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四百九十七章 这也没错?

天才布衣 第四百九十七章 这也没错?

  第四百九十七章这也没错?

  晚上六点,沈姨亲自来接叶子轩前往特府邸。?要看书·1?k?a书

  特府邸跟沈万千的花园都在主教山,只是各占一角分属两条道路,直径距离不过一公里,所以叶子轩也没有让唐薛衣和墨七熊跟随,一个人跟着沈姨前往特府邸,五分钟不到,车子就驶到沈家花园,一路平静,不见闲杂人等。

  甚至连守卫影子都没有见到,至少叶子轩的视野没有人影,如果不是沈姨陪伴在自己身边,以及这条道路确实通向特府邸,叶子轩都要认为自己被王二小带入包围圈了,特府邸沉寂的就跟千年古宅一样,那份萧静让人油然凝重。

  “当!”

  直到特府邸的大门一声脆响打开,叶子轩的视野才多出了几道明媚色彩,红彤彤的灯笼,撑着雨伞的警卫,还有几条目光警惕的狼狗,叶子轩咳嗽一声,这特府邸还真是世外桃源啊,一门隔开了风雨隔开了繁华,也隔开了生气。

  进入花园内部后,叶子轩就见到三栋建筑品字形伫立,中间别墅格外恢宏壮阔,体积是两边建筑的一倍有余,通往主建筑的道路上,叶子轩能够察觉到,道路两旁的草丛、树林以及制高点潜伏着不少暗哨,俨然就是外松内紧的布置。

  车子很快停在主建筑的阶梯前面,车门打开,沈姨率先钻了出来,随后向叶子轩彬彬有礼开口:

  “叶少,请。”

  她微笑弯腰伸手请进的姿势,比西方电影中白头的宫廷管家还要标准,只是叶子轩知道她的礼貌更多出于沈家多年教养,雕花精美门廊上,站着两名衣着笔挺的警卫,态度谦卑恭顺,远远的看见叶子轩跟沈姨走来,立刻拉开大门。

  叶子轩彬彬有礼:“谢谢。”

  但叶子轩更觉察到,在黑暗中,在不引人注意地角落里,隐藏着七八双冷气森森的眼眸和幽灵般地身影。壹看书·1?k?a?

  明松暗紧,还真是戒备森严,这些人,一定都是特的终极警卫。

  在金碧辉煌地大厅里,坐着一个闭目养神的瘦巴巴男子,看不出究竟有多大岁数,一身唐装,腰板挺得笔直,手中玩着一对核桃,神情不怒而威,叶子轩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个男人就是沈庭威,澳门特,一个站在澳门之巅的男人。

  大厅的四周,散落的站着四名黑衣警卫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幅我很厉害的冷酷表情,他们的西装都没有系扣,举手投足,腋下偶尔会闪掠过一抹金属寒芒,见到叶子轩走入进来,目光都微微一沉,瞥过来的时候多少带着一点威压。

  随着厅门的开启,沈庭威的眼睛也适时睁开,一股逼人的压力扑面而来。

  看到叶子轩的时候,沈庭威微微怔了一下,但随即便掩饰住了,他微怔的原因是,没想到叶子轩会比资料上的照片,还年轻,还儒雅,还气势不凡,他能难将他想象中,以暴力杀戮为特征的叶子轩,跟眼前这名有着卓越气质的青年联系在一起。

  此刻的叶子轩,穿着赤子之心,没有领带,但腰板挺得笔直,温润而带着勃勃英气的脸上,剑眉斜飞入鬓,眼眸就仿佛是深邃夜空中的星辰,而举手投足,一笑一言中,却流露着难以形容的高贵优雅和从容不迫,让人情不自禁的便刮目相看。

  这样的人,很难让人相信是一个黑帮主事人呢。

  自认为阅人无数的沈庭威,第一次对自己的眼力产生了怀疑,注视片刻后,他蓦然站起身来,仰大笑,势如黄钟,笑声回荡在大厅,很难让人相信,这么一个干巴瘦、毫不起眼地身躯,竟会出如此响亮的声音:“叶少,晚上好!你爷爷还好么?”

  沈庭威用珠三角一带的口音说道,还缓缓起身向叶子轩迎接了过来:“来,这边坐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,没想到他会这种形式打招呼,当下平和一笑回应:

  “沈先生,晚上好,爷爷一切还不错。壹看?书·1?k?a?n?s?h?u·cc”

  沈庭威像是老朋友一样欢迎叶子轩,还主动拉着家常:“不错就好,他可是这个国家的脊梁,身上还流淌着民族的灵魂,更是整个华国乃至世界尊敬的人,虽然八十大寿的时候因故无法参加,但我无时无刻不祈祷着叶老寿比南山。”

  叶子轩嘴角牵动,感觉眼前老人话中有话,当下淡淡一笑:“谢谢沈先生关心。”

  沈庭威拉着叶子轩坐下,挥手让人上两杯茶水,随后绽放一抹玩味笑容:“很多人都说,叶少来了澳门,不仅没有跟叶老一样带来福音,相反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规矩,让澳门局势变得动荡变得不安,但我告诉他们,言之过早。”

  在叶子轩细细推敲老人字眼时,沈庭威绵里藏针的开口:“我跟他们说,叶少是名门之后,虽然走的路不同,但身上流着叶家的血,是叶老子孙就一定不会做出有辱家门的事,叶少现在的作为固然出格,但不到最后不能轻易评判。”

  叶子轩嘴角微微一牵:狗日的,迂回打脸啊?这未来老丈人阴险啊。

  沈庭威看着叶子轩:“就算叶少一时年少轻狂,做出影响澳门繁荣稳定的事,咱们作为长辈的也不能恶言相向,更不能用过激手段驱赶叶少,做人不能忘本,我们蒙受叶老多年照顾,叶少就是有什么不足,咱们也要体谅也要理解。”

  政客就是政客,扣起帽子来比何赌王要牛叉,叶子轩心里出一记感慨,随后坐直身躯看着沈庭威:“沈老,有两个问题想要请教,第一,很多人劝告你,这很多人,指得是谁?澳门权贵?第二,影响澳门稳定的事,具体哪一件?”

  “灭大黄蜂一家,当众割掉竹叶青的咽喉,还唆使郭翘楚杀掉何老八、、”

  沈庭威散去和蔼的神情,眼里多了一抹冷意:“叶少莫非以为自己还有人缘?或者你觉得它不会影响澳门稳定?”

  “灭大黄蜂一家,我可没有承认这事。”

  叶子轩知道轻重:“杀掉竹叶青跟何老八,那是他们先设局要我们的小命,长街一战,茶楼一战,命悬一线,我不杀掉他们,他们就会杀掉我们,或许特会说,那是他们的事,是我自己搅入进去,对不起,我这人喜欢拔刀相助。”

  “对朋友更是肝胆相照,没让我撞进此事也就算了,撞进了,我自然要救他们。”

 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目光炯炯看着神情渐渐清冷的沈庭威:“以特的能力,应该清楚我来澳门后的所作所为,我是跟着龙队长来抓悍匪的,我还给澳门官方找回二十亿的赃物,再厚一点脸皮,我还帮民众铲除掉竹叶青这毒蛇。”

  “叶子轩有功,无过!”

  他淡淡一笑:“叶子轩对澳门问心无愧,倒是沈特有些失责,金库被劫,专案组被打,我跟何长青当街被围杀,赌王遭受枪击,茶楼更是刀枪齐下,特不仅没有制止这些事情生,就连最后的公道也没有主持,影响澳门稳定的只怕是特了。”

  四个黑衣警卫脸色一变,差一点就要喝斥叶子轩无礼了。

  沈庭威扫过叶子轩一眼,轻轻哼了一声:“任何事情,都要有规矩,你从远道而来,我这个做主人的,自然有招待你吃好、玩好,并保护好你的人身安全之责,如果有失误,我会全力弥补,但你这做客人的,也要遵受客人的本份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不以为然,但依然没有开口,只是示意沈庭威继续说下去,叶子轩那副平静的表情,多少让沈庭威有些惊讶,不过他并没有将那丝惊讶流露在脸上,他的表情依然平静,可是却给人一种掌控全局的感觉,随后声音一沉道:

  “很多事,我做得,叶少未必做得。”

 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叶子轩,一字一句的补充:“我可以毙掉大黄蜂,可以杀掉竹叶青跟何老八,还可以把青叶帮连根拔起,但你没有资格在澳门逞凶斗狠,这是挑衅我跟老何的底线,也是跟叶家抹黑,你做这些可想过叶老的颜面?”

  这分明是下马威!

 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戏谑,目光坦然迎接着对面老人:“沈老不用搬出我家老爷子压我,我占据一个理字,不怕沈老指责,也不怕家人丢脸,我也相信叶家都是明辨是非的人,他们只会支持我在澳门的所作所为,而不是蛮横干涉。”

  “如果沈老觉得我做错了,可以告状的话,尽管给京城打电话。”

  叶子轩挺直腰板:“只要叶家人觉得我丢脸了,让我滚出澳门,我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  沈庭威眼皮跳动了几下,在跟叶子轩见面之前,他亲自给叶家打了电话,把事情简单跟叶建国说了一遍,但叶建国只是怒骂叶子轩翅膀硬了,随后就告知这小子本质不会坏,谁年轻的时候不干几件混蛋事呢?他要澳门各方多多包涵。

  这让沈庭威多少有些郁闷,叶家这摆明在护犊子啊,因此听到要自己找叶家要答案,沈庭威的脸色有些无奈。

  此刻,见到叶子轩无法无天目空一切,一直站在旁边的沈姨淡淡出声:“叶少,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我们都知道,也明白你的手段,更清楚你的战绩,所以我们尊重你,但你也不能太过份了!你要知道,这里是澳门,不是大6!”

  显然,沈庭威被顶撞,让她这个做下属者,很是觉得没有面子。

  “哦,是澳门又怎么了?澳门有什么特别的?!”

  叶子轩毫不示弱的虚心请教,他的目光里,流露着可以感觉到的蔑视:“澳门不是华国一部分?”

  沈庭威冷冷出声:“看来叶少觉得自己没错了?”

  叶子轩针锋相对:“子轩当然没错。”

  “破人联姻,夺人身子、、、”

  沈庭威话说到一半,话锋陡然一转,身上流露出一股不可抗拒的气势,语气中更是带着一股萧杀意味:

  “这也没错?”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