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佛殿破忌
    第四百九十一章佛殿破忌

    当天晚上,数十名沈氏精锐带着近百名警员,带着搜查大师兄同党的幌子对美食楼彻查一遍,不仅赶走了所有客人,还把工作人员抓起来盘问一番,随后,有人在美食楼发现大师兄用过的枪械,于是留下数十人在美食楼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三十多号绝非善类的壮汉,占据美食楼大片座位,肆无忌惮聊天抽烟,好似在自己家,悠哉等着所谓的大师兄同党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他们来者不善,等待凶犯为假,更多是捣乱美食楼,董四爷嗅得到危险气息,开始没敢露面,寻思对方折腾一番就会离去,结果一连三天,三十号人从早坐到晚,乐此不疲,披着官方身份在美食楼喝茶,还盘问每个客人。

    虽然董氏美食楼的猪头不错,但宾客再嘴馋也架不住沈氏精锐的盘问,少则十分钟,多则一个小时,于是客流量大幅度下降,年初四的时候,整个美食楼见不到一个客人,董四爷按捺不住,四处找人求情,结果都没得到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还打电话找董家求教,只是董家虽然势力雄厚,却也压不过沈氏的师出有名。

    董四爷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年初五,董四爷实在扛不住了,不仅没有客人前来就餐,就连员工都准备辞职换东家,他站出来跟沈氏精锐套近乎,还痛下血本请后者吃饭,可怎么努力都没用,沈氏保镖只丢出一句话:“董氏美食楼关门大吉,董四爷滚回香港。”

    董四爷欲哭无泪,当天晚上关闭美食楼,三年心血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大年初六,妈祖阁,叶子轩正带着墨七熊他们上香。

    妈祖阁又称妈阁庙,俗称天后庙,位于澳门的东南方,枕山临海,倚崖而建,周围古木参天,风光绮丽,妈祖阁是澳门最著名的名胜古迹之一,至今已逾五百年,是澳门三大禅院中最古老的一座,建于一四八八年,也就是明朝时期。

    相传天后乃莆田人,又名娘妈,能预言吉凶,死后常显灵海上,帮助商人及渔民消灾解难,化险为夷,福建人遂与当地居民共同在现址立庙奉祀,只是墨七熊对这些却不怎么相信,大大咧咧把一把香丢入火中,看着旺盛的香火笑道:

    “哥,这里每天成千上万人上香,你说妈祖会不会忙得吃饭都没时间?”

    墨七熊看看昏沉的天空,紧一紧身上衣服补充:“一个个要升官发财,一个个要平安贵子,你说妈祖怎么处理好呢?满足一个,不满足另一个,就显得有失公允,后者上香也就失去意义,任何一个都不满足,那上香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墨七熊看着人潮如涌的香客,向叶子轩告知自己的感慨:“如果任何一个都满足,那没上香的要不要满足?不理会后者的话,妈祖是不是又变成势利眼?有香才是娘啊,如果上香不上香都满足的话,那又何必来上香?所以这上香、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变成哲学家了?”

    上完香的叶子轩看了墨七熊一眼:“说起来都一套一套的。”接着手指一点前方的香客开口:“其实很多人都知道,自己的心愿绝非几炷香就能决定,之所以耗费人力物力求神拜佛,只不过是坚定心中的愿望,也给自己多点希望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摇摇头: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如果多上一天香,可以让你母亲寿命多长一秒,你愿意每天上香吗?”

    墨七熊毫不犹豫回应: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笑:“你刚刚不是说上香没意义吗?”

    墨七熊微微一怔,随后顿悟叶子轩的意思,正要说话的时候,唐薛衣从后面走了上来,压低声音跟叶子轩开口:“三个消息,第一,董氏美食楼关闭了,董四爷也走了,少了一个欺诈大陆人的地方,只是你估计又要跟董家结仇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没有情绪起伏,似乎早就预料到美食楼的结局,只是对后面一句多了一丝笑意:“仇家已经遍地,再多一个无所谓,再说了,董家真因为这种状况跟我结仇,我只能说不明是非的董家格局太小,让人盯着董家反应就是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轻哼一声:“就是,董家可以护犊子,但也要护好犊子,董四爷这种人渣,护来就是丢脸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继续刚才的话题:“第二个消息,高峻山已亲自证实,五联会确实有一批精锐来了澳门,至于目的除了宋光石之外,还有就是领头的陈天策知道,陈天策,五联会的副帮主,文武双全,身手不如白狐,但阴险狡猾不输后者。”

    “陈天策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闪烁一抹光芒:“不愧是老牌帮会啊,人才尽出,死了一个来一个,宋光石更是一个人物,自己躲在宝岛荣华富贵,却能唆使无数精锐前仆后继卖命,这手段,足够秒杀很多人了,怪不得当年阿扁见了他都要叫声大佬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低声一句:“会不会是对付我们?毕竟刚刚杀了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直接回应,思虑一会叹道:“应该不会,宋光石很早就圈养了一批死忠,如是用来对付我的话,他早就连着大师兄一起对付我了,毕竟捆绑着大师兄要我的命,胜算也高两分,而不是等大师兄挂掉,他才丢出手中的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对付你,那就是对付何家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眼睛微微瞪大,脸上有着一抹不解问道:“毕竟五联会在澳门只有两个敌人,一是何家,二是你,只是我有点想不清楚,何长峰都能够跟五联会勾搭一起了,五联会干吗还要对付何家?它应该跟何长峰联手对付我们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意识到一些东西,但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说出:“多派人盯着吧,第三件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唐薛衣轻轻点头,随后神情犹豫出声:“第三件事,何赌王跟沈特首亲自密谈,最终敲定何长峰跟沈家欣大年初八订婚,何赌王已把帖子下到了叶宫手里,等着叶少回应安排席位。”他低声问出一句:“叶少,要不让龙古二人去?”

    显然唐薛衣已经知道沈家欣跟叶子轩的千丝万缕,毕竟当初的餐厅一战让很多人知道,沈家欣跟叶子轩早有一腿,虽然何长峰跟沈家欣婚事在先,叶子轩跟沈家欣交情在后,但男女情感的事说不清楚,唐薛衣不想叶子轩在现场伤心。

    “哥,这订婚,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墨七熊,也出声劝告叶子轩:“我不是怕你去现场伤心,觉得心爱女人成为他人妻子,我是担心你把沈家欣抢走,引得何沈两家不满,尽管何长峰不是东西,但老何跟老沈还是有份量,咱们不能当面打他的脸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好气的开口:“你觉得我是抢婚的主吗?”

    墨七熊摸摸脑袋:“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一声没有回答,因为他也感觉不好说,就在他要带着两人下山时,他的眼皮跳动了一下,捕捉到一个熟悉身影钻入西侧一个偏僻的大殿,他瞬间停滞了脚步,随即向墨七熊跟唐薛衣开口:“我离开一下,你们留在原地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正要喊叫一起去时,却被唐薛衣一把拉住,脸上扬起一丝暧昧神情。

    弘仁殿,是妈祖阁规模最小的寺庙,只有三平方米左右,此建筑以山上岩石作后墙,再以花岗石作屋顶及两边墙身,殿内也供奉天后,两侧墙身内壁有天后之侍女及魔将浮雕,而天后神像则置于后面,庙小,香客也少甚至难见人影。

    不过弘仁殿此时却迎来一身素衣的沈家欣,她没有去其余香火旺盛的大殿,而是选择来这个小庙祈祷,女人一如既往的靓丽,乌黑的头发被一根素色丝带,简简单单的挽系在脑后,清丽脱俗的脸上不见丝毫粉黛,越发显得冰清出尘。

    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,流露出凄然茫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再过两天,她就要订婚了,一直没有发话的父亲,也强硬表示她必须嫁给何长峰,也只能嫁给何长峰,态度鲜明,甚至比所有人加起来都还要强硬,还要固执,还要不通情理,沈家欣觉得天都塌了,委屈的泪水把被褥都差点给湿透。

    随着父亲跟何赌王的决定,沈家欣是否同意这一桩婚事,已经变得不重要了,家里的人和何家的人,开始兴高采烈、紧锣密鼓的张罗起订婚仪式,沈家欣无力抗争,也知道难有变数,再不喜欢何长峰也注定要订婚,她只有认命服从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来到寺庙,沈家欣还是鬼使神差对天后寄托希望。

    未来如何?茫茫不可知,沈家欣很想找到叶子轩,找到那个让她心动的家伙,可是往深处一想,就算找到了又如何,叶子轩会为她得罪沈何两家?难道就能保证自己会获得幸福?就能保证叶子轩也像自己牵记着他,一样牵记着自己?

    沈家欣觉得自己,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脆弱,脆弱的仿佛面前红烛,一阵风就能把吹灰。

    “天后啊,告诉我,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红烛映脸,沈家欣跪在地上:“嫁,还是不嫁?”

    “不嫁!”

    没等沈家欣喃喃自语的话音落下,一个干脆有力的声音忽然响起,像是一道鞭子把沈家欣抽醒,她下意识扭头,记忆中的身影,就如撕裂夜空的闪电,踏着既虚幻又无比真实的步履,沐着朦胧的灯光,从外面走来,走到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沈家欣都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在确定这一切,都不是梦境以后,她看着叶子轩,没有激动,只有沉静,眸光闪亮,轻轻的,又满怀期盼问道:

    “你,愿意带我走么?”

    站在沈家欣面前的叶子轩微微一怔,他原本是看到沈家欣的落魄影子,跑来告诉她不要跟何长峰订婚,毕竟后者很快就要挂掉了,这时候订婚等于二婚,结果却没想到,沈家欣没有问为什么,反而向他抛出一句:愿不愿意带她离开?

    看着执着、期盼,又带点惊慌的女人,叶子轩心里有些感动,因为他知道,他与沈家欣的多次邂逅,他的所作所为以及手段,都证明他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家伙,但就算这样,沈家欣仍然选择要与他相伴远走,这,是多么大的信任啊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把一生托付。

    “你,你说话啊?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看见叶子轩沉默不语,沈家欣的眼皮跳动,俏脸流露出一丝紧张,就像溺水者渴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:

    “你愿意带我走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愿意!”

    叶子轩爽然而笑,他的笑容,不,应该说他整个人,就像是透过阴暗云层洒照下来的月光,光芒四射,灿烂辉煌,一直没有突破的心结,种种的顾虑,此刻烟消云散,他一把抱住面前的女人,很是坚定:“我当然愿意,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沈家欣怔怔的看着叶子轩,有喜悦的泪水,软倒在叶子轩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红烛裂开,火焰更烈,照着两人的脸颊。

    叶子轩低下头去,沈家欣抬头相就,两人容颜都在对方的眸子无限接近、扩大。

    在红晃晃的烛光中,沈家欣的嘴唇颤抖着吻住叶子轩,她的嘴唇上有泪水和香水,柔软而芳香,她的玉手一片冰凉,轻柔地抚摩着叶子轩的头,鼻子,脸颊,随后,温柔地经过他的脖子以后,滑进他火热的腰部,还慢慢的继续下探。

    叶子轩呼吸顿时粗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清晰地闻到沈家欣身上每一种味道,淡淡的泪水、如兰似麝的香水、更有诱惑迷人的体香,种种味道交织在一起直让人似醉非醉,两人紧紧贴在一起,叶子轩感觉所触肌肤温柔滑腻无比,他紧紧抱住沈家欣,不停地回应女人热吻。

    沈家欣轻轻把腿靠在叶子轩身上摩擦。

    “要我!”

    “佛殿啊!”

    “要我!”

    “佛殿、、”

    “要我!”

    “佛——”

    ps:谢谢细心一点点打赏本作品200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