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二十四章 混战
    第五百二十四章混战

    棺材板冲在最前面!

    一名身先士卒的东瀛武者满脸冷漠地劈出一刀,只是刀光连棺材板衣衫都没碰到,棺材板身躯一闪避开刀锋,从背后抱住了后者的脑袋,没等东瀛武者反应过来,就闪出一把吹毛可断的薄刀,动作熟练从他左边脖子处毫不留情划过。吧  w·w`w·.·

    而东瀛武者要反手挥出一刀的手腕,也瞬间变得停滞,停止。

    一道鲜血切口,赫然映入众人眼里,这个血口,就像是一个人用剃刀刮鬓角时,一不小心留下的那种红丝般的切口,可是红丝一现,鲜血就好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,下一秒,众人现,东瀛武者忽然没了脑袋,棺材板提着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血如泉喷,刀如电闪。

    东瀛武者的无头尸这才倒下时,倒下的时候血刚好喷上去,当血洒落时,都没有落在他身上,热血落入雨水中,下一秒,棺材板反手一扔,头颅砸向后面动作迟缓的东瀛人,砰的一声,头颅跟一人胸膛碰撞,直接让后者踉跄了几步。

    随后,棺材板趁机冲了上去,一刀劈在他脖子,又是一个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何家保镖和不少民众当然目睹了所有经过,全都目瞪口呆的盯着棺材板。

    棺材板大展拳脚的时候,空小寒也双手一扬,架住一把劈来的武士刀,随后一折,硬生生把刀锋折断,刺入对手的胸膛一甩,在他倒地瞬间,他还见到墨七熊一记正踢,踢起一名同伴,紧接着一个旋转半空的横踢,把对手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人仰马翻!

    就在墨七熊他们大杀四方全力保护着叶子轩时,奔跑人群中再度分出一批服饰各异的男女,相似的一沉雨伞,手里闪出一把武士刀,向其余何家子侄跟保镖杀去,还有数人分别向何长青跟何翡翠靠近,只是冲向何长青的都倒在途中。﹎吧  w-w·w`.=

    全部被何长青一枪爆掉脑袋。

    三名东瀛武者拉近跟何翡翠的距离,何翡翠身边还有两名保镖,这两名保镖身手也绝不会太差,只是在他们下意识把何翡翠塞回车子时,两人就左手一抬,射出两枚飞镖,以何家保镖的身手虽然无法伸手挡击,但依然可以轻易躲过。

    只是如果他们抱头鼠窜或者躲开的话,车内的何翡翠就等于让给了敌人。

    所以两名保镖选择了最正确的做法,面对两枚飞镖直接蹲下,飞镖当当打在车窗,让玻璃生出裂痕,随后落地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两名保镖抬起枪口轰出子弹,三名东瀛武者躲闪不及,身躯一震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,天空就响起了两记枪声,两名何家保镖闷哼倒地,胸膛多了一个枪洞。

    一直坐在车里的何长峰摸出一支雪茄,无视身边满脸凝重的董菲菲,左手再度伸到外面拍拍车身,随着这动作出,天空立刻响起三记枪声,砰砰砰!何翡翠所在的车子顿时多了三个弹坑,虽然车子坚固防弹,但玻璃还是裂痕丛生。

    浓烟忽沉,忽起,让街道像是遭受晨雾一样。

    “保护好大小姐!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神一冷,向涌来的何家保镖喝出一声:“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何家保镖动作利索的退后,分出人手去保护何翡翠跟何长青,何长青没有理会保镖的到来,只是端着长枪扫视天台,就当他捕捉到敌人踪迹要扣动扳机时,手指莫名抖动了一下,视野也有一丝恍惚,子弹射了出去,但距离目标太远。>吧  w-w-w=.·

    一击未中,何长青心里一颤,直接向侧扑倒,几乎是他刚刚倒地,两颗子弹就轰在他的位置,几块石头掀飞而起,在何长青大腿掠出一道伤痕,鲜血淋漓,何长青感觉头脑晕沉,全身变得沉重,他咬牙让身子躲入何翡翠的车子后面。

    “扑扑!”

    又是两颗子弹轰来,打得碎片横飞,硝烟弥漫。

    何长青握着长枪,却感觉有千斤重,别说瞄准敌人了,就是抬起来也困难重重,在何长青暗呼自己身体生什么时,视野中,十多名涌来的何家保镖也是身躯摇晃,先后栽倒在保护自己和大姐路上,何长青脸色一变,艰难挤出一句:

    “白烟、、有毒!”

    他还现,被白烟笼罩的何翡翠已经昏迷。

    随后,何长青又低吼一声,咬破嘴唇恢复一抹清明,对着天台连连扣动扳机,把正探出枪口要锁定何翡翠的狙击手,毫不留情压制了回去,同时向人怒吼去天台围杀枪手,五名还没作的何家保镖,闻言马上向七层的民居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叶子轩也现了端倪,眼里闪过一抹浓郁杀机,没想到敌人会穷凶极恶到这地步,他初始以为白烟纯粹是迷糊视线,便于下手袭击或调换棺木,却没有想到藏着不少迷药,于是摸出几颗药丸,大声示警:“小心,白烟有迷毒。”

    “堵住口鼻!”

    在何家保镖和棺材板他们下意识屏住呼吸时,叶子轩丢给沈万千几颗白色药丸,随后又把所剩不多的小瓶子向墨七熊他们丢去,让他们不会倒在对方诡计中,而他度极快向何翡翠跟何长青窜去,对方杀不了他,定会拿两人来下手。

    他一度想要拿下何长峰,可又不知后者有没跑路,不想耽误时间,于是暂时没有理会何长峰死活。

    正如叶子轩所料,狙击手对着何翡翠所在车子,再度扣动扳机,又是两颗子弹射去,狠狠打在车子玻璃上,车子晃动了一下,玻璃裂痕更加明显,也许再轰上几枪,玻璃就会碎掉,几名残存意识的何家保镖四处张望,锁定子弹方位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或许是为了壮胆也或许是充满愤怒,一名何家保镖横在何翡翠的车前,提起枪械指着远方楼顶破口大骂:“有种给我滚出来!”扑!话音还没有落下,一颗子弹飞射而来,他的头颅爆裂,身躯摇晃两下倒地,鲜血把道路染了个通红。

    他的倒下,不仅没有让人惧怕和忌惮,相反又有两名何家精锐补位,趴在玻璃上面,挡住狙击手的视野,也迟缓子弹对车子的破坏力,他们不假思索作践自己性命,用自己生机换取何翡翠性命,扑!爆头子弹又狠狠射入他们的身躯。

    在两名保镖用身高遮挡住玻璃,且用自己性命换来的空挡,叶子轩已经如猎豹一般窜到车门另一侧,避开狙击手的一颗子弹后,他满头大汗神情紧张的拉开车门,把昏迷的何翡翠和地上受伤的何长青拖走了,手臂被割伤都毫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很快把两人拖在街道商铺前面,放在狙击手的视野死角。

    呆在后面车辆的董菲菲恰好见到这一幕,嘴角止不住牵动,初始见到何家保镖的视死如归已经惊讶,再见叶子轩现身救人更是懵然,她原以为叶子轩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,现在见到叶子轩冒着子弹救人,她又觉得叶子轩重情重义。

    相比她的惊讶,何长峰更是张大了嘴巴,他也看到了刚才的场景,但他不是讶然叶子轩的情义,而是震惊叶子轩不怕白烟,虽然因为雨水的缘故,白烟对人体侵害慢了一点,但这么多何家保镖中毒倒地,叶子轩应该也跟着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怎么会如此生龙活虎,半点事都没有呢?

    再望去,墨七熊跟空小寒四人也都浑然无事,保持着气势如虹斩杀十三名东瀛武者,让局面并非如他想象的一边倒,近百名何家保镖跟子侄几乎都倒在地上,就算有残存意识也是强弩之末,但叶子、沈万千跟墨七熊他们却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他们活着,死再多保镖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何长峰口干舌燥,手指打开车门,右手揣入口袋,寻思自己要不要放手一搏,随即想到最后一道王牌,就散去念头。

    董菲菲看着表哥身影,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:为什么她跟表哥都不惧毒烟呢?

    这个念头,顿时让她全身变得冷,手忙脚乱拿着手机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叶子轩还真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,民居的天台上,陈天策正趴在地上看着视野中一切,他开出十八枪都没机会射杀叶子轩三人,就知道自己作用已到了尽头,再开枪也不会有什么意义,而且叶子轩在毒烟中从容杀入杀出,让他很是诧异这小子百毒不侵的体质。

    同时暗呼何长峰真是一个不靠谱的人,今日行动有东瀛人参加却没告诉他。

    陈天策猜测整个行动怕是有好几方势力参与,而每个势力都只参与自己那一部分,自己也只是何长峰其中一枚棋子,除了呈现出部署的精密之外,也说明何长峰不会完全信任一个人,不由感慨这落魄大少确实不简单,至少比想象中要强不少。

    念头转动之中,陈天策还现几个何氏保镖窜入他所在的民居,他深深呼吸一口气,在瞄准镜看了一会就咬牙收枪。

    再不走,只怕就再没机会走了。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