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二十三章 意料之外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二十三章 意料之外

  第五百二十三章意料之外

  下午三点,灵车从殡仪馆开了出去,直奔十公里之外的观海墓园。﹎>﹏>吧  w`w`w·.`y=a`w`e`n-8`.=>

  宋伯仁等大部分宾客早早离去,但还是有近百名跟何家关系不错的宾客跟随,叶子轩跟沈万千也上了车,何长峰也带着董菲菲钻入了一辆车子,显然要践行给老何撒土的承诺,车队缓缓前行,沿途还有不少民众关注和媒体现场直播。

  十六辆黑色奔驰开路,中间是挂满花圈的狭长灵车,后面又是八辆黑色轿车簇拥,再后面就是家属和宾客车队,浩浩荡荡一眼看不到头,平时繁华喧闹,人流如潮的街道此时肃静,全都看着车队通行,商铺的店门也都暂时停止营业。

  街道还有数十名警察散落戒备,显然是不让任何变故生。

  或许是老天也想送一送老何,也或许是澳门注定有一场风雨,天空阴沉的可怕,乌云不断凝聚。

  黑云压城,不仅让路上的民众裹紧了衣服,也让两侧的高楼大厦提前亮灯,天色暗淡,冷光如血,一栋民居楼顶的灯饰,正如镶金的落日光芒四射,刺人眼膜如梦似幻,好不真实,其中一抹灯光打在楼顶天台,与大街小巷融为一体。

  几乎是踏着时间点,一个披着绿色雨衣的面具男子从入口处钻出,站在七层的民居楼顶。

  面具男子身材不高,面具普通,挪动无声,冷风凌厉,衣衫猎猎,正对灯饰的他被金黄灯光环绕笼罩,在冷风吹拂之下,前者感觉自己也只是冷光一缕,生出一抹寒意,但当他走到栏杆处时,精神随着灯光偏移一振,眼睛越清亮。

  他的神情如钢铁一样冷硬,目光更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犀利,宛如巨龙俯视苍生,视野中,何家车队正缓缓驶过。

  “叶子轩,你杀了泰桑,灭了我近百精锐,还下五百万暗花要我性命、、、”

  面具男子喃喃自语:“今天,我一定要好好的还给你,让你陪着老家伙一起入葬。”

  陈天策!

  观海墓园一战,他以最快的度逃去香港,躲过了唐薛衣他们的追杀,原本想要在香港疗养几天,然后就跑回台岛请罪,结果昨天收到何长峰的邮件,看着后者的计划以及承诺,陈天策最终瞒着宋光石,从香港又跑回澳门再拼一把。﹎8﹏w·w·w`.-y=a·w-e=n·8`.-c-o·m

  叶子轩不仅让他损失惨重,还让陈天策差点失去宋光石信任,尽管后者没有当他的面火,但陈天策从其余人口中知道,宋光石对他损兵折将很是恼火,所以他想要跟何长峰搏一把挽回点价值,陈天策很希望一枪爆掉叶子轩的脑袋。

  可是他也清楚,叶子轩绝非容易杀死的人,今天整个杀局压上,陈天策也不敢断言叶子轩必死。

  此时,靠在车上的叶子轩正扫视着窗外风雨,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心头隐约有一抹不安,总觉得有一股危险让神经绷紧,沈万千似乎看出他的凝重,拿着扇子跟着下意识环视四周,没见到什么可疑动静:“怎么?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

  “是何长峰带来的不安吗?”

  沈万千看着两边的送葬队伍:“这小子今天来参加葬礼,虽然让我觉得有几分愚蠢,可也让我觉得有点视死如归的态势,你既然肯让他送老何最后一程,我相信你有一定把握掌控他,可是咱们依然不能掉以轻心,这家伙有点狡猾。”

  叶子轩揉揉有些疼痛的脑袋,苦笑一声回道:“我基本清楚何长峰要干些什么,我还提前做了必要的部署,何长峰没有跑路,而是前来参加葬礼,就是我欲擒故纵所致,我相信可以破掉何长峰杀局,但不知为什么,心底有点恍惚。”

  沈万千低声一句:“感觉一切太顺利?”

  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没错,就是太顺利了。”

  他直接向沈万千告知自己的计划:“我收买了韩麻子,让他成为何长峰最后一丝希望,也让何长峰今天有信心参加葬礼,根据韩麻子汇报的情况,何长峰会在途中引车队动乱,然后调换灵车以及棺木,还会在棺木中藏匿韩麻子。”

  在沈万千脸上流露一丝讶然时,叶子轩大口喝入半瓶净水,想让他看一看究竟哪里存有纰漏:“等我们给何赌王落棺撒土的时候,韩麻子就会射出子弹要我的性命,两米距离,韩麻子枪法,足够要我的命,何长峰这一招可谓歹毒。﹎__﹍8  w·w·w=.-”

  沈万千点点头:“确实歹毒!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只是他没有想到,韩麻子已经被我用五千万收买了,到时棺材中射出的子弹不是要我性命,而是直接射翻何长峰让他给何赌王陪葬,这就是今天的全部计划,我自感掌控着每个环节,但过于顺利让我生出不安。”

  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或许我天生是苦命人。”

  沈万千微微眯眼沉思,随后清晰出声:“其实这部署不错,我也相信韩麻子不会背叛你,毕竟此时抱你大腿远比依靠何长峰要好,只是你低估何长峰的狡猾了,别忘记,当初韩麻子可是他最忠诚的部下,可何长峰却用他来做诱饵。”

  “而且他事前还不告诉韩麻子,为什么?”

  沈万千旁观者清:“这就表示他这人不仅无情,还天生没安全感,为了任务的顺利完成,哪怕最亲信的韩麻子都不信任,何长峰这次放手最后一搏,他会彻底依靠已被他出卖过一次的韩麻子?他会把整个计划对亏欠的人和盘托出?”

  叶子轩眼睛亮起:“你是说,韩麻子知道的计划,绝对不是何长峰的真正计划?”

  沈万千晃动着白色扇子,笑容多了一抹深邃:“何长峰初始走投无路,撞见你派过去的韩麻子,或许会有那么一刻信任,倚仗,但那纯粹是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的反应,当他冷静下来,何长峰肯定不会把全部希望落在韩麻子身上。”

  “不是他猜到韩麻子跟你有联系,而是他疑人不用的性格使然。”

  叶子轩竖起大拇指赞道:“有道理。”随后目光望向前方的灵车:“看来何长峰还有底牌啊,只是我有点好奇,古大鹏死了,韩麻子判了,竹叶青也挂了,听说宋光石也一脚把他踢出局了,无权无兵的他还能对我们玩出什么花样?”

  “撑死就是董家怜悯他,但这庇护也相当有限。”

  沈万千思虑一会,神情犹豫了一下:“他是何家二少,昔日左右赌场,赌场人来人往,各方势力掺杂,难免、、”

  叶子轩微微抬头:“宋伯仁?”

  “嗖——”

  就在灵车缓缓转角之时,何长峰的左手忽然从车内伸了出来,拍拍被雨水淋湿的车门,随着这一个动作,天空轰的一声炸起一个响雷,下一秒,无数人余光见到天空划过一道白芒,随后又是一道红光伴随,不是闪电却胜似那份璀璨。

  在不少人下意识抬头望去时,一个篮球似的物体从半空弹射而来。

  “砰!”

  还没有等叶子轩跟沈万千他们喊出小心的时候,篮球似的物体已经从天而降,毫无征兆砸在灵车后面的车队中间,一记脆响狠狠炸起,一辆车子挡风玻璃顷刻碎裂,车子也随之晃动不已,开车司机还被砸来物体击中,惨叫一声摔翻。

  下一秒,篮球似的物体篷一声炸开,一大团烟雾腾升而起。

  五秒钟不到,方圆二十米变得白茫茫一片,混合雨水让人视野模糊,灵车和前后车子都被白烟笼罩,见到这个变故,两旁的民众顿时尖叫起来,不知生什么事的他们四散,何家精锐纷纷推开车门戒备,吼叫保护叶子轩保护何翡翠。

  四周的警员也都拔出枪械,拿着对讲机不断呼喊,还挥手疏散着两侧民众。

  “扑!”

  就在一片混乱时,天空又响起了几记枪声,叶子轩几乎是下意识一推沈万千,从另一扇车门撞出去,车窗碎裂,子弹擦着座椅背部过去,穿过车子底盘,这一系列事变几乎生在同一秒,叶子轩和沈万千摔成一团,身上沾染了雨水。

  “砰!”

  又是一颗居高临下的子弹从洞穿车窗中射入,气势如虹向叶子轩的身躯射了过去,叶子轩早在落地的那一刻,脑子就生出了下一步反应,他扯着沈万千忽然滑了出去,险险避开子弹,子弹射在叶子轩原本趴着的位置,弹起大片石块,

  狙击手的枪法虽然比不上郭翘楚,但已经具有一流水准,如非叶子轩天生命大,两颗子弹已锁住他的生死。

  叶子轩跟沈万千迅蹲在轮胎后面。

  “敌袭!狙击手!”

  何长青第一个从烟雾中窜了过来,拔出枪械大声喝道:“保护叶少,保护大小姐!”随着他的喊叫,数十名何家精锐动作利索散出去,想形成人墙保护住叶子轩跟何翡翠,面对不知敌人位置的何家保镖,只能用最原始方法保护两人。

  何长青很快判断出敌人位置,拿起电话吼叫几句之后,马上让人取来一个箱子,很快驳接好一支长枪。

  扳机扣动!

  “扑!”

  子弹精准打在天台,炸起一大片石块,也让探出的枪口下意识收回。

  “篷!”

  这时,人群听到枪声更加慌乱,丢下雨伞撒腿就跑,一阵吹入街道的冷风一紧,白烟像是被撩拔了一下,骤然大怒大盛,白烟之中骤现燃烧的火焰,球状物体喷完白烟后就开始自燃,这一抹火光吸引无数人的注意,也更加绷紧神经。

  也就在这时,叶子轩忽然现,奔跑人群中,忽然十多人从中穿梭而出。

  这十多人已经左手一翻,雨伞悄然落地,闪出一把武士刀。

  军刺不过五六寸,袖珍却很锋锐,很坚硬,十三道白光,凉飕飕刺向形成人墙的何家精锐,三名何家精锐听到动静下意识扭头,还没有反应,一道白光已经洞穿他们的咽喉,当一道鲜血从他们喉咙迸射时,他们的身子恰好倒在地上。

  刀尖滴血,闪烁一抹摄人光芒。

  沈万千低喝一声:“东瀛人?”

  叶子轩神情平静,手指轻轻一挥:“杀!”

  四道身影嗖的一声爆射过去。

  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