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二十九章 赌场的传说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二十九章 赌场的传说

  第五百二十九章**的传说

  第五百二十九章**的传说

  跟沈家欣温存一番,叶子轩就从沈家离开,今天除了给特首一个交待之外,他还要跟着何长青去何家**转一转,怎么说也是何氏集团主事人,连**都没有到过就太不像话,所以答应何长青露个面,离开沈家,他就上了何家的车。()ㄨぁ屋

  于是接下来的半天,叶子轩开始了他的澳门考察之旅,不过整个过程更像是游玩,四处逛逛,吃吃喝喝,先是看一下叶宫的两个工地,聆听工程的进度,然后再到周围的其它**看一看,比较一下其它**设施,计算未来赢利收益。

  “在澳门,赌牌就是金山。”

  偶尔负责陪同的何长青,用一个合作伙伴的口气,向叶子轩更直观介绍着**:“澳门比加拿大和拉斯维加斯等地要好,后者的赌牌几乎是十年一换,也就是说,每隔十年,他们就需要再次招标,澳门赌牌有效时间最短是二十年。”

  何长青展示出一个大少的智慧和见识:“相比澳门、非洲和美洲人,亚洲人的骨子里更有好赌的天性,这也是澳门成为世界赌城的要因,将来叶宫两个**建立起来,再适当开放大陆来澳人员,**一定会生意兴旺,财源滚滚、、”

  “到时,叶少每年捞几百亿跟玩似的。”

  在叶子轩淡淡一笑中,何长青又补充上一句:“世界大多数**,都是以公平、不出千,做为招揽生意的口号,实际上,这是远远不够,特别是对于那些拥有千万身家的大赌客,所以在经营方面,一定要走多样化、趣味化的道路。”

  何长青叙述的很是专业:“同时也要让赌客能够放松,所以要有美食,要有娱乐节目,要有歌舞女郎,港澳地区的人们喜欢赌六和彩,北美的白人,则喜欢赌橄榄球联赛,赌拳赛,每一种**项目,输赢赔率,都藏有深奥的学问。”

  “而庄家永远是胜利者,是操控所有赌局的神。”

  叶子轩不动声色听着何长青的介绍,从生意经的角度而言,他认同何长青介绍,何家在澳门经营**多年,市场论证方面,有着无可比拟的专业眼光和权威数据,但同时叶子轩又觉得,这蛋糕未免吃得太美,简直就是一个梦幻童话。

  “当然,蛋糕很大,不能一人独吞。”

  何长青看出叶子轩心里所想:“各方打点,民众福利以及帮驻场都要分走利润,不然生意很难做下去,就是客观风险降低,还有不少潜在危险,比如其余**的抢夺客人,赌客豪赌失败的报复,还有世界各地的老千搂草打兔子<=".。”

  在车子驶向最后的终点何家**时,何长青补充一句:“以前澳门是何家垄断,后来官方不爽,就增发牌照,搞出现在百花齐放的局面,何家利润因此削减三成,所幸大陆开放,来了不少客人弥补缺口,不然现在何家就没这名头。”

  想到沈特首的承诺,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以后不会再有牌照出来了。”

  何长青会心笑了笑,接着又轻声开口:“前来**的客人,三教九流,下到贩夫走卒,上到庙堂权贵,前者输红眼顶多跳楼****,后者如果一口气憋在心里,那就异常麻烦了,不仅会对豪赌的对手下狠手,还会对**搞各种破坏。”

  “三天两头丢个或报警袭击,就会让**生意大幅度受损。”

  在叶子轩轻轻点头的时候,何长青又轻声抛出一句:“有些还极端,带人来抢劫,因为他们位高权重,手上能量又巨大,所以他们破坏起来很有杀伤力,所以**面对豪赌的赌局很多时候都会小心翼翼,全方面确保双方无人出千。”

  “同时掐算他们赌资跟家财比例,适当时候找借口终止赌局,这就是避免输红眼给**带来灾难。”

  说到这里,何长青轻叹一声:“不过这十年来,除了有赌客跳楼之外,报复**的事情并没有发生,这是因为父亲的权威以及特首的庇护,死死威慑着倾家荡产的豪客,父亲曾经通告各方,谁在何家**闹事,直接悬赏手索命。”

  叶子轩坐直身子:“禁武令。”

  何长青轻轻点头,随后话锋一转:“**没有大规模的厮杀发生,但并不表示没有发生过大事,十三年前,澳门各大**就遭受过一迟难,曾经有一个紫衣女人,在澳门各大******,连赢三十六场,她一个人赢走一百多个亿。”

  何长青向叶子轩谈起往事:“十三间**平均输给她十个亿,这点钱看起来不多,可你要知道**是有羊群效应的,紫衣女子赢到第十场的时候,就开始被散客议论关注,当她赢到第二十场的时候,就有数不清的赌客跟着她****。”

  在叶子轩脸上涌起一抹讶然时,何长青又呼出一口长气:“紫衣女子赢走一百多个亿,散客加起来足足九百亿,半个月不到,各大**就损失一千多亿,是那时候的一年半利润,其中一间**因为资金接不上,迫不得已歇业三天。”

  “紫衣女子不仅被散客封为赌神,还被无数实力雄厚的财团关注。”

  何长青眼里闪烁一抹炽热道:“当她赢到第三十六场的时候,整个澳门赌业都绷紧了神经,每间**的幕后老板都现身,跑到何家来商量对抗的办法,毕竟押在她身上赌金高达一千多亿,再赢上一局的话,澳门赌业就要哀鸿遍野。”

  叶子轩眯起眼睛:“她这样一直赢,触犯这么多人利益,没人下狠手吗”

  “没有,原因有好几个。”

  何长青叹息一声:“第一,她没有出千,至少各大**以及官方反千组的反千高手都没发现端倪,对她无端端下手不厚道,第二,她途中已经累积几十个亿,但每一场对赌只押五亿以内,如果她把全部押上,**估计早就破产了。”

  “她给**留一条退路,**也就没有下杀手。”

  在叶子轩视野看着前方渐渐呈现的何家**时,何长青又笑着补充一句:“第三,**重点关注她的时候,她已成为散客的赌神、女神,还被无数势力青睐,各种利益纠缠,**无法对她玩阴的,所以只能在赌局上限制或者破局<=".。”

  叶子轩好奇问道:“**最后是怎样把她拿下”

  何氏集团还在,各大**也都在,自然是紫衣女子输了。

  “第三十七场就是在何家开局的。”

  何长青把最后的结局说了出来:“很简单的一局,两人比大,紫衣女子一如既往的押了三亿,但其余散客跟各大财团赌金足足一千六百亿,当时还没有拒绝接注的规矩,何家是跟其余**聚集资金受注,那一局,算得上世纪赌局。”

  “当时是父亲亲自坐庄,他摇了一个五,紫衣女子摇了一个二,输了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:“就这样输了”他有些难于置信这样风轻云淡的结果,哪怕没有血雨腥风,也该剑拔**张,来上两个小时的较量,展示完各自赌术再定输赢,毕竟这是事关两千亿的赌局:“紫衣女子岂不是被散客乱刀砍死”

  “紫衣女子输了赌局没有发怒,也没有要求再来一局,很干脆利落的由警员陪着从****离开。”

  何长青把当时场面描述了出来:“好像那一局对她来说很是普通,跟平时娱乐没多大区别,还彬彬有礼说再见,父亲提前预料了各种局面,**当时有百名手坐镇,还有大批警察戒备,所以散客虽然暴动,但很快被威慑着驱散。”

  “紫衣女子第一时间被送到珠海,随后去向就没有人知道了。”

  何长青作出一个猜测:“估计不是藏起来就是跑掉了,虽然她从来没有收散客的钱财,也没有让后者跟风下赌,甚至还有不少人靠她赢了钱,但很多赌客只看到自己最后一局,像是发疯一样要干掉她,后来还悬赏三千万要她脑袋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换成我是散客,估计我都会要她脑袋。”

  “那一局,不少散客跟财团输得元气大伤,但何家跟各大**赚的盆满钵满。”

  何长青此时能够想起死去父亲的手段:“不过为了削减赌客和财团的愤怒,也为了避免被人说**跟紫衣女子做局,何家以及各大**把赢取的钱,八成利润当成福利发给澳门民众,赌客他们也获得食宿免费的待遇,稳定了局势。”

  “这一局,**是赢家,紫衣女子也是赢家,输掉三个亿,依然还有一百多亿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这紫衣女子还真是奇人,真后悔没有早生几年,一见她的风华啊。”

  何长青大笑起来:“说不定将来也有机会呢。”

  说话之间,十几辆豪华轿车组成的车队停在了何家**前面,车门打开,一身衣的叶子轩跟何长青钻了出来。

  他的目光不是望向金碧辉煌的大门,而是抬起头望向楼顶,眉头微微皱起。

 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正站在一个露台边缘。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