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一十章 真的吐血了
    第五百一十章真的吐血了

    一无所有?

    何长峰听到这四个字身躯微震,但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:“什么一无所有?”

    在全场下意识的安静之中,叶子轩望着何长峰扭曲的面孔,扬起一抹笑容淡淡回应:“房子,车子,花园里的狗,只要烙有何氏两字的东西,从现在开始都是我说了算,我来的路上翻了一下资产表,好像没一处产业写何少的名字。???八卍◎一小說?網、、`.``--、.-c-o`m`”

    “连鼎峰花园也是何氏集团购置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捏起冷却的茶水:“何少要净身出户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紧不慢打着何长峰的脸,击碎着他的美梦何信心,同时感慨何赌王真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,整个何氏资产几乎全在他一个人的名下,大小夫人以及子女除了现金饰属于自己之外,其余物业和财产全都是用何氏名头购置。

    所谓的婚后共同财产以及子女合法继承,也早被他用各种手段剥取,大小夫人以及十七个子女能够从老人身上获得的遗产不到一个亿,相比七千亿来说实在微不足道,显然老人很早就想过,要把何氏集团完整交到下一个继承人手里。

    这也是叶子轩此刻能够刺激何长峰要因。

    何长峰盯着叶子轩,挤出一抹冷笑:“我?净身出户?”

    不等叶子轩出声打击何长峰,何长青轻轻咳嗽一声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叶少说的没错,你确实要净身出户了,父亲把何氏集团分成了四部分,叶少占股百分之五十一,姐姐三十,我十五,还有四个点,分别属于何家四大财神。”

    “何家大小夫人以及子侄的日常用度,另有何家专项养老基金负责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轻声一句:“只是你何长峰不在其中。”他还环视董菲菲跟宋伯仁他们一眼:“准确一点说,何长峰已是何家弃子,父亲已经把全部蛋糕分完了,你们如果还寻思从这废子身上捞取利益,我只能说,你们付出会肉包子打狗。”

    在宋伯仁眼皮一跳的时候,何长青又补充上一句:“现在叶少是何氏集团实际控股人,我和大姐是何家主事人,在座各位如想要跟何家合作财,我们无比欢迎,但各位想要扶持何长峰兴风作浪,何家将会连同叶少毫不留情打压。???八卍◎一小說?網、、`.``--、.-c-o`m`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们已经取得法律授权,你们再怎么折腾都是多余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他们瞬间沉寂,眼里有着复杂情绪,还有权衡利弊的思量,被董宋两家派来站台的他们,对叶无锋可以无条件的敬畏,但对叶子轩未必会过于看重,如果何家是烂摊子一个,他们肯定会支持何长峰上位,为两家谋取最大利益。

    可如今何赌王把蛋糕分完了,正如何长青刚才所说,他们再怎么折腾都是多余,他们未必忌惮叶子轩,却也不想把时间跟精力浪费在废子身上,当下心里都开始打着小九九,相比宋伯仁来说,董菲菲的选择更艰难,毕竟涉及到亲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”

    听到何长青这一番话,何长峰彻底了解到事情来龙去脉,一直保持深沉的他按捺不住,手指点着何长青怒吼一声:“父亲绝对不可能把家业交给一个外人,也绝不可能给大姐和你们,他最器重的人是我,他指定的接班人也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何家上下都知道,我是下一任主事人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有着猜测:“你们一定在撒谎,要不就是胁迫父亲签字,告诉你们,我绝不会认可,何家上下也不会认可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也附和一句:“董家也不会允许有人胁迫何赌王。”

    在宋伯仁目光炯炯看着叶子轩时,叶子轩正向何长峰淡淡开口:“本来何先生确实想给你接班,还想在医院当众你宣布上位,可你偏偏晕倒在家里,醒来也不跑过去尽孝,何先生生命有限,无法一直等你,只好把蛋糕分给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遗憾的看着何长峰,声音清晰地抛出一句:“所以要怪只能怪你自己,怪你好晕不晕,关键时刻晕,也怪你做贼心虚不敢去医院尽孝,何长峰,是你自己放弃到手的鸭子,还招惹赌王生气,你现在一无所有了,你就认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、、叫我去医院、、传位?”

    何长峰身躯一震,如遭雷劈一样难受:“是我放弃了?”

    何长青跟郭翘楚都知道,这是叶子轩故意扭曲事实刺激他,不过没有点破出来,郭翘楚还踏前一步,冷笑一声附和:“你是他指定的接班人,不叫你过去传位干什么?你难道以为伯父要杀你?他好端端的干吗要杀你?你做了错事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犯下弥天大罪,他要杀你又岂会让你活到现在?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干掉你。八?¤一中¤?卍文网?  、-`.、、``、.>

    郭翘楚的话像是利箭一样刺入何长峰心窝,是啊,如果父亲真认为自己勾结五联会,早就派人来要自己的命了,哪会现在还毫无动静,难道自己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?何长峰的拳头瞬间握紧,呼吸变粗,好像自己真的失去上位机会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,让何长峰心里更加难受,那种感觉好像中了三个亿,然后彩票不小心掉了,被自己的仇敌捡起了,何长峰一脸的不甘,依然保持着咆哮态势:“我告诉你们,我绝不相信父亲把何氏交给你们,一定是你们对他玩了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白纸黑字,你不信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轻轻一挥,何长青从怀里掏出一叠文件,重重拍在董菲菲跟宋伯仁的面前,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这是文书的复印件,你们看完就清楚,现在的何家谁是真正主事人,董家的人,宋家的人,要想占便宜可不要抱错大腿啊。”

    “何长峰一个穷光蛋,你们抱上去要亏本的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和宋伯仁相视一眼,随后各自取了一份文件审视,上面很清晰的表明,叶子轩、何翡翠跟何长青是何氏集团掌控人,上面还有赌王的签字、印章和指印,虽然没有见到原件,但从文字的专业和条理性判断,文书八成没有水分。

    见到董菲菲跟宋伯仁凝重的样子,何长峰心里微微咯噔,再度向叶子轩他们怒吼:“不管上面是不是转让,是不是父亲签字,我都不认可它的真实性,它绝对不可能是父亲的真实意愿,绝对是你们胁迫签字,我一定会向法院控告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不置可否的笑容中,何长青冷眼看着失去控制的二哥:“向法院控告?你拿什么打官司?四大财神,六大律师,现场视频,特见证,所以人证物证都表明,父亲的转让遗嘱真实有效,打十场官司,你也会输到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错失机会了,就别想着翻盘了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落井下石,啧啧不已:“二少这一晕真值钱,几千亿就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心里更加难受,气血开始不断翻滚。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再理会何长峰,望着董菲菲跟宋伯仁开口:“各位,何先生走了,今天大家心情都不是很好,我们还有很多后事要处理,今晚就不再留各位了,董小姐,宋市长,带着你们的人请回吧,三天后的葬礼,如果有心,欢迎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熄灭手中的雪茄:“既然叶少跟何少要商量何先生的后事,那宋某也就不打扰了,何先生是宋家的老朋友,也是宋伯仁的长辈,他的离去是澳门一大损失,也是我等的一大伤心,三天后,宋某一定到现场送何先生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。

    何长青皮笑肉不笑:“宋市长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上前何长青握手:“节哀顺变。”随后又拍拍叶子轩的肩膀,带着一抹欣赏之意开口:“年轻有为,年轻有为啊,叶家有叶少这种人物,迟早会让叶家万众瞩目,今晚多有误会,但都是小节,希望叶少多多包涵,一笔抹掉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有机会,多多合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止不住一怔,有点讶然宋伯仁的转变,还以为他会挂不住脸,直接拂袖而去呢,没想到还能放下身份跟自己客套,看来还真有一点政客的底蕴,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宋市长客气,刚才的事情我已忘记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后的葬礼,宋市长早点到,最近事多,就不帖子了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哈哈大笑:“好,三天后见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低声一句:“宋市长,你不能这样!”

    宋伯仁侧头看了他一眼,从容平静的开口:“不能哪样?我来何家是跟主事人洽谈,关于西藏酒店的投资,二少不是家主,咱们也就没什么可谈了,不过作为有过交情的长辈,我奉劝二少一句,何先生这么器重你,你多少要尽孝!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让尸骨未寒的何先生,九泉之下难于瞑目啊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嗓子一热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董菲菲也带人走了上来,只是相比宋伯仁的能屈能伸,她更多是一种尴尬和难堪,兴致勃勃过来澳门,结果却是空手而归,她没有跟叶子轩他们说话,只是拉着何长峰低语一句:“表哥,走吧,咱们先回董家,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三天后,二少就不要去参加葬礼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我不想让人知道何先生有你这种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父亲,你说不要参加就不要参加?”

    何长峰拳头止不住攒紧,怒目瞪着叶子轩开口:“我告诉你,三天后,我不仅要去参加父亲葬礼,我还要所有人都知道,我是他的儿子,我是他指定的接班人,不是我要告诉外人,我有多么牛叉,而是让他们知道,失去的,我一定要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喝出一句:“我不会让你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一字一句喝道:“你阻挡不了我,菲菲,走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要带着董菲菲离开时,叶子轩漫不经心抛出一句:“对了,知会你一声,竹叶青墓地走的也是何氏账目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那块地,现在是我的,天亮之前,把她挪走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因为我要把它铲平养乌龟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身躯一滞,扭头望向叶子轩,愤怒至极,满脸通红:“你这混蛋——”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他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真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ps:谢谢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、小海豚打赏本作品5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