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八十一章 黑色箱子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一章黑色箱子

    “沈少,请问你们包围我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韩麻子对自己行踪暴露很是惊讶,一路小心翼翼还被捕捉踪迹,沈万千更是来得凶猛,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,大师兄不在教堂,韩麻子的底气就足够两分:“我来这里是给大夫人找解药,不认识什么大师兄,这里也没有他踪影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`”

    韩麻子让身子尽量贴着墙壁,免得被人放冷枪伤了自己:“沈少带人围住我,还对我开枪,这可是拿大夫人性命开玩笑,沈少虽然贵为南方太子,但延误大夫人救治,只怕何先生会上京告状,现在宋沈僵持,何先生的态度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听到韩麻子这一番话,端坐房车里面的沈万千一拍手掌笑道:“区区一个酱油人物,不仅懂得攻心战术,还会审时度势,这份大局观真是出乎我的意料,韩麻子,不得不说你是一个人才,别跟着何长峰混了,来我这里做个门客吧。”

    “沈氏比何长峰有前途多了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不置可否开口:“谢谢沈少厚爱,只是韩麻子有自己底线,何少曾经救过我的命,我不能辜负他。”他心里也划过一抹戏谑,清楚沈万千并非真心想要收揽他,只是想用怀柔手段屈服自己,继而再用自己这把枪来对付何长峰。

    沈万千哈哈大笑,脸上没有半点惋惜和遗憾,随后竖起拇指赞道:“有骨气,有义气,何长峰也不知哪来福气收揽了你,行,我不勉强你,甚至看在你是人才份上,再给你一个活命机会,把大师兄给我拿下,我保证让你平安活着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嘴角牵动一下:“沈少,我用脑袋向你担保,这里没有什么大师兄,只有我自己一个人,以及一个江湖朋友留下的解毒针水,如果沈少不相信的话,可以派一个亲信进来查看,一旦现大师兄的踪迹,韩麻子愿意束手就缚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?”

    沈万千笑声渐渐收敛,言语多出一股威严:“可是我的情报显示,丧家之犬的大师兄就在教堂密室,你一大早转了几个圈费尽心机来到这里,就是找他拿解药为大夫人解毒,再说了,如果你心里没鬼的话,行踪怎会如此鬼鬼祟祟?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沈少可派一人来查看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低声一句:“如果有大师兄影子,韩麻子束手就缚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摸出一支雪茄,点燃吐出一口浓烟:“好,信你一次,不过派一人查看是不行的,以你和大师兄身手,很容易杀掉或劫持他,我不能拿兄弟性命冒险,我派五个人进去查看,没有大师兄影子,我让你离开,如有,我废了你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沉默一会,随后挤出一句:“好。?.?`”虽然五个人进来会让自己处境变得危险,可韩麻子也清楚沈万千不相信自己,不会随便派一人羊入虎口,毕竟他真跟大师兄勾结的话,进来查看的人根本没有反抗能力,百分百会成为人质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,他最终答应,毕竟他耗不起,韩麻子希望沈万千没见到大师兄,可以让自己安全离开这个教堂。

    沈万千手指点了五个人:“你们五个,进去好好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手指偏转,五个身材不一的男子沉默着走出,随后缓步走向韩麻子所在的教堂,远远环视这些人,韩麻子嗅到一抹危险气息,感觉这五个远非普通沈氏保镖那么简单,不过他也没有过多放在心上,嘴角牵扯起一抹阴森冷笑。

    一种敌军围我千万重我自岿然不动强者风范油然而生,在过去五年里,韩麻子不止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形,但他依然完好无损的活着,活的还很滋润,那些围攻他的人,黑帮高手也好,一流警探也好,越国特工也罢,最终全下了地狱。

    每次从绝境走出,他又强大几分,所以,对他而言,恐惧不该存在心底。

    在韩麻子缓缓洞开的木门中,双方很快近距离打了一个照面,枪法和身手均趋一流水准的韩麻子脸色更加凝重,他曾是军人,将杀人视为职业的特殊军人,能清晰感受到五人身上弥漫的气息,这是身经百战历经生死积淀的强者气势。

    “教堂不大,你们五个可以分开搜寻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紧紧贴着墙壁,向走入进来的五人抛出一句:“希望你们有所收获。”

    五人脸上没有半点反应,相视一眼就四处散开,神情冷峻去查找大师兄的痕迹,看着他们的背影以及动作,韩麻子虽然有点担心地下室的酒精和弹头被现,但更多是大师兄不在现场的淡定,没有堵住两人交接,沈万千玩不出花样。

    在五人四处搜寻的时候,韩麻子一直安静站着,没有走出外面,也没有打扰五人动作,只是稳稳抓住大师兄留下的箱子,十分钟不到,五名沈氏精锐重新汇合,其中一名平头男子拿出手机,毕恭毕敬抛出一句:“沈少,没见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地下室有弹头,有血迹,有几包饼干。”

    他很客观的作出汇报:“还有酒精和纱布,大师兄应该在地下室呆过。”他还把拍摄的几张照片传了过去,做完这一切之后,电话另外一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声音,平头男子拿着手机,静静的等待着,脸上没有丝毫不耐之色。

    在韩麻子眼睛微微眯起的时候,平头男子从电话里,听到了一句低沉有力的指示,随后,沈万千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平头男子把手机揣回口袋,但没有带着人马上出门,而是摸出一支香烟点燃,微闭眼睛,随后吐出一口浓烟。?.?`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口浓烟喷出,四名沈氏保镖反手拔出军刺,气势如虹围攻韩麻子,仿佛一群扑食的饿狼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韩麻子虽然一直绷紧着神经,可依然没有想到对方这样下手,来不及开枪的他只能砸出手中枪械,狠狠打中一人口鼻之余一挥黑色箱子,挡开刺向自己的三把军刺,随后一脚踢在墙壁上,接着冲力撞入一名沈氏保镖怀里,势大力沉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右手夺下后者的军刺,动作利索的向身后一刺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一记利器入肉的动静,被撞中的沈氏保镖腹部多了一个窟窿,面如死灰的向后噔噔退出,随后目瞪口呆向后倒下。

    三棱军刺,只能刺,不能砍劈,也是它被很多人淘汰的原因,要将这玩意玩到出神入化,比玩刀子难了太多,而三棱军刺落韩麻子手中,如虎添翼,这曾是他最钟情的杀人器械,军刺在手,韩麻子愈威猛,鬼魅游走三名对手之间。

    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一个挡在他面前悍然不退的沈氏家伙,眨眼间被他戳出三个血窟窿,而这人高高扬起的军刺来不及落下,这度,这犀利手法,令后面两名攻击的沈氏精锐遍体生寒,几近窒息,可惜,收不住手的他们硬着头皮完成决定生死的一击。

    生死一线。

    韩麻子头也不回地大幅度转身,挥洒的军刺后先至,直接钉在偷袭一名对手的咽喉,又准又狠又稳。

    平头男始终没动,不出手,不是怕,是担心混乱场面影响他挥。

    闪动的人影越来越稀疏,韩麻子突然从这稀疏的人影中走出,如同地狱中走出的魔鬼,一步步逼向平头男子,四名围攻韩麻子的沈氏保镖全部倒在地上,没有一个活口,平头男子见到韩麻子强悍,但仍难以相信眼前情形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好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平头男子一舔嘴唇,脚步一挪,挥舞军刺冲向韩麻子,连攻十二刀,刀刀刺眼,刀刀犀利,然而让平头男子内心战栗的是,韩麻子只是一抖手腕,划出几个圆圈,就硬生生挡住他的连续轰击,教堂不断响起撞击声,但动静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当平头男子第十三刀刺过去时,基本摸准对方根底和路数的韩麻子微微侧身,似笑非笑的面庞显露一抹狰狞,避开攻势的同时,手腕一抖,军刺从腰侧甩了出去,不偏不倚击向平头男子腰部,后者脸色一变,急忙退后却是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一股鲜血迸射出来,随着这记动静,平头男子表情陡然扭曲,显然承受极大的痛楚,跌跌撞撞向后疾退,死死捂着腰部不敢松手,脸色前所未有的苍白,韩麻子没有就此罢休,提着军刺又冲了上去,如影随形,刺出三刀。

    这三刀虚虚实实,痛快淋漓,展现着韩麻子的霸道,白色光芒甚至寒碧了平头青年铁板一样的脸庞,这三刀下去,韩麻子完全可以将被对手撂翻,可出手之后韩麻子却嗅到危机,难于言语的危机,危机不在平头青年,而是来自身后!

    完全就是下意识反应,光芒银河般倾泻,军刺电闪般掠过,平头青年生死关头却是爆出无尽潜力,趁着韩麻子动作微微停滞,猛地一个倒仰翻了出去,那一翻,就算蛟龙出海鱼跃龙门都没有如此的矫捷,也就躲过韩麻子凌厉的杀机。

    平头青年摔在同伴尸体中。

    韩麻子眼里划过一抹遗憾时,却更惊骇身后的惊涛骇浪,一人无声无息的潜到了他身后。

    一掌轻轻按下,韩麻子躲闪不开只来得及稍移身躯,但那蓄谋已久的一掌怎会落空?他一转身,击向他背后的一掌全部击在他的肩胛之上,韩麻子先是整个人喷血飞起,然后才感觉到身体中“咔嚓咔嚓”脆响,血液也止不住的翻滚。

    韩麻子感觉那不像是一掌,而更像是千斤的锤子砸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等他落的时候,他的肩胛已经碎掉,一口鲜血不可遏制的喷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箱子也从手里脱飞出去,滑到地上密室的边缘卡住,相距二十多米,可见力度之大。

    “韩麻子,你有点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在韩麻子下意识挣扎要扑向箱子时,一个白老头已经横挡住了他的去路,一身灰衣,目光平和,正是黄老。

    韩麻子脸色微变,随后忍着剧痛起身,正要去摸背后的枪械,白老头已经欺身而近,双脚连踢,取向韩麻子的下阴要害,韩麻子不能不挡,可手一扬,白老头转为出手,他出手远比出脚要快,出手也比出脚要狠,双掌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撑死也就两秒的时间,白老头先后出了五掌,全部拍在韩麻子胸口的一点。

    韩麻子虽然也算彪悍,但终究肩胛受创,躲避不及,被白老头连拍五掌,一大口血已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后,白老头左手猛地挥拳,一记直拳重击在韩麻子的脸上,韩麻子五官变形,鲜血长流,再度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不准动!”

    下一秒,几名沈氏精锐冲入,用枪对着韩麻子脑袋,还第一时间摸走他的武器。

    朦胧雨水中,沈万千跟叶子轩相续走向后门,沈万千叼着雪茄遥望着韩麻子一笑:

    “你以为,现场没找到大师兄,我就不敢对你下手了?”

    “你未免太小看我了,巷子的两条人命,注定我要拿你祭祀他们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没有回话,只是侧头盯了箱子一眼,神情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“临死还捍卫箱子,看来里面真有解药啊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吐出一口浓烟:“来人,去箱子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忠诚的,命悬一线,还惦记着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何长峰有点脑子进水,虽然你身手不错,但你是他红人,你出来拿解药,我们怎样都会盯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跟丢了,我们也可以在回归花园的路上堵截,树大招风,这道理,他难道不懂吗?”

    韩麻子嘴角牵动,随后叹息一声,没有回应,认命。

    一名沈氏保镖动作利索奔向黑色箱子,沈万千正要一脚迈入后门时,叶子轩忽然一把扯住他的胳膊:“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一怔:“什么不对劲?”

    叶子轩低声一句:“韩麻子目标这么大,我们知道,何长峰肯定也清楚,为何还要他出来冒险呢?”

    沈万千犹豫一下回应:“他太自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有自信,干吗还要给大师兄冒险邮件,何长峰对大师兄的交待,完全可以交给他有信心的韩麻子完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这有点自相矛盾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的微微抬头:“可能想要提醒大师兄转移,只是没想到泄露了踪迹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眯起:“万一加密邮件是故意泄露呢?”

    沈万千笑容瞬间停滞,随后向沈氏保镖吼出一声:“别动箱子!”

    同时,他反拉着叶子轩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几乎是刚退出十余米,黑色箱子就一声巨响,地动山摇,火焰腾升,像是地震一样。

    老式教堂十字架,咔嚓一声倒塌,砖石纷飞。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