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三十六章 借兵
  ,。()

  时间指向十点半,一大群人从天府茶楼出来,鬼头王在数十人的簇拥之下,意气风发向停在路边的车队走去,旁边几个亲信兴高采烈跟鬼头王谈论着,基哥则跟在后面满脸不爽的样子,显然对要账一事颇为不满,但又不敢当众发飙。

  “呜——”

  就在几名和记帮众要拉开车门时,一辆商务车轰的一声冲了过来,车子像是疯牛一样靠近,听到动静的鬼头王等人偏头,见状全都脸色巨变,基哥手里拿着的报纸更是啪一声落地,车子速度实在太快了,鬼头王他们根本来不及躲避。

  眼看着就要撞上发生血案,车头忽然一侧,车身硬生生转了一圈,在离鬼头王只有几公分的地方刹住车,真可谓是千钧一发,四个轮胎摩擦的尘土弥漫,让门口的灯光多了一丝朦胧,带起的气流更是让鬼头王的唐装衣角,呼呼作响。

  基哥跌落的报纸,散开,卷起,飘飞。

  鬼头王等人的冷汗当场冒了出来,还有两名亲信小腿一软,差一点就摔倒在地,这车速,这力度,实在太可怕了,如果不是对方及时刹车,只怕一堆人要成为空中飞人,还没等他们抹掉汗水一涌而上时,车门先被墨七熊一脚踢开了:

  “***<=".!怎么走路的?车子过来也不知道躲避,***都活腻了是吧?”

  墨七熊还跑到前头查看:“幸亏车子没事,不然老子把你们都点天灯。”

  听到墨七熊这几句话,和记帮众顿时气得半死,明明就是商务车乱冲乱撞,现在倒变成他们不知道躲避的错了?混了这么久******,不讲道理也有一些年头,可第一次被别人的蛮横气坏,当下十余人一涌而上,围着墨七熊和商务车。

  墨七熊不置可否地冷笑:“靠!恼羞成怒,要动手?有没有素质?”

  “小子,你他妈找死是不?”

  基哥一个箭步冲上来:“知道我是谁吗?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

  墨七熊完全无视对方的人多势众,更没有在乎对方的群情汹涌,靠在商务车上轻哼一声:“管你们***是谁,在我眼里,挡我们车道就是不知死活,别看你们人多势众,老子一个电话打过去,成千上万人提着刀跑过来砍死你们。”

  基哥闻言流露一抹戏谑:“看来有点来路啊,哪个社团的?说出来让我们听一听,看我们怕不怕。”

  “报出你的名号!”

  数十名和记帮众也都从愤怒变成讥嘲,在香港胆敢叫嚣找人砍他们的主,墨七熊算是第一个,要知道,和记帮众人数最多,大小成员加起来超过二十万,从来都是和记****,其余社团要对抗也是偷袭更多,当下齐齐点着墨七熊吼道:

  “叫x你叫p的人敢砍我们,今天算我们的错。”

  墨七熊扫过众人一眼,拍拍车子哼出一声:“一个个不知道死活,你们想死,我成全你们,告诉你们,香港的和记收了我两千五百万,五十万砍一个人,都够把你们全砍了,信不信我打个电话给鬼头王,让他调几百人来砍了你们?”

  和记?鬼头王?

  听到这几个字眼,和记一干人员顿时一愣,齐齐把目光望向墨七熊,这小子跟和记是盟友?自己怎么不知道啊?在基哥若有所思的时候,一直沉默的鬼头王也抬起头,第一次仔细审视墨七熊,随后淡淡抛出一句:“你是叶宫的人?”

  显然鬼头王已经猜到墨七熊的来历。

  墨七熊胸膛一挺回道:“没错!老子就是叶宫的墨七熊,怎么?你们这些人渣怕了吧?现在要不要我给鬼头王电话?和记收了我们两千五百万,你们说,我叫他们砍几个人,愿不愿意?他们可是信誉为先,收钱做事,从不打折扣。”

  基哥他们想要讥讽墨七熊有眼不识泰山,和记高层站起面前都不认识,还耀武扬威个鸟?可往深处一想顿感不对劲,这小子好像是在打和记的脸啊,社团收了对方的钱,听他的话****,那就是砍自己,不听他的话,又有点失信之嫌。

  基哥他们心里嘀咕真是大白天不要讲人,茶楼刚刚说完叶宫就出现了,随即脸上又涌起了一抹愤怒,墨七熊是叶宫派来的人,这就表示刚才车子冲撞不是无意,而是墨七熊故意挑衅和记,说穿了,墨七熊在戏耍他们,当下愤怒不已。

  一个个想要冲上去吼叫,却被鬼头王轻轻挥手制止。

  “你们是为了陈天策一事而来吧?”

  鬼头王已经看出墨七熊在装疯傻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开口:“回去告诉叶子轩,我们没有找到陈天策,那家伙藏匿的太深,翻遍整个香港也没有他影子,这暗花我们不接了,过几天,我们会把两千五百万转回给叶宫,交易结束<=".。”

  他猜到了墨七熊的用意,于是干脆利落断了后者讨伐念头。

  墨七熊哈哈大笑起来,看着鬼头王悠悠出声:“不愧是和记老大,我隐藏这么深的装疯傻,都被你看了出来,真是佩服佩服,只是作为老大不该说这种鬼话,收了钱,连陈天策影子都没有碰到就打退堂鼓,这很影响兄弟士气的。”

  “也很影响和记的声誉。”

  基哥哼出一声:“关你鸟事?士气不士气,跟你们叶宫无关,赶紧滚蛋。”

  “想我滚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  墨七熊目光锐利的看着鬼头王:“还有一点,叶宫的钱拿出去,一般很少拿回来,就算拿回来,正常情况也要双倍,所以两千五百万,和记还是好好收着,如果实在不想要这笔钱,也许,五千万送回叶宫,这个交易就算彻底结束。”

  基哥闻言怒吼一声:“小子,怎么说话的?跟和记叫板是不是?”

  “阿基,别冲动!”

  鬼头王挥手制止基哥的动作,经历无数江湖风雨的他,早懂得以和为贵的真谛,年轻时候动不动的打打杀杀,对现在的他来说太幼稚:“我很想收钱做事,可是一直见不到陈天策的影子,有人说他已潜回台湾,你让我们怎么做事?”

  “难道让和记去台岛****?”

  鬼头王从人群中缓缓走上来,目光锐利的迫视着墨七熊:“和记就是因为注重信誉,所以不会眯着良心吞掉叶宫这笔钱,换成其余社团只怕会无限期拖下去,哪会像和记这样主动交出花红?如叶宫非要五千万,行,我们交易继续。”

  “和记会全力以赴追杀陈天策,哪怕他走到天涯海角也不放过,只是什么时候砍了陈天策,那就只能听天意了。”

  鬼头王摆出耍赖到底的态势:“要哪一种结果,我保证满足叶宫。”

  墨七熊早料到这个回应,淡淡出声:“你们找不到陈天策,不代表我们没有他消息,鬼头王,别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叶少让我告诉你,要么还五千万,要么继续追杀陈天策,你们效率低,找不到他的行踪,叶宫可以帮一把手。”

  “给我五十****手,我负责追杀陈天策。”

  墨七熊淡淡出声:“十天之内,无论是否事情成功,我都会退出香港,两千五百万也不会要和记归还。”

  “简单点说,两千五百万,跟和记借五十****手。”

  墨七熊看着鬼头王:“这个交易划算吧?”

  “当然划算。”

  鬼头王眼睛一转,冷笑一声:“阿基,从你们堂口抽五十名兄弟,协助墨兄弟追杀陈天策。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