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三十章 处处有好戏
    

    <="crit">;

    “赶紧报警!”

    何长青捕捉到叶子轩脸上的异样,跟着后者目光往楼上瞄一眼,随后脸色巨变向一名何家保镖吼出一句,后者二话不说就拿起电话,一边让人去劝阻露台上的女子,一边向**附近的警员发出求教,谁都看得出来,女子是要跳楼了。()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:“人间真是处处有好戏啊。”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警察到来清理现场,门口观望的人群也越来越多,华国人向来喜欢看热闹,看打架,看骂人,看跳楼,能够可以拿来消遣的都会望上几眼,所以露台边缘站立的女子引起他们兴趣,想要看一看她最后会不会跳下。

    为了看这一出好戏,不少人赌客停滞赌性,按捺住心情等待。

    何家**应付这种事件显然很有经验,不仅有大批人员上楼劝阻对方,还从大厅拖出几个大型充气垫,轻车熟路摆开来挽救生命,完全不需要消防人员抵达再布置,何长峰微微偏头:“一年总有好几回跳楼,安保人员都成熟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此一举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扫过忙碌的安保人员,又看看依然站在露台椅的女人,嘴角勾起一抹淡淡戏谑,充气垫子在他眼里基本是一个多余的东西:“真正想死的人不会等这么久,也不会朝着垫子跳,不想死的人本就没跳楼的心,更不会跳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装模作样想要引起同情或者跳一次给家人交待的主,才会引起大批人注意跳到垫子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怜悯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闻言微微一怔,随后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:“精辟,细细回想一下,好像跳楼的人也确实如此,真正死掉的赌客,都是没等他人注意就跳下来,而没有死掉的,几乎都引起大批人围观,然后要么被劝下来,要么跳在垫子上。”

    他流露一抹无奈:“只可惜她终究是一条生命,**不做点事情会被人骂冷血,权当安保人员活动筋骨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名身穿职业装的靓丽女子快速走到何长青身边,毕恭毕敬的向后者汇报:“何少,事情已经搞清楚了,跳楼的女子叫汪莉莉,香港人士,有十多次入浊录,昨天下午三点入住酒店,晚上玩了梭哈和赌大小,赢了十三万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换了三百万筹码再次对赌。”

    她把跳楼女子整个过程简述出来:“不过运气有点不好,连输了十一把,不仅三百万输个一干二净,还找高利贷借了三十万,想要翻本捞回来,但结果一盘输光了,**送了她一张船票和餐券,没想到前脚刚走,后脚就寻死觅活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冷笑一声:“**对她不薄,她却不换个地方跳楼?这种人,记入黑名单,以后不要让她进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靓丽女子低声回应:“她确实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,她用完高利贷的额度后还不死心,一度找**的抵押人员,询问可不可以拿她女儿做抵押,或者把她女儿的十年职业生涯给我们,说她女儿是王者电视当家花旦,有很大前途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抬起头看着女人:“有这样的母亲,她的女儿估计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鬼使神差问出一句:“她女儿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靓丽女子忙出声回应:“好像说什么杨欢颜,完全没有听过,所以抵押人员没有理会她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心里微动:“杨欢颜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正当何长青微微愣然叶子轩跟杨欢颜是否认识时,一阵冷风忽然吹拂过来,只见露台女子椅了两下,随后在一片尖叫中**下来,距离气垫有一些偏差,朝着旁边的大理石撞了过去,显然是冷风吹来的作用,让她偏离了气垫范围。

    在安保人员脸色微变时,叶子轩脚步一挪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前行途中,他扯开了自己的外衣,啪一声向前一卷,敲缠住跳楼女子的一只脚,随后用力一掀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跳楼女子身躯一震,随后向上弹起些许,险险摔在气垫之上。

    四周观看者下意识后退几米,不少人还掩着嘴巴,惊讶看着叶子轩跟跳楼女子。

    安保人员和警察吼叫着冲上去,额头多出一抹冷汗。

    叶子轩把差点摔死的女人救了下来,什么都没说就远离气垫,在何长青走过来时拍拍衣服,苦笑一声:

    “如果**没我的份,肯定懒得出这个手,浪费一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轻声回应:“浪费一件衣服,总比见血好,会吓走不少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那女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叶子轩侧头看过去,正见一个中年女子被安保人员小心翼翼抬上担架,飘忽的发丝之间,隐约可见一张惊慌恐惧的面孔,汪莉莉五官不算漂亮,身材也一般,但衣着时尚装扮得体,乍一看去有几分风韵,只是此时更像一个发疯女人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,让我死——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汪莉莉发出一声哭喊:“为什么不让我死啊,为什么不让我死啊?”她死命想要从担架上爬起来,好像众人不让她死是罪过一件,安保人员显然看多这种人,脸上都带着一抹不耐烦,但出于素质还是轻声安抚着她的情绪<=".。

    “钱都被你们赢走了,我什么都没有了,为什么不让我死啊?”

    汪莉莉依然一副凄然控诉的样子:“苍天啊,我究竟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啊?”

    叶子轩原本要跟着何长青走入何氏酒店,听到这一句话就偏转方向,径直走到要抬入车里的担架旁边,左手一按,动作利索把担架安全带解下,随后冷眼看着汪莉莉开口:“没有人在意你的生死,你要跳楼要撞车,随你自己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里是何家**,**不欠你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在汪莉莉渐渐瞪大的眼睛中,叶子轩依然毫不客气的打脸:“你要寻死换一个地方,不要给**带来麻烦,我相信,你回到家里一头撞死,保证不会有人救你,可怜你,还有,苍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,你走投无路是你自己嗜赌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的话,安保人员呼出一口长气,爽!

    汪莉莉怒吼一声:“你是谁?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一个看你不顺眼的路人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靠过来,轻哼一声回道:“他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的话有道理,来人,解掉她的安全带,把她从**赶出去,同时给各大**和出入境名单,限制她进入澳门进入**,免得下次输钱又来一出跳楼,浪费大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留在这里耍赖,直接报警把她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很直接地下逐客令:“不要让我再见到她!”

    安保人员齐声回应:“是!”

    汪莉莉吼出一声: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何少,**的少东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跟何长青没有理会她,说完转身就走后,安保人员把汪莉莉从担架上抬下来,随后靓丽女子让手下把她行李拿过来,丢在汪莉莉的身边开口:“没事就走,何少最近心情不好,你再让他不高兴了,小心他把你大卸八块。”

    汪莉莉先是打了一个颤抖,随后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喊道:“我全身酸痛,你们要负责医药费、、、”

    安保人员全部转身离去,没有理会她的装模作样,四周人群戏谑一番,也都一脸遗憾散去,似乎没见到死人很是不开心,汪莉莉感觉脸上无光,戴上墨镜挪移了几步,随后摸出一部电话:“欢颜啊,我被人偷钱了,三百万没了、、”

    电话另端沉默一会,随后啪一声挂了。

    汪莉莉吼叫几声没有回应,确认电话挂掉就怒骂一声:“真是不孝女儿,没有我,哪有你?连母亲的电话都挂,小心被雷劈死。”随后她又打出另一个号码:“基哥,好久不见,我想找你帮个忙,对了,最近手头紧,借个四十万、”

    “什么?假扮旺角小贩?”

    汪莉莉眉头紧皱:“扮完了就借四十万?”她精神一振:“好,一言为定,我马上回香港。”

    <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