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零四章 强者较量

天才布衣 第五百零四章 强者较量

  第五百零四章强者较量

  “去死!”

  在中年男子要一手捏死老肥时,老肥忽然怒吼一声,身子爆出全部力量,挣脱对方的手指,一头撞在中年男子的额头上,一记脆响,两人分开,中年男子额头溅血,双脚后退出两步,老肥直接倒在地上,大口喘息,失去了战斗力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?.?`

  老肥很是遗憾的看着对手:“可惜没磕死你。”

  “找死!”

  没等何长青他们起身救人,恼羞成怒的中年男子右手一挥,刀光闪烁,挺起半身的老肥身躯一震,胸口多了一把刀。

  鲜血迸射!

  “何先生,对不起、、、”

  老肥艰难挤出一句:“保护不了你、、、”

  他很无奈的一笑,随后带着遗憾重重摔回地上。

  “老肥!”

  何赌王跟着何家姐弟吼出一声,老人的头深深抬了起来,肆虐的泪水像潮水一般从他的眼睛里涌了出来,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地上缓缓的流着,如同一条安静的河流,他知道今日局面都是因自己失误,导致何家子侄跟老肥一一惨死。

  老人的手因痛苦而剧烈颤抖,他满腔都充斥着深深的痛苦和深深的无奈,如同有一只大手正在用力握紧他的心脏,两三秒后,老人抬起满是泪水的脸,朝着天空出了一声让人心碎的吼叫,这一刻,何长青跟何翡翠,全都掉下了眼泪。

  残存的最后一名何氏保镖起身,红着眼睛想要冲锋,却被密集火力中炸成了碎片。

  四周闪现三十多名面具男子,或刀或枪围着弹尽粮绝的三人。

  “他死了,你们也该死了。”

  中年男子转头望着何赌王他们,嘴角勾起一抹戏谑:“能够送赌王一程,真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老人喝出一声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中年男子双手一拱:“五联会,陈天策。”

  何翡翠脸色一变:“陈天策?五联会第一副帮主?号称神龙不见尾的陈天策?”

  她跟五联会打过不少交道,对陈天策这个人也多少有些了解,他是宋光石左膀右臂之一,身手强悍,心思过人,平时很少在帮众面前现身,他也很少参与厮杀袭击的行动,陈天策的最大作用,就是为五联会不断培养精锐,一批一批。

  他不断给五联会造血,让五联会永远保持活力和战意,可谓是五联会的基石,如今亲自带队袭击,可见杀意已定。

  陈天策向何翡翠一笑:“何小姐,你好,你我总算见面了,本来宋堂主死后,我就该带兄弟们跟你见见面,无奈人在国外事情繁多,所以一直等到今天才有机会,出手无情,决策果断,何小姐巾帼不让须眉,你担得上翡翠这两字。.?`?”

  他显然对何翡翠很了解,带着一丝遗憾开口:“只可惜你投错了胎,投到何家这样人家,出生入死,累死累活,还不受器重,如果换成你在我们五联会阵营,你再差也是跟我平起平坐,不过无所谓了,你的憋屈今日就可彻底解除。”

  何翡翠淡漠开口:“如果我在五联会,你哪还有现在的位置?”

  “哈哈哈,口气够大。”

  陈天策竖起拇指:“只是今生你已压不过我,只能等来世了,能够送何家这么多骨干上路,我自心底的高兴。”

  何赌王盯着陈天策低喝:“今日的仇,无论我死或不死,何家一定会讨回来。”

  “你们成死人了,还怎么讨回公道?”

  陈天策淡淡一笑:“再说了,你们全都死了,谁又知道我杀了你们?说不定何家还会跟五联会把酒言欢呢。”

  何赌王目光锐利,声音一沉:“能调动如此强大的人力物力来墓地袭击,还能在何家眼皮底下进行,这决不是一夕之功就能办到的,除了你们的处心集虑和慎密的安排之外,还有就是有何家人给你方便,是不是何长峰勾结了你们?”

  其实他早就从各枝节以及主教山袭击,判断出今日围攻是穷凶极恶的老二所为,但何赌王还是想要从敌人口中得知,他想要彻底死心,在何长青沉默的时候,何翡翠微微一怔:“老二?老二要杀我们?这不可能啊,我们是一家人。”

  陈天策脸上没太多变化:“你们都要死了,何必纠结细节呢?岂不是给自己找不快?”

  这等于承认了老人的猜测,何赌王扬天而笑,他的笑声中有着一份沙哑,有着一份痛恨,竟然还有着一份喜悦,随后声音一沉开口:“我一辈子纵横赌坛,杀人无数,可以说是算无遗策,想不到唯一看错的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儿子。”

  他无视自己肩膀和伤口流淌出来的鲜血,眼里有着一抹惆怅:“我以为他会顾及亲情,压制权力的**,谁知却是残酷无情,不仅想要杀掉我夺位,还要把整个何家血洗一半,我此生最大抗拒就是豪门四字,结果却天真死在上面。”

  “那么老天爷让我死在自己儿子地算计中,也算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”

  随后,他又看着何翡翠跟何长青:“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了。”

  何翡翠大力摇头:“爸,别说这些话,咱们是一家人。”

  “临死前,我还想要何先生签几份文件。”

  陈天策微微偏头,一名面具男子拿着资料现身:“签完了,我给你们一个痛快,不然会让你们痛苦的死去。”

  何赌王低喝一声:“签什么东西?”

  “葡京酒店的转让书!”

  陈天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:“我们不远千里来杀你们,今天还横死这么多人,总不能拿一点蝇头小利就回吧?虽然何长峰许诺给我们不少利益,但很多东西事前跟事后很难一致,搞不好何少翻脸不认人,所以我们要多加一层保障。??.??`?”

  何赌王眼皮一跳:“你们胃口还真大啊。”

  葡京酒店等于何氏一半基业,品牌和资产无法清晰估算,五联会把它拿走,也就等于成为澳门赌场龙头,何赌王虽然愤怒何长峰的无耻手段,但他终究流着何家人的血,何家落到他手里也算过得去,可被五联会夺走,他就无法接受。

  “死了心吧,我不会签的。”

  何赌王冷冷出声:“要杀我们,就赶紧下手吧。”

  陈天策淡淡一笑,没有太多劝告:“泰桑,杀鸡给猴看一看。”

  随着这一句话落下,一个全身爆炸性肌肉的泰国男子走了出来,一米八的身材,三十岁的样子,眼睛有着说不出的野性,双掌缠绕的布条昭示他有着太多的杀伐经历,被他踏过的草木咔嚓声断,让何长青他们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凶意。

  “放马过来。”

  何长青忍着身上疼痛跳了起来,握着匕横在父亲和姐姐的面前,泰桑正一拳扫掉挡路的树枝,见到何长青主动过来送死,就怪笑一声,一个侧身躲开何长青的攻击,随后右手一探,拍在何长青手中的匕,一声脆响,匕飞出去。

  随后破掉所有防守拉住何长青的脖子,接着,泰桑就用膝盖猛击他的腹部。

  膝撞,这是泰拳中入门的攻击手法。

  简简单单的入门动作,却在泰桑用来却有着石破天惊的效果,何长青虽然全力阻挡,还用双手贴着对方膝盖,却依然无法抗击对方的轰击,几记碰撞巨响,何长青感觉到自己的肋骨几乎要刺破皮肉穿透出来,口鼻也开始喷出了鲜血。

  他明白断裂的肋骨,在连续的剧烈运动中恐怕已经开始伤害自己的内脏,再不解脱,迎接自己的只有两字:死亡!

  “放开他!”

  就在这时,何翡翠咬牙起身,手中匕一晃,厉狠无比地向着泰桑的大腿扎过去!

  拳王身材高大,威势十足,两名何翡翠没有信心攻敌之必救,所以没有去刺此人的要害。

  她选择了大腿。

  谁也没有料到,泰桑竟像是没有看到这把刀,仍然膝盖高抬,不断撞击体格强壮的何长青,一下,一下,很有规律,似乎想用慢慢虐死来摧残何赌王他们的心神,丁!一声轻响,匕刺中了泰桑的大腿根,但却像是刺中了铁板一般!

  “当!”

  一记极其难听的响声起,染血匕没有断,却被震的脱了手,何翡翠踉跄着跌飞出去。

  泰桑向后一脚,点中退后的何翡翠腹部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声巨响,何翡翠像是断线风筝一样,跌飞何赌王身边,嘴里喷出一口鲜血,想要挣扎起来却没半点力气。

  “滚!”

  何长青怒吼一声,双手死死抓住泰桑的腰部,双腿灌注全力,不动如磐石的他竟然将对手从下推出去。

  泰桑踹出一脚,何长青砰的一声跌飞,还没挣扎起来,泰桑又是一个箭步上前,一脚踩在何长青的胸膛。

  “扑!”

  何长青对着天空喷血,最后的精气神消散,奄奄一息。

  泰桑狰狞的脸,就如一只老虎露出了自己的滴血的獠牙,脚尖一点点用力,何长青一点点吐血。

  何赌王跟何翡翠齐齐吼道:“老三!”

  “何先生,最后一脚了。”

  陈天策把文件丢在老人的面前:“痛快一点,签了吧。”

  “砰砰砰!”

  就在陈天策要威迫何赌王签订文书的时候,一阵刺耳的声音从背后响起,陈天策他们下意识扭头望去,正见一部小型直升机从疾然而来,三把长枪间不停歇的扣动,十多名堵在悬崖边缘的面具男子,瞬间被爆掉脑袋,摇晃栽倒在地。

  陈天策大吃一惊,完全没有想到,背后的海面会出现何家援兵,还是直升机压过来,他厉喝一声:

  “开枪!”

  两侧的面具男子刚刚转身过来,枪口还没来得及抬起,又是一轮子弹扫射过来,六人身躯巨震,摔倒在血泊中,下一秒,其中一把长枪一偏,对着陈天策轰出一枪,陈天策极其震惊对方的精准枪法,所以见到枪口指向自己马上窜出。

  “扑!”

  子弹从陈天策站立的位置射过,后面一名敌人躲闪不及,大腿中弹,惨叫着单膝跪地。

  枪声再度响起,几棵树木咔嚓断裂,两人也受伤倒地。

  何长青艰难睁开眼睛,挤出一抹笑意:“总算来了。”

  长枪又是一转,正要对何长青下手的泰桑,脸色一变翻滚出去,子弹划着他的耳朵而过。

  陈天策脸色难看,大声吼叫:“反击,反击!”

  在他呼喊同伴轰击无法进入树林的直升机时,三条绳索从机舱滑落下来,三道身影像是灵猫一样滑落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叶子轩、郭翘楚和墨七熊相续落地,就在他们触碰地面翻出去的时候,五联会精锐就抬起枪口,扳机不断扣动,数十颗子弹就轰在直升机上,打得啪啪作响,火星四溅,驾驶飞机的沈氏保镖马上拉高,拉远,避免被对方打爆直升机。

  “郭少,你压制敌人!”

  “七熊,你负责救人。”

  叶子轩握着一把短枪:“一定要坚持十五分钟。”

  郭翘楚跟墨七熊身子一翻冲了出去。

  “泰桑,带人,杀了老家伙。”

  在郭翘楚端着枪专门压制陈天策他们时,陈天策把身子躲在一颗石头后面,同时向距离何长青他们最近的泰桑吼道:

  “杀了他们!”

  听到这一个指令,泰桑脖子一扭,怒吼一声,猛地跳出起身,像是野兽一样冲向何长青他们,带着不可遏制的气势。

  林子中的横陈树木和尸体,在泰桑矫健的身手面前,竟成了康庄大道般的坦途。

  势若疯虎,千军难挡!

  三名五联会精锐也拔出匕助阵。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打光子弹背起何长青的墨七熊也抬起头,怒吼一声,脚步一挪,对着泰桑冲了过去。

  长啸破空

  虽然墨七熊是单枪匹马且还拖着一个受伤的何长青,但横在中间的五联会精锐觉得,他此刻就像是战神附体,宛如昔日楚霸王般杀入三军,如此嚣张,如此镇定,五联会精锐自感无法撼动其势,连刀都觉得没用,不过自信能够后撤。

  但是他们都错了。

  一记击打皮革的闷响!

  一记无法遏制的惨叫!

  三名被撞中的敌人身躯一震,连人带刀向两侧跌飞出去,筋骨断裂悲催倒地。

  “轰!”

  墨七熊气势不减,没有半点停滞,保持着雷霆态势,跟冲过来的泰桑狠狠一撞。

  只是一撞。

  凄风苦雨一滞。

  “砰!”

  一记响彻树林的碰撞炸起,下一秒,野兽般的泰桑吐血摔飞。

  败了!

  ps:谢谢永远守航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。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