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零二章 危在旦夕
    第五百零二章危在旦夕

    当墓地生大规模枪战的时候,叶子轩正跟郭翘楚他们在海钓。【全文字阅读】?一看书?·1?k?a要n书s?h?u·cc

    沈万千回羊城过春节还没有回来,但临走时把一切在澳物业包括游艇都交给叶子轩使用,叶子轩习惯了沈万千的大手笔,所以很坦然接受这一切,昨天从沈特家里回来后,叶子轩就跑来游艇,想要吹吹海风,好好思虑特的问题。

    让他有些愕然的是,早上收到订婚取消的消息,寻思沈特心思之余,恰好遇见郭翘楚找他,于是把他也接到船上。

    叶子轩心里清楚,何长峰被退婚,何家必定恼怒,无法对自己下手的情况下,说不准会找郭翘楚泄怒气。

    虽然天空下着毛毛细雨,还有海风不断吹拂身上,但两人却很是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光,看看自己空荡荡的水桶,再看看叶子轩水桶里,郭翘楚脸上扬起一抹无奈:“叶少,我就不理解了,你我同样钓鱼,一样的诱饵一样的鱼竿。”

    “连马扎和水桶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指指叶子轩桶里的五条海鱼:“为毛你能钓五条,而我一条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没等叶子轩出声回应,墨七熊扛着两串牛肉丸走出来,轻哼一声开口:“很简单,因为我哥钓鱼的时候真在钓鱼,而你这家伙心思太重,钓鱼的时候恐怕都想着算计他人,一静,一动,鱼儿怎会上你的钩?所以你的海钓注定零蛋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闻言哈哈大笑,把一条靠近鱼钩的鱼儿吓走:“哈哈哈,有道理,我还以为是叶少有钓鱼秘笈,看来是我自己心思重乱了势。”接着又看看灰蒙蒙天际:“还有一个半小时天色就彻底昏暗,你们说,我能不能钓一条凑个数?”

    墨七熊给他丢去一串牛肉丸:“算了吧,别附庸风雅了,吃几个牛肉丸就算了,靠你的大餐,估计我们要饿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绽放一抹笑意,用脚踢一踢水桶出声:“有五条鱼,足够六个人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今天真有大餐,只是叶少迟缓了大餐时间。壹看?书·1?k?a?n?s?h?u·cc”

    郭翘楚的笑容变得玩味:“相信我,不用多久,我们肯定可以吃大餐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毫不客气的开口:“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似乎习惯了墨七熊的性格和作风,郭翘楚脸上掠过一抹无奈,一边咬着牛肉丸,一边向叶子轩叹道:“如果叶少没有跟沈小姐在一起,何长峰今天如常跟沈家欣订婚,那么今晚何长峰必定会给我们送上一份大餐,澳门变天的大餐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心里微动时,墨七熊眉头一皱:“说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把目光从海里收了回来,没有半点隐瞒的回道:“何长峰曾经有一个计划,依靠订婚绑上沈家这艘大船后,他就会勾结阿里山和五联会对老何下手,尽快坐上何家主事人的位置,毕竟老何健康的好转,让他自内心的焦虑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尝过权力的滋味,食髓知味,再也不可能安静等上十年半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还把目光望向叶子轩:“叶少肯定也是看到这一点,所以就着我的性命跟老何交易,表面上是用老何的双腿换我一条生路,实际上是用老何的健康激化父子矛盾,毕竟有老何庇护的何长峰很难撂翻,只能内部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嘿嘿一笑:“你的意思,救错你了?”

    郭翘楚能够感受到墨七熊的野兽气息,出一阵哈哈大笑回道:“熊哥别误会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说叶少一箭双雕,叶少的救命之恩,我怎会禽兽不如淡化?我已跟叶少说过,将来叶宫有需要,郭翘楚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咔嚓一声咬掉一个牛肉丸: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何长峰原本要夺位,现在订婚取消,他就不干了?”

    郭翘楚脸上划过一抹遗憾:“根据我收到的消息,初八晚上的变天计划搁浅,估计订婚取消影响到他的情绪,也影响到他的部署,其实我都准备好黄雀在后,给何长峰一记重击,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当然,我没有怪责叶少的意思。?要?看书·1?k?a书n?”

    “我自内心的祝福你跟沈小姐白头偕老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叹息一声:“只是觉得有点可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目光深邃的看着郭翘楚,声音平缓而出:“何长峰的变天计划你都知道,看来郭少在他身边下了不少力气啊,怪不得你要逗留两天离开澳门,看来是早收到消息向干一单大的,何赌王被何长峰杀掉,你再跟何老三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在墨七熊大口大口咬着牛肉丸的时候,叶子轩补充一句:“到时你就成为何家大功臣,不仅不用离开澳门,还能从澳门分得一杯羹,郭少,你的算盘打得真是如意啊,你是不是还想着,成为何家的贵人后,顺便把我们的协议撕毁?”

    “叶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挺直身躯:“郭翘楚有野心,但一言九鼎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一把搂住郭翘楚肩膀,嘿嘿一笑回道:“说句心里话,我很不希望,将来出手杀死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漫不经心问出一句:“对了,何家如今在干吗?”

    他想要看看被退婚的何家举动,这样便于接下来的计划安排。

    没等墨七熊出声回应,郭翘楚看着数公里之外的一座山峰:“何老三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个信息,说老何为了不浪费人力和热情,婚礼不成就搞祭祀,五十多名何家子侄、家眷以及四十多名保镖,下午三点去观海墓园祭祀何老八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眉头一皱:“祭祀何老八?”

    郭翘楚轻轻点头,淡淡一笑:“本来我也想去凑热闹,但担心被三夫人乱刀砍死,所以就跑来找你闲聊了,顺便商量一下如何逗留澳门的对策,我不想明天就离开澳门,何长峰的变天计划即使今晚取消,这个把星期也会重新启动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把今天的来意向叶子轩清晰告知:“婚礼取消固然让他郁闷情绪,但同样会激怒他的杀意,因此我想要多留几天,亲自跟着何老三灭掉郭翘楚,顺便送大赌王一程,让他知道我的语言没错,他最器重的何长峰会伤害他最深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再度问出一句:“全部去墓园祭祀了?”

    郭翘楚闻言一愣,随即点点头:“没错,基本都过去了,老何话,谁敢不从?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偏头:“马上给何长青电话。”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的神情肃穆,郭翘楚心里微微咯噔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子轩低声一句:“还有什么地方比墓园变天更好?”

    路人少,草木多,还是何家骨干,郭翘楚手腕抖了一下,也意识到潜在危机,摸出手机给何长青打出。

    无法接听!”

    郭翘楚丢掉鱼竿,又给何翡翠电话,还是无法接听!

    老肥,无法接听!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就当郭翘楚准备打其余人电话时,他的手机先快半拍涌入一个电话,郭翘楚戴上耳塞接听,也就一秒,脸色巨变。

    他向叶子轩扭头喝道:“观海墓园出现何老三的求救烟花。”

    他还一捶栏杆,低喝两字:“贱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叶子轩腾地站了起来,水桶被右脚碰到哐当打翻,真出事了,何长峰做事果然够狠,够快,就如当初的黑色箱子。

    “调集所有人手,马上去观海墓园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向墨七熊出指令:“同时知会警方,赌王遇袭。”

    他不在乎赌王死活,但不能让何翡翠他们全部挂掉,那等于让何长峰坐实位置。

    墨七熊马上返身,向空小寒和唐薛衣他们喊出一声。

    “观海墓园就在那个方向,绕过一座山就到了,差不多十海里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的额头渗出汗水:“求救烟花是五分钟前射,咱们全力以赴,估计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太慢了!”

    叶子轩向后面吼出一句:“打开后弦,启动直升机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分钟后,一架直升机,四个人,全副武装,呼啸着从游艇腾空,裹着雨水向观海墓园飞去。

    此时,何长青跟何翡翠他们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压力,当何长青向天空射出信号箭后,围攻的面具敌人也就呆愣几秒,随即更加疯狂向何家队伍压制,一颗颗催泪弹射进队伍,随即子弹像是雨水倾泻,近百人的队伍很快只剩下五十人。

    三十多名何家子侄,十多名何家保镖,尽数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“爸,爸!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激烈交锋之后,何翡翠忽然出一声悲怆呼喊,好像一头受伤的野兽,浑身是血的老肥跟何长青心里一紧,赶紧挪移脚步过去,可他们冲到的时候,眼中充满了痛苦的神色,看到那一幕,大家都是心里如同刀扎一般的难受。

    一脸血污难看的何翡翠坐在地上,怀里抱着肩膀和小腿都在流血的何赌王低吼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了?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显然老人被流弹所伤,虽然伤口不至于丧命,但在这恶劣环境,受伤就几乎等于挂掉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此时,一直没有动静的墓后树林生出动静,几记类似二踢脚的烟花窜入何家队伍,砰砰作响,烟雾弥漫。

    危在旦夕!

    ps:谢谢8o46点赞本作品6o逐浪币、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