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零三章 走投无路
    第五百零三章走投无路

    敌人暴动,何家队伍压力更大,但也让何长青他们探清实力。.?`

    墓地后面的林子,至少三十名荷枪实弹的敌人,拉出间隔凭借树木攻击,几名何家保镖捂着浓烟涌入的鼻子,咬牙向对方轰出几枪,几棵树木应声而断,但刚刚射出几颗子弹就被对方密集火力压制,两人躲闪不及,惨死在对方枪下。

    “守不住了!只能从墓后林子杀出去,然后跳入海里或许有生路。”

    在何长青焦虑援兵还没有到来时,何翡翠把老人背负在身上,还扯开一件外衣死死绑住,随后向何长青跟老肥吼出一句,何长青闻言微微一怔,环视四周一眼喊道:“林子敌人养精蓄锐,人数比其它三面要多,闯去林子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如直接从正面杀出,毕竟三面敌人已残一半。”

    何翡翠的目光如水沉静,昭示出应有的大局观:“从正面或两侧突围,虽然容易冲破敌人封锁线,但这里距离大门还有很长的路程,很容易被敌人追上咬住,哪怕杀到墓园大门也未必就安全,谁能保证门口没有大批敌人等着我们?”

    在何长青微微一怔时,何翡翠又补充上一句:“既然冲出包围圈还凶险重重,还不如直接杀入林子,只要杀出七八十米,就可以抵达墓园地崖边,咱们水性都不错,跳入大海的风险绝对比正门杀出要低,敌人也无法轻易下海追杀。”

    老人咳嗽一声,脸上有着赞意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得到父亲的鼓励之后,何翡翠又呼出一口长气:“幕后林子的敌人虽然养精蓄锐,实力雄厚,但他们根本想不到我们会弃易攻难,我们完全反向杀出,一定可以杀它一个出其不意,当然,我们也要死不少人,但这已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还要说话,何翡翠低声一句:“最重要一点,我们弹药将尽。??.?`”

    老人淡淡出声:“就照翡翠的指令去做吧。”

    老肥侧头看了一眼何家子侄:“那他们呢?”

    何长青跟何翡翠都没有说话,何赌王叹息一声:“弃之!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忍何家子侄死去,但此时已经不可能保全他们,非要带上他们撤离的话,只怕自己这一行人都要横死,事到如今,他已经不怕死,也不在乎死了,但他希望何翡翠跟何长青活下来,他已经看清楚了,何家的希望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来打先锋吧。”

    老肥呼出一口长气,随后点了十一名保镖跟随,接着就纵身一跃:“何小姐,何少,你们跟在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吼叫之中,老肥枪口已经射出四颗子弹,前方三名探头的面具男子身躯一震,脑袋开花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冲前的敌人脚步微微一滞,收起刚才的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老肥就像是一无敌坦克,更像是传说中取上将级如囊中取物般容易的猛人,沙漠之鹰连续扣动,又是三人惨叫着倒地,其余何家保镖也都射出子弹,把靠近的敌人狠狠压制下去,趁着这个机会,老肥拉近双方距离,左手闪出一刀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当他又开出几枪轰掉几名敌人脑袋后,沙漠之鹰就成了空枪,不过老肥没有丝毫惊惧,对着一名临近的敌人砸出狠狠枪械,在后者下意识躲避后,匕抡圆就劈,随着金铁交鸣的刺耳声响,躲闪不及的敌人出惨叫,旋转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咽喉溅血,半个身子,瞬间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何长青他们表现出来的勇悍也并不比老肥差,他们也一手拿着匕,一手拿着子弹不多的枪械,像饿了一冬的豹子扑向羔羊,与敌人交战时,常常是子弹飞出,毙掉几人,然后乘着对方趴下,或躲闪间隙,匕埋身猛捅,刀刀见血。.`

    林子中的敌人没想到老肥他们会向这里突围,一时来不及组建防线,只能短兵相接,他们虽然精锐,但相比老肥这些何家最后的强手,还是多少有些不及,转眼之间,敌人就倒下了大半,胸口或咽喉如泉眼一样,肆意向外喷着鲜血。

    不过三名何家保镖也在子弹横飞中死去,两人在战斗中受了伤,或被子弹打中手臂或被匕刺中身子,老肥的耳朵也划出了血痕,但没有一个人倒下和退缩,甚至连痛呼呻吟都没有,脸都扭曲变形了,仍然摆出一幅继续战斗的架式。

    何长青的匕都已卷刃,鲜血更是覆盖整只手掌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老肥他们捡起敌人的武器,毫不停滞向悬崖突围,在突围的路上,老肥他们先后撞上三股阻击敌人以及后面咬来的追兵,每一支都是十多人,似乎已经清楚何长青他们的意图,敌人变得更加凶残血腥,豁出来跟老肥火拼,攻势连连。

    他们手中的火力更加凶猛,加上催泪弹的四处乱窜,一时间空中流弹乱飞,流光摇曳,在这阴冷的林子,上演着一股震慑人心的铁流,让每个人都感觉到生命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一颗子弹打进一名何家精锐的左脚,鲜血瞬间顺着裤子流下来,他只是咬紧了牙,继续挥洒着手中枪械,反正现在已经被敌人半包围了,想跑也跑不了了,还不如在这里拼一个痛快,老肥他们刚想要返身扶他,一颗子弹就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子弹误打误撞在受伤的何家保镖头上,直接熄灭后者的生机,见到近在咫尺的兄弟死在面前,因痛苦而麻木的老肥咬咬牙,握枪继续前冲,偶尔还特地闪在何翡翠身边掩护老人,何长青也握着一把枪,对付后面敌人,不让他们靠近。

    “何小姐,前面、、、”

    一名冲在前面的何家保镖似乎现了什么,于是折回来向老肥和何翡翠汇报,谁知话刚说一半,一颗子弹就“扑”的一下穿透了他的脑袋,瞬间眼前什么都黑了,在老肥大声呼喊中,他一头栽倒在地,鲜血漂染地面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残存的何家保镖见到又一名同伴惨死就满腔悲愤,手中的枪管好像也开始了吼叫,他们倾泻出去的子弹因为愤怒而开始颤抖,这些子弹又连续击毙几名敌人的时候,两侧又射来几颗子弹,其中一颗打在一抹何家保镖喉咙,脖子撕裂。

    鲜血如同喷泉一样从喉咙处往外奔涌,接着就摇晃着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至此,跟随撤离的何家保镖只剩一人。

    老肥的身躯也猛地一颤,肩胛多了一个血洞,一朵巨大的血花瞬间绽放在了空中,前身子往后一仰,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站稳,在何翡翠和何赌王他们脸色一紧时,老肥喝出一声:“我没事!”随后一枪爆掉袭击者,还提起尸体冲锋。

    八名面具敌人从林中翻了出来,伴着尖叫喝喊,子弹破空的声音四处呼啸。

    树木,草地上时不时有尘土溅起,弹孔新生,面对着这种艰难局面,握着枪械的老肥很冷静甚至应该说很平静,似乎他根本不在乎耳垂下飞过的那颗弹稍有偏差,便会射断自己的颈椎骨,他也不在乎究竟有多少精锐拦在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他只选择前进!

    他悍不畏死的冲锋,漠然举枪瞄准射击,他平静快的准确换弹,他蹲左膝趋避,以坚硬鞋子后脚跟为轴翻滚,并且在翻滚中射击,把学过的军事动作极其完美展现出来,没有犯下任何错误,前方挡路的敌人不时有人闷哼溅血倒下。

    渐渐弹雨变得稀疏,横在前面的面具敌人竟是被他一个人狠狠地压制住了,一名头目刚刚喝斥手下扛住,脑袋就被飞来的弹头轰成了一蓬血花,谁都没想到老肥如此彪悍,更没想到他枪法如此精湛,一时之间,敌人下意识撤出几米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当老肥带着何家兄妹跟何赌王趁机推进六十多米,视野已经能够见到悬崖边缘时,一声巨响,一棵直径半米的树干忽地一弯,随后一震向众人横扫过来,啸声大作,带着万钧之力!老肥脸色巨变,条件反射推开何氏兄妹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何氏姐弟跟保镖倒地,躲过横扫过来的树干,老肥却慢了半拍,砰!一声巨响,退后的身躯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老肥被树干横扫出去,像是断线风筝跌出十多米,途中还对着天空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个中年男子从树端跳落,赤手空拳向老肥冲了过去,起落极快,在老肥刚刚支撑身子站起的时候,中年男子就已抵达面前,瞬间抓住老肥握枪的手指,直接一掰,刺耳的骨折声传来,伴随而至的是老肥额头的汗珠渗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,一把枪,杀我这么多兄弟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冷笑一声:“不杀你,怎么对得起他们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一记膝撞顶向了老肥,强弩之末的老肥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随后整个身体倒飞了出去,喷吐而出的鲜血也染红了他临近一棵树干,看上去显得无比的凄艳,嗖!老肥跌飞出去的身体还没有倒地,中年男子再度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度极快,老肥刚刚抬头,他就钳住了老肥的咽喉。

    ps:谢谢唯爱xx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