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三十五章 风云再起

天才布衣 第五百三十五章 风云再起

  <="crit">;

  价值连城?起死回生?

  墨七熊听到叶子轩念出这八个字,整个精神状态瞬间变得亢奋,连棺材板脸上也有一抹讶然,墨七熊马上端直身子,盯着叶子轩手中的黑乎乎佛珠喊道:“哥,佛珠有这么牛叉?我怎么看跟地摊货差不多啊,它有什么辉煌的来头?”

  叶子轩手指缓缓滑过一颗颗珠子,感受着上面的凹凸和温润:“黑雪莲珠,是当年的达摩祖师留下的一件灵物,它是由一百零八种珍贵草木混合铸成的,除了上面刻有金刚经之外,还有奇特的药效功能,养主戴着它可以吸收药气。()”

  墨七熊挤出一句:“驱除病魔,修身养性?”

  叶子轩笑着点点头,随后声音平缓而出:“除了这两个明显的功能之外,传闻佛珠还凝聚了达摩祖师的红血,以及十八名高僧的舍利子灵力,如果养主得了难于抗拒的重病,只要从上面掰下一颗服食,就可以药到病除,起死回生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只是服用奏效之后,养主就要把它丢出去,让外人捡走,不然就会反噬,再度犯病,上面有三个缺口,三十六颗珠子只剩下三十三颗,证明有三个养主服食过它,事实也是有三个垂死之人,服用它后活到现在。”

  “还都是顶尖权贵。”

  在墨七熊跟棺材板讶然这佛珠的牛哄哄来历时,叶子轩手指又轻轻滑动起来,清晰感受佛珠带来的祥和:“至于是哪三个人,我就不清楚,也无从去考证,而且这佛珠的功效也只是传闻,是真是假难于验证,你们权当听故事就好。”

  对黑雪莲珠的认识,叶子轩当初也是从面具老头那里听来,当时只觉得后者纯粹讲故事,对此没有太大在意,也就没有多问是谁活过来,没想到今天真撞见它,虽然叶子轩只是看过面具老头画的图片,但依然能够一眼认出佛珠来历。

  “别啊!”

  墨七熊伸手拿过佛珠:“我最近蛋疼,来一颗,看看有没有疗效。”

  “别胡闹了,这玩意,不信者就是地摊货,相信者就是无价之宝。”

  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我以为它会存于某个大佬家里,没想到会从型尚手里拿出来,也不知他是什么人?”

  “型尚?”

  墨七熊先是微微一怔,随后打了一个激灵:“哥,这佛珠是型尚的?红一刀他们找的是这玩意?”

  “它怎么到你身上呢?”

  叶子轩调整一下位置,让自己坐得更舒适一点:“他当时估计是感觉走投无路了,撞我的时候顺便塞我口袋,下船之前,我发现他已逃脱敌人追杀了,让人想法找一找他,这东西对我们没用,对他可能是信物,搞不好还是一条命。”

  墨七熊点点头:“好,我安排人找一找他。”他此时回想当时追杀场景,也能感受到佛珠对型尚的重要性,后者拼着性命不要都保全佛珠,可见佛珠于他的意义,随后喃喃自语:“红一刀他们也要这佛珠,莫非她家也有人要死?”

  一直沉默的棺材板忽然抬头:“红一刀?陈家的红一刀?”

  叶子轩看着他:“你认识?”

  “不认识。”

  棺材板声音低沉的回应:“我来香港这两天,几乎把各方势力过了一遍,黑白两道都算有一点了解,红一刀是香港四大豪门的陈家走狗,虽然是一介女流,但为人阴狠,做事干脆,所以很受陈家人器重,大小事务几乎都是她处理。”

  叶子轩若有所思:“四大豪门?陈家?”

  棺材板轻轻点头,随后又抛出一句:“只是香港最近风平浪静,没听说陈家有人得了重病,不过也可能是隐瞒着没对外泄露,不过你们跟陈家有冲突的话,出入最好小心一点,陈家跟和记交情不浅,免得给我们此行增添不少麻烦。”

  墨七熊冷哼一声:“我们来这里,要的就是麻烦。”

  棺材板没有再出声,踩尽油门向前窜去。

  天府楼是一个有着百年声誉的茶楼,位处香港九龙最热闹的地段弥敦道,天府楼的早茶,是香港餐饮业早茶的代表,其地位相当于京城全聚德的烤鸭,虽然价钱比别的茶楼要贵,但因为种类繁多,味道也不错,所以很多本地人光顾。

  此时,天府楼一到四层,两百七十个位置完全客满,到处都是摇动脑袋,大人谈笑声,孝喧哗声,跑堂推着小车的吆喝声,碗盘的碰击声,清一色身穿唐装的服务员倒茶声,还有各种食物的混杂的香气,形成一幅热闹无比的清晨景象。

  而天府楼的五楼,则被包下,星罗棋布的坐着十三个人,中间位置是鬼头王,身穿一袭灰白色的丝绸唐衫,脚穿一双千层底的白边手工布鞋,一副香港老派人员的态势,他用筷子挟着一条肠粉,眯着眼睛在那里细嚼慢咽,很是惬意,很是享受。

  乍一看去,好像是第一次尝。

  坐在鬼头王周围的人,有男有女,一个个衣饰华丽,从头到脚都是顶级名牌,他们跟鬼头王一样慢慢尝食物,偶尔交谈几句,其中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,手腕和脖子都戴着拇指大的金项链,则叼着一支雪茄晃悠悠的吞云吐雾,独善其身。

  在他们的背后还站着一批黑衣男子,一个个肩宽背厚,魁梧高大,腰间明显鼓鼓囊囊,浑身散发野性的凶猛。

  “老大,今天聚集兄弟们开会,是不是发红包啊?”

  等鬼头王把肠粉吃得干干净净后,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吐出一口烟雾,皮笑肉不笑的挤出一句:“最近那帮学生仔整天搞事,不是****示威堵路,就是假扮小贩冲击警察,弄得好几条街都无法做生意,也让堂口给商贩赔了不少钱。”

  一个艳丽女子抬头:“基哥,你他妈有病啊,叫你收保护费,你给人家送钱?”

  肥头大耳的男子吐出一口茶水,毫不客气的训斥一句:“大波妹,说话注意一点,什么叫送钱?堂口就是收了人家保护费,结果却保护不了人家,让他们遭受学生仔**扰,不赔钱你好意思做老大?不赔钱,你以后好意思收保护费?”

  在艳丽女子微微语塞时,鬼头王微微抬头:“阿基,你刚才说发红包,春节过了,发什么红包?”

  基哥嘿嘿一笑开口:“老大,不是?才半个多月,你就忘记了?你不是收到叶宫一笔暗花吗?两千五百万啊,要我们砍掉陈天策,以和记跟五联会的关系,怎么可能对陈天策下手呢?叶宫催了几次,不被我们找不到堵回去了吗?”

  “人不用砍,钱又赚到<=".。”

  基哥的话顿时引得其余堂主侧目,纷纷看着脸色渐渐难看的鬼头王:“赚得还轻轻松松,完全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,老大是不是该拿大头出来,给各堂兄弟发发红包啊,不用多,七堂,一堂三百万就行,其余老大留着做经费。”

  鬼头王冷笑一声:“阿基,你还真有出息啊,几百万也惦记着分?”

  基哥挤出一抹笑容:“没法子,最近手头紧,需要周转周转。”

  “闭嘴!什么手头紧?你就是贪得无厌!”

  鬼头王一拍桌子,冷眼看着越来越无礼的基哥:“还赔钱给商户,你好意思不赔吗?你当我不知道,那些所谓的小商小贩是你的手下装扮?你当我不知道,你替闹独的黑荆花做事?你一个混******的为几个钱跑去搞政治,活腻了?”

  “还是想要借助他们的势力,帮助你来坐我的位置?”

  基哥笑容微微停滞,随后双手一摊:“老大,绝没有此事,我跟黑荆花没半点毛关系。”

  “有没有关系,你心里清楚。”

  鬼头王看着基哥哼道:“我告诉你,两千五百万,别想着分,不是我要厚着脸皮独吞,我也不会要这笔钱,只是我跟宋光石交情不错,双方也有不少生意来往,咱们在台岛还有场子,收下叶宫这笔暗花,是给陈天策赢取藏匿时间。”

  “免得和记不接这笔生意,叶宫派其余黑帮****。”

  鬼头王向窃窃私语的七大堂主道出心声:“到时陈天策被砍死,我们跟五联会关系就会闹僵,在我们的地盘还保护不了他,五联会只怕会质疑我们的能力,很多生意也就不会再合作,不过我也不会无耻吞掉暗花,我会还给叶宫的。”

  阿基嘟囔一句:“到嘴的肥肉,还吐出来?”

  “阿基,你要钱周转,我就给你一笔账。”

  鬼头王盯着基哥哼出一声:“汪莉莉欠我两百万,连本带利差不多三百万,你把这账收回来,我三,你七。”

  基哥一脸讥嘲:“她赌得就剩自己残躯了,能要个球三百万啊。”

  “她没有,但她女儿有。”

  鬼头王淡淡出声:“杨欢颜,可是极啊。”

  s:谢谢杨毅义点赞本作币、2010点赞本作币。

  <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