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二十六章 送份大礼
    第五百二十六章送份大礼

    漆黑的夜空,雨滴随风飘洒在空中,打在树叶上出一阵“沙沙”的声音,那声音在沈氏花园里显得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花园里,那些身穿黑色西装,佩戴耳机,身藏枪支的沈家精锐的衣服已经被淋湿了,晚风吹过,给他们带来一阵阵寒意,真正令他们感到寒冷的不是天气,而是别墅里压抑的气氛,身为死忠的他们,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何赌王在叶子轩的努力之下,最终还是入土为安,长眠观海墓园。

    何长峰跟竹叶青也被叶子轩葬在一起,何翡翠跟何长青更是完好无损的醒了过来,这昭示着何家恩怨暂时告一段落,也昭示着叶子轩在澳门不可撼动,只是狙击手和中年女子的离去,让很多人心里清楚,更深一层次的较量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这不得不让他们这些做手下的,打起十二分精神戒备。

    花园里,气氛压抑,别墅里也是如此,房门关闭的偏厅,一张红木桌子坐着五个人,叶子轩、沈万千、何翡翠、何长青跟郭翘楚,五人各自看着长街一战的监控画面,搜寻着有价值的信息,叶子轩一边翻看手机,一边轻轻敲击桌子。

    节奏缓慢而低沉,让原本压抑的偏厅充满了肃杀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原本安静的偏厅里,忽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,声音过后,一缕刺眼火光闪现,沈万千点燃了香烟,深深吸了一口,火光下,沈万千脸上的一道伤痕清晰可见,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,跟他笑容形成了截然反差。吧﹏w`w-w=.-

    沈万千喷出一口浓烟,随后靠在椅子上一笑:“老何走了,何长峰也死了,袭击的东瀛人也几乎死伤殆尽,澳门局势算是尘埃落定,最近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动荡,但还有两个人跑掉了,一个是戴面具的狙击手,一个是中年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跑路,让我多少有些不甘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伸伸懒腰叹道:“也让我感到憋屈,因为连对方来历都没有搞清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保持沉默看着狙击手的照片时,有点憔悴的何长青强打精神,望着叶子轩低声开口:“这次一共有三十七名东瀛武者袭击,唐薛衣刚刚斩杀樱花子,何长峰跟山口组也有交情,这次配合何长峰参与行动的会不会是山口组?”

    何翡翠淡淡出声:“何长峰已是丧家之犬,东瀛人还会帮他?学雷锋?”

    郭翘楚微微直立起身躯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道:“不好说,樱花子被唐薛衣杀掉,青叶帮改旗易帜,全部投到叶宫阵营,对处心积虑要登6澳门的山口组是一大打击,中村狮雄难免恼怒叶少坏好事,于是勾结何长峰里应外合报复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很是遗憾自己没有出席葬礼,不然就可以把狙击手留下来:“再说,杀掉你们三个掌控人,何长峰抢回何氏集团的机会就变大,东瀛人向来好赌,说不定想要奇迹出生,潜在利益,昔日血仇,都会是东瀛人派出重兵的动机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弹一弹手中烟灰:“只是好奇中年女子来历,我对山口组也有了解,三鹰六虎是他们基石,九剑十八刀是他们先锋,这三十六人的资料我都有,樱花子也是其中一人,可我从来没有听过中年女子存在,她像是突然冒出来的。8  w-w`w-.=”

    “实力太变态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重重补充一句:“而且我们击杀的东瀛武者,没有一人是少半截指头,按照山口组的规矩,凡是加入帮会组都需要断半指,以示忠诚和毅力,从开帮到现在,凡是山口组成员几乎都有这个特征,所以对他们来历不能草率判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怕山口组,叶宫还跟它有了冤,但不能为他人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直沉默的叶子轩微微挺直身躯:“沈少说的没错,报复敌人要对准目标,所以接下来主要任务,是想法子搞清中年女子的来历,这女人相当可怕,耐心,身手,心思都一流,她未必是巅峰强者,但她绝对是一台杀人机器。”

    “趁着事没多久,把她头像丢出去,一千万花红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尽快把她挖出来。”他还叮嘱一句:“如果现行踪,不要轻举妄动,马上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他担心各方立功心切对付中年女子,到时不仅会打草惊蛇,还会给后者大肆斩杀。

    何翡翠他们点点头:“叶少放心,一定查出她的底细,也会叮嘱各方兄弟小心。”何翡翠跟何长青当时虽然晕过去,但刚才回看监控的时候,中年女子的身手照样让他们目瞪口呆,嚣张的一塌糊涂,这种人没几百人怕是根本杀不死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必会让何家精锐谨慎。

    随后,叶子轩手指滑过手机屏幕,把一张照片放大到投影仪上,正是狙击手背着箱子离去的抓拍图,虽然面孔被面具遮住,但身材还是可辨认,接着手指一转,又多几个动态图,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东瀛人来历暂时不清哪方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但狙击手可以判定,就是我们要找的陈天策?”

    陈天策?

    此话一出,郭翘楚他们全都瞪大了眼睛,细细审视着照片上的人儿,何长青先是一脸惊讶,随后眼睛渐渐亮起:“我就说这家伙有点眼熟,但又不清楚哪里见过,叶少这么一提醒,还真有几份陈天策的神韵,至少两人身高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也精神一振,打开手机调出监控,重新审视狙击手跟何长青的枪战,随后拳头一握,一捶桌子大声喊道:“这家伙绝对是陈天策,他开枪有一个坏习惯,喜欢连两颗,既是对锁定目标的补射,同时营造他射完就跑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他把枪战画面也调出来:“看他对大姐的攻击以及跟老三的枪战,基本都是间不停歇地连射两枪,然后沉寂一会再射两子弹,当然,单纯这个特征不能完全断定他就是陈天策,可是结合叶少跟老三的佐证,这家伙铁定是陈天策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他怎么又跑回来了?他不是在香港吗?”

    何翡翠手指落在画面:“或许长街一战是集体联手呢,五联会,山口组,何长峰联手袭击。”

    沈万千呼出一口长气,靠在座椅上揉揉脑袋:“是啊,陈天策杀个回马枪多少让人意外,按道理应该躲在香港或潜逃回台岛才是,不过五联会真有参与的话,那么又有一个问题了,为什么只有陈天策一人行动?其余五联会骨干呢?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,端起桌上茶水喝入一口:“我倒是收到一个消息,观海墓园一战后,五联会可谓损失惨重,宋光石大为恼火,虽然没有责怪陈天策办事不力,但他却放任陈天策留在危险的香港,而不是第一时间让他回台岛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暗花消息也没有太大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平静地作出一个判断:“所以这一次行动,很可能是陈天策个人行为,跟五联会没有太大的关系,毕竟五联会在观海墓园刚吃一个大亏,不会轻易参与何长峰的疯狂行动,这也可以解释只有陈天策一人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们行动应该是独立的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齐齐点头时,叶子轩又悠悠一笑:“不过无论五联会有没有参与,这笔账都要算在宋光石的头上。”他把目光望向郭翘楚跟何长青道:“追杀陈天策,我会让棺材板跟进,报复五联会,那就辛苦两位了,给宋光石一个重击。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要试探乌鸦组织的实力。

    没等何长青出声回应,郭翘楚出一记大笑:“没问题,三天后,宋光石母亲八十大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给五联会送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