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八十四章 战意滔天
    第四百八十四章战意滔天

    在陶可可洗完澡要离开鼎峰花园的时候,一辆黑色车子缓缓开到了大门口,不等守卫作出反应就丢出一个人。>>吧_﹍w·w`w`.-y-a-w·e·n=8=.=c=o=m

    六名何家守卫下意识拔枪,枪口探出,神情警惕看着地上的人儿,头上、手脚都包扎着纱布还呈现血迹的黑衣男子,挣扎着仰起半张脸,灯光照耀下,何家守卫清晰现是韩麻子,顿时收起枪械涌了过去,还有人转身向何长峰汇报。

    韩麻子任人搀扶,神情没有半点波澜,好像缺的耳朵,断的手,划开的脸,都跟他无关一样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何长峰领着数十名持枪守卫冲了出来,看着状况悲催的韩麻子身躯一震,眼里一闪而逝掠过讶然,似乎惊讶他变成这个样子,也似乎惊讶他怎么活了下来,不过他很快恢复平静,大步流星冲上来:“韩麻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来人,快把他扶入大厅,再给我叫最好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向身边人怒吼:“一定要治好韩麻子。”

    身边众人顿时忙碌开来,纷纷拿起电话找医生。

    只是韩麻子没有跟着众人走入花园,他像是机器人一样偏头,把目光落在何长峰身上,走出来的陶可可清晰捕捉到,眼神有着说不出的悲凉,随即,韩麻子挤出一句话,沙哑苦涩,却坚定有力:“何少,箱子,是炸药,还是解药?”

    全场止不住一静,他们不清楚韩麻子的意思,但他们都清楚韩麻子对何长峰的忠心,从来不会这样子对后者说话,因此韩麻子此刻带着质问的态势,让他们止不住一愣,随即分辨出他言语的完整,那就是箱子里装的是炸药还是解药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微动,猜测到一些东西,但没有人出声。

    何长峰嘴角止不住一动,下意识偏转话题:“这个时候了,你管它是炸药还是解药,当务之急是要处理你的伤势,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。”他还流露出一抹怒意:“狗日的竟然敢砍掉你的手,这一笔血债,我一定替你十倍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一把推开几个靠过来的何家保镖,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,目光依然悲凉的看着何长峰:“何少,我这条命是你的,你只要一声令下,我随时可以还给你,哪怕你让我上刀山下火海,我也绝不会皱半点眉头,可你不该骗我。8  w`w=w-.=”

    “你不该骗我!”

    韩麻子吼出一声,像是泄心中的凄然:“你直接告诉我,黑色箱子是炸药,需要我牺牲来诱杀叶子轩他们,只要你告诉我,我就一定不打折扣抱着他们死,结果你却告诉我是解药,我生死不要紧,我不能接受的,是你的不信任。”

    在何氏保镖相视一眼有着讶然的时候,何长峰脸色一板,低喝一声:“韩麻子,你究竟在说什么?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?什么解药炸药?我让你找的就是解药,是不是你被叶子轩他们算计了,解药变成炸药,搞到你现在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他们居心不良,你可千万不要受挑拨。”

    有理有据,让人信服,不少何氏保镖纷纷点头,喊叫韩麻子要理智,不要被叶子轩蒙骗,但韩麻子知道,算计自己的就是主子,正如他刚才所说,他不在乎生死,也愿意卖命,可是难于接受这种被隐瞒被出卖的感觉,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韩麻子看着何长峰淡淡出声:“你真不知道箱子是炸药?”

    何长峰坚定回道:“完全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韩麻子残存的一手抬起,一把枪械闪现在掌心,枪口直接对着何长峰的脑袋,这惊变一起,数十名何家保镖马上变了脸色,十几把枪同时抬起,死死对着韩麻子的要害,陶可可也是握紧警枪:“韩麻子,何少对你不薄,你要干吗?”

    何长峰也神情一冷,言语带着一股威严:“我不知道你遭受了什么刺激,但我愿意原谅你现在的鲁莽举动,因为我们曾经并肩作战过,只是不希望你被小人蛊惑,乱了你我的交情和信任,韩麻子,把枪械放下,我当这事没有生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淡淡出声:“你信任我?”

    何长峰毫不犹豫回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拿着这把枪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握着枪械的手稳如泰山,丝毫不被其余人影响,随后手腕一抖,掌中枪械落到何长峰身上,在后者一把接住枪械时,韩麻子手腕一垂,又多一把袖珍手枪,枪口依然指着何长峰的脑袋:“对着我的脑袋,我想看看你的信任。>8_>>w-ww.”

    何长峰眼皮微跳,制止其余人的冲动,举起枪械对着韩麻子:“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韩麻子没有说话,直接扣动扳机,子弹呼啸擦过何长峰的耳边,在陶可可和何家保镖下意识大呼何少的时候,何长峰对着韩六指脑袋连连扣动扳机,只是并没有他想象的子弹喷出,只有咔嚓咔嚓声响,俨然就是一把没有子弹的空枪。

    何长峰先是一愣,随后脸色阴沉,他现自己又犯了一个错。

    “韩麻子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在陶可可一个箭步冲到何长峰身边查看伤势时,其余何家保镖也都冲了上来,围住韩麻子怒吼不已,如非韩麻子的枪口还锁住何长峰的脑袋,他们八成会开枪射翻韩麻子,饶是这样,十多人也是流露凶光,摆出不让韩麻子好过态势。

    “何少,你既然会认为,我真会对你开枪?”

    韩麻子摇晃身躯倒退四五步:“看来你始终不曾了解我,也不曾完全信任我。”他的脸上划过一抹凄然,脚步继续往后面挪动:“如果箱子真是解药,你刚才就不会觉得我要杀你,也不会对我脑袋扣动扳机,我从没有要你死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想着毙掉我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渐渐拉开双方的距离,枪口却没有偏差:“来这里之前,我一度存在着侥幸,希望就如你所说,地下密室的箱子是大师兄在搞鬼,如今看来,你从始至终都知道箱子是炸药,不过我也不怪你,这条命是你救的,还给你应该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何少也要清楚,我还了两次命给你,一是教堂爆炸,二是刚才的一枪。”

    韩麻子彬彬有礼躬身:“何少,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就慢慢隐入黑暗之中,让自己跟夜色渐渐融为一体,何长峰脸色难看看着他消失,想要下令追杀又知道会寒了人心,可不干掉韩麻子,他又始终感觉到不自在,倒不是担心韩麻子报复,而是韩麻子存在提醒他出卖兄弟。

    陶可可低声一句:“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没有说话,只是狠狠一砸空枪,感觉最近运气实在太差。

    也就在韩麻子跟何长峰分道扬镳的时候,主教山上的沈氏花园,大门正缓缓洞开,迎来一大批新的客人,站在阶梯上的叶子轩,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,不仅棺材板来了,墨七熊、空小寒、唐薛衣也都在列,叶宫五将就差梅子书了。

    四人齐齐出声:“叶少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怎么都来了?不用看家啊?”

    墨七熊摸摸硕大的脑袋,嘿嘿一笑回道:“本来是让棺材板带一批人来,但听到圣母教堂一炸,龙爷和佛爷他们觉得敌人太凶残,太没人性,还是多几个帮手为上,而且京城有白小姐、梅子书和血衣压阵,足够应付一切突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也想来看看花花世界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还补充上一句:“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丢下手头的活,血衣堂、寒衣堂、战熊堂、雄鹰组,卫龙堂都在展壮大中,现在已完成第一阶段的训练,根据计划正在奠定基础,这期间我们几个都比较清闲,所以有足够时间打酱油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到京城,你一定不会对五堂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你们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跟众人拥抱,还一一拍打四人的肩膀:“其实我自己能应付现在状况,加上沈少帮忙更是胜券在手,不过有你们帮忙就更好了。”随后他望着脸色森白的棺材板:“你的伤势好一点没有?如果行动不便,千万不要逞强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找出五联会踪迹,我更希望你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淡淡回应:“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言语一如既往简短。

    空小寒为他佐证一句:“他可以跟我交手了,能跟上我八成度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叶子轩彻底放心,他清楚空小寒的变态度。

    这时,大厅又风风火火冲出披着大衣的沈万千,看着墨七熊和唐薛衣他们兴奋不已:“呀—呀呀,全都来了啊?太好了,咱们又可以坐在一起打火锅了,七熊,你这狗日的,个把月不见,怎么又长高了?这样下去,你要成炮哥了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上前跟四人来了一记捶击,传递着男人的力量和感情,墨七熊比划一下自己跟沈万千的个头,脸上有着一丝无奈:“我也不想长这么高,但它就是不受控制啊,喝水都长,这样下去半年就能过炮哥了,到时怎么找媳妇啊?”

    沈万千出哈哈大笑,看着憨厚朴实的墨七熊开口:“你现在都是叶宫堂主了,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别说找一个媳妇,就是夜夜新郎,只怕也不是问题,不过你要给你老娘打预防针,免得见到你三妻四妾大怒,一棍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轻哼一声:“俺长情,只要一个媳妇就行,不过孩子要多生几个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他们出笑声时,沈万千一边招呼众人走入大厅,一边向墨七熊他们抛出一句话:“我刚收到一个消息,五联会派了六十名死忠和三十名拳手来澳门,目的暂时不知,我正寻思如何应付这批棘手敌人,没想到你们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太好了,可以把他们爆出十条街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眼睛亮起,脖子一扭,格格作响:“还有拳手?太好了,他们什么时候到澳门?我去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脚步微滞:“不可小瞧,全是重量级的拳手,三十人加起来的战斗力,估计不逊色三十只东北虎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眯起:“来的这么凶猛?对付何家,还是对付你我?”

    沈万千一笑:“管他对付谁,来了就让他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对沈万千竖起拇指的时候,一个电话打入了沈万千的手机,后者戴上耳塞聆听片刻,眼里划过一抹喜色:

    “有大师兄的下落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挺直身躯,扫过唐薛衣、墨七熊、棺材板、空小寒四人:“此战,谁来?”

    四人齐踏一步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战意滔天!

    ps:谢谢永远守航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、吟游下世纪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