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四百八十章 不安气息

天才布衣 第四百八十章 不安气息

  第四百八十章不安气息

  早上九点,何家赌场,韩麻子一脚刹车,把车子横在阶梯前面。??要看??书?ww?w?·1·cc

  他推开车门钻了出来,根本不需要他关门或停车,两名安保人员就快步走了过来,一人给他头顶打开一把雨伞,一人动作利索接过车子离开,他们都认识这个何长峰身边的冷酷杀手,清楚这是少主的红人,所以很默契为他处理手尾。

  韩麻子没有半点停滞,钻出车门后就径直上了阶梯,脚步匆匆进入奢华大厅,两侧迎宾小姐和工作人员纷纷鞠躬,毕恭毕敬喊着韩先生三个字,韩麻子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就穿过人群,轻车熟路走入员工专用电梯。

  在韩麻子进入何家赌场十分钟后,赌场也开始迎来客流高峰期,刚才还稀稀拉拉的人流,忽然变得拥挤和密集起来,大6游客,东南亚赌客,一批又一批的进入,到处人声鼎沸,喧杂不已,人性压制的赌性,在这种环境中尽数散。

  “叮!”

  就在司警一如既往巡视时,消防铃声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,传遍了赌场各个角落,游客先是微微一怔,随即喊叫着向出入口奔去,工作人员虽然不清楚哪里着火,但常年的培训和质素,还是让他们迅行动起来,协助客人离开赌场。

  数千人从六个出入口散了出去,美好的早晨和心情顷刻被扰乱,赌场四周很快涌出不少男男女女,也让路人生出讶然驻足观看,就在场面显得有点混乱时,一个穿着东南亚游客统一服饰的男子,悄无声息脱离团队向一条巷子窜过去。

  他撑着雨伞,脚步匆匆,低垂的头遮掩了大半面孔,正是乔装打扮的韩麻子。

  细雨如丝,打在伞上,出簌簌轻响,拐过街角,韩麻子走入一条事先选好的窄巷,这条窄巷,是个死胡同,差不多五十米长,位处高大楼群之间,两边墙壁森然如峡,天空一线,很适合一个人行走,也能用来验证有没有摆脱尾巴。??壹看书ww?w·1?k?

  巷子中间有三处转折,阴冷、黑暗、潮湿,不时会出现一块肮脏的水洼,随着韩麻子不紧不慢的脚步,水珠向两边溅射过去,靠墙处还摆放着七八个铁皮垃圾桶,掉出来的垃圾散在地上,散着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,环境很是恶劣。

  走出二十多米后,判断后面没人跟踪的韩麻子,摸出手机打出何长峰号码,嘀咕几句就迅挂掉,随后把电话卡掏出来捏碎,手指一弹,悄无声息没入垃圾中,他望着前方喃喃自语:“圣母教堂地下室?这家伙还挺会找地方藏啊。”

  “得!”

  就在韩麻子加快脚步向前挪移时,他的耳朵忽然动了一下,捕捉到身后传来的动静,他眼睛止不住一冷,手中雨伞一收,一个旋转就躲入两个垃圾桶之前,把两个铁桶往前面推出三寸,瘦小的身材被垃圾遮挡,一眼望去看不到影子。

  三十秒不到,巷子后面便鬼鬼祟祟,一前一后的闪进来了两个人。

  这两个人装扮不一,一男一女,还相距六七米远,但是一个走内侧,一个走外侧,举手投足,透着一股配合默契的味道,一看便知道,接受过专业跟踪训练,他们手臂自然下垂,虽然有袖子挡着,但还是可以看出,他们手上握着枪。

  脚步迟疑,显示出警惕,似乎是对被追踪者,忽然选择进入这样一条胡同,而感到纳闷不解,又走出十多米,黑装女子环视四周一眼,向同伴低声一句:“你确定见到韩麻子往这位置来了?这家伙太狡猾,竟然借用赌场火灾脱身。”

  “应该是他。”

  黑装男子低声回应:“跑出来的几千人中,只有几个人打着雨伞,其余身材相差太远,唯有往这边的人相像。”

  年轻女子摸出了手机:“算了,估计跟丢了,马上向沈少报告,韩麻子从这巷子跑掉,让其余兄弟留意、、”

  “嗖!”

  话还没说完,年轻女子的眼睛就无形瞪大,她见到韩麻子出现在同伴的背后,黑装男子捕捉到同伴的神情,心里瞬间咯噔,没有回头,直接向后踹出一脚,只是这一脚踹空没有触碰到韩麻子,接着,他感觉脖子一痛,刀尖出现眼前。一看书?w?ww·1·cc

  “砰!”

  黑装男子身染鲜血倒地,眼睛凸出死得不能再死,年轻女子下意识拔枪,枪口还没有锁定,韩麻子的左手已经抛出一把匕,气势如虹没入对手的咽喉,年轻女子轰然倒地,喷吐出来的鲜血,变成了一个个艳红色的气泡,生机熄灭。

  韩麻子把匕拔出,随手甩了甩上面沾染的鲜血,脸色阴沉捡起地上的枪,随后迅从巷子中消失。

  雨水飘飞,巷子弥漫着血腥,在尸体渐渐冷却的时候,一道身影出现在巷子,俯身查看着地上尸体,正是追查过来的叶子轩,他把手指在半空中抹了两下,让雨水消掉血迹后低声一叹:“这韩麻子,跑得真快啊,确实有两下子、、”

  叶子轩一边往巷子前端走去,一边给沈万千打出电话,告知两名探子被韩麻子杀了,这也证明韩麻子确实就是出来拿解药的:“沈少,你调出附近监控看一看,看看韩麻子往哪个方向跑了,我跟过去,看看能否把他跟大师兄堵了。”

  “轩哥,有一个好消息。”

  沈万千的声音忽然带着一丝喜悦:“我们刚刚破解了何长峰一封加密邮件,邮件内容乱七八糟,经过我们层层分析和判断,这封邮件是给大师兄的,让他给韩麻子解药后转移新地,我们还现大师兄应该是藏在圣母教堂的地下室。”

  “我现在带人赶过去,应该来得及堵人。”

  叶子轩眉头一皱:“何长峰这时还联系大师兄?”

  “邮件做不了证据,因为他写得乱七八糟,有很多种解读方式,是我们从中现端倪。”

  沈万千轻声一笑:“我刚打开巷子两端的监控,韩麻子开着一辆面包车,也是往圣母教堂方向驶去。”

  叶子轩挂断电话,目光若有所思。

  半个小时后,韩麻子驾驶着一辆出租车横在圣母教堂,这是一间郊区教堂,年代久远,规模不大,此刻更是处于维修阶段,所以见不到一个人影,孤零零的处于风雨飘摇中,韩麻子停了三分钟,确认没人跟踪后,他才一脚踢开车门。

  他紧一紧身上衣服,揣好枪械,脚步放慢靠近教堂。

  虽然韩麻子可以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,但不知道为什么,韩麻子的心中,仍然有着隐约的不安,总觉的哪里不对劲,总觉的在冥冥中,有一股说不出的危险,在渐渐凝聚罩向自己,为了证实自己的推测,韩麻子忽然掉头走向出租车。

  他重新钻入车里,一脚油门离开教堂。

  韩麻子开着车绕了教堂两三圈,最后还是回到了大门口,这个空档,他再度确认没有沈氏保镖跟随,刚才的那种危险感,在这时也消散了许多,他甚至都觉得自己有些太过敏感了,随后,韩麻子动作利索绕到教堂后面打开虚掩后门。

  一分钟后,韩麻子掀开一块木板,跳入一个地下室,打开灯光后现地上散落纱布、酒精灯、兵器,还有一个奶粉大的箱子,只是没见到大师兄的影子,他眉头微微一皱,拿起电话放入芯卡,打出记在脑子中的号码:“你在哪里?”

  “为了安全起见,你我不能碰面。”

  电话另端先是一阵沉默,随后传来大师兄的低沉声音:“所以我临时改变主意,离开了教堂地下室,不过我给你留下了解药,它在箱子里面,一共十支针水,每隔半小时给大夫人打一支,她就会慢慢苏醒过来,箱子设有自燃装置。”

  “蛮力打开就会自毁,这也是保护你保护何少。”

  韩麻子提起奶粉盒子大小的箱子,毫无感情的挤出一句:“密码?”

  大师兄没有直接告知,只是意味深长开口:“箱子密码,何少知道。”

  韩麻子眉头一皱,感觉这有一点诡异,大夫人中毒是突事件,事后,何长峰没有跟大师兄接触,也就无法从后者嘴里得知密码,如果何长峰真知道密码,岂不是说两人早就有所协定?何长峰跟大师兄协定一个箱子的密码干什么?

  他隐约觉得有些东西瞒着自己,不过韩麻子没有再深入思虑,点点头回道:“再见。”

  大师兄也回应一句:“再见。”

  意味深长的两字,让韩麻子嘴角牵动一下,重新嗅到何长峰对自己所说小心点时的危险气息,韩麻子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随后提着小箱子离开地下室,神情警惕的朝着后门慢慢走去,右手握着一支枪械,摆出随时要应对危险的态势。

  “扑!”

  韩麻子的手指就要触碰木门时,忽然像是被毒蛇咬了一样不安,他本能的向侧一闪,几乎是刚刚挪出位置,一颗子弹就从木门射入进来,在他小腿上留下一道淡淡血痕,看得出,开枪者更多是想废掉他,所以才会朝着身下位置射击。

  “韩麻子,你跟大师兄被包围了。”

  在韩麻子握紧枪械的时候,沈万千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:“弃械投降吧。”

  ps:谢谢恒星医说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、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。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