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治疗赌王
第四百七十六章治疗赌王日破大凶,溅血身死?叶子轩轻飘飘的抛出八个字,让所有人神情顿时一变,谁都没有想到,叶子轩会如此不给面子,即使不祝福何长峰跟沈家欣,也会避重就轻一话带过,可这家伙不仅告知婚日大凶,还很不客气丢出忌讳字眼,溅血身死,多不吉利啊。?一看书??w?ww?·1?k?an?sh?u?·cc在何翡翠下意识踏前一步要阻拦弟弟怒时,何长峰已经站在叶子轩的面前,戏谑的眼神多了一抹杀伐,盯着叶子轩冷冷开口:“叶少果然是一代神棍啊,连我们生辰八字都没批,就抛出日破大凶溅血身死的判断,只是这血这死、”“是我,还是家欣?”何翡翠喝出一句:“二弟,好了,叶少纯粹玩笑,别咄咄逼人了。”何长峰一把推开何翡翠,目光依然保持着锐利:“大姐,我没别的意思,我只是想要听个明白,想要知道这血溅的是谁,死的人又是谁,便于我做好准备啊,叶少,你是百年一见的天才,说话应该不会模棱两可吧?给个痛快话吧。”叶子轩没有丝毫避让,踏前一步跟何长峰面对面:“我说话当然不会模棱两可,倒是何少心智不太齐全,连我话中意思都听不出来,你还好意思自称何少?听清了,这血是你的,死的人也是你,只要你订婚,何少就会草芥般死去。”众人脸色再度一变,沈家欣嘴巴也微张,没想到叶子轩这样打脸,毕竟这里是何家。===『斗破苍穹漫画http://www.chuixue.me/cx16/』===。“小子,你胡说什么?”这时,何长峰身边窜出一个瘦小的男子,怒气冲冲就向叶子轩轰出一拳,没有等叶子轩出手,何翡翠就毫不留情踹出一脚,瘦小男子砰的一声向后跌飞,捂着腹部说不出苦楚,没有停滞,何翡翠上前一步,又是一脚把瘦小男子踩翻。何长峰脸色一冷:“姐,打我的人什么意思?”“是你的人对叶少出手。”何翡翠毫不客气出声:“叶少是我朋友,是父亲贵宾,此刻更是在何家地盘,下人犯上,自当教训。”何长峰神情一寒:“你见过诅咒主人大婚的贵客?”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漫不经心的回应一句:“好像是何少叫我看日子的,我不过是按照天意道出来,怎么就变成诅咒主人大婚?真觉得不吉利的话,你就不该让我给你看日子,如今心里觉得不爽怨恨我,这对我可是不公道。一看书?w?ww·1·cc”何翡翠也点点头:“没错,是二弟你挑的头。”何长峰脸色难看:“你——”他看着牙尖嘴利的叶子轩,一肚子的恨意和杀机,只是此刻又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重重冷笑一声:“今日虽是第一次见叶少,但印象前所未有的深刻,我以前不相信叶少是混蛋,现在却觉得传言不虚。”“我是混蛋,何少是坏蛋,咱们今天可谓是蛋碰蛋。”在沈家欣差点哑然失笑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对了,何少,我从你脸上看出血光之灾外,还看出一股无法挥散的阴气,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你最近怕是刚刚失去心爱的挚友,你心里存在着死人,又何必拉活人来守活寡?”此话一出,沈家欣一伙人变了脸色,目光全都落在何长峰脸上。这几句话很是致命,何长峰拳头瞬间攒紧,踏前一步喝道:“你胡说什么?”叶子轩笑着挤出一句:“你不是刚给竹叶青买了一块地吗?”四周一片死寂,众人全都惊讶看着叶子轩,何翡翠脸上也划过一丝无奈,何长峰今天就不该招惹叶子轩,搞到叶子轩把很多忌讳挑了出来,不仅订婚被蒙上血光之灾,何家跟沈家好不容易压下的肉刺,竹叶青,也被叶子轩拔了出来。何长峰终于失控,下意识拔枪:“小子,你找死吗?”何翡翠眼疾手快,一把按住枪械:“二弟,不得动武。”这时,沈家欣的阵营中走出一个中年妇女,她向何翡翠跟何长峰微微鞠躬,随后不卑不亢开口:“大小姐,二少,我们今天过来是讨论新人的订婚细节,但今日看来不便谈论婚事,咱们还是改日再聊吧,这样,何家好,沈家也好。”这是一个样貌极其普通的中年妇女,但言行举止却自有一股大家风范,她从叶子轩的脸上掠过一眼后,又落在何长峰的身上:“而且我们想要核实一下,何少是不是给竹叶青买了一块地,我们不介意何少过去,但也不能委屈小姐。?壹?看书·1?k?a?n?s?hu·cc”“如果活人连死人都比不上,这婚礼只怕也没有必要了。”说完之后,她果断牵着沈家欣转身:“替我向何先生问好,再见。”一行人很快钻入车里离去,来得快,走得也快,连大厅都还没有踏入,只是关闭车门的时候,沈家欣又向叶子轩望了一眼,眼里有着别样情愫和眷恋,何长峰捕捉到这一个眼神,神情变得更加阴寒:“叶少,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。”“喜欢到想要把你剁成一截一截风干。”叶子轩哈哈大笑:“谢谢何少厚爱。”“叶少,何先生已醒,书房请。”就在何长峰要再说些什么时,老肥的身影在大厅出现,声音恭敬:“何先生有令,不得对叶少无礼。”“听到没有?”叶子轩伸手拍拍何长峰的脸颊:“对贵客尊重一点。”随后,他就跟着老肥向书房走去,老肥挥手让何翡翠他们留在原地,显然赌王治疗不想太多人在现场,看着叶子轩的背影,何长峰揉揉数十年没被人捏过的脸颊,眼里闪烁一抹怨毒的光芒,他誓,一定要把叶子轩永远的留在澳门。叶子轩跟着老肥很快走入书房,这是一间三百多平方的屋子,四周全都是书籍,中间有几张古旧沙和茶几,书房还残留檀香的气息,叶子轩轻轻揉了一下鼻子,随后把目光落在沙上的老人身上,何赌王正靠在抱枕上等着他到来。“叶少,早上好。”见到叶子轩的出现,老人微微抬头,他的身子明明十分单薄,连起身都需要老肥搀扶,但只是简单地挺起身躯,一股身居高位、手握生杀大权的气势,便由内而外地散,配上他那双看似浑浊,实则目光锋利的眸子,让人望而生畏。饶是叶子轩心神强大,也难免对老人自然流露的气势而凝重。那股气势,是何赌王曾经用敌人的鲜血磨练而成,后又经历仕途博弈,以及见证华夏百年变化沉淀而成,浓重而具有压迫感,那双眼,更是看似平淡无奇,却在看你第一眼的时候,便让你有种被看穿的感觉,就仿佛润物细无声一般。这一切,不得不让叶子轩感叹,何家能够屹立于澳门百年不倒,绝非偶然。这个老人所拥有的经历、智慧和魄力,绝非普通人物可以比拟的。叶子轩彬彬有礼打招呼:“何先生,早上好。”两人已是第三次见面,所有底牌和想法都一清二楚,因此少了那份小心翼翼和试探,何赌王伸手给叶子轩倒了一杯茶水,随后扬起一抹笑容开口:“听说昨晚有五联会的人对你袭击?抱歉,何家地盘没有保护好叶少,是老夫的错。”“我愿意向叶少赔罪。”老人很平静的开口:“我不仅会把残存余孽找出来,还会把五联会资料全部共享,算是何家一点诚意。”在他微微偏头中,老肥从书架子上取出一个档案袋,随后毕恭毕敬放在叶子轩的面前,毫无疑问都是五联会的机密。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的欣喜,甚至没有去触碰五联会的资料,只是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:“这些都是小事,我也能够应付,当务之急是何先生的双腿,我答应过你,一个星期让你站起来,眨眼就过去一个早上,咱们还是治疗吧。”“江湖恩怨,等何先生腿脚好了,再来算计不迟。”老人大笑一声,竖起拇指赞道:“大器。”叶子轩没有再废话,上前两步蹲在老人面前,随后掀起他膝盖上的毯子,露出两条跟普通男子手臂大小的腿脚,显然是坏死萎缩造成,还没掀起裤脚查看里面,干瘪瘪的样子就给人一种衰老气息,老人淡淡开口:“我已经是朽木。”“这两条腿更是废物。”他叹息一声:“叶少尽力就好。”“放心,一定会让何先生站起来的。”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情绪变化,随后打开带来的小盒子,戴上那只舍利子手套,又拿出一个拇指般大小的针管,这个针管是梅子书给他买来的,它用整块罕见的黑色水晶雕成,管口塞着小软木,里面银针或长或短,一共有三十六根。无论是银针的用料还是制造的工艺,都相当的精细和昂贵。在老肥神情紧张盯着叶子轩时,叶子轩正用舍利子手套来回按摩老人的双腿,一遍又一遍,差不多二十分钟,小腿就变得红润起来,虽然老人还感受不到热量,但森白双腿变了颜色,还是让老人跟老肥眼睛一亮,流淌一抹希望光芒。“嗖!”在两条腿彻底滚烫时,叶子轩把调好的药水倒了上次,随后捏起一枚银针,手一抬。也没见怎么动作,一根银针已经进入赌王膝盖,药水也流了过去。“嗖嗖嗖!”叶子轩手指抖动,又是十几枚银针刺入了老人小腿和膝盖,让老人的两条腿像是长了杂草,赌王没有打扰叶子轩,还挥手让老肥也安静,随后坐在沙上平静看着,做了上位者这么久,每次都是别人等待他的结果,今天却轮到他了。老肥额头渗出一抹冷汗,心里不断祈祷:何先生啊何先生,你务必要站起来啊,不然何家就要乱了。赌王双腿治疗的消息早已传了出去,何家跟澳门各方表面上风平浪静一片祥和,其实暗波汹涌,各方势力都在等待赌王双腿的结果,只要稍微有什么闪失,所有牛鬼蛇神都会趁机出来兴风作浪,甚至会联合起来对叶子轩或何家攻击。一个小时后,那原本萎靡不振的双腿,像是一颗种子突然得到能量补充,开始恢复生机。同时无声地变大,只是度十分缓慢。“嗯!”当叶子轩把银针瞬间从双腿拔回时,一直平静的老人嘴角牵动一下,出一记痛苦的呻吟。老肥先是一怔,随后大喜,他一个箭步拉开房门,大喊一声:“何先生的腿有反应了。”ps:谢谢微笑男神点赞本作品1oo逐浪币。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