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八十二章 再给他一把枪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二章再给他一把枪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随着黑色箱子的爆炸,整栋教堂晃动了一下,好像受到了撼动的巨人一般,摇摇欲坠,不少正在维修的建筑部位咔嚓倒塌,在地上砸出一连串的尘土和声响,扑在地上被一个倒三角棚架盖住的叶子轩,像鸵鸟一样抱着脑袋躲避冲击。.`

    他不知道其他人的情况,爆炸声让他无法辨认其余人状况,腾升的灰尘也让他无法捕捉他人身影,不过从他面前的处境也可以大体知道,沈万千他们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,因为震动而从建筑物内掉下的土屑和碎石块快把他给掩埋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建筑物,连大地都在震颤,仿佛五级地震来袭,可见**带来的威力。

    咔嚓!教堂顶端的一块石板出脆响,重重的向叶子轩坠落下来,叶子轩耳朵微动,本能的从碎石和土屑中窜出,接着自己咬紧牙关,双腿一蹬,就着雨水在地上划出十多米,刚刚移开,两平方米大小的石块,轰的一声砸在棚架上。

    棚架四分五裂,重重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靠。”

    滑出十余米扭头的叶子轩心里一声惊呼,幸亏第六感让他本能地跑路,否则自己就要成为孙悟空了,不过翻身而起的叶子轩还是被几块小石头打中背部,整个身体狠狠一震,震的他脑袋晕脊椎麻,被清冷的雨水噼啪敲打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叶子轩揉了几下疼痛的背部,又抹掉脸上的污浊泥水,随后把目光望向雨水中的教堂,视野中,古老建筑面目全非,惨不忍睹,虽然还没有全部坍塌,但也垮得七七八八,后门更是变成一片废墟,门窗、碎石、泥土像小山一样堆积。?.?`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,看着面前状况微微沉默,他由衷的感慨了一下黑色箱子的霸道,估计整个箱子装的都是烈性**,随着坍塌声音的余音停止,周围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,只有一些被轰炸过的地方传来了轻微的火焰燃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叶少,沈少!”

    在数十名躲避爆炸的沈氏保镖从车队冲出来喊叫时,彻底清醒过来的叶子轩身躯一震,忽然胸膛腾升一阵揪心般的疼痛,他的前方算是一片废墟,却只有他一人在这里站立着,沈万千、韩麻子、黄老、平头青年他们全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慢慢蔓延的火焰让地表的温度有些升高,浓烟也随之变得浑浊,视线看出去都有些歪曲模糊,面前的场景极不真实,就好像梦幻一般,叶子轩想大声呼喊,可是仿佛有种东西堵在了他的胸膛,让他一句话也喊不出来,他担心沈万千。

    “咳咳,可砸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叶子轩推开沈氏保镖要冲上去的时候,临近后门的废墟传来了一阵“哗啦啦”的声音,沈万千灰头土脸的挣扎着从里面爬了出来,数十名沈氏保镖瞪大了眼睛望过去,接着立刻跳了起来好像打了兴奋剂一般大声喊道:“沈少!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摸掉脸上的灰尘,跟叶子轩来了一个拥抱:“看看黄老他们状况。”

    数十名沈氏保镖迅行动起来,用最快度清理着现场,随着众人的努力,沉默的废墟下面开始了一阵一阵的蠕动,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家伙拼命咳嗽着扒开了石屑和土屑钻了出来,好像一个个的出土文物,黄老也拖着一条伤腿出现。

    见到近半兄弟命大活过来,沈万千的眼里流露一抹神采,拍拍黄老他们的肩膀开口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虽然看得出黄老他们身上都带着不小的伤,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存在,沈万千就心安不少,不然就要愧疚自己犯下的大错。

    “赶紧送医院,再电告特,调动军火专家,找出**来源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的眼里闪烁一抹杀机:“我要把他们一窝端。”

    十多名亲信齐齐回应:“是!”

    在他们迅散开做事的时候,沈万千跟叶子轩没有就此离去,他们都停在原地看着现场,似乎想要看看还有没有兄弟存活,也似乎想要看一看韩麻子是生是死,沈万千还让人拿来两杯酒,递给一杯给叶子轩后苦笑:“多亏你示警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今天不仅要阴沟里翻船,还可能把自己小命搭上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喝入一口红酒:“都怪我急功近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抹掉脸上的雨水,看着前方摇摇头:“我们确实有点大意,但最重要的,何长峰太狠毒太无情了,韩麻子是他的亲信,不仅立下汗马功劳,还忠心耿耿一腔热血,何长峰却毫不留情把他算计进去,让他跟咱们来个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轻轻点头,挺直身躯叹息一声:“从韩麻子被我拿下还盯着箱子判断,他确实不知道里面是**,不然也不会寻思把它抢夺回来,更多是想法子远离箱子跑路,不过也正是韩麻子坚信箱子有解药,才成功误导了我们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都没想到,何长峰会牺牲韩麻子这个死忠。”

    他很客观的作出评价:“我们都小瞧他了,看来老何选他做继承人,多少有几分道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点点头,同时环视四周一眼,像是在捕捉可疑的迹象:“我离开何家的时候,他从暴躁变成平静,还跟我说一路好走,我那时就知道他要报复,毕竟连坏他好事,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,这么猛,还这么不留痕迹。”

    在沈万千低头喝入一口酒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箱子的**不会是定时,也不是韩麻子遥控,而教堂地下室又有大师兄的痕迹,所以刚才引爆的家伙八成就是大师兄,他应该就藏在附近,见到我们现端倪就提前引爆**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局面太乱了,不然可以找出他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出一阵大笑,拍拍叶子轩的肩膀笑道:“算了,由他去吧,逃得了今天,逃不过明天,迟早会跟他算这一笔账的,何况他也手下留情了,如果他趁着刚才爆炸对我们来两枪,或者再轰一个主教山的大圆球,我们局面更糟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轻声接过话题,“你以为他不想这么做啊,只是时间来不及或者手里没武器,不然早把杀招往我们身上招呼了,那家伙对白狐爱恋颇深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估计现在正捶胸顿足,懊恼失去下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一口喝完红酒:“对了,韩麻子手里没解药,那大夫人的毒素怎么办?何长峰看着她死?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摇头:“韩麻子既是诱杀我们的引子,也是何长峰故意修的栈道,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在我们把注意力放在韩麻子身上时,大师兄一定把盲蛇解药给了真正的中间人,中间人再趁着这边动乱悄无声息给了何长峰解药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拿出电话,打出一个号码,聆听片刻放下手机,望着叶子轩低声开口:“十五分钟前,特带着官方人员去了何家,一是给老何道喜,二是探视大夫人病情,三是洽谈两家的婚事,这一队人中,有一个你我都熟悉的小角色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抬头:“谁?”

    沈万千吐出一个名字:“陶可可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苦笑时,沈万千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中有着战意,有着乐观:“我们一直觉得何长峰是一个废物,一个不堪一击的对手,现在现,这小子的心智和手段不比我们逊色,这样的对手比起江静瑶他们有趣多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也流露战意:“那就看一看,逐鹿澳门,谁是真正王者。”

    “韩麻子!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也一口喝完红酒时,扒拉废墟的沈氏保镖忽然喊出一句,正在忙活的十余人马上拔出枪械,齐齐指向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,雨水冲刷中,让他面目更加清晰,正是韩麻子,他的肌肤被硝烟薰黑,浑身上下布满了伤口,鲜血流淌。

    他的左臂少了半截,耳朵也少了一只,嘴角更是裂开,整个人支离破碎的样子,让现场众人很难相信他还是个活人,但他确实没死,还挣扎着站起来,只是他的冷漠眼中,再也没有昔日的不屈和疯狂,只有一抹说不出的悲凉和落寞。

    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给他包扎伤口,给他注射葡萄糖。”

    “再给他一把枪,送回何家花园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