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不眠之夜
    第五百一十九章不眠之夜

    太嚣张!太他妈嚣张了!

    雨夜一战,不仅被暗中窥探的钟剑和七堂全部入目,还被随后赶赴来的数百名李勇精锐目睹,看着唐薛衣一刀斩杀樱花子,再看着他从容离去的嚣张背影,还有久久回荡夜空的七堂洗地,每一个人都从头冷到了脚,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。8>  w-w`w=.-y`a·w=e=n-8=.·c`o-m

    数百名李勇精锐不仅没有追杀相距十多米的唐薛衣,他们连握住兵器的力量都渐渐消失,饶是唐薛衣离开狭长阴冷的街道,七堂依然可以清晰听到砍刀落地的声音,站在楼顶默默观看一战的钟剑,这一刻,对唐薛衣和叶宫有着绝对的恭敬。

    这也决定了他对叶子轩的忠诚。

    钟剑虽然是当众下跪要求投靠叶子轩,可对他来说是无奈之举,毕竟自己抗衡不了东瀛人和李勇的联手,特别是樱花子的一剑封喉,真的挡不住,他需要借助叶子轩来求得生存,只是心里多少有一些抗拒,毕竟叶宫跟青叶帮有着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场面话跟内心想法总是有着出入。

    自己归顺叶宫不仅让各方不齿,就连七堂兄弟也是议论纷纷,觉得钟剑所为跟叛帮没什么区别,还有人质问他是否对得起死去帮主,钟剑一度动过权宜之计的念头,熬过难关之后找机会再从叶宫反出去,可今晚这一战,他就变得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他知道,唐薛衣这一刀,不仅是杀给李勇看,也是杀给自己和七堂看。

    唐薛衣能斩杀樱花子,自然也能砍掉他钟剑脑袋。

    他回头环视身后数十名精锐,原先颇有微词的神情,此刻全都变得肃穆和恭敬,自己目光扫过去的时候,不再是下午时的不满和对抗,齐齐低头流露顺从之意,毫无疑问,唐薛衣的一刀,也慑服了他们的心,他们的斗志,没人再反对加入叶宫。>8_>>w-ww.

    钟剑口干舌燥的一叹,除了感慨唐薛衣的霸道之余,也对叶子轩的强大算计心悦诚服,他一度不解,叶子轩为何要对外散出七堂跟叶宫合作的消息,为什么要自己门户大开,原来就是引诱樱花子来七堂先制人,让唐薛衣当众把她一刀斩杀。

    只是一刀,杀人,慑人,收心,一举三得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钟剑抬起头望着夜空,淡淡吐出两字:“洗地!”

    数十人齐声回应:“是!”

    再无异议!

    在樱花子他们横死长街的时候,李勇也从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虽然怀中搂着的是山寨竹叶青那雪白温润的身躯,但那份做为亡命份子特有的警醒却并没有丢失,所以在门出声响被踢开的瞬间,他已经裸着身体从床上跳了起来,手中还拿着从床头炒起来的大头灯,同时吼叫一声:“来人啊。”

    吼叫的李勇像是一头野兽,再也没有吃鱼子酱时的优雅,危险让他无法再从容。

    昏黄清冷的灯光中,一股寒流从敞开的门扉侵袭进来,让肌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,借着隐隐约约的光亮,可以看见是一前一后的两个人,李勇便放了一半的心,嘴角甚至挑起嘲讽的笑意,他妈的!来偷袭自己也不多派几个人?两个有啥用?

    有啥用?

    他不知道对方怎么潜入进来,但自己今晚带了两百多人,走廊对面的卧室也有不少守卫,防备的就是钟剑狗急跳墙杀掉自家,他们听到踢门动静转眼就能过来,但随即,李勇就现事情有些不对,对方很从容,从容的像是在家里闲庭散步。

    一个人守在门口处警戒,另一个人风一样的扑了上来。8﹏  w-w·w-.`

    扑上来的那个人身材修长,手上拿着一把薄刀,身上气息阴森可怖,在昏黄灯光中,白色的残影如流星,有着一股气势如虹的态势,李勇全身汗毛竖了起来,猛地砸出手中大头灯,呼!只是这大力一砸却没有传来惨叫,甚至连碰撞都没有。

    落了空!

    对方身体一转,刀光闪过,随着一声脆响,李勇手腕一阵巨痛,伴随一抹殷红刺眼的鲜血溅射,大头灯啪一声落地,摔了个四分五裂,李勇惊骇欲绝,这是人还是鬼?世上还有这样的度?紧接着,他的手腕传来一股冷寒无比的巨痛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的出手者脚步一踢,李勇砰一声向后摔飞出去,带着惨叫把山寨竹叶青砸醒,下一秒,他右手一抬,手中利器嗖一声飞出,钉入后者的衣领上,把李勇跟大床连在一起:“叶少说,你跟山口组勾结谋取澳门,本该一刀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需要一个传声筒,所以留你一命传话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中村狮雄,胆敢介入澳门,来一个杀一个,来一窝杀一群。”

    空小寒冷漠无情的抛出一句话,随后就身影一闪从门口消失,当李勇手下穿着短裤,提着武器,喊叫着冲了进来,在门口处,他们下意识的站住了脚步,借着昏黄灯光倾泻下来的光芒,他们清楚的看见,李勇脸色苍白嚎叫不已的倒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而他的一只手,落在地上,鲜血染红地板,染红床单,有着让人毛骨怵然的诡异。

    床上,裹着一张被子的山寨竹叶青,清醒过后,也出火车汽笛鸣响般的尖叫: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从听到李勇出来的吼叫,到提着武器从各处赶过来护驾,也不过是两分钟左右的事情,但已看不见凶手的影子,就在他们四处张望时,又有一个人快步跑过来,还一脸惊慌喊道:“帮主,不好了,樱花子被人杀了,飞狗全部投靠七堂。”

    樱花子死了?三百精锐叛敌?

    李勇的惨叫都无形中停止。

    数十名手下面面相觑,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惊恐,一股极地之冰的寒意,从天灵盖缓缓延伸到脚底板,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,但,每个人又都知道,肯定是断手之人的同伙,因为除了这种人,他们再也想不到,还有谁能这样无情斩杀樱花子。

    外面的风雨,好像小了很多,但阴冷却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清晨六点,叶子轩早早醒来,洗漱完毕就转到后花园呼吸新鲜空气,唐薛衣跟空小寒的战报还没有到来,但叶子轩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,收服青叶帮也有着绝对信心,他此刻注意力更多是落在明日葬礼,希望可以让老何顺顺利利走完一程。

    站在后园舒展筋骨的时候,叶子轩一眼见到,半开放式的院子,穿着黑色背心的棺材板站在一个沙袋前出拳。

    一招一式,很是机械,却间不停歇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整个后园充斥着沉闷的响声,棺材板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到来,脑袋一垂,不由加快了拳和力量!

    三记重拳过后,棺材板忽然整个人后退了一步,然后豁然挥出了一记直拳。

    这一记直拳借助了前冲的力量,声势颇为了得,拳风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记闷响过后,厚实的沙袋立刻爆裂,细沙瞬间流了一地,看到棺材板这恐怖的一拳,叶子轩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背负双手踏前一步开口:“棺材板,看你的动作和力量,伤势应该好了八分,这么短时间恢复状态,身体适应性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吐出一口长气,摘掉拳套转过身望着叶子轩,表情一如既往的森白,只是那森白的脸蛋上,因为体力消耗的缘故多了点红润,额头上渗出粒粒汗珠,甚至他的背心都被行水浸透了,仿佛贴在棺材板身上一样,他声音低沉地挤出一句:

    “我想亲手杀了陈天策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棺材板简单直接地回道:“因为我不是废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绽放一丝笑意,上前轻轻一拍他的肩膀:“没有人说你是废人,陈天策确实要死,但不会是你来动手,一是我早有安排,和记收我暗花会对付陈天策,二是顾虑你们曾为同伴,而且我也答应过你,不会强迫你对五联会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当赵太甲把我出卖给龙剑的时候,我跟五联会就彻底恩断义绝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淡淡出声:“我总是要走出这一步的,让我去香港吧,我熟悉五联会的运作,也能锁定陈天策的行踪。”他显然也知道不少事情:“墨七熊他们已经说了,和记不太可能对陈天策下手,双方的生意来往利益绝非三千万可以覆盖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亿或许可以让和记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三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他固执的态势,再度一按他的肩膀出声:“等赌王的葬礼结束,等暗花的风波酝酿,只要时机一到,一定让你前去香港杀掉陈天策,只是这几天还需要沉一沉,你也再把自己的伤养一养,我答应你,陈天策的生死将由你来了断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杀陈天策只是一个仪式,主要是棺材板要斩断过去。

    棺材板捡起地上衣服,重重的拍打两下出声:“他一定躲在宝莲禅寺!”

    ps:谢谢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、恒星医说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