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四百七十八章 父子生隙

天才布衣 第四百七十八章 父子生隙

  第四百七十八章父子生隙

  偏厅,八名给何赌王检查完的医学专家,正忙碌着给昏迷的董云妃解毒。?一看书???·1?k?an?sh?u?·cc

  同时,还有何家成员紧急呼叫医院救护车,竭尽全力救治莫名中毒的大夫人,而奢华的大厅,则拥挤着数十名何家成员,何赌王、何翡翠、何长峰、何长青跟老肥他们也都在在场,叶子轩也坐在单人沙,正面坐着的,是脸色难看的何长峰。

  何赌王的脸色很是复杂,双腿刚刚有了希望,大夫人又中了毒,还是在眼皮底下出事,这让他很是恼火:

  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目光是盯着何长峰的:“好端端的,你母亲怎会中毒?”

  虽然赌王还是跟前些日子一样瘫在轮椅上,但无论是日夜跟随的老肥,还是各怀心事的何翡翠等何家子侄,都感觉到老人起了一丝变化,少了几分和蔼和关怀,多了一分上位者的威严,就连何长峰被他目光一扫,也止不住的低下头,不敢对视。

  不过何长峰很快站了起来,手指点着叶子轩开口:“是他算计了母亲,虽然母亲出于父亲健康考虑,让医学专家对父亲全面检查,对叶子轩的医术和用心持有怀疑态度,但她邀请叶子轩喝茶还是很诚心,他倒好,小肚鸡肠,出手毒昏了母亲。”

  “父亲,这种小人,绝对不能留下,马上驱赶他出澳门,再向京城告状,让叶家给何家一个交待。”

  老肥脸色一变:“叶少无私为老爷子治疗,又怎会去毒翻大夫人?”

  何翡翠低喝一声:“二弟,话不能乱说。”

  何长峰脸色一沉,强势瞪着何翡翠:“现场就只有他和母亲,不是他下的毒,难道是我自己对母亲下手?”

  何长青淡淡出声:“世事难料。”

  老人把目光转向叶子轩,言语平静:“叶少,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  叶子轩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,脸上没有半点慌乱:“第一,下毒的人不是我,我跟大夫人无怨无仇,怎会为小事下毒对付她呢?何况她是何先生的夫人,不看僧面看佛面,再说了,我就是再狂妄自大,也不会在何家对大夫人不利啊。?一看书?·1?k?a要n书s?h?u·cc”

  老肥点点头:“我相信叶少的人品。”

  何长峰冷哼一声:“用老三的话回你,世事难料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在乎他的挑衅,声音平和继续刚才话题:“第二,我相信何少不会对大夫人下毒,毕竟母子一场,何少再混蛋,再畜生,也不会对母亲下这狠手啊,根据我的观察,大夫人中的可是盲蛇之血,一个抢救不及时就会变成植物人。”

  “何少会这么不是人,下这么狠的手?”

  这一番话抛出,众人微微一愣,似乎没想到叶子轩会为何长峰开脱,就连何赌王也是眼睛一眯。

  何长峰也一愣,但很快就着话题哼道:“当然不是我下的毒。”

  何赌王轻轻咳嗽一声:“不是叶少,也不是老二,那会是谁?难道是大夫人自己毒杀自己?”

  叶子轩轻轻摆手,示意众人稍安勿躁开口:“何先生,别急,我话还没有说完,何少不会毒杀大夫人,但何少却会毒杀我,换句说,毒,是何二少下的,但本意不是对付大夫人,而是对付我,只是大夫人不小心,悲催把毒杀我的茶水喝了下去。”

  “搞成现在的局面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这对二少来说,可谓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”

  何长峰脸色巨变:“血口喷人。”

  在何翡翠他们全都看着何长峰时,老人神情一沉,一拍轮椅喝道:“老二,有没有这回事?”

  何长峰忙向父亲解释:“没有,绝对没有,我绝对没有下毒害他,叶子轩诬陷我,诬陷我!”他怒目瞪着叶子轩吼道:“叶子轩,你这混蛋,你说我下毒,你有什么证据?没有证据诬告我,我今天就是拼着这条命不要,我也要找你讨回公道。?壹??看书·1?k要an?s看h?u?·c?c”

  先是竹叶青被杀,后又被当众算计,何长峰眼里闪烁浓郁杀机。

  叶子轩没有在乎他的威胁,目光坦然看着何赌王跟老肥一笑:“何先生,我这人向来没什么安全感,背景以前又不够强大,总是担心小人或者权贵陷害我,所以我常常都会打开手机摄像,把任何敏感的场面都录取下来,避免阴沟里翻船。”

  “何长峰给我倒茶的画面,以及大夫人喝斥他的话,我都一一录取了下来。”

  “如果不相信的话,大家可以放出来看看,一看就知道谁对谁错了。”

  叶子轩给何翡翠跟何长青、老肥了视频,视频很快被何长青拿过去播放,五十七寸的画面清晰见到何长峰给叶子轩端茶,但被叶子轩转给大夫人后马上变脸,随后又听到大夫人对何长峰的严厉喝斥,整个视频呈现出何长峰算计叶子轩的态势。

  何长峰见状微微一怔,随后怒吼一声:“我开始在茶里下的是泻药,是想要搞一个恶作剧对付叶子轩,打压打压他的嚣张气焰,后来被母亲喝斥退出后,我就没有再下毒手,这是叶子轩的算计,他往我头上扣黑锅,他在挑拨我们的关系。”

  “父亲,你们千万不要相信视频,母亲中的毒绝对不是我下的、、”

  何长青淡淡出声:“二哥,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不痛快点承认?”

  何翡翠也喝出一声:“老二,别狡辩了,你要让父亲生气吗?”

  “闭嘴!”

  何长峰吼出一句:“这他妈是圈套。”

  在众人对何长峰摇头时,何翡翠也轻轻皱起眉头:

  “茶是你敬的,视频也证明你有邪心,你更是第一个冲入偏厅,一切迹象都表明,你跟此事脱不了关系。”

  何长峰咬牙切齿:“我再说一遍,不是我——”

  叶子轩双手一摊,笑着接过话题:“没错,不是二少下的毒,是我对大夫人下的手,是我从大师兄手里拿到了盲蛇之血,为了掩人耳目,我昨晚还跟大师兄上演了一场好戏,让他差点爆掉我的脑袋,也让直升机差点把他射成筛子。”

  “一切凶险的铺垫,就为了拿盲蛇之血,算计大夫人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二少,我认罪了,可是你相信吗?”

  在众人微微安静时,叶子轩腾地站起,手指一点何长峰喝道:

  “二少,你敢誓,你跟大师兄没勾结?你敢当众誓吗?”

  何长峰忽然现自己掉入一个陷阱,只是根本无法爬出来。

  这时,何赌王声音一沉:“老二,过来。”

  何长峰咬着牙走了过去:“爸,我没对母亲下毒。”

  老人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你确实没对你母亲下毒,但你想要对叶少下毒,只是阴差阳错,让你母亲遭了此罪。”

  “马上向叶少道歉,马上拿出解药救你母亲。”

  何长峰固执的摇头:“我没错,没下毒,为什么要向他道歉——”

  “啪!”

  话音还没落下,一直病恹恹的老人,精光一射,右手忽地扇出一巴掌,一记脆响,何长峰脸上顿时多了五个指印。

  全场一惊,一切动静都消失,众人很久没见老人如此震怒,老肥也是手指微动。

  何长峰捂着脸,难于置信,一向恩宠自己的父亲,会当众出手落自己的脸:“爸,你打我?”

  老人脸色一沉:“还不认错?”

  何长峰嘴角微微牵动一下,从父亲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压,在他沉默中,何赌王一拍轮椅,重重哼出一声:“给你三个小时,向叶少祈求得到原谅,给你母亲解掉毒素,一样没有做到,我今天直接废掉你,叶少是我贵客,你却如此待之、、、、”

  “居—心—何—在?”

  最后四个字,何赌王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迸出,谁都能够听到他言语中的怒意,就差直接点破出来,叶子轩医治你老子的双腿,你却关键时刻捣乱,摆明是要你爹永远站不起来?老肥也感觉到主子对何长峰的心态不知不觉得到改变。

  以前对自己健康几近绝望,为了何家的大局和未来,所以面对馄饨摊事件,他宁愿遭受生死一线,也不愿意揪出凶手废掉何长峰,现在对未来有了希望,何赌王的雄心和**又无形中恢复,开始不那么在乎何长峰的感受,更多是唯我独尊。

  伴君如伴虎,老肥第一次感受到权力的恐怖。

  “叶少,我错了。”

  在很多人以为何长峰会飙的时候,何长峰却如水一样平静下来,揉揉脸颊挤出一抹笑容,随后向叶子轩来了一个鞠躬,彬彬有礼的道歉,只是这份态势,却让很多人心里生出一抹惧意,怒的何长峰固然可怕,但冷静的何长峰更加瘆人。

  “父亲,对不起。”

  何长峰又向老人微微鞠躬:“放心,我一定救回母亲。”

  “她死,我死。”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“她中的可是盲蛇之血,何少最好抓紧时间。”

  “找不出大师兄,大夫人必死无疑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之后,叶子轩就拍拍双手,从容不迫从大厅穿出,扬长而去。

  何长峰望着叶子轩的背影,一字一句喊道:“叶少走好。”

  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。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