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三长两短
    第四百七十九章三长两短

    “你说,何长峰会不会救他母亲?”

    何家花园的十字路口,叶子轩和沈万千坐在房车里面,一边喝着茶水,一边看着各个监控,沈万千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:“今天真是小何人生的憋屈之日,婚事被搅,老头病好,母亲中毒,一个早上厄运连连,真是没翻黄道吉日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?要看书·1?k?a书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酒精消毒了一下双手,看着屏幕上的三个出入口笑道:“他已经在老何面前立下军令状,一定让大夫人醒过来,她死,他死,再说了,大夫人怎么都是他的母亲,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死去,他会想尽办法取得大师兄解药。”

    此刻,视野中已有无数荷枪实弹的警员和沈氏保镖,在何家花园附近设立重重关卡,任何出入人员都会遭受检查,大师兄的画像更是分到每个人手里,沈万千看着忙碌人群一笑:“只要大师兄出现,六百号人直接把他撕成碎片。”

    “何长峰不会让大师兄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纸巾擦拭湿漉漉的双手:“大师兄跑到何家花园百害无利,一是会被咱们揪住杀掉,依咱们的作风和手段,很大概率是解毒前下手,杀了大师兄,也间接杀了何长峰的靠山大夫人,何长峰不会傻乎乎拿母亲的生死来冒险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二是大师兄在何家花园出现,会坐实何长峰跟阿里山的联手,也就是跟五联会的勾结,即使救了大夫人,何长峰也在何家混不下去,毕竟何家跟五联会积累太多恩怨,小何跟劲敌勾搭,以后还怎么服众?”

    捏出一支雪茄的沈万千摸摸脑袋:“看来大师兄不可能出现了,我调这么多人守株待兔,岂不是白忙活?”

    “不会白忙活。?一看书?·1?k?a?n?s书h?u·cc”

    叶子轩端起茶水喝入一口:“这么多人,可以营造一种紧张气氛,也给何长峰一种威压,让他心里变得更是焦虑,一旦烦躁起来,他很可能就会做错事,做错了,咱们就有更好机会,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他必会找人联系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眼睛微微亮起:“你是说,他会派人去取解药?”

    “正解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在各个线路几近被我们监听的情况下,何长峰要想找到大师兄取得解药,必然是派人离开花园去交接,只要我们盯住何家出入的人员,一定会找到交接棋子,到时不仅可以找到大师兄,还可能找到五联会据点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一拍大腿喊道:“好,我盯死何家每一个人,一个不漏,我就不信,见不到大师兄影子。”随后,他马上下令掌控何家上空的电波,任何电话和邮件都不放过,同时派出五十名精锐,两人一组,专门盯着离开何家花园的成员,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前方,喃喃自语:“大师兄,这一局,是你死,还是大夫人死呢?”

    此时,何家花园偏厅,暂且压下对叶子轩仇恨的何长峰,正拉着一名满头大汗的医生低喝:“邓医生,我母亲情况怎样?毒素能否化解?”说这句话时,他的目光还瞄了活动床上的母亲以及墙壁上悬挂的时钟,心里掐算着中毒时间。

    此刻,何赌王跟老肥已经进入书房等待消息,何长青他们呆在大厅小声谈论,脸上全是风轻云淡,对于很多人来说,大夫人的中毒并没有让他们感到担心,相反有一种被压制许久释放出来的快感,往日遭受董氏的恶气全都得到泄。

    倒是何翡翠进入几次偏厅,还四处打电话联系医生。

    听到何长峰的问,邓医生擦拭了一下额头汗水,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何少,大夫人中的毒素很是诡异,除了叶少所提醒的盲蛇之血外,还有四五种一时无法识别的毒素,估计是驯养者平时喂食的毒物积累,我们短时间无法化解。壹看书·1?k?a?”

    “要想让大夫人尽快醒过来,唯有拿到施毒者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脸色一沉:“你们不是专家吗?连一点毒都化解不了?”他手指一点几近变成小型医院的偏厅,恨铁不成钢的喝道:“各种先进仪器各种进口药物一应俱全,堂堂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医生,难道连一赤脚毒者的毒都解不了?”

    邓医生再度擦擦额头的汗水,压低声音回道:“何少,给足我们时间,我们一定能够化验出毒素,也一定能够拿到方案化解,可是现在时间不多,大夫人的病情正在恶化,根据这半个小时的观察和估算,大夫人最多只能撑五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等不到我们配制出药物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何长峰拳头微微攒紧,随后一推邓医生喝道:“给我全力迟缓毒素作,再赢取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邓医生连连点头,沉默着转身做事,心里清楚如大夫人今天醒不过来,自己怕是出不了门,何长峰又望了一眼时间,咬咬嘴唇上楼走入自己卧室,第一件事就是倒了一大杯酒,咕噜噜喝入平复自己情绪,随后喝出一声:“韩麻子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暗影中就闪出一人,韩麻子像是木头一样,站在何长峰的面前:“何少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何长峰又倒了一杯酒:“电联大师兄,我要解药。”他的眼里闪烁一抹怒火,已清楚今天掉入陷阱:“想不到叶子轩如此奸诈,今天算是阴沟里翻船,利用我恶作剧一事,趁机诬陷到我对他下毒,还用的是盲蛇之血,够狠,够阴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也知道事情来龙去脉,但脸上依然没有么表情:“沈万千已派人在何家花园附近设立关卡,打着通缉大师兄幌子检查任何进出人员,我们的电话和网络只怕也被他监控,此时联系大师兄,不仅是让他死,也坐实你跟他勾结。”

    “身为何家人,勾结五联会,地位不保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脸色一沉:“谁给他权力在何家设卡?还监控我们通讯?这把何家致于何地?”

    韩麻子把收到的消息告知何长峰:“叶子轩跟沈万千在主教山遭受袭击,以沈家为代表的海派很是愤怒,强势施压沈特,虽然叶家明面上没有动作,但叶家二代也暗中运作,向中央递交澳门出现恐怖分子的报告,澳门只能妥协。”

    “特最终赋予沈万千特权,可以调用军警搜寻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别说他派人在何家附近设卡,就是带人闯入何家花园搜查,只怕我们也阻拦不了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拳头一紧,随后又缓缓松开:“沈万千的手,还真是长啊。”接着又脸色一板补充:“只是我们如果不联系大师兄,那从哪里要到盲蛇之血的解药呢?即使医生全力以赴,母亲也只能撑五个小时,没有解药,母亲就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死了,我也就要死了,我可是立下军令状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犹豫了一下:“让我出去找大师兄吧,我取得解药回来救治大夫人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微微偏头:“你出去?叶子轩跟老三知道你是我的人,你一动,他们肯定会现端倪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眼里迸射一股自信:“虽然有风险,但也比其余人可靠,我有九成把握摆脱跟踪,只要不被叶子轩跟沈万千当场抓住我跟大师兄交接,他们就无法对我下手,哪怕我怀里有解药,他们也不敢做多余的事,毕竟我是何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会盘查出入何家附近的人,但绝对不会对他们下狠手,只要不是被当场堵住,韩麻子有信心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何长峰恢复了如水平静,手指沾取红酒写了一连串数字,随后望着韩麻子低声开口:“这是他的号码,你背熟,离开花园后再联系他,把何家生的事告诉他,他一定会给你解药的,我付出这么多,五联会没理由坐视大夫人死去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点点头,转身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何长峰鬼使神差喊出一句: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的脚步微微一滞,不知道为什么,何长峰的这三个字,让他心里闪过一抹不安。

    几乎同一个时刻,在澳门一间亮着灯的地下室,大师兄正握着被酒精消毒过的匕,咬着一条毛巾去挑取肩膀一颗子弹,那是昨天袭击叶子轩所付出的代价,相比身上的其余三处伤势,这颗子弹格外碍眼,这是直升机在他跑路时扫射的流弹所致。

    他的衣袖卷得很高,还用橡皮筋扎着胳膊,接着他就把匕刺入伤口不断挖掘,随着匕不断挪动,他的整条胳膊也晃动起来,把肌肉捣鼓得抖动不已,闪烁着流水般的光华,数秒之后,只听当的一声,最后一颗弹头啪的一声落地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在大师兄靠在墙壁大口喘息时,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,响了三下马上挂掉,随后,手机再度响起,这次是两下挂断。

    大师兄微微抬头,眼里闪烁一抹凶残气息,他知道,又有一场好戏来临。

    ps:谢谢王兵平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、123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