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零零六章 何家掌控人

天才布衣 第五百零零六章 何家掌控人

  第五百零零六章何家掌控人

  澳门圣母医院,大楼门前停满了轿车,有警车、有政府部门的公车、有私人的高级轿车,其中不乏劳斯莱斯和宾利这样的世界顶级名车,警察、保镖堵在大楼前,许多媒体记者也堵在医院大楼前,何赌王遇袭轰动性不亚于特遇刺。中文网  、``.-、-、.>

  由于赶到的重要人物太多,圣母医院罕见地戒严。

  西侧二楼的走廊聚集了近百号人,其中三间手术室门前更是人潮如涌,何赌王、何长青、何翡翠三人同时实施手术。

  手术室外,身上还沾染鲜血的叶子轩,捧着一瓶纯净水坐在椅子,抬眼盯着手术室门头上挂着的表,他的这个姿势已经保持了很长时间,身边是郭翘楚跟墨七熊陪伴,墨七熊双臂抱胸靠着墙壁,郭翘楚则电话连连,全力追杀陈天策。

  从走廊里匆匆路过的护士不时偷眼瞧着沉思的叶子轩,叶子轩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深邃很令小女生陶醉,叶子轩看着头顶的时钟,时间一秒一秒流逝,憋在他心头的沉重渐渐增加,赌王生死一线,让他感觉手中的牌不是那么好打。

  在叶子轩等待何赌王他们手术结果时,何家残存成员跟何氏高层也挤在手术室门外,一边焦虑等着主刀医生出来,一边侧目瞅着靠着墙壁的叶子轩,这些人都是何家的二线人物,他们对叶子轩给何老二戴绿帽和营救赌王都一清二楚。

  他们很是诧异叶子轩做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举动。

  叶子轩不用扭头去看也知道何家人在看着自己,甚至其余势力也在关注自己,不过他没有过去打招呼、套近乎,没有兴趣,也不屑去做,此时,郭翘楚握着电话低声一句:“围攻老何的敌人,除了陈天策逃窜之外,其余全部被歼。”

  他咳嗽一声补充:“不过棺材板、唐薛衣、空小寒正带着人四处追寻,何家也丢出一个亿的悬赏,要陈天策的脑袋,警方更是封堵了各个出入境的终端,别说光明正大潜回台岛,就是找蛇头也不会有人冒险,挖出陈天策最多三天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太多波澜:“何长峰没过来吗?”

  “人没来,消息来了。中№文网  、`、.`、.>

  郭翘楚嘴角勾起一抹戏谑,把探听到的消息全部告知叶子轩:“听说何长峰收到何家队伍几近全军覆没,老何三人命悬一线的消息时,整个人像是遭受雷劈一样呆愣,随后就他妈的当场晕倒了,怎么叫都叫不醒,到现在还在昏迷。”

 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这一招可进可退啊,二少还真是有点能耐,没有第一时间跑路,是想看何赌王有没有他勾结五联会的证据,毕竟现在跑掉了,就等于丢弃他的地位和富贵,不到万不得已,他是不会甘心放弃这一切的。”

  他已经看清何长峰心里想的东西:“没有跑来医院探视,显然是担心何赌王掌握了证据让他有来无回,所以晕过去静观其变是最好的选择,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,换成我是他的话,肯定是收拾细软跑路,这个节骨眼,赌不起的。”

  “叶少,何长峰有打算,我们也要打算。”

  郭翘楚神情犹豫了一下,随后低声一句:“万一何赌王有什么意外,又不肯指证何长峰,他一挂,何长峰必然即位,我们跟大姐和老三又没他勾结五联会的证据,到时咱们就鸡飞蛋打了,搞不好还会被他反咬是我们对伯父下手呢。”

 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拍拍郭翘楚的肩膀作出决定:“待会何先生如果能够抢救过来,那么,我们什么都不要做,相信他不会自欺欺人,一定会废掉何长峰,如果他扛不住了,还是一副维持现状的态势,那你就带枪手杀了何长峰。”

  郭翘楚眼睛亮起:“明白。”

  有了最后的决断之后,两人多了一份轻松,随后坐回椅子上慢慢等着,又过了半个小时,三个手术室的大门洞开,三个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,后面四名护士推着移动病床出了手术室,随着三人摘掉口罩,清晰可见他们脸上两喜一沉。

  三张病床很快推入不远处的特护病房,十多名荷枪实弹的保镖跟上保护。

  其中一人率先开口:“经过我们的努力,何少身上的弹头已经全部取出,他没有危险了。?  八?一中文卐¤网  -`、.-、.>

  另一人也出声附和:“何小姐也没有大碍,身上碎片也都处理了,精神还不错。”

  何家众人听到这两个消息,脸上止不住一喜,沉重散去了几分,叶子轩却没有半点高兴,送来医院的时候,他就知道两人不会有生命危险,他关心的是何赌王生死,当他看到主刀医生神色时,他的心猛的一颤,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。

  “医生,何先生…怎么样?”

  叶子轩低声说出这几个字,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已猜了个**不离十,可他还是忍不住要问:“伤势能够控制吗?”

  随着这一句话抛出,整个走廊瞬间一寂,全部人的目光都望向这名医生,后者缓缓低头,脸色难看,他不敢面对众人的目光,无形的压力让他要窒息,良久之后,他才勉强控制住抖动的身体,艰难地挤出一句:“我们已经尽力了…”

  “二十分钟后,麻醉剂的药力消失后,何先生就会醒来…但这次苏醒,也恐怕是他老人家最后一次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听到这一句话,叶子轩瞬间沉寂下来,意料之中,却还是感觉到一抹难过,何家成员以及各方势力脸色阴沉,双拳紧握,手指的关节处出清脆响声,郭翘楚眉头皱了一下,随后不引人注意的挪移脚步后退,很快就从走廊消失无影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一片弥漫的伤悲中,一个护士从特护病房走了出来:“何先生醒了,他要见叶子轩。”

  “还有何翡翠,何长青,何氏四大财神以及澳门六大律师。”

  “他有一些话跟你们说,他还要把现场第一时间传到特办公室。”

  “沈特他们已经在线,你们准备一下进入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,没想到老人要见自己。

  三分钟后,叶子轩、躺在活动病床的何翡翠、何长青和十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入特护病房,病床上,何赌王已经苏醒了过来,虽然输着点滴,但脸色还是苍白如纸,叶子轩对他谈不上太深感情,但看到一代赌王变成这样,还是惆怅。

  “爸!”

  “何先生!”

  何翡翠跟何长青等人齐齐出声打招呼,想要靠前却被老人轻轻摇头制止,叶子轩也低声一句:“何先生。”

  他想要多说两句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叶子轩还现,墙壁的电视已经打开,摄像头正在运作。

  “我将死去!”

  何赌王很平静的吐出四个字,他的眼神仍然清澈锐利,他的语气仍然有那种决定无数人死亡的深沉威迫,但他身上流露出死亡的气息,在场十余人全都清楚的感应到了这一点:“别伤心,你们不要为我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家伙难过。”

  “人迟早有一死,我吃过山珍海味,享过荣华富贵,更有七个老婆,十七个子女,还是澳门的老大,活的够本了。”

  老人勉强一笑,笑容中饱含着无尽的辛酸:“最重要的是,我害死了不少亲人,该死了。”

  何翡翠泪水打转,低声一句:“爸,你不要这样说…”

  何长青也咬着嘴唇:“爸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老人挥手制止其余也要说话的何氏高层和金牌律师,轻轻咳嗽一声吞回胸口的血气,随后一字一句的开口:“你们不要安慰我了,也不要多说话,我的时间不多了,让我好好安排这最后的人生吧,你们总不成让我带着遗憾离去吧?”

  视频另端的沈庭威平静出声:“老何,想要怎样安排,说吧,只要不触犯我底线,无条件支持。”

  何赌王向老朋友投去一个感激的笑容,随后把目光望向何翡翠跟何长青:“我死后,何翡翠就是何家主事人,何长青辅佐大姐管理何家事务,何家子侄这次死得七七八八,不会有人再反对你们了,翡翠,长青,你们放心的去干吧。”

  “只可惜,我……看不到你们辉煌的那一天了……”

  何翡翠跟何长青低声一句:“爸——”

  老人淡淡出声:“答应我?”

  两姐弟齐声回应:“是!”伸手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,不知为什么,两人此刻权力加身,却没有半点喜悦。

  何赌王又看着何家四大管理者:“你们有什么意见吗?”

  在六名律师迅准备文书时,四大何家管理站出声回应:“一切听从何先生指令。”

  何赌王很是满意他们的态度,随后又把目光望向可谓是外人的叶子轩:“叶少,有没有五百亿?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,不知道老人什么意思,但还是点点头:“应该拿得出来。”

  老人目光闪烁着一抹光芒:“何家现在暗波汹涌,钱财无法大规模触动,但是我又需要一大笔钱,给今天死去的人和家属交待,叶少,你拿五百亿出来,你跟翡翠、老三,把它分给死去的子侄,活着的孤儿寡母,还有老肥等兄弟。”

  “有一个算一个,让死者安心,活着的人衣食无忧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没问题,这几天,我就让叶宫转到何氏。”

  何翡翠脸上涌现一丝感激:“谢谢叶少。”

  “这笔钱不是借。”

  在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时,老人又重重抛出一句:“是入股!是合作!”

  “何氏集团价值七千个亿,你将占据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。”

  言惊四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