟赌王有关,所以言语毫不客气,瘦小老人眉头一皱,向老肥望了过去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在何家保镖对叶子轩两人生出一抹怒意时,老肥心里却松了一口气,看来此事跟赌王没有丝毫关系,不然自己又要变得难做,他低声向老人汇报:“刚才青叶子弟围了过来,喊着要给竹叶青和彪子报仇,我开枪示警也不起大作用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人眼睛一眯:“报仇?借我的宴会,杀我请的客人?”

    老肥点点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何赌王咳嗽一声:“让领头者过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光头汉子带着两人走了过来,脸上没有杀意和怒气,只有说不出的恭敬:“何先生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何赌王没有理会他的打招呼,很直接抛出一句:“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光头汉子一怔,随后回应:“副帮主,朱广明。”他一指身边两人:“这是两名堂主,钟剑,李勇。”

    两名堂主也出声问候:“何先生早。”

    何赌王看着光头汉子:“原来是青叶帮副帮主,怪不得能聚集这么多人,你要杀我的客人?”

    朱广明嘴唇一咬,很痛快的点头:“叶子轩杀了帮主和彪子,我要为他们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何赌王的狭长眼里迸射一抹寒光:“讨公道可以,可不是现在,你们作为,就是挑衅的何家权威和声誉。”

    朱广明嘴角牵动:“我错了,我马上带兄弟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何赌王很平静的开口:“留下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跟沈万千眼睛微微睁大时,朱广明身躯却无形中一震,有讶然,有不甘,也有愠怒,但最后却是无奈。

    还有一股认命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不死,那就是一家人死,甚至一个青叶帮覆灭。

    光头汉子凄然一笑,拔出腰中的匕,‘扑’的一声刺入自己心脏,一股鲜血迸射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甘的看着叶子轩,很是遗憾双峰没有交锋。

    叶子轩跟沈万千相视一眼,彼此都看出对方的一丝震惊,似乎没想到赌王威望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朱帮主——”

    两名堂主上前扶住光头汉子,眼里有着悲伤和痛苦,却没有对何赌王有半点怒意,随后,又听到何赌王声音平静开口:“让人把他抬下去,找一个好日子风光大葬,你们两个带着其余兄弟,全给我退到茶楼两边,没我指令,任何人不得闹事。”

    两名堂主点点头,迅让人抬走尸体,还让其余青叶子弟隐入两边,街道瞬间恢复畅通。

    只是人还在,危险也还在。

    何赌王看着叶子轩跟沈万千问道:“两位,结果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这种小插曲,也就是餐前饭点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何先生,咱们是不是该吃正餐呢?”

    “来人,把郭翘楚请上来。”

    何赌王向亲信微微偏头,随后向叶子轩和沈万千笑道:“两位,楼上看戏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很快现身,只是脸上涂着几抹色彩,见到叶子轩和沈万千,神情止不住一愣。

    他无视身边四人的监视,看着叶子轩悠悠开口:“叶少,做一个选择题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罪犯绑架了一个小女孩,向他们家人索取一千万美元,他们约定了无论钱是不是到手都要撕票。”

    “罪犯甲去取钱,如果罪犯甲在晚上十二点不回来集合,其他罪犯就撕票潜逃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,警察该如何营救这个小女孩?”

    地上的鲜血,在雨水冲刷中,渐渐变得稀薄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