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四百六十九章 想不想带他走?

天才布衣 第四百六十九章 想不想带他走?

  第四百六十九章想不想带他走?

  一张狭长的木桌,十八款精致的点心,一壶香气四溢的大红袍。??.?`

  何赌王跟叶子轩、沈万千各坐一端,虽然是同一张桌子喝着同一壶茶,但各怀心事的双方却没有太多热烈,甚至靠着桌子拉开了彼此距离,互不侵犯,也不引起对方不安,叶子轩看着精神好了很多的老人,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:

  “何先生,气色好了不少,说话也比馄饨摊时好多了。”

  何赌王脸上涌现复杂神情,随后轻笑着接过话题:“祸兮福所倚啊,虽然那次凶险差点让我丢了性命,但也让我见识到叶少的身手和胆识,最重要的是,我还没好利索的中风,在刺激中彻底得到痊愈,不然今天也坐不到两位面前。”

  在沈万千端着茶水喝入一口时,叶子轩哈哈大笑着回应:“看来上次的命悬一线,对何先生来说是一大好事啊,只可惜对何先生多年的老朋友,却没有祸兮福所倚,我来的时候却医院打听过,胖老板成了植物人,此生都不会醒来。”

  “真是可怜他了。”

  叶子轩无视何赌王难看的表情,目光落在老人背后的老肥脸上:“好不容易拆迁拿到五千万,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工程车撞成废人,留下孤儿寡母,何先生,你身为他老朋友,有没有想过给他讨回一个公道?让他能够安心一点点。”

  老肥低下了头,眼里有着愧疚,痛苦,还有深深的无奈。

  何赌王脸上也有一丝歉意,但很快又恢复了如水平静,叹息一声:“肇事的杀手已经死在叶少手里,他的血仇算是得报了,我也给了胖老板一个亿,再加上拆迁的五千万,这笔钱足够他的妻子跟孩子用了,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”

  叶子轩很干脆回应一句: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想胖老板肯定不会要一亿。”

  何赌王没有回应,只是淡淡开口:“叶少,沈少,喝茶。.?`”

  随后,他手指一挥,开戏,器乐响起!

  化妆成马谡的郭翘楚拖着一条腿登台,几乎刚刚站在舞台上向叶子轩三人一笑,三名装扮成魏兵的魁梧男子,就从左端压了过来,郭翘楚脸上划过一丝笑意,放荡不羁的舔舔嘴唇,随后又见三人从右边压来,顷刻就陷入六人包围中。

  这六名魁梧男子的敌意清晰可见,郭翘楚猛力吐出一口气,揉揉脖子扭扭脚,关节噼噼啪啪的作响。

  他向慢慢压来的六人勾勾手指:“一起上。”

  在叶子轩跟沈万千眯起眼睛看着这一出时,六人忽然爆射出去,靠近郭翘楚疾然出手。

  电光火石的刹那,郭翘楚想了很多,但也什么都没想,面对六名彪悍汉子强攻,他不仅没有畏惧反而迎了上去。

  他的动作并没有因为乱七八糟的思想而有丝毫凝滞,怒吼一声架住一人的手腕,随后左拳像是炮弹般冲了出去,毫不留情打折一人的胳膊,咔嚓声响很是刺耳,伤者脸上虽然有彩墨遮挡,看不出什么表情,但眼里痛楚依然难于掩饰。

  在伤者噔噔噔后退时,郭翘楚身子一转,冲进了这伙人群里头,拳头连连挥出,到处都是势大力沉的拳脚,郭翘楚也不是神仙,身上几个无伤大雅的地方吃了几记无伤大雅的拳脚,唯一比较重的就是嘴角,被对方拳头打得红肿不已。

  但换来的成果是显而易见的,地上已躺了三个彪悍男子。

  “很多人都说他是废人。”

  此刻,何赌王眼里划过一抹欣赏,随后向叶子轩跟沈万千淡淡一笑:“可我知道他不是,这小子有魄力、有手段、头脑还异常聪明,如果不是他天生反骨,城府太深,我早就从郭家手里把他要来,我相信他会给何家立下汗马功劳。”

  “可惜他的野心太大,我没有十足驾驭他的能力。`”

  老人很客观的阐述自己看法:“所以一旦我器重他重用他,固然会给何家带来巨大好处,但也会让何家站在悬崖的边缘,放眼何家子侄,能够跟他相比的屈指可数,他如在何家阵营,哪一天野心大了,很大概率会把何家变成郭家。”

  何赌王伸出手指点点郭翘楚:“我不能养虎为患。”

  叶子轩跟沈万千没有说话,两人都清楚赌王所言没有水分,郭翘楚是一个人才,但也是一个极端危险人物,要想驾驭他,自己一定要比他强大,一旦自己哪天不如他了,郭翘楚很大概率会踩上来,忠诚对于郭翘楚来说,太单薄脆弱。

  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赌王怕他成虎,为何留他到现在?”

  “他身上有何家的血。”

  何赌王咳嗽一声,在老肥伺候下喝入一口茶水,随后叹息一声:“他母亲算是何家人,他也流着何家的血,叶少应该清楚,我这人对外人是毫不留情,杀人不眨眼,但对自己家人却始终无法下手,这么多年,我没杀过一个何家人。”

  “或许就是太拘泥于亲情,导致何家现在四分五裂局面。”

  何赌王喃喃自语一番,眼里还带着一抹无奈,随后又恢复如水平静:“因为郭翘楚身上有何家的血,加上一直认为他不会对何家不利,所以我对他没半点杀心,总以为只要不给他平台,再联合郭家削弱他的地位,他就掀不起风浪。”

  “谁知他暗地里跟老三来往密切,甚至结成了我不能允许的联盟,更是精心介入了何家的事务。”

  “连何老八也死在他的手里。”

  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寒芒,声音带着一股沉稳:“所幸我从中风中缓过神来,不然现在何家只怕已经散了,这也给了我一个警醒,有些东西越是惧怕选择,就越容易弄巧成拙,有舍才有得,为了何家的未来,我总是需要一些人牺牲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何老八该死,是他收钱做事,郭翘楚如果不反击,死的就是他跟何长青了。”

  何赌王冷哼一声:“该死也轮不到他下手,只有我才能决定何家子侄生死,他杀了何老八,我就必须讨回血债。”

  沈万千意味深长回道:“何先生只怕未必纯粹讨回血债吧。”

  老人哈哈大笑:“当然,也是顺便请两位看场好戏。”

  叶子轩很直接的开口:“这好戏就是给何长峰铺路。”

  “谢谢叶少说句公道话。”

  此时,郭翘楚撂倒了六名魁梧汉子,扯开领子大口大口喘息,同时不忘记向叶子轩抛出一句感谢,在何赌王不置可否的笑容中,一束亮光从舞台上空照射进去,仿佛是无数道金黄色的光柱在飞舞,空气清新的像水晶带有露珠的凉爽。

  两端又涌出六名男子,再度冷漠着攻向郭翘楚。

  郭翘楚呼出一口长气:“想不到我这废人还这么被重视,真是三生荣幸。”

  何赌王漫不经心喝入一口茶水,声音平缓而出:“本来我不想理你死活,但是你下手太狠毒,何家这些年对你虽然不算是厚待,但也不会太差,至少你每次来了澳门,何家都盛情款待你们母子,何家这样对你,你却暗地里捅刀子。”

  “你很不厚道。”

  何赌王轻声问道:“只是奇怪,你为何不跑?你该清楚我的脾性,杀了何老八,你的后果很严重。”

  郭翘楚轻笑回道:“反正我是自卫反击,道理在这边,再说了,你不敢弄死我,我跑个球!”

  “一如既往的硬骨头啊。”

  何赌王冷笑一声:“今天,我就打断你的反骨。”

  六人如狼似虎的压缩包围圈,领头男子还向郭翘楚勾勾手指:“来!”

  郭翘楚没有半点废话,直接用行动简洁明了地回答,身子忽然爆射过去,脚尖轻提重落,一脚踢在领队的膝盖上,后者显然没想到郭翘楚的攻势会如此迅,惊讶了一把,可还没反应过来膝盖就一震,身体失去重心差点没跪倒在地。

  在同伴包围过去时,为男子怒哼一声,被点到膝盖微微麻的那条腿,旋拧过来,身体神龙摆尾侧摆,左手拳头已经朝着郭翘楚门脸招呼过去,郭翘楚反手手肘上提,小手臂恰到好处地挡住了这一拳头,接着拇指一弹,手臂横移。

  为男子正在用力跟郭翘楚较量,没想到后者竟然不顾防守,反而对他攻击。

  一个后撤不及,砰地一声,郭翘楚的拇指撞在领队的脑袋上,势大力沉就差溅出鲜血。

  一触即分,这胜负也是。

  见到领队倒在地上闷哼,五名同伴微微讶然,占据人数优势的他们清楚领队威猛,可这才一个照面就吃了个大亏。

  这不应该啊、、、

  六个一起上。

  郭翘楚猛吸一口气,没鄙夷也没嘲讽,凝神蓄势。

  “砰!”

  战斗再次不声不响的拉开,又是一番拳打脚踢,闷声连连,五分钟后,郭翘楚身上吃了十几下重拳重脚,说不痛那是打肿脸充胖子,而且体力精力都消耗巨大,所幸地上躺着的十多名躯体,让郭翘楚嘴角勾起一抹冷冽:“继续、、”

  何赌王点点头:“当然,继续!”

  两端又是六人靠近!

  何赌王看着叶子轩笑道:“叶少,想不想带他走?”

  叶子轩干脆利落:“不想。”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