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二十一章 猎物是谁?
    第五百二十一章猎物是谁?

    何长峰?

    听到理事者喊出何长峰的名字,全场都止不住安静起来,似乎没有想到众叛亲离地何长峰还敢出现,纷纷扭头向入口处望过去,连叶子轩跟沈万千也侧头,正见何长峰带着董菲菲几个人现身,清一色的黑衣,动作利索的向灵堂走来。>_﹎8_w=ww.

    听到何长峰现身,何家成员顿时躁动起来,横死子侄的家属们脚步一挪,黑压压的逼迫上去,在他们眼里,何长峰就是害死何赌王的最大幕后黑手,就是何长峰和五联会里应外合,在观海墓园对众人大清洗,导致何家子侄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最让他们愤怒是,横死何赌王跟近百名何家成员后,何长峰不仅没有赶赴医院探望,还假装晕倒来逃避责任,更是火急火燎跟宋伯仁、董菲菲密谋上位,无情无义,唯利是图,所以他们见到何长峰还敢出现,怒火顿时汹涌了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要搬起凳子火拼。

    数十名死者家属呼啦一样围上去,对着缓缓走来的何长峰怒吼:

    “何长峰,你这个畜生,是你害死赌王跟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渣,害死这么多人,还敢过来猫哭耗子假慈悲?”

    “何长峰,血债血还,你要拿命偿还死去的人。”

    在死者家属义愤填膺向何长峰难时,在座宾客全都静观着事态的展,不少人讥嘲何长峰还真是不知死活,这个时候现身摆明就是自取灭亡,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何长峰,但叶子轩已经掌控了何氏,没有人会再抱何长峰的大腿。

    无论是不是何长峰下的手,只要叶子轩、何翡翠跟何长青认定是他,其余人自然也会把罪名扣他头上,顺势而为远比标新立异更符合众人利益,就在这时,又一个声音从观众席上响起:“这种无情无义的败类,应该人人得而株之。﹎__﹍8  w·w·w=.-”

    他的喊叫顿时打破观礼者平静,不少前来观礼的代表迟疑一下,也都跟着对方大声喊叫起来,纷纷声讨何长峰的禽兽行为,沈万千微微偏头瞄了一眼,想要看看是谁如此识趣痛打落水狗,扫过瞬间笑了,正是刚刚上位的叶宫分堂主。

    钟剑!

    面对群情汹涌,董菲菲身边几个人马上散开,张开双臂阻挡死者家属的靠近,何长峰显然早料到这个情形,脸上没有半点变色,董菲菲轻轻咳嗽一声,搬出自己的权威:“各位,我理解你们的心情,也明白你们此刻的悲伤和愤怒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很是清亮:“但我可以告诉大家的,何赌王绝非何长峰所害,是有宵小之徒嫁祸给他,让他遭受千夫所指失去一切,也让他跟何家内讧起冲突,便于渔人得利,何长峰正在追查凶手,再给一点时间,相信会给你们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董家还可以担保,如果有证据指向何长峰杀人,董家会亲自手刃了他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呈现出应有的处事能力:“但如果没有证据诬陷他,董家也不会眼睁睁让他背黑锅。”

    死者家属微微一怔,见到董菲菲是女人,说话又如此得体,加上搬出董家作为担保,一时之间,火气虽然还存在,但已经没有人动手了,何长峰散去昔日的盛气凌人,扫视众人一眼叹道:“我知道各位不会相信,但我真没杀父亲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摘掉眼睛上的墨镜开口:“更没有对其余何家子侄下手,怎么说都是血脉现场的兄弟姐妹,何长峰再不是人也不至于这样丧心病狂,当然,现在的你们绝不会相信我一面之词,但请给我一点点时间,我一定向你们证明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何长峰过来只是想给父亲上一炷香。”

    何长峰直挺挺的跪了下来:“请大家成全何长峰吧。”

    言语分寸,当场下跪,赢得不少宾客点头,哪怕真是何长峰下的黑手,此刻表现依然可圈可点,何长青走了上来,冷笑一声开口:“你是捏着我们没有直接证据,所以才如此惺惺作态吧?只可惜外人不傻,我们不傻,父亲也不傻。_8﹍﹍﹏w=w-w=.”

    “釜底抽薪,让你失去一切,你再怎么作态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挤出一句:“三少,他怎么说都是你大哥,没有证据指证他为凶手,你就咬定他是幕后黑手,不仅是对他不公平,也是对何伯父不敬,你老是给他泼脏水,不得不让人怀疑你的用心,再说了,他今天就是来送伯父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何少,就不能大度一点,满足他这一点要求?”

    何长峰抬起头带着泪花的脸,望着昔日被自己踩过的何长青道:“老三,恩怨以后再说好不好?今日就给我送父亲最后一程的机会,好不好?我什么都没有了,也威胁不到你,就剩下这点要求了,求求你,给我一个抬棺的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看着何长青,俏脸带着一抹戏谑:“三少,拿出一点男人的风度来,不要跟小时候一样,小肚鸡肠。”昔日董菲菲跟何长峰没少欺负何长青,何长青每次都是忍耐,忍耐不住就跑去告状,但告状结果都被董菲菲眼睛一红破局。

    所以董菲菲不忘记提醒何长青:“打小报告,小人得志,这是我最讨厌的两种人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脸色一变,想反击却被姐姐拉住,示意没必要争执。

    “二少要尽孝,咱们应该成全,而不是阻拦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挥手让死者家属退后几步:“都退下吧,今天是何先生的葬礼,生流血冲突不吉利,也会让他人看笑话,一切恩怨暂时不提。”随后拍拍何长青的肩膀一笑:“董小姐说的没错,你身为何家唯一大少,确实应该大度一点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点点头退后几步,何长峰听到唯一大少,眼里不引人注意划过一抹狠戾,随后又见到叶子轩望着董菲菲开口:“上次跟董小姐一见,只觉盛气凌人,这次再见,身上多了不少可贵的东西,说起话来也是有理有据,能力不凡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冷眼看着叶子轩:“谢谢叶少赞誉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董小姐有男朋友没有?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扬起一抹笑意:“如果没有男朋友的话,我会让何翡翠代表何家向董家提亲,三少跟董小姐都到婚娶的年纪,三少正带着何家重振雄风,万事俱备只缺一个贤内助,如董小姐有意思的话,我想三少一定愿意迎娶你过门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适时走了上来,出哈哈大笑:“这绝对是一件大好事,也是赌王愿意见到的强强联姻,叶少成全他人好事,我也来尽点力,就由万千来做媒人,相信沈家跟董家的交情,董先生会给这个薄面,三少,到时可要给大红包啊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何长峰身躯一震,眼里流露一股震惊,拳头无形中攒紧,在何长青跟何翡翠也微微一怔时,董菲菲更是脸色变得难看,换成其余人,董菲菲肯定觉得狂妄自大,但对叶子轩足够了解后,她就感觉自己对这人没有足够把握。

    董菲菲相信,以叶子轩跟沈万千的身份,绝对能说服董家促成她跟何长青的亲事,何长青虽然身份显赫,还是继承人之一,但董菲菲依然觉得这是对她玷污,在她的设想中,只有少数几个公子哥能配得上她,她绝对不会嫁给何长青。

    “叶少,沈少,你们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董菲菲深深呼吸一口气:“我跟何长青是不可能的,我是绝不会嫁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是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指一指自己跟沈万千,很是霸道的回应:“我们跟董先生说了算,你就洗干净准备嫁过来吧。”他向沈万千一笑:“沈少,你这个媒人记得尽力一点,务必促成这一件事,同时向董先生告知何家的诚意,九十九个亿的彩礼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大笑一声:“九十九亿?董先生一定很乐意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俏脸含怒,可又使不上力,她清楚自己在董家人眼里,绝对不值九十九个亿,何家开出这个价,一定会动心。

    她想要怒骂两人,如此无视她的存在,如此肆意践踏她的尊严,可担心让事态更加恶化,只能咬着嘴唇沉默。

    叶子轩把董菲菲打压下去后,就望着何长峰话锋一转:

    “葬礼上说太多喜事不合适,咱们还是继续二少尽孝的问题,二少,你今天可以上香,可以抬棺,还可以撒土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何先生临死前说过,你要尽孝先要磕谢。”

    在董菲菲不敢再随便出声时,何长峰低声一句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叶子轩像是早就准备好一样,手指啪一声响起,灵堂四周的何家成员马上转身,从一排架子上取下近百灵位,叶子轩手指一点:“这都是死在观海墓园的兄弟子侄,他们都是为了保护何先生而死,你要尽孝,先给他们一个个磕头。”

    “磕完了,今天,你也是何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过老肥的灵位:“诚心一点,这头,要磕出响声。”

    你妹!一百个响头?

    何长峰看着密密麻麻的木牌,眼里掠过了一抹凶光,但最终叹息一声,闭着眼睛磕这个头。

    大局为重!

    几乎同一个时刻,距离殡仪馆三百米的一个车库,停放着跟殡仪馆一模一样的灵车,车上也摆放着一副上好的棺木,跟直播现场的赌王棺柩一模一样,驾驶座上,穿着殡仪馆服饰的韩麻子正叼着一支香烟,一脸漠然地吐出一口浓烟。

    他像是猎人一样安静等待,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的猎物是谁。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