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九十二章 树欲静风不止
    第四百九十二章树欲静风不止

    三平方米的佛殿木门紧闭,隔离了尘世隔离了风雨。.?`

    铺垫的蒲团上面传出了急促的喘息声,朦胧的烛光之下,叶子轩跟沈家欣紧紧地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的沈家欣坐在叶子轩身上,双手勾着后者的脖子,贪婪的吸收着雄性气息。

    叶子轩左手搂着沈家欣的肩膀,右手推起她的衣服,伸入后立刻碰到了那如同牛奶般光滑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当叶子轩的手抚摸上沈家欣的肌肤后,沈家欣再也无法忍受了,她猛地将头扬起,闭着眼睛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声呻吟对于叶子轩而言,无疑是注入了一记致命诱惑。

    衣衫尽落。

    沈家欣双腿轻轻分开,叶子轩正好转到其间,风光旖旎无比。

    沈家欣轻轻调整姿势,叶子轩一下就进入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出一记痛苦闷哼,双手紧紧抱在他背上,指甲已经深深地掐进他的肌肉,叶子轩见她难受就停止动作,温柔地舔去她滑落的泪珠,没有多久,沈家欣主动扬起了俏脸,两人很快合二为一,脸颊亲密相贴,互相轻轻摩擦。

    在红烛的亮光中,叶子轩分明看到沈家欣眼里泛着泪花,就在那样的秋水深潭中绮丽转动,不知道是悲是喜。

    两人越来越激烈,沈家欣脸上一片潮红,突然间娇躯微挺,叶子轩的身体也同时凝住。

    门外,一记响雷炸过天际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会不会怀孕?”

    “如果怀孕了,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?取什么名字好呢?”

    “到时是把孩子生在京城,还是去美国待产?该给他吃什么牌子的奶粉呢?”

    细雨纷飞的天空之下,叶子轩撑着雨伞遮在沈家欣的头顶上,后者却没有在乎飘飞的零星雨水,而是一脸焦虑板起修长的手指,向叶子轩连珠带炮的问:“叶家会不会接受我这个野丫头?没有父母的祝福,叶家会不会让我进门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父母,你家人不接受我,你会不会坚持跟我走到底?”

    “好了!好了!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无奈,他知道热血和激情褪去的沈家欣多少有些吓坏,于是上前一步,把沈家欣强行搂入在自己的怀中,感受着身体的娇柔,柔声安慰道:“别想这么多了,事情已经生了,一切顺其自然吧,走一步看一步。?.?`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都好,我都不会抛弃你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挣扎着,但叶子轩的力量,不是她能抗拒,叶子轩身上的温暖气息,还有那低沉有力,具有磁性般的声音,让沈家欣渐渐从偷吃禁果的恐怖中恢复过来,她甚至有几分迷惑和茫然,刚才生的一切究竟是真实,还是自己梦幻?

    如果是梦,为什么刚才感受的那一切,仿佛刻印一般清晰?如果说不是梦,回想的整个过程又是那么的巧合?一阵冷风裹着雨水吹拂过来,清冷地打在沈家欣脸上,让她彻底了清醒过来,一切都是真实存在,自己把身子给了叶子轩。

    她眼睛微微潮湿,这样断了自己的路,不知是高兴还是悲伤。

    叶子轩轻握她的手掌,给她温暖和信心:“我不会辜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咱们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恢复理智的沈家欣直指佛心:“还有两天,我就要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显然早想过这问题,所以回答的不假思索:“很简单,我们明天直接向沈特跟何赌王摊牌,告诉他们,你喜欢的是我,取消你跟何长峰的订婚,他们要骂就骂,要打就打,只要你我最后能在一起,区区羞辱和泄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何况对于沈家对于你来说,不跟何长峰订婚是无比正确的决断。?.?`”

    虽然叶子轩知道,带着沈家欣去向沈家跟何家摊牌,坏了两家的联姻好事,会让沈特跟老何大雷霆,但相比逃避和敷衍来说,开门见山更来得磊落,如果遮遮掩掩,很容易让人怀疑叶子轩居心,勾引沈家欣是为了打何长峰的脸。

    真爱被误会成私仇,那就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看到叶子轩一副坚定样子,沈家欣眼里闪烁一抹感动,但没有立刻附和叶子轩的话,身为在澳门、在整个东南亚,都有着绝大影响力家族子女,悔掉订婚,与人私奔,这,绝不是什么光荣的事,甚至会让整个家族都蒙受羞辱和指责。

    如果说,她刚才要求叶子轩带她离开澳门,还主动把宝贵身子给了叶子轩,是绝望中抓住救命稻草的使然,那么,此刻情绪已恢复平静的她,下意识的开始为家族为叶子轩名声考虑,毁婚容易,但悔婚的后果必须要下降在可控范围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日子,她伤透了心,受尽委屈,但家人曾经给予的关爱、呵护,万般好处,瞬间涌上心头,人非草木,孰能无,毕竟血浓与水,犹豫半晌,沈家欣嗫嚅说道:“叶子轩,你能不能给我两天时间,我,我还要做一些准备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怔:“准备?要什么准备?我们现身摊牌就是最好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眼里闪烁着一抹坚定,把自己心声一五一十告知叶子轩:“我打算,再做最后一次努力,跟爷爷、父母好好谈一谈,看看能不能把订婚、结婚的事情给压下来,我不仅希望能跟你在情感上修成正果,也希望获得家人的祝福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知道她的想法,欣然一笑回道:“好,听你的,给你两天时间,订婚之日,我登沈家大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亲了一下沈家欣,沈家欣微微偏头,嘟囔一句:“大庭广众呀。”两人之间的气氛,忽然间变得有些微妙了,似乎是多了某种让人耳热心跳的东西,两人都在不知不觉间,情不自禁的想起,半个小时前的喘息和绮丽。

    叶子轩一捏她下巴:“佛祖面前都犯忌了,大庭广众怕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家欣脸颊瞬间通红:“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?!”

    就在叶子轩笑着松开沈家欣时,一个瘦小的身影,从远处跑了过来,度竟快的惊人。

    “家欣!”

    在那瘦小身影的背后,还有一个儒雅不凡的年轻人,也同健步如飞,声音微带沙哑,流露出无比惊喜,正是何长峰。

    身后,还跟着十余个保镖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的喊叫声,奔跑而来的身影,让叶子轩的心瞬间恢复了清冷,他在沈家欣胸口揉了一把:

    “宝贝,后天见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松开感受坚挺的手,以一种似慢实快的度,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身后七八米处,是一些撑着雨伞的香客,看见叶子轩倒退而来,波分浪破般的让开道路,生怕被撞倒。

    沈家欣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鸟,似乎已经习惯了叶子轩怀中的轻薄和踏实,此刻叶子轩的遽然离开,让她情不自禁的便想继续追随,在无意识的迈出一小步后,她反应了过来,站住了脚步,柔情似水的双眸恢复了冷静,还有迷茫。

    她看着面容冷峻的叶子轩,一边瞅着自己,一边向后倒退,目光深邃如寒潭。

    叶子轩退入人群,退入暗影中。

    率先跑来的那个瘦小身影,在离沈家欣还有三、四米处,便是一个漂亮的鱼跃,身子如同篮球似的弹起来,越过四根阶梯站在沈家欣身前,也挡住了沈家欣的视线,她一把拉住沈家欣:“小姐,你没事吧?怎么忽然脱离了队伍呢?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何先生,还有二少,都在四处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低声一句:“我去弘仁殿上香了。

    “家欣,你怎么跑这来了?”

    何长峰也带着一干手下现身,脸上涌现着无尽的关心:“我们差不多把整个妈祖阁翻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淡淡出声: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走着走着就走到弘仁殿,于是就顺便上了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最近澳门风云变幻,万事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向远处瞥了一眼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刚才给你撑伞的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沈家欣神情一怔,随后咳嗽一声回应:“是庙里的居士,见到下雨,就送我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噢,原来是好心人啊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恍然大悟点点头,但什么话都没有说,甚至他脸上的殷勤表情,也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但心里却怒吼一声:可我分明见到,他揉你的胸了。

    在何长峰望着叶子轩消失的方向闪烁一抹狠意时,沈家欣在瘦小女子的陪伴之下向何赌王他们队伍走去,一名何家保镖对何长峰低语了两句,提醒沈家欣走了,何长峰打了一个激灵醒来,随后吐出一口长气,转身向沈家欣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何长峰最近很多倒霉事情,也有很多计划想要施行,可是他清楚当务之急做什么,那就是跟沈家欣完成订婚。

    只要两人订婚了,就等于绑住沈家,将来自己就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沈家也会帮忙遮掩甚至助自己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所以,何长峰全力以赴讨好沈家欣,再多不满再大不快也忍着。

    雨水飘飞,迷蒙着人的视线,来来往往的香客,撑着的雨伞更是恍惚神经。

    看着前方若隐若现的沈家欣,何长峰有些不耐烦的靠近,一把推开几个撑伞过来的香客,加快脚步向前方奔去,就在他要挥手挡开又一把平稳缓慢靠近的雨伞时,七道靓丽的光芒,忽然从雨伞上迸射出来,像是雨水一样射向何长峰。

    蝴蝶翻飞,刀光璀璨!

    来不及躲闪的何长峰脸色巨变,直接把前面两名保镖一扯,硬生生横挡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七记沉闷声响,何氏保镖身躯溅血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