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零九章 你一无所有了

天才布衣 第五百零九章 你一无所有了

  <=""></>

  第五百零九章你一无所有了

  我爷爷是叶无锋!

  这一句话,惊天消息狠狠刺激在座众人神经,高傲的权贵,靓丽的女人,面面相觑,大同小异的吃惊神色,叶无锋三个字,在他们心里掀起巨大波澜,包括两名端着茶杯八风不动的中年男子,从容自信的神情一点点崩裂,显露惊容。.`

  无数人的视线聚焦叶子轩。

  遭遇太多次凶险的叶子轩,面对险境次次化险为夷,区区黑装警卫自有方法从容压制,偏偏董菲菲自以为是搬出董大华做靠山,令他戏谑,也令他反感,很不喜欢动不动抬出父辈祖辈到处去抹黑去糟践的废材,所以他毫不客气打脸。

  董菲菲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俏脸依然清冷萧杀:“叶无锋是什么东西?”

  在其余贵宾脸色微微一变时,叶子轩的脸上笑容更加灿烂,踏前一步看着容颜精致的女人,声音轻柔而出:“你那性子倨傲的爷爷去了京城,都要提着礼物夹着尾巴去拜访,还要毕恭毕敬的喊一声叶老,你说,叶无锋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哗啦!”

  说完之后,叶子轩把茶杯放在董菲菲头顶,漫不经心的倾泻,茶水瞬间从后者头上浇下,水花四溅,董菲菲尖叫一声弹起来,双手不断拍打着秀,她探究叶子轩身份的思维,完全被面子受损的愤怒代替,平时作风让她下意识喝道:

  “混蛋,你敢动我?找死是不是?来人,把这家伙给我拿下。”

  她从小到大何曾遭受过这种侮辱,难免气急败坏乱了心智,当她身边六名警卫下意识要上前时,一个中年男子从位置上站起来,生怕现场酿造出流血事故,他一把制止要动手的警卫:“菲菲,不要乱来,这是叶少,叶元帅的孙子。”

  此话一出,正在跳脚的董菲菲身躯一震,终于想通了叶子轩的身份,神情很是震惊,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跟叶家人碰撞,她自然清楚董家跟叶家底蕴差距,不过脸上依然带着一抹怒意:“叶家?叶家怎么了?叶家就能横行霸道了?”

  十多名警卫虽然双手举枪,但彻底丧失扣动扳机的尊气。?.?`

  在全场人的注视中,叶子轩又拿起桌上的茶壶,晃悠悠又倒了一杯茶水:“叶家未必了不起,叶家也不会横行霸道,刚才浇你一杯茶只是教你做人,从我进门到现在,你就像是一个疯子乱吼,高高在上,自以为是,还以势压人?”

  “我不给你一点教训,你永远只会觉得,天下无敌。”

  “现在让你吃点小亏,心里有一个警醒,以后就不会狂妄自大。”

  叶子轩笑容玩味的开口:“被我浇一杯香气四溢的铁观音,也比将来被人浇一锅热汤要好。”

  董菲菲俏脸难看,娇喝一声:“我轮不到你来管教!”

  “我没想管教你,只是提醒你不要挡我的道。”

  叶子轩先是指一指自己,再指指一直沉默的何长峰:“而且今晚是你先向我叫嚣,还搬出你爷爷来压我,礼尚往来,我才轻轻打了你一下脸,换成其余人,我早一脚踹飞,我今晚过来只是跟何少对话,闲杂人等就不要跟着瞎掺和。”

  “叶子轩,做人做事不要太嚣张为好。”

  一个中年男子似乎看不惯叶子轩的态势,微微挺直身躯喝出一句:“自从你出现在这里,咄咄逼人,破门,打人,泼茶,以势压人,一件件全是纨绔子弟作风,别败坏家里长辈积累的名声,收敛一点性子,对自己对叶家也有好处。”

  中年男子义正词严,话一出口,周围人点头符合。w?ww.`

  董菲菲也出声附和:“就是,叶老知道你今晚行径,只怕无脸面对天下。”

  叶子轩侧头向中年男子望去,一米八的身材,年纪差不多五十,但看起来依然像精力旺盛的中年时段,短精干,鬓角稍有霜色,不显老不说,反而为他增添几分熟男魅力,干练,精明,扫向叶子轩的目光,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锐利。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阁下怎么称呼?”

  “宋伯仁!”

  中年男子捏出一支雪茄,嗤之以鼻的开口:“你大伯是我同桌,怎么,连我也想要教训?”

  在叶子轩还寻思对方身份的时候,何长青贴着叶子轩的耳朵低语告知几句,宋伯仁,宋家少壮派,常年驻守藏区,因当年四一五事件处理有功,现在已是藏区二把手,最多两年,他就会取代上头成为藏区老大,算得上宋家一个人物。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来,还以为今晚纯粹是宋董两家过过场,派出小辈来何家表明立场而已,却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条大鱼,怪不得何长峰有恃无恐,只可惜谁都没想到,何赌王已经在医院把蛋糕分完了,众人现在完全是画饼充饥。

  “原来是宋市长。”

 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目光平和的看着对方一笑:“晚辈哪里敢教训你呢?撑死也就敢开车撞撞宋思妃,把思妃花园折腾过鸡犬不宁,怎么可能叫板宋市长这样的人物?再说了,我真对宋市长不敬了,我那伯父估计又要给我电话。”

  “骂我不知敬老,狂妄自大。”

  “我上次杀了竹叶青,他就亲自打了电话过来,责备我给澳门添麻烦了。”

  全场一片瞠目结舌,连郭翘楚都暗呼叶子轩太绵里藏针,明面上对宋伯仁怀着敬畏,也担心叶家的家教,实际却是透露叶家对他的态度,杀一个澳门老大竹叶青,却只被叶家轻描淡写斥骂两句,也就是说,真对宋伯仁不敬,他也不会遭受什么惩罚。

  听到这一番话,董菲菲他们全都义愤填膺,宋伯仁却直立起身子,眼里多了几分兴趣道:“我早就听思妃说过,叶天龙狂妄自大,目中无人,以前还不怎么相信,毕竟叶家的家教摆在哪里,今日一见,思妃所言只怕不到十之一二。”

  “你小子是我见过的后辈中,最猖狂最自大的家伙。”

  宋伯仁夹着雪茄晃动两下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声音带着一股低沉:“叶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,特别是你叶天龙,完全看不到名门世家子弟的风范,看来我改天见到建国或者叶老,一定要提醒他们管教子侄,免得给叶家丢脸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不是叶子轩猖狂自大,而是我有理走遍天下。”

  “有理?”

  一直擦拭秀的董菲菲流露一丝戏谑,她无法对披着叶家外衣的叶子轩下手,但不妨碍她出言讥讽,以此来泄心中恶气:“你有什么理?撞门?打人?泼茶?闯到别人家里喧宾夺主已是大忌,还对身为主人的何少叫嚣更是无礼。”

  换成面前不是叶子轩的话,董菲菲早让警卫把后者抓起来,吊打一番,可如今却只能用言语挤兑后者,她微微夹紧修长的双腿,胸膛不断起伏,言辞也变得激烈:“作出这么多失却礼数的举动,你还有理走遍天下,叶子轩,你要不要脸啊?”

  宋伯仁也满脸阴冷:“不管叶家护不护短,我一定要把今晚一事,向上面好好反应。”

  何长峰阴阴一笑:“叶家比何家背景雄厚,叶少比我金贵,来我家踩我,正常的事。”

  他一副无可奈何的示弱,却激起不少人对叶子轩的反感。

  叶子轩闻言哈哈大笑起来,看着何长峰跟董菲菲轻声抛出一句:“撞门?打人?叫嚣?帽子扣得很多,可惜没用一项成立,这门是我的门,我想撞就撞,不撞就不撞,轮得到你们这些外人吼叫?莫非我连撞自家大门的权力都没有?”

  在何长峰跟郭翘楚他们微微愣然的时候,叶子轩抛出一句:“打人也是荒缪,我大晚上回来自己的物业,见到一大堆陌生面孔的持枪男子,动手自保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换成你们回到家里,见到大厅站着陌生人,你们会不会动手?”

  “只怕你们会比我更下死手,一枪毙掉擅闯私宅的人。”

  在董菲菲他们眉头轻皱时,何长峰低喝一声:“你的物业?”

  郭翘楚心里也微动,寻思何家花园啥时候变成叶子轩物业。

  此时,叶子轩又望着宋伯仁跟董菲菲一笑:“跟主人叫嚣更是扯淡,何家花园,我才是主人,何少就是一个酱油,我大半夜回到自己宅子,见到老朋友的儿子何少,这个逆子,不仅没有去医院尽孝,还在这里跟一堆闲杂人等吹牛。”

  “你说会不会生气?”

  “你的宅子?”

  何长峰腾地直立身子,脸色通红吼出一声:“叶子轩,你脑子进水,这是何家花园!”

  何长青踏前一步,声音平静而出:“以前是,现在不是。”

  “叶少控股所有何氏资产,包括这一座何家花园。”

  何长峰吼出一声:“什么意思?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意思是,你一无所有了。”

  ps:谢谢2o1o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,小海豚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