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洪荒野兽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五章洪荒野兽

    海啸来临之前,一定是罕见的静谧。№  八№§一№中卐文№网  `、.

    大战来临之前,也一样是充满张力的沉默,正是因为澳门最近动荡不安,沈氏、何家、五联会和叶宫的连番争斗,所以各方势力的精英份子,都刻意的收敛自身的暴戾,选择蛰伏,安分过冬,澳门的黑白两道,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。

    便是一些喜欢耀武扬威的小混混,也知道这时候最好不要惹事,否则,说不准就撞到谁的枪口上了,那就枉送性命。

    在这种暗波汹涌的氛围下,时光如水,转眼间,就到了除夕。

    澳门以前虽然是葡萄牙殖民地,割让的历史也长达百年,政府还引入了很多西方价值观、风俗习惯,甚至还花费心思让民众去信奉其余宗教,从思想上来改造澳门民众的认知,但仍然有很多东西,对于炎黄子孙而言,是溶在骨子里。

    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,那就是过春节,这是华国人最大、也是最后一个传统信仰了。

    如大6内地一样,过春节的热闹,先反映在街面上,游花市、购年货,家家户户都要买年花,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向巿民兜售的场面,市区的几个街道布置成花市,是最热闹的地方,人头涌涌,便是用水泄不通来形容,也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其实,所谓的花市,其内容类型跟京城的春节庙会,有大同小异之处,在花市上,也有许多出售小玩意与工艺品的大小摊点,不同的是,花的比重要大了许多,澳门人喜欢购买的年花包括桃花、水仙、梅花等,取其花开富贵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花车巡游、贺岁烟花等节目,让人感受节日气氛和热闹。

    澳门上下欢天喜地迎接着春节,大师兄也没有躲在阴暗角落匿藏,他把自己头全部漂白,又还贴上几道胡子,然后趁着风雨来到闹市,他出门不是为了感受春节气氛,而是无法回去台岛的他,想要买些生果冷食来祭祀死去的白狐。中文网§  .

    大师兄低着头走了几条街,在小市和便利店买了二斤糖果,三斤饼干,四斤苹果,六根蜡烛,十个馒头,还有一些烤鸡和白肉,然后用一个大袋子装住它们,随即就撑着黑伞往住处赶去,全澳门都在找他,他不能在外面晃荡太久。

    他很是遗憾在圣母教堂没有炸死跟叶子轩,更后悔当时手头没有重武器补枪,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,不过大师兄心里也清楚,以沈万千跟叶子轩的身手,第一波炸弹没杀掉两人,后面攻击就不太可能奏效,搞不好会折掉自己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没有横死之前,大师兄决定努力存活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叶子轩的身手,他的凶光又黯淡两分,再大的仇恨在实力面前也终究要逊色,高手十品,八品入宗,主教山一战,大师兄赫然现叶子轩跟师妹一样,年纪轻轻就遁入了宗师,已成打不死的小强,让自己跟他有了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如非自己学了不少旁门左道,恐怕已经被叶子轩杀死在主教山。

    这也让大师兄对报仇的信心少了两分,不过想到何长峰跟宋光石的交底,他的底气又渐渐恢复,准备尽快痊愈身上的伤势,跟叶子轩来最后一战,大师兄相信,有何家跟五联会的帮忙,使出浑身解数的他,又七成把握为小师妹报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加快脚步转入一条巷子,想要早点回去匿藏的地方,躲避之地不是别处,正是生过大爆炸被定性为危楼的圣母教堂,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大师兄相信谁也不会想到,他竟然会躲回已经暴露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“嗖”

    大师兄加快脚步走入一条早已选好的交叉巷子,忽然身躯停顿了一下,随后身子一转贴住了墙壁,也就两三秒,他的视野就多了两个人,一前一后堵住了他的去路,两人身材看似不魁梧,但却给大师兄营造出危险之感,而且很强烈。

    有的事情,无需言语,光看那架式,便足以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这是敌人

    大师兄扫视两人,低喝一声:“什么人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目光凌厉地打量附近环境,想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冲出去,可是虽然前后堵截的只有两个人,巷子也足够四五人同时通过,但大师兄却感觉没有一个缺口,他下意识瞄了一眼对面两米的砖墙,寻思翻过去会不会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他身形晃动了两下,只是依然被封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无怨无仇,为何要挡住我的路”

    大师兄左手低垂,一枪滑落在掌心,准备开枪阻挡两人,随后跳墙跑路,他不是怕死,也不是不敢跟两人一战,只是更希望自己可以顽强活下来,毕竟叶子轩还没死去,他不想在这些人身上浪费精力:“把路让开,不然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滋”

    沉默的两人没有回应,大师兄耳朵却听到一记刺耳摩擦声,但并非堵截的两人向他冲过来,巨大危险大师兄汗毛顿时炸起来,下一秒,就感觉到背后墙壁震动一下,大师兄脸色巨变想离开,结果却现太迟了,砖墙轰的一声破裂。

    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裹着砖石狠狠撞击在他背部,像是千斤铁锤抨击在他的身上,贴身靠大师兄来不及躲避,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一样摔飞出去,下一秒,他跟对面墙壁来了一个碰撞,头破血流,落地踉跄两步才稳住,中弹伤口也再度崩裂。

    手中枪械也不受控制跌飞,生果冷食更是撒落一地。

    太霸道了太生猛了

    大师兄在咯血,喘不上气来的那种咯血,他觉得自己被砸的,已经变成了一片肉饼,所看见的景物都跳动着小星星。

    全身酸痛的大师兄无视脸上鲜血,又惊又怒望向破墙而出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这墙有点结实。”

    石屑和雨水的混合中,墨七熊像是丛林走出的野兽,漫不经心的拍拍肩膀尘土,随后望着大师兄一笑:“大师兄”

    他的手里还扛着一根一尺长、粗若儿臂、短节、没有去皮的紫黑色甘蔗,这种甘蔗皮硬汁甜,拍完灰尘后,就张嘴啃上甘蔗,他的牙口极好,一口下去,汁水四溅,吃食的样子,就像是猛虎在啮食着猎物,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凶狠。

    洪荒野兽

    大师兄下意识作出判断,看看破裂的砖墙,又看看浑然无事的墨七熊,脸上多了一丝凝重,墨七熊的气势,墨七熊的力量,让他自内心忌惮,别说是现在受伤的他,就是实力巅峰时的他,也未必能蛮横撞破砖墙,还如此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两侧的空小寒和唐薛衣也暗呼墨七熊破坏力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墨七熊舔着嘴唇,浑身悸动着杀意,周围的人都能清楚感觉到的危险气息,他的眼睛闪动着奇异的光亮,声音浑厚有力:

    “听说你很能打”

    大师兄冷喝一声:“你们是什么人”

    “杀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破裂的砖墙中,又缓缓走出两个人影,其中一个正是叶子轩,他手里拿着一个汉堡包,还有一杯咖啡,笑容满面看着大师兄开口:“大师兄,咱们才分别一个星期,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这记性可不好,很容易迷失回台岛的路啊。”

    大师兄喷出一口热气:“叶子轩”

    叶子轩咬了一口三明治:“我们跟了你差不多三天,本来想要再跟多你两天,看看你是否故意现身引我们围杀,避免圣母教堂事件再度生,可是想到今天是除夕,辞旧迎新,不早一点送你去见白狐,只怕你赶不上跟她同路投胎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早早起来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大师兄闻言微微一怔,脸上划过一抹难于掩饰的讶然,似乎没想到自己早被叶子轩他们锁定,而且对方为了消除危险跟了三天,可他却一点儿都没有觉,叶宫的实力实在不容小觑,怪不得宋光石再三叮嘱自己,一定要小心再小心。

    叶子轩还扫视地上散落的苹果和冷食:“哟,还自己买了贡品啊,看来知道自己今天要挂了。”

    他吃完手中的三明治,捡起一个翠绿的苹果,轻轻抛了两下:“放心,你死了,我一定厚葬。”

    大师兄看看围住自己的五人,已经不再是感受危险气息,而是越来越近的死亡降临,一个叶子轩已经疲于对付,再多四个身手不凡的叶宫大将,自己就是现在突破宗师也没用,不过他没有呈现懦弱,相反咬牙站了起来:“要杀我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死,我又怎会先死”

    大师兄没有去捡地上的枪械,他知道根本无法触碰,所以干脆利落的一抬右手,站在雨里,站在风中,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团被点燃,并在熊熊燃烧的烈火,他的每一根汗毛都是升腾跳跃的火焰,他瞪着血红眼睛:“放马过来杀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好,拿出你的本事保命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”

    墨七熊踏前一步,踩中的苹果瞬间崩裂:“我来”

    汁水四溅。

    巷子起风,大师兄身上多了一丝凉意。

    ps:谢谢南竺打赏本作品oo逐浪币、树叶o63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