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一十八章 七堂,洗地了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一十八章 七堂,洗地了

  readx();  第五百一十八章七堂,洗地了

  夜深人静,竹叶青花园,灯火通明。?◎?§中文网卍`-`.-

  一列车队裹着雨水缓缓驶入进来,随后车门打开钻出数十名青叶子弟,胳膊全都系着一条黄丝带,在一把大伞的遮挡之下,李勇慢吞吞走入别墅,这是李勇今年第三次走进这栋别墅,第一次是聆听竹叶青指示,第二次是来霸占别墅。

  竹叶青横死,副帮主自杀,彪子横死,三大堂主挂掉,何长峰被废掉,让李勇迅从二线堂主站到前线,随后又傍上山口组这大船,他就开始以帮主身份自居,还把自己当成竹叶青花园主人,准备干掉钟剑之后就宣告就任帮主之位。

  他今天来这里就是提前享受主人的感觉,他还特意找了一个酷似竹叶青的女人,妄想着在女主人床上征服昔日主子。

  亲信得知他要入住这里,早早派人准备好了一切。

  当李勇走入别墅大厅的时候,酒柜里已经装满了世界各大酒庄的红酒,一支支价值不菲,鱼子酱也是最昂贵的黑鱼子酱,原料是鲜鱼的鱼卵,而且是最高级那种,年产量不到四尾,被称为极品珍珠,全世界能享用到它的人少之又少。

  “啪!”

  坐在竹叶青喜欢的单人沙上,李勇便打出一个响指,昔日服侍竹叶青的佣人马上端着食物和酒水过来,虽然心底很是恼怒一个堂主霸占主子地方,但他们人微言轻做不了什么,只能认命似的伺候李勇,还不得不挤出一抹笑容应付。

  李勇将金匙伸进装着冰的小巧器皿里,挖出一勺新鲜的黑鱼子酱,然后闭着眼睛送进了嘴里,用牙齿轻轻咬破,欣赏一个个啵啵的声音,随后用舌头仔细地品味着,当将鱼子酱咽进肚子里后,他拿起身前的红酒杯,浅浅地喝了一口。

  最后,他用白色的手帕擦了擦嘴巴,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。

  摆足主人姿态之后,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了,一个魁梧汉子从门外走了进来,站在李勇身前低声一句:“堂主!”

  李勇眼皮子都没有抬,只是抽出何长峰昔日抽过的雪茄,拿在鼻前轻轻地噢了一下,然后叼在了嘴里。

  “帮主!”

  魁梧汉子顿时意识到什么,一边颇为识趣地改变称呼,一边从佣人手里拿过火柴,为李勇毕恭毕敬点着了雪茄。中文网  --.

  李勇轻轻吸了一口雪茄,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,淡淡地问道:“有什么情况?”

  魁梧汉子低声一句:“钟剑见了叶子轩。”

  李勇瞬间停滞动作,良久抬起头:“他们谈些什么?”

  魁梧汉子犹豫一会:“听说是合作的事,但具体合作什么不清楚。”

  李勇坐直身躯,冷喝一声:“电联中村狮雄。”

  夜渐深,风未停,雨更冷。

  姓名:樱花子。

  国籍:东瀛。

  身份:东瀛柳生剑道传人,山口组顶尖杀手。

  战绩:执行过八十次任务,胜率百分之百,且她的对手全部死亡。

  这就是樱花子简单却强大的真实写照,也昭示她有轻易踩下钟剑一堂的强大实力,只是此刻的樱花子却没半点高兴,李勇那窥探自己美色的家伙,既然质疑她的威慑和专业,再三恳请她提前出手杀掉钟勇,还通过联系组织来杀自己。

  虽然樱花子也不想夜长梦多,但还是不喜欢这种左右自己的要求,只是山口组最终答应钟勇,七堂可以缓一点清洗,但钟剑一定要尽快清楚,原因很简单,李勇已收到一个消息,钟剑跟叶子轩有过接触,难保七堂会找叶子轩做靠山。

  相比见识过叶子轩厉害的李勇他们来说,容颜精致喜爱红色披风的樱花子不怎么把叶子轩放在眼里,如非组织再三叮嘱不要招惹叶子轩四面树敌,她还真想跟叶子轩过一过招,让后者看一看,究竟是他的刀快,还是她手中的剑厉害。

  一剑封喉,她不信叶子轩能从容躲开。

  今晚的雨水下得淅淅沥沥,肆无忌惮,樱花子看着进入视野中的七堂建筑,脸上多了一抹说不出的凝重,七堂没有跟往日一样大门紧闭,电网打开,守卫重重,相反还亮起了灯光,大门洞开,好像等着自己到来,给予自己致命一击。中文网  ``.--

  樱花子揉了揉脑袋,轻轻转动头顶的雨伞,目光在幽深的大门停留一秒,随后又掠过一抹讥嘲。

  钟剑他们的阴谋诡计,在自己强大的实力面前,不堪一击。

  樱花子也不怕有埋伏,身边不仅有四名暗卫跟随,身后更是有李勇堂口的三百子弟做后盾,这是李勇派来协助她夺取堂口的精锐,只是樱花子不觉得需要大规模拼命取得胜利,她认为只要自己杀上一些人,人心惶惶的堂口必然崩塌。

  到时一剑杀掉钟剑易如反掌。

  “嗖!”

  一阵冷风吹了过来,裹着水珠从雨伞边缘打入,让樱花子的俏脸多了一抹冷意,让她止不住紧一紧身上披风,四名暗卫的脚步依旧沉重有力,在这夜雨中分毫不乱,感受到千里迢迢跟随自己过来的同伴信心,樱花子也重新变得漠然。

  只是冷风吹拂过来,她依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  那种阴冷的感觉,就好像梅雨天气中,那份潮湿始终徘徊在心头,也如同于暗巷独行,有猛兽窥视一旁;更如同于午夜做过坟地,见孤魂栖息一侧,樱花子浑身起了薄薄一层鸡皮疙瘩,这种感觉,仅有三年前,跟金刚子过招时有过。

  想到这里,她对未曾见面的叶子轩更深一抹杀意,是叶子轩杀掉她曾经动心的金刚子。

  转动几个念头,樱花子心里还是不安,轻轻咳嗽一声:“探路!”

  还没等四名暗卫散出去探究七堂有没有重兵埋伏时,樱花子全身汗毛忽然竖了起来,以一种对危险感知的本能猛的立定脚步,倏然抬起双眸向一个方向瞅去,四名暗卫的脚步也微微一滞,随后像是受惊兔子一样乱了,乱得一塌糊涂。

  前方一人,一刀,像一尊黑甲战神,伫立在暗夜之中。

  他堵住他们的必经之路,七堂的入口。

  人,不高大,刀,也不锋利,可是站在那里,却给人一种水火不能毁灭之感。

  那挺直如标枪的身影,有着闪电裂破长空的璀璨和锐利,樱花子感觉自己浑身束紧,连呼吸都需要倍加用力才行,再然后便是彼此的对视,打量对手眸中流露出来的冷酷血腥,相同的气息,让樱花子下意识以为,她看见了一个自己。

  一个东瀛暗卫低喝一声:“什么人?”

  四人几乎同时闪出武士刀,整齐如一的动作使手中的武士刀,出金属掠空的颤音,每一把刀折射的寒光,又前后连缀成线,就像是两道闪电充满血腥凶厉,清冷,萧杀,雨水打在刀上当当作响,击碎着夜晚的安静,也敲打着人心。

  樱花子也凝聚目光注视着对方,左手已经不知不觉握上了剑,她已经嗅到一抹说不出的危险。

  夜雨天气,对方提着刀挡在这里,绝对没有什么善意。

  “杀!”

  在樱花子的微微偏头中,一名武者脚步一挪,一握武士刀冲了上去。

  “叮!”

  见到敌人出手,黑衣人依然冷漠,缓缓拔刀,他的动作极慢,拔的仿佛不是刀,而是一千斤重物。

  刀一寸寸的滑出刀鞘,森杀之气大增。

  虽有雨水的侵身,仍然使人感到如入火炕。

  刀终于离鞘。

  只见寒光一闪,连刀的形态都还没看清,刀已经劈至东瀛武者的脖子,只怕闪电的度也不能形容其快,霹雳之威也不能形容其刚猛,东瀛武者心头一震,循着本能抬手一刀,用尽自己全部力量,只是依然迟了半拍,竹刀没入咽喉。

  东瀛武者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“杀了他!”

  见到对方一招杀掉同伴,樱花子俏脸一寒,脚步挪动,想要先制人。

  也就在这瞬间,黑衣男子也动了。

  三名东瀛武者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绷紧神经的摆出围杀态势。

  但黑衣男子的脚步,便如战鼓一般的咚咚咚,敲响在雨夜长街之上。

  “嗖!”

  樱花子的瞳孔猛地收缩——气势如虹!

  虽然黑衣男子单枪匹马,手里也只有一把竹刀,可落在樱花子的眼里,她却分明觉得,荆轲要离聂政俯身。

  一闪而过!

  “砰砰砰!”

  三名暗卫像是纸扎人一样跌飞,咽喉全像是秋叶吹响,鲜血肆意。

  见到黑衣男子一刀杀了三人,樱花子俏脸彻底难看,握着的伞一松,随后,长剑欲出鞘。

  一刀!

  雨水一滞。

  竹刀扑向樱花子的咽喉。

  裹着披风的樱花子浑身冰凉,她在封挡中连换了六种剑法,却只明白一个事实,挡不住。

  纵然她已经身在半空,纵然她离黑衣人仍有三米,但那一刀的气势,依然残酷地割裂着她的精神与斗志。

  挡不住!

  那一刀直接贯穿了樱花子的咽喉。

  一股鲜血瞬间飙射半空。

  黑衣人又是一挥,刀光掠过,让所有人都以为是闪电裂空。

  “轰!”

  万千雨点,都随着这一声锐响横飞而出,樱花子的头颅就这样飞向了半空。

  唐薛衣竹刀一伸,一侧,刃净,入鞘。

  “七堂,洗地了。”

  ps:谢谢pian9打赏本作品2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