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二十二章 各怀鬼胎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二十二章 各怀鬼胎

  第五百二十二章各怀鬼胎

  何长峰足足磕了八十一个响头,上了八十一炷香,才站在何赌王的灵位前面。﹎>  >吧﹎  w`w·w=.=

  他的额头早已经从红肿变为流血,董菲菲连给他换了三次纸巾擦拭,鲜血才没有流淌下来,站起来的何长峰还踉跄了一下,差一点就摔倒在地,所幸及时稳住脚步才没出丑,随后望着叶子轩低喝一声:“现在可以给父亲上香了吧?”

  “当然可以!”

  叶子轩手指轻轻一挥:“何少如此有诚意,我怎么不给机会呢?”

  在他微微偏头之中,何翡翠亲自把一炷香交到何长峰手里,何长峰双手抖动着接过木香,不是因为愧疚或紧张,而是太累太酸痛,他看着何赌王的遗像,眼里闪烁一抹怒火:老东西!就是你害得我如丧家之犬,连一个外人都欺负我!

  等我干掉他们,我就把你鞭尸五百泄恨!

  何长峰捧着香放入何赌王面前的香炉,然后退出三步跪在蒲团上,对着棺材重重的磕起头来,每一次都很用力,但每一下都让他眼神更加恶毒,显然已经忘却了父亲的好,把今日耻辱和失去全部算在后者头上,一有机会就十倍报复。

  “父亲,安心吧!”

  何长峰从地上直立起身躯,看着遗像大声喊道:“何家一定会更辉煌的。”

  看着何长峰缓缓站起来,何长青冷不置可否地哼一声:“不用你多言,何家也会更强大更辉煌。”随即微微偏头补充:“上完香了,磕完头了,你要尽的孝心也尽完了,没有什么事的话就滚出这里,别妨碍何家接客以及葬礼进行。”

  被弟弟这样当众打脸,何长峰脸上没有半点怒意,接过董菲菲的纸巾擦拭额头,随后望着叶子轩一笑:“叶少说过,我给老肥他们上完香磕完头,我今天就还算是何家人,我可以抬棺撒土,父亲还没有真正入土,我想要多陪一会。吧  w`w·w·.`”

  “你和大姐要待客就待客,我安静在旁边呆着就是。”

  他还望着叶子轩笑笑:“叶少,我是不是可以跟完行程?”

 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拍拍何长青的肩膀之后,望着何长峰淡淡开口:“我向来言出必行,你给老肥他们磕头了,自然可以留下来,只是希望二少安分一点,在座很多人都看你不顺眼,一不小心起了冲突,我担心你连门都出不了。”

  何长峰微微鞠躬:“谢谢叶少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就径直向何氏家属旁边的椅子走去,董菲菲眉头轻轻皱了一下,上前几步拉住何长峰的衣袖:“表哥,我们不是来上完香就走人的吗?爷爷吩咐过,你拜祭完马上去码头,然后坐船去香港,大夫人已经被人送过去了。”

  何长峰拉着董菲菲在椅子坐下,随后看着重新忙碌起来的何家人,声音平和而出:“今天是父亲的最后一程,虽然我跟他有过不同意见,临死前几天还有过争执,但他始终是生我养我的父亲,生前不能尽孝,死后就让我出点力吧。”

  “我看完他入土再去香港。”

  何长峰淡淡出声:“你可以告诉船只先回去。”

  董菲菲俏脸多了一抹疑惑,一边掏出电话给董家信息,一边向何长峰低声一句:“表哥,他们这样肆意践踏你,你还要留到下午入葬吗?何必这样自取其辱呢?上完香磕完头,对你来说已经完成仪式,咱们还是现在上船回香港。”

  何长峰目光一寒地看着她:“要回,你先回。”

  董菲菲心神无形中颤了一下,像是又见到观海墓园时的禽兽表哥,那晚的疯狂和恐惧瞬间蔓延他全身,她不敢再多说什么,握着电话沉默起来,还有点后悔没有把那晚变故告知爷爷,或许那样的话,董家就会派其余人来庇护何长峰。>_﹎8_w=ww.

  那晚,何长峰跟韩麻子的对话,董菲菲一个字眼都没听清楚,因为整个人乱得不行,何长峰的举动完全就是给自己和董家丢脸,所以她根本不知道何长峰还有另外的打算,此刻更多是等待董家的回复,希望爷爷会让何长峰马上回去。

  这样,她就能从这件事早点解脱出来。

  何长峰没有在乎表妹的想法和神情,只是把目光望向前方宾客,偶尔会掠过何赌王的棺木,嘴角残留一抹笑意。

  还有一股狠戾。

  在何长峰恢复平静看着葬礼进行时,在椅子坐下的沈万千也看着何长峰,随后向身边的叶子轩轻声抛出一句:“俗话说,绿帽、丧亲、失财,生死,是男人成长的四大捷径,何长峰一个月就经受四大重击,可为毛见不到他成熟呢?”

  叶子轩伸伸懒腰靠在椅子上:“你这是可惜他,还是在骂我啊?”

  沈万千想到沈家欣就笑了一下,随即轻轻摇头回应:“没别的意思,纯粹是指何长峰的不成熟,换成我在他位置,我今天肯定不会露面,即使露面了,上完香也马上走人,整个澳门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,多留一秒就多一秒凶险。”

  叶子轩风轻云淡的一笑,拿过一瓶净水喝着:“不是当事人,你感受不了当事人的不甘,痛失一切的何长峰,不拼掉最后一个机会,是绝对不是罢休的,何长峰在澳门沉淀这么多年,再怎么落魄也有三斤钉,他肯定会想赌上一把。”

  “有道理。”

  沈万千点点头,随后望着董菲菲问道:“真要乱点鸳鸯?”

  叶子轩也眯起眼睛看着把玩手机的女人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回道:“这女人除了刁蛮和自大一点,其实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,我一度以为她要弄死何长峰,结果何长峰活得好端端,她还陪着他来参加葬礼,这份心胸已非常人能及。”

  “好像其中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故事?”

  沈万千微微偏头,若有所思看了叶子轩一眼,随后又把目光转向董菲菲:“不过客观的评价,何长青跟她如果真的联姻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我跟董家打过不少交道,对她也有所认识,虽是女儿之身,但对家人嘴甜,老董很宠她。”

  “九十九个亿可以拿下她,但三十个亿,老董肯定不会推她出来。”

  沈万千简单明了的补充一句:“也就是说,她在老董心里价值三十个亿以上,董菲菲这个人除了优越感十足之外,其实还有一个明显缺点就是护短,她对外人盛气凌人,但对自家人确实是真的好,所以这个缺点一转化就是优点了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坐直身体,轻声接过话题:“如果她跟何长青真成夫妻了,那就是一家人了,她的护短不仅会让她偏袒何长青,还会无形对后者生出保护,将来如有类似何长峰这样的人跟何长青生冲突,董菲菲绝对会站在三少阵营。”

  “逮谁咬谁。”

  “没错!”

  沈万千竖起拇指赞道:“而且还把何家跟董家绑在一起了,大夫人等变数也就失去作用。”

  叶子轩多了一抹兴趣:“看来这鸳鸯谱可以点啊。”

  沈万千笑着反问一句:“前提你要对何长青有足够信任,不然就会变成对你的利刃。”

  叶子轩扫过何长青一眼:“能让他成为继承人之一,我对他自然有足够信心。”

  沈万千拍拍胸膛:“好,这亲事交给我运作,一定尽快促成他们大婚。”

  在叶子轩轻轻点头寻思哪天坐坐何长青工作时,门口又走入一批宾客,正是宋伯仁他们,叶子轩跟沈万千没有迎接上去,自有何翡翠等家属应付,倒是上完香的宋伯仁来到叶子轩跟沈万千面前,满脸笑容的打招呼:“沈少,叶少。”

  沈万千靠在座椅上淡淡出声:“宋叔,今天精神状态不错啊,而且肤色比起藏区时红润多了,看来还是南方的水土好啊,听说你最近要官复原职、、、不,是再上一个台阶做藏区副主席了?恭喜啊,再挪一步,你就是一方诸侯了。”

  听到沈万千这一番话,宋伯仁连连摆手回应:“一个藏区老二而已,算什么诸侯,我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酱油人物,一辈子只能窝在藏区,来南方走一走也只能趁着停职空档,而且年龄也摆在那里,哪里比得上两位的璀璨前程啊?”

  叶子轩轻笑一声:“宋主席这话可是打脸啊,我在你这个年龄,肯定成不了二把手。”

  沈万千还环视一眼:“听说宋少也到了香港谈生意,今天也不过来上个香?”

  在叶子轩讶然宋禁城到了南方时,沈万千又补充一句:“老何以前也给他过红包,不来意思一下会不会太自傲?”

  他贬损宋禁城从来都是毫不客气。

  宋伯仁闻言苦笑一声,双手一摊回道:“这只能说叶少看不上,以叶少的实力,不需要三十岁就能坐上我的位置,只是你不屑而已。”随即话锋一转:“今天本来禁城也要来给何先生上香,只是昨晚收到一个情报不得不取消行程。”

  叶子轩瞄了他一眼:“什么情报让宋少不敢出门啊?”

  沈万千抛出一句:“狮山组织?”

  宋伯仁落地有声:“过江龙。”

  在叶子轩神情绷紧的时候,何长峰目光正死死盯在棺木。

  ps:谢谢ppf5846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