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一十四章 让黑鸦给我一个交待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一十四章 让黑鸦给我一个交待

  第五百一十四章让黑鸦给我一个交待

  上午十一点,雨水纷飞,叶子轩开着车子来到医院。?.?`

  何赌王的尸体已经送去了殡仪馆,那边也安排了人手照看和接待,但是澳门各方的车辆依然是往这间医院挤,各路权贵络绎不绝的来这里探视何翡翠跟何长青,嘘寒问暖,关怀着下一任的何家家主,直接让医院的拥挤程度提高一倍。

  当然,很多人也是想要认识叶子轩的,无奈叶子轩神龙不见尾,他们跟叶子轩以前又几乎没有交集,所以只能通过探视何翡翠姐弟来传递自己的友好,也看看有没有机会撞见叶子轩,总之,澳门格局的变化,牵动着黑白两道的神经。

  医院的停车场里,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,其中豪车占据了一半。

  叶子轩足足等了十分钟,才将汽车停在一个空荡的停车位上,随后钻出车门走向了住院楼,五分钟后,叶子轩出现在六楼的特护病房,门口有十多名何家保镖,如长刀一般立在那里,表情冷漠,目光漠视,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  长椅上,还有六名警察,显然墓园一战,让每个人都不敢放松神经。

  听到脚步声清晰响起,十多人微微偏头看了过来,还下意识一按腰中武器,警惕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。

  这一刻,叶子轩的脚步微微一滞,眼皮一跳,感觉像是遭遇闪烁嗜血凶睛的恶狼注视。

  认出是叶子轩厚,何家保镖散去了紧张情绪,一个平头男子第一时间迎了上来,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恭敬:

  “叶少好。”

  叶子轩扫过他们一眼,这批质素不错的保镖感觉异常的陌生,虽然察觉到他们脸上和语气中所表现出来的敬意,但叶子轩更嗅到一抹说不出的凶险,这份凶险不是针对他跟何家姐弟,而是他们本身散的气息,他也不知道哪里让自己感觉不舒服。?.??`c?om

  但环视一眼没有端倪后,叶子轩就微笑着点了点头:

  “何小姐他们醒来了吗?”

  他特意挑这个午饭时间来,一是避开各方权贵,二是不会打扰何翡翠休息。

  “叶少,大小姐跟何少在病房呢。”

  何家保镖一脸敬意:“十点半时,司法警局来了几个高层,过问观海墓园一战的袭击,大小姐他们刚刚接待完毕。”他们显然已经清楚,是叶子轩救了何翡翠俩姐弟,也是他带着何先生杀出一条血路,更是他成为新一代澳门掌控者。

  叶子轩点了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  在他要推门的时候,叶子轩忽然扭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黑——”

  平头青年下意识要喊出一字,随即口风一转:“我叫章无忌。”

  “这名字不错,很有特色。”

  说罢,叶子轩笑了笑,不再废话,直接走进了病房,推开房门,视野中就出现两个人,病房里,何翡翠的脸色依然有些苍白,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的,望着天花板不知道想些什么,而何长青正拿着遥控器,不断翻看着澳门各个频道的新闻。

  其实何翡翠的伤势是诸多人中最轻,但何赌王的死去给了她一记重击,也就让她变得沮丧和痛苦,何长青少了两分对父亲的留恋,他的眼里更多是对未来憧憬,希望能够把握好手中资源,让自己尽快崛起,所以他收集着各方的态度。

  见到叶子轩出现,何翡翠跟何长青都抬起头,绽放一抹笑容:“叶少。”

  “咳咳!”

  何长青兴奋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还试图下床迎接叶子轩,或许是太过激动的缘故,也或许是动作过猛的原因,并未恢复的何长青忍不住咳嗽了两声,叶子轩知道他伤势严重,昨晚撑着回去也纯粹一口恶气,当下走快两步一按他肩膀:

  “大家都是老朋友了,躺着吧,不要起来了。??.??`c?o?m?”

  何长青吐出一口长气:“好吧。”接着又苦笑一声道:“其实你该早一点过来,这样可以减少我们很多负担,你不知道,那些前来探视我们的权贵,每一个都提起了你,希望我们牵线跟你认识,还异口同声的大骂何长峰狼心狗肺。”

  “我就纳闷了,我们都没有证据钉死何长峰是凶手,他们却好像亲眼看着他跟五联会交易,骂的大义凛然。”

  “这叫墙倒众人推。”

  何翡翠白了弟弟一眼,随后淡淡抛出一句:“如不是父亲把蛋糕分完,你我成为主事人,让何长峰一无所有,你看他们会不会喝骂何长峰?只怕更多是为其开脱或证明清白,搞不好还会把我们当成凶手,真相从来都是属于胜利者。”

  在何长青嘿嘿一笑时,叶子轩竖起拇指赞道:“精辟。”接着上前拿起病历本查看,声音轻缓而出:“后天就是何先生的葬礼了,你们身为子女身为接班人,怎么都要出现在灵堂,你们这两天就不要再见客人了,好好保存点体力。”

  何翡翠点点头:“叶少放心,撑得住。”

  何长青也附和一句:“熬几天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  在叶子轩的无奈笑容中,何翡翠低声一句:“叶少,何长峰哪去了?有没有去殡仪馆祭祀父亲?”

  叶子轩拉过一张椅子坐下,还拿过大果篮削着一个苹果:“他被我和老三赶出何家后,就被董菲菲带去一间董家旗下的旅馆居住,董菲菲原本要带他去香港,过几天再回来参加葬礼,但他涉及到观海墓园一战,所以暂时不能出境。”

  “他此时应该呆在董家酒店密谋,至于殡仪馆没有见到他身影。”

  何翡翠听完拳头微微攒紧,低喝一声:“他还真是一个畜生,父亲死了,既然不赶赴过去拜祭,可见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,我原本还有点不忍,现在看来他不死都对不起天了,葬礼那天,我要亲手杀掉他,让他到九泉给父亲赔罪。”

  何长青问出一句:“他真会过来吗?”

  “会!”

  叶子轩很肯定的回道:“他心中有着仇恨,有着不甘,怎会不去何先生的葬礼呢?哪怕不能在葬礼上无法取得众人支持,他也会捣乱现场给咱们添堵,不过谁都不用出手要他的命,我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归宿,磕完头,会有人杀他!”

  何长青生出一抹讶然:“会有人杀他?”

  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到时你们就清楚了。”随即又向两人淡淡出声:“我昨晚还跟郭翘楚谈了,葬礼后,他拿着何家的合同回新加坡建造船厂,从此不再插手澳门任何事件,具体的细节他会跟你们商量,希望大家以后能和平相处。”

 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真挚:“我葬礼之后估计也要离开,毕竟这里是何家沉淀半个世纪的澳门,我长期呆在这里,不利于你们挑起担子,也会削落何家的地位,所以就把何氏集团交给你们了,两家资源的整合,白秋画会跟你们洽谈。”

  何长青眼睛微微一亮,随后又恢复了如水平静。

  何翘楚眼里闪烁一抹感动,看着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叶少真是我们大恩人,不仅三番五次地援手我们,救了我们的性命,让我们有一个安定的归宿,你还给予我们应有的尊重和权力,翡翠在这里誓,何氏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伙伴。”

  “谢谢大小姐。”

  叶子轩伸手跟她重重一握,随后扬起一抹笑容道:“有你这话,我就能安心离开澳门。”

  就在叶子轩要转身离去时,他忽然想起一件事,轻笑一下,向门口微微偏头:“门外保镖挺尽责的,质素看起来也不错,只是怎么都看着面生啊,好像没有一张熟悉面孔,跟你们和何先生打交道这么多次,都没有现他们的存在。”

  “观海墓园一战后,何家精锐死伤惨重,一干老人更是几近覆灭。”

  没等何翡翠出声回应,何长青挤出一抹笑意,轻声接过话题:“花园和赌场有不少守卫,可是我担心他们跟何长峰太多交情,让他们保护我们容易出现变数,于是就启用了一批新人,所以叶少看着陌生,但我可以向你和姐姐保证。”

  “他们足够忠诚。”

  何长青呼出一口长气,吐字清晰的向叶子轩解释:“这些都是我当时交情不错的何家精锐,身手未必厉害,但关键时刻绝对帮上忙,虽然会给人一朝天子一朝臣态势,但为了安全起见,更为了长远着想,启用他们也是不错的选择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原来如此,我就是感觉他们面生,所以多问一句,启用新人,也是何家展的要素。”

  何翡翠目光若有所思,但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随后三人又闲聊了一会,要离开的时候,叶子轩把目光转向何长青:“何少,聊两句?”

  在何长青止不住一怔时,何翡翠也是眼皮微微跳动,不知道叶子轩要跟何长青谈些什么,毕竟要避开她的绝对不是什么小事,但她没有太多的好奇,犹豫一下挤出一句:“你们不用出去聊了,我去花园转一转,呼吸一点新鲜空气!”

  在何翡翠坐着轮椅快离开病房后,何长青挺直身躯笑道:“叶少,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?”

  “何家队伍最好不要有太多黑鸦影子。”

  叶子轩把削好的苹果递过去:“另外,找一个合适的机会,让黑鸦老大给我一个交待。”

  何长青身躯一震,眼神凝重的看着叶子轩。

  ps:谢谢一剑风华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。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