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三十四章 黑雪莲珠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三十四章 黑雪莲珠

  <="crit">;

  叶子轩没有把佛珠拿出来,他面不改色放回口袋。

  从型尚刚才的凝重以及刀痕女子他们的追击判断,双方一定是为了这串佛珠起冲突,走投无路的型尚迫不得已,只能趁着刚才一撞把佛珠转移到自己口袋,避免被刀痕女子堵住抢走佛珠,他不想多管闲事,却也不愿便宜这些人。

  一看就不是善男信女,而且叶子轩对佛珠生出一丝兴趣,寻思有什么过人之处让刀痕女子抢夺。

  “小兄弟,伤我红一刀的人?”

  此时,刀痕女子脸色难看,目光凶狠盯着墨七熊:“哪一路的?”

  墨七熊冷喝一声:“红一刀?不认识。”

  红一刀微微抬头:“你跟型尚是一伙的?”

  墨七熊冷哼一声:“什么和尚尼姑,别给老子扣帽子,赶紧滚蛋,不然直接把你们废了。”他跟叶子轩一样,虽然不会胡乱介入纷争避免掉入陷阱,但想到对方这么多人,对一个型尚穷追猛打,他还是有点不爽,宛如自己被欺负。

  “小子,不要猖狂!”

  刀痕女子喝出一声:“伤我兄弟,我们随时可以废掉你,我们不想节外生枝,你不要挑衅我们的底线,说,你们究竟是什么来历?认不认识刚才的型尚?”随即似乎想到一点东西:“我们还有个不情之请,想要搜一搜两位的身。”

  墨七熊大笑起来:“搜我们的身?你们会不会太幼稚?”

  此时,渡轮已被红一刀的同伴迫停,正抛出救生圈把掉水里的同伴捞起,虽然动作利索的救起后者,但他已经陷入了昏迷,口鼻还不断冒出血,毫无疑问,墨七熊一脚让他受了重伤,刀痕女子得到汇报,更加怀疑两人跟型尚有关。

  如果纯粹是乘客,哪会对同伴下这狠手?

  她目光清冷看着两人:“如果你们想要洗脱嫌疑,不想有麻烦,最好乖乖的配合我们。”

  墨七熊毫不客气迸出一字:“滚!”

  “小子,太自大了<=".!”

  一名黑衣男子无法忍受墨七熊的狂妄,凶神恶煞的走前两步,拔出一根寸棍就朝墨七熊砸去,于他来,揍这小子完全不会有后果,一看衣着就是平民子弟,打了也白打,墨七熊见到寸棍砸来,眼皮下意识一挑,喷出一口热气踏上去。

  “小心!”

  在刀痕女子低喝一声时,墨七熊已经抓住对方手背,随后猛然握紧合拢,五指之间强大到令人窒息的爆发力,使得持棍男子的指关节发出一阵令人寒毛倒竖的骨裂声,手骨断裂!前者止不住的发出哀嚎,像是半夜被捅入尖刀的肥猪。

  那根寸棍从男子手上掉落,墨七熊伸手一探,从容不迫顺势捞过存棍,接着向上一挥,狠狠拍中对方的下巴,血光并现,因为骨裂而发出惊天动地嚎叫的男子,立刻沉默,就像是正在狂嚎的猪,忽然被人扼住了喉咙,随后轰然倒地。

  戛然而止的落差感,让所有人的感官都一阵异样。

  红一刀他们和四周观看乘客都震惊不已,显然没有想到墨七熊如此狠辣霸道。

  “一起上!废了他!”

  红一刀从惊愣中反应过来,脸上涌现无尽的愤怒,显然对墨七熊出手就伤人充满杀意,听到她的指令,两名壮汉马上从左右两边冲上去,齐齐拔出寸棍砸向墨七熊脑袋,墨七熊握着染血寸棍不退反进,手起棍落,两人惨叫跌飞出去。

  他们的手腕都被叶子轩打断。

  “妈的!弄死他。”

  红一刀嘴角牵动了一下,知道不小心踢到铁板了,随即变得更加暴戾,喝叫着其余手下冲上去,但话音还没落下,只见墨七熊一挑地上伤者,把庞大身躯砸入人群中,后者瞬间被砸翻几个,而墨七熊就在这时冲上去,寸棍挥舞不停。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双方交战一起,人影憧憧。

  叶子轩悠然自得喝着水,偶尔瞄几眼海风徐徐的窗外,还有在海面上起伏的一个身影,正是跳海跑路的型尚,他淡淡一笑,友好地向回头张望的型尚摆摆手,型尚显然也见到渡轮打斗,动作微微迟疑,但听到快艇声马上前行。

  红一刀的支援显然快到了。

  在叶子轩起身叫船长继续前行时,打斗中猛然响起的金属碰撞声,正连成了一个长音,墨七熊挥舞的寸棍如一道道闪电风声劲厉而短促,让这清晨变得狰狞可怖,血溅、人仰、倒地……还有惊天动地的吼叫和惨呼,形成巨大的轰鸣。

  整个渡轮一时间混乱至极。

  当渡轮震荡一下停靠的时候,一片红色血雾随着碰撞弥散开来,因为码头灯光的照耀,有着不出的凄美,十多名黑衣男女全倒在地上哀嚎,不是断手就断脚,墨七熊像是战神般屹立在横七竖八的躯体中,背影散发着一种强者的态势。

  墨七熊的对面只剩下红一刀一人,这个全身充满戾气宛如全世界都欠她的女人,眼里再也没有刚才的盛气凌人,只有说不出的震惊,她知道自己水平,相比同伴来确实高一个档次,但于墨七熊相比却相差太远,太远,没有一拼之力<=".。

  “小兄弟,万事留一线,日后、、、、”

  红一刀强装出一副镇定,想要用经验忽悠墨七熊,却见后者听都没听他话,直接冲到她面前飞踹出一脚,红一刀全身向后一跃,像是落叶一样飘飞,险险避开墨七熊的脚底,正在生出一抹庆幸时,墨七熊脚尖一沉,点在红一刀腹部。

  一股蛮力涌入,袭来的巨大疼痛使红一刀脸色难看,连喊叫声都忘记发出,就倒退着扑通一声掉入海里。

  墨七熊很是遗憾,冲到栏杆扫视一眼:“便宜她了。”

  “走。”

  此时,叶子轩已经听到警笛声响了起来,毫无疑问香港警察要到了,叶子轩不想刚来就去警局,于是向墨七熊挥手,两人很快从渡轮跳出去,动作利索消失在人海中,三分钟后,从海里游上岸边的红一刀,看着只剩同伴的渡轮低吼:

  良久,红一刀的声音在空阔海边上响起,如一个深闺的怨妇:

  “小子,等着,我们陈家一定会报这个仇。”

  叶子轩跟墨七熊自然不知道红一刀的咬牙切齿,两人正不引人注意地走向一辆商务车,坐在驾驶座上的棺材板迅速打开车门,待两人钻入进去后,棺材板一边踩下油门离去,一边向码头张望一眼,似乎很是诧异码头大清早乱哄哄的。

  “热了一下身,揍了几个徐混。”

  墨七熊似乎看出他的想法,嘿嘿一笑:“算是今天的晨练。”

  面无表情的棺材板叹息一声,清楚有不少人遭殃,墨七熊的晨练,至少也伤筋动骨的程度,随后轻声汇报:“叶少,陈天策的行踪基本锁定,辉煌旅馆,宝莲禅寺,渔舟唱晚,他每天活动轨迹不同,但晚上睡觉就在三个地方之一。”

  “不急,好好盯着,看看有没有其余人接触。”

  叶子轩一口喝完瓶中净水,脸上扬起一抹笑容:“单纯拿下陈天策,怎么对得起咱们这么大阵仗?至少也要挖出五联会在香港的据点,多派几个人盯着上面三个地方,有更大的鱼儿出现,咱们再一网打尽,算是给宋光石一个回报。”

  棺材板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随后话锋一转:“鬼头王九点在天府茶楼喝茶。”

  叶子轩大手一挥:“很好,该算一算两千五百万的利息了,直接去天府茶楼。”

  棺材板微微偏转方向,车子朝着天府茶楼驶去。

  闲谈几句后,趁着车子驶向茶楼的空档,叶子轩把佛珠从口袋摸出,就着车窗外面的冷光一看,目光瞬间凝聚:

  “黑雪莲珠?”

  墨七熊一怔:“咦,哥,你啥时候多了一串珠子?黑乎乎的什么玩意?”

  “价值连城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起死回生。”

  <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