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笔大买卖
    第五百一十三章一笔大买卖

    清晨,香港。??一看书1?ka?n?

    香港跟澳门相隔不远,但天气却好了很多,大清早也感受不到寒冷。

    浅水湾,最奢华最宽阔的紫金别墅,占地极广的一楼大厅,窗帘全部拉开,让外面光线全部涌入了进来,明净厚实的玻璃阻挡着徐徐晨风,却不会遮掩一览无余的景色,从沙上望过去,是波浪徐徐的漂亮海面,再远处就是澳门了。

    只是宋禁城没有太多欣赏,只是聚精会神浏览着一份大公报,在他的左手边有一杯清茶,散着一缕缕热气,宋禁城面色红润,双眼炯炯有神,身上好像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,他看报纸的神情也很专注,像是要把报纸的文字吃进去。

    “砰…砰…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紫金别墅的门铃响了起来,宋禁城连头都没有抬,保持着平静审视报纸,像是没有听到这个动静,而原本安静的花园瞬间涌动几个人,拿着手机查看门口监控见到来者后,大门就缓缓开启,把三辆黑色轿车放入进来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车子横在主建筑前面,车门打开,西装革履的宋伯仁钻出车子,轻车熟路踏上阶梯,随后敲响了木门。

    宋禁城这次抬起头,笑着吐出了两个字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木门应声而开,宋伯仁笑着走入了进来,还脱掉身上的黑色西装,让自己多一点家居气息,见宋禁城在查看报纸,他并没有直接走上前,而是识趣地关上房门,随后放慢脚步靠近,宋禁城放下了报纸,看了一眼宋伯仁,扬起笑容道:

    “叔,什么时候过的海?风浪大不大?”

    宋伯仁散去在何家花园时的高高在上:“六点半的船,有点风浪。”他的辈分比宋禁城要高,可是宋禁城在他面前展现的主导者气势,他却没有丝毫不快或反感,他虽然是宋禁城的族叔,可两人地位相差太多,宋伯仁不敢倚老卖老。

    他在宋禁城的对面坐了下来,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笑道:“知道你来了香港,我昨晚就想过海,探讨澳门走向,只是天太黑了,而且老何的死让关卡重重,我不想引起太多误会,当然,我也想要多听一点消息,所以就多呆一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捡了一个便宜,在一块浮木上捡到一个泰国人。”

    “身负重伤,半死不活,可还是顽强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懒得搭理,但见到他胳膊有一个刺青,是泰国一级拳手的标志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说不定以后用得上,而且成本微乎其微,只要一点药,几口饭就足够。”

    听宋伯仁这么一说,宋禁城嘴角勾起一丝笑意:“看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,过个海还能救一个拳手。”他没有太在意所谓的拳手,话锋一转补充:“澳门的天气确实不太好,就跟现在的局势一样,阴阴沉沉,局内局外者都焦虑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叹息一声:“太相信何长峰的能耐了,还以为他早就掌控了何家,昨晚我象征性露一个面,就可以顺利帮他坐稳位置,谁知他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主,不仅没有顺利上位,还把何家送到了叶子轩手里,让我们局面变得被动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浪费我们为他跟五联会的牵线,也浪费五联会近百名精锐的性命。要?看??书·1书k?a?”

    宋禁城动作优雅地转动着茶杯:“何长峰确实轻敌了,不过真正的失败是高估老何对他的宠爱了,以为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,他不会对何长峰怎样,而且维持现状对何家最有利,何长峰再怎么忤逆,他依然是何家最合适的接班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老何临死前会有这等魄力,直接把何氏集团交给一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闪烁一抹遗憾:“换成何翡翠或何长青上位,只要董宋两家摆出姿态,何长峰依然可以取代他们,就算何翡翠硬扛不让位,何长峰在我们扶持下依然可自立门户,可惜现在有叶子轩介入,董宋两家的政治威压就等于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何长峰想要夺回失去的家财,简直难于上青天,至少这段时间没机会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端起茶水喝入一口:“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要叫你回来吗?”

    宋伯仁瞳孔陡然放大:“应该是为了何家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轻轻摇了摇头:“大局已定,掀不起太多风浪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还感慨了一下:“我一直以为叶子轩去澳门纯粹打酱油,撑死就是扶持代理人为叶宫争取立足之地,谁知他却直接给我一个涨停板,让我连对抗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高估何长峰的影响,也低估了叶子轩的能耐,看来以后要开始重视他了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想到叶子轩就多了一抹光芒,这是一个让他充满兴趣和忌惮的对手,虽然双方所走的路完全不同,但偶尔的交集对抗,还是让他感觉到热血沸腾,特别是这次澳门换主,双方间接的过了一招,不得不让他承认叶子轩带来震撼。

    尽管叶子轩只是占股五十一,他也没有何赌王半个世纪沉淀的威望,影响力暂时也达不到影子总督,可几个月时间成为澳门新贵,还多出几千亿身家,又跟沈特有了不浅交情,宋禁城心中感慨,自己亲自出马只怕也达不到这水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会妄自菲薄,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念头转动之后,他把目光望向宋伯仁:“我让你回来,不是商量夺回澳门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止不住一怔:“不是?我还以为你要董宋联手,强势替何长峰夺回一切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哈哈大笑起来:“所以,你认为我叫你回来,是密谋协商拿回澳门?”

    宋伯仁下意识点了点头:“别说何长峰不甘心了,我也多少不得劲,虽然知道帮何长峰上位很难,但我们多少要做点事情,总不能让沈家轻而易举又多一票吧?缓一段日子,然后找一个机会切入,凭借何长峰的根基,应该有所为。”

    他大口大口喝入一杯茶水:“当然,还有一个要因,那就是我看叶子轩不是很顺眼,这小子比你口中说的要猖狂,不仅当众打我的脸,还敢给董菲菲泼茶,护短的董老头知道,保不准会怎样火,搞不好连我都会被训斥照顾不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情感上希望夺回何家,狠狠打一下叶子轩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叔,如今的何家已经今非昔比了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手指摩擦着杯子边缘,脸

    上带着一抹无奈:“如果说要铲除或者收服何赌王时期的何家,我们要付出八成以上力气的话,那么何赌王中风时期,我们只需付出三成力气,很可惜,我们错过了那个良机,而且机会很难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要拿下叶子轩插手的何家,我们必须要用十二分力气,而且不能动用武力,不然会引起叶家反弹。”

    “叶子轩是聪明人,他选择最难走的路,就是避开叶家内斗,叶家也就相应给予支持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若有所思,似懂非懂:“整个澳门都被叶子轩拿在手里,特也支持他,我们光明正大确实很难赢这一仗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确实很难,所以就暂时放之。”

    宋禁城淡淡一笑:“我们也不可能花十二分力气,去搅合已成定局的澳门,因为我们并非角逐一个澳门,我们还有很多地方要使力,所以最简单实际的处理方法,那就是放一放,不要跟叶子轩他们硬碰,也不要扶持敏感的何长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埋设其余暗棋,将来时机成熟一把收获,而且澳门现在的关键已不在何家,而在于叶子轩。”

    “叶子轩不倒,何家不倒,叶子轩如果出了事,没有何赌王庇护的何家随时可以踩下。”

    宋伯仁眼睛微微亮起:“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宋禁城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看着宋伯仁淡淡一笑:“我让你大清早回来,是想要你联系一下过江龙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跟他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多了一分寒意:“说不定,我有一笔大买卖给他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叶宫主事人打赏本作品888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