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零一章 绝境
    第五百零一章绝境

    烟花在人群中炸开,虽然不至于死人,但炸出的冲击波和火焰,还是让百人队伍阵脚大乱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要看书1·cc

    一束火焰还撞向何赌王的胸口,出示警的何翡翠眼疾手快,抱着何赌王就翻滚了出去,目标明确翻向百合花环绕的墓碑,几乎是刚刚离开,火焰就撞击在地面,不仅出一声巨响,还火星四溅,把第一排的何家骨干灼得哇哇直叫。

    不少女眷四处逃窜,其余子侄拍打身上火花,唯有三夫人对此没反应,只是坐在何老八墓前呆滞。

    似乎,她的心已经死去,所以不在乎外界厮杀。

    何翡翠的庞大身躯把老人保护的很好,但她暴露出来的背部却被一抹流火弹中,一阵剧痛,还带着灼热,她反手用力一拍,硬生生把燃烧衣服的火焰拍灭,被她抱在怀里的老人清晰捕捉到她的痛楚,眼神止不住一柔,罕见一抹感动。

    自己对这女儿用而不宠,但她却始终不曾怨恨,有魄力,有忠诚,却没有贪婪,如非何翡翠出身卑微,加上又是一个女儿身,何赌王必然会选择她做继承人,念头转动之间,何赌王却见到何翡翠散去痛楚,扭头向何长青和老肥吼道:

    “稳住阵脚。”

    敌人用烟花突袭,俨然就是要制造混乱,何翡翠不想何家队伍变成散沙。

    在何长青跟老肥他们拍开罩过来的火星,反手拔出枪械要拿下两名工作人员的时候,隔着主干道的树林响起枪声,几颗子弹划破空气的阻力,准确无比地打中了三名何家子侄的脑袋,一枪爆头,脑浆和鲜血瞬间喷出,三人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血腥残酷的一幕,令得一些心理素质较差的家眷两腿一软,全身无力瘫倒在地,而那些胆大的人,先是下意识停滞脚步,随后则是像疯了一般,急狂奔,何长青见状一边向树林开枪,一边向逃窜的何家成员吼道:“趴下,趴下。?壹?看书·1?k?a?n?s?hu·cc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树林中再度响起一阵枪声,五六名逃向车队的何家成员,奔行的身躯在途中一震,随后迸射一股鲜血,惨叫着摔倒在地,下一秒,树林涌现十多名戴着面具的枪手,从三个方向围向何家队伍,枪声间不停歇的响起。

    三名跑到最前面的何家子侄,刚刚掉头转身就被子弹淹没,背部多出数十个弹孔。

    厮杀激烈,三夫人却没半点反应,任人搀扶躲避,只是冷漠看着眼前一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树林还不断涌现面具敌人,双手持枪,背负长枪,一副骁勇善战的态势。

    祥和的墓园,顿时变得杀气弥漫。

    何翡翠他们脸色巨变,似乎没想到敌人会在墓园设伏,更没想到敌人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跑路的何家子侄瞬间停滞脚步,转身跑回何老八的墓碑前面,此时何长青跟老肥挥出重要作用,两人枪口一抬,在混乱中连连扣动扳机,“砰砰砰!”硝烟升腾,枪声震撼着大地,六名敌人连反应都来不及,便个个眉心绽放血光。

    仰天倒地。

    何长青还抬手两枪,打爆不远处的一辆汽车,引一团大火和碎片,迟滞树林敌人的推进。

    精准的枪法,顿时让面具敌人动作迟缓,散去气势如虹的冲锋,转而步步为营包围何家队伍,何家保镖也从爆炸的烟花中反应过来,不顾衣服和头焦味,也不理身上的烫伤,一边保护着惊慌的何家子侄,一边抬起枪口对敌人阻击。

    子弹不断横飞,相互熄灭着生机。

    在何长青跟老肥带着何家保镖抵挡敌人进攻时,何翡翠正面对两名趁乱摸上来的工作人员,伪装者手里没有枪械,也没有力气,但双手却多了一把从礼炮边缘摸出来的毒针,朝着何翡翠跟何赌王猛地一甩,数不清的软绵绵细针射出。??壹??看书·1·cc

    何翡翠抱着老人一个弓身弹出,敏捷躲过对方甩飞过来的毒针。

    躲避过对方的暗器袭杀后,何翡翠就把老人抛在墓碑后面,一个弹射撞到两人面前,没有用枪,直接左手一转,闪出一把匕,两名伪装者还没有来得及躲避,就被何翡翠一刀割破咽喉,鲜血瞬间溅射,随后捂着伤口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原本抱头蹲下的残存工作人员,忽然像是猎豹一样窜出了一人,趁着何翡翠离开赌王的身边,左脚一抬,两枚银针射了出去,尽管何翡翠第一时间见到这变故,她距离何赌王也不远。可是对方的突如其来还是让她慢半拍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在何翡翠怒吼一声挪移脚步的时候,两枚毒针已钉入何赌王的胸膛,附近的何家子侄见状几乎僵直身体,不少女眷更是伸手掩住了嘴巴,差点惊呼出来,眼里都流露一股说不出的震惊,何赌王如果遭遇不测的话,以后日子怎么过呢?

    “扑扑!”

    毒针悄无声息刺入了老人的衣服里面,但是何赌王并没有出杀手想要的惨叫,石沉大海,不见半点反应,老人依然是背靠在墓碑,理都没理射在毒针,只是放下遮挡面孔的手,把目光落在愕然的杀手脸上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杀手看着浑然无事的赌王,愕然之后就握拳冲上去,想要一拳打爆老人的脑袋,只是刚才的呆愣浪费了时候,刚刚冲到途中就听到枪声响起,他的脑袋清晰可见鲜血迸射,随后就连惨叫都没有倒地,何翡翠握着枪冲过来,再补一枪。

    确认杀手死后,何翡翠彰显出果断和魄力,向残存的工作人员吼道:“杀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围来的何家保镖枪口一抬,把残存的工作人员就地击毙,何翡翠冲到父亲身边,低声问出一句:“爸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老人轻轻摇头:“没事,区区小手段要不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老人脸上欣慰一笑,似乎第一次感受到子女温暖,他的目光望向阴冷天空,天际将暗,冷风却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肃杀之意,这种萧杀就像是猛虎埋伏等待猎物经过的气息,老人心里清楚,今天势必又要洒下不少鲜血才能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何翡翠猜测父亲身上穿有护甲,这才刀枪不入,随后把目光扫向前方,尽管老肥跟何长青枪法不错,何家保镖也足够顽强,但对方武器精良,还有催泪弹开路,加上何家保镖还要保护不成器的何家子侄,何家防线在交锋中一退再退。

    何翡翠扫过动作行云流水的敌人,判断得出这些都是久经战场的主,所以何翡翠在重新保护住老人时,也拿出手机迅拨打电话,无论何家保镖能否化解今日危机,何翡翠都必须召集支援做后手,只是,电话打不通,没有半点信号!

    她给何家花园,给叶子轩连打几个电话,都是没有半点信号。

    何翡翠脸色剧变,敌人这是铁了心要歼灭他们。

    “老三,老肥,这里守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趁着何长青跟老肥撤回来查看老人时,何翡翠向两人吼叫出一声:“我们人手有限,弹药有限,还要保护其他人,又无法召集支援,对方枪多人多,还有催泪弹,顶多十分钟,我们就会被击溃,你们俩带着老爷子马上从墓后撤离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树林可能也有埋伏,但以你们两个身手和枪法,肯定能保护老爷子杀出去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吼叫一声:“你呢?”

    何翡翠大声回应:“我留下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“留下来就是死,你跟老肥带着父亲走,我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抬枪毙掉一人,随后丢掉枪械向姐姐吼道:“我枪法好,可以更好的阻挡。”

    何翡翠一巴掌扇在何长青脸上,清脆作响,厉声喝道:“废话少说,我是大姐,应该保护你们,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何赌王忽然抛出一句,制止两姐弟的争执:“敌人是冲着我来的,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生门的,墓后的树林看似安静,实际只怕更加凶险,与其掉入对方陷阱慢慢被玩死,还不如留在这里血战到底,也许我们都会死去、”

    “但也许会有奇迹出现。”

    老肥扫过墓后林子一样,点点头出声附和:“没错,敌人三面压来,另一面却毫无动静,绝对不是疏忽给我们生路,而是挖好陷阱等我们自己跳进去,死守这里还可能有生路,但向后逃窜就一定横死,再说,我们一走,人心必散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还能扼守十五分钟,可能这一走就顷刻崩溃。”

    听到两人的分析,何翡翠跟何长青扫过幽深安静的林子后,也都下意识点点头,随后何翡翠拔出另一把枪,一舔嘴唇低沉开口:“好,今天咱们一家人就不走了,就留在这里跟对方血战到底,就算是死,我也要拉他十个八个垫背。”

    老肥丢给他一个弹夹:“好,血战到底。”

    看着缓缓推进的敌人,何长青一舔嘴唇:“我们未必会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在何翡翠跟老肥微微一怔时,何长青从腰部摸出三个拇指大的东西,连接在一起,随后对着天空猛地一按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小物体忽然升空,在天空砰一声炸开,噼噼啪啪,刺耳的响声中,天空多了一只黑鸦,让墓地光线瞬间一暗。

    “一招魂曲,天下黑鸦来相见。”

    老人见状先是一愣,随后眼里对何长青闪过一抹失望,最后,他目光转向何翡翠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似乎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ps:谢谢1yc清茶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