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四百九十八章 退婚
    第四百九十八章退婚

    这也没错?

    此话一出,气氛顿时沉寂,凝重的像是山一样,叶子轩并没有立刻回答沈庭威的话,身子微微前倾,未经沈庭威这主人允许,拿起桌上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,轻轻地摇晃了两下,猛灌了一口酒,姿势相当粗俗,没有丝毫的优雅可言:

    “我爱她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?.?`”

    此刻的叶子轩清楚沈家欣怕是摊牌,所以很干脆利落的给予心中答案,同时也清楚沈家欣怕是无路可走,不然不会拿出失去一事面对父母,尽管有些愧疚有些被抓包的感觉,但叶子轩还是挺直胸膛重复:“何先生,我喜欢沈家欣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腾地挺直身子,盯着叶子轩一字一句喝道:“你爱她?你爱她什么?你又拿什么来爱她?”

    叶子轩毫不犹豫回答:“一切!”

    沈庭威戏谑一声:“一切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那张虽然沟壑纵横,但却使终挂着淡淡笑意的老脸,第一次流露出某种凛然不可侵犯地威严,细长双目猛然开阖,浑浊的老眼绽放精光,一股厚重如山的强大气势,从他那矮下、瘦弱的身上溢出,他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二十多岁:

    “连爱什么都说不出,你还敢说爱着她?”

    几乎是伴随着这一句话,一身素衣的沈家欣现身,目光坚定的盯着叶子轩:“我也爱他,一切。”她走到叶子轩的身边,一手握着叶子轩掌心:“爸,爱没有太多的理由,很多时候,一个眼神,一个举动,就可以让喜欢的人动心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未来很多坎坷,也许无法白头偕老,但此刻爱了,那就是爱了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一如既往的固执:“谁也无法拆散我们,父亲,你也不可以。??.??`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非要拆散我们,让我嫁给何长峰的话,我要么私奔,要么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二十年来,我一直听你们的话,顺从你们的意,但今天我要为我幸福一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清楚叶子轩是什么人,做些什么事,但我依然愿意粘着他,至死不渝。”

    在沈庭威脸色一沉的时候,大厅又忽地冲入一个华衣贵妇,雍容华贵,跟沈家欣样貌很是相似,只是多了一股成熟的风韵,她推开两名保镖冲到桌前,指着叶子轩的鼻子,失去理智般的喊叫道:“都是因为你,你把家欣害惨了、、”

    难以忍受的愤怒,使华衣贵妇的俏脸扭曲变形,显得气急败坏,沈家欣已经跟父母摊牌,连佛殿破忌都说了出来,明日订婚典礼,注定成为亲朋好友口中嘲讽的闹剧,也会让沈家成为澳门的笑柄,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血气上涌,沈母甚至都将生死置之度外,冲进大厅来跟叶子轩理论:“你不过是一个骗子,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徒,你有什么本事爱她?你能给沈家欣什么?你连一份安定的生活恐怕都无法给她,你凭什么坏掉她的联姻夺她身子?”

    她一直骄傲的、珍藏的东西,忽然被叶子轩无情打碎,自心里的难于接受。

    沈家欣娇喝一声:“妈,是我心甘情愿的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什么心甘情愿?就是他欺骗了你,家欣,他给不了你什么,他走的可是黑道啊、、”

    随着声嘶力竭的喊叫,华衣贵妇地身子一窜一窜,如果不是因为被人拉着,她都有可能扑到叶子轩身上咬一口,她知道叶子轩的背景,但她也清楚叶子轩所走的路,未来可能万人之上,但也可能万劫不复,相比何长峰太不可期待了。

    叶子轩冷冷的注视着华衣贵妇,他的眼睛如水平静,像是眼前的事情跟自己无关。`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沈庭威见到自家女人失态,马上板起脸低吼一声,制止华衣贵妇对叶子轩的叫嚣后,就让沈姨把母女俩全都赶去旁边的偏厅:“沈姨,好生看着她们两个,没有我命令,不得再进入大厅,也不得离开花园,我要跟叶少好好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沈姨点点头,拉着两人向外面走去,力量之大,不容两人拒绝。

    沈母满脸泪水,恨恨看着叶子轩,好像是自己被夺身子,失去幸福一样。

    沈家欣咬着嘴唇,看着叶子轩,声音轻柔:“不要放弃我,千万不要放弃我,不然我恨你一生一世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心里一痛,随后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出去之后,沈庭威端起茶水喝入一口,随后他看着坐在那里,一派深沉的叶子轩,语重心长说道:“叶少,家欣是我最爱的女儿,也是唯一的女儿,她单纯、善良,对人生充满着好奇和乐观,从来都没接触到社会黑暗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老人向叶子轩阐述着自己心声:“她的未来应该是光明灿烂,你们两个人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,通过刚才的对话,我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,你相信你们现在爱着,但我依然认为,你们不合适,既然如此,错误的过去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以后,都不要再跟家欣有任何往来、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你这是在威胁我么?”

    听到华衣贵妇劈头盖脸的责问,叶子轩已经觉得郁闷非常,因为他连反驳的话语都说不出来,华衣贵妇并没有说错,现在的他,正在叶宫这架战车上轰隆隆前行,确实连一份安定的生活都无法给予沈家欣,更不要说一个美好婚礼了。

    但沈庭威锦里藏针的警告,更让他想起沈家欣刚才离去时,既担心不已,又伤心欲绝的眼神,叶子轩柔肠寸断。

    叶子轩瞪视沈庭威的眼神,流露出神阻灭神,佛挡杀佛地桀骜:“我不会放弃她的,你拿枪顶着我的头,我也不会放弃她,虽然我现在给不了她安定的生活,也无法让她像是公主一样快乐生活,但她不抛弃我,我就会永远珍惜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想要的,你希望的,我会努力争取,而不是选择放弃,拱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保持着强势:“所以你不用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威胁你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瞅着叶子轩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这是在请求你,我这是以父亲的身份,请求你,给家欣一个可期的未来。”说到这里,他还话锋一转:“或者,你放弃现在所走的不归路,再跟我拍着胸脯保证,你一定可以让家欣幸福!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愿意祝福你们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沉默。

    老人言语诚恳:“如果你将来也有女儿,她也选择一个跟你走一样道路的人,生死难测,你是祝福你的女儿,还是全力阻止她掉入陷阱?不是我看不起叶少,相反,叶少能够用半年时间走到这位置,已经说明你不是一个简单的人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依然不能拿女儿去豪赌。”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:“沈家也不用豪赌,荣华,有了,富贵,有了,地位,也有了,只缺一个安定,一个天伦之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流露一丝戏谑:“是纯粹想要一个安定,还是联姻维护沈家权力?”

    沈庭威似乎知道叶子轩想说什么,当下吐字清晰的回应:“这两者毫不冲突,想要安定,必须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,不然就树欲静而风不止,我跟老何相知相交,双方联姻不仅可以顾全两家利益,还能让两个新人的未来安宁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找一个平民小子过平淡生活才算是安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冷冷开口:“你觉得何长峰能给家欣安定?”

    沈庭威看着叶子轩反问:“你觉得他不能?”

    叶子轩斩钉截铁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微微一怔,似乎捕捉到一些东西,随后恢复平静:“你也不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下子气馁了。

    沈庭威走到叶子轩面前,一把握住他的手:“叶少,用一个礼拜想一想,元宵告诉我答案,好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默然,又拿起酒瓶喝入一口,片刻之后,他什么话都没有说,站起身来,转身走了出去,他的脸色虽然看上去没有丝毫变化,举止也仍然从容,但实际上,他放下酒瓶的时候,把刚刚斟满的茶盏都给碰翻,而他却没丝毫觉。

    出门,离去。

    沈庭威望向叶子轩那离去时,挺拔笔直的背影,无声出一声感叹,这个年轻人,还真是不简单啊,难怪他能成为叶宫主事人,把澳门搅得风云震荡,在今晚的交锋中,叶子轩的表现都堪称卓绝,难得他这年纪,便有了这样一份不惧威压的深沉。

    但真正让沈庭威感到动容和欣慰的,却正是叶子轩最后无言的离去和失态。

    沈庭威原本以为,叶子轩会利用沈家欣来跟自己讨价还价,从而获得更大的利益,甚至沈庭威也都打算,再做出些许让步,扶持叶宫在澳门立足,但叶子轩没有,叶子轩的失态,反到可以从侧面证明,叶子轩对沈家欣是真心实意爱着的。

    这让他多少放心,不用卷入派系斗争之中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向门口喊出一声:“联系何先生,退婚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老混混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、吟游下世纪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