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三十七章 围堵
  “轩哥,干吗不直接踹飞鬼头王”

  在鬼头王带着一干和记帮众离开之后,墨七熊伸伸懒腰就走入天府茶楼的三楼,叶子轩跟棺材板早就进入茶楼,不仅观看了刚才冲突一幕,还点了十几个点心喝茶,墨七熊拉开椅子坐下,嘟囔抛出一句:“还丢出两千五百万打狗。()”

  “五十****手,哪里值这个价啊。”

  在墨七熊看来,别说和记不会真心追杀陈天策,就是肯让帮众参与也是残兵败将,五十****手估计连街头混混都比不上,而且两千五百万何止能雇五十人,五百人都不是话下,所以觉得叶宫这笔钱花得有点冤,叶子轩却是淡淡一笑:

  “他们当然不值得这个价,但和记跟五联会关系破裂,可就对得起两千五百万了。”

  墨七熊微微一愣:“关系破裂他们现在好得几乎要同穿一条裤子,怎么会闹翻呢”

  叶子轩风轻云淡的回道:“虽然双方有生意来往,关系也不错,但不代表永远不会起冲突,这两千五百万会是他们的芥蒂,只要放在和记手里,它就会发挥大作用,久而久之,五联会会觉得,你不还钱,是不是惦记着陈天策脑袋”

  “和记会记得,就因为你五联会,让我到嘴的肥肉吃不了。”

  棺材板附和一句:“鬼头王或许不会在乎这笔钱,但旗下各大堂主难免惦记。”

  墨七熊呼出一口长气:“有道理。”

  叶子轩夹起一个虾饺,丢入嘴里后悠悠开口:“别心疼那点钱,迟早会十倍百倍还回来的,你下午跟和记继续接触,跟五十人先熟悉一番,笼络他们一下,然后等我命令去堵陈天策,和记不想伤害陈天策,陈天策未必会手下留情。”

  墨七熊轻轻皱着眉头,有点不解叶子轩的意思,不过还是点点头:“好,我下午找一找那什么基哥。”

  “到时大方点,主动请客,让他们吃好点,喝好点<=".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晚上请他们好好命。”

  墨七熊再度点点:“好。”

  黄昏,夕阳西下,九龙一间旅馆,三楼的走廊两侧,十多米的距离静静贴着三十名和记帮众,握着****的他们跟着基哥盯着一扇木门,只是气氛并不紧张也不凝重,相反更多是一种打酱油态势,距离目标房间五米,众人就止步不前。

  基哥看着斜对面的墨七熊:“你确定陈天策在里面”

  下午四点的时候,墨七熊跑去和记堂口找上基哥,告知已经有了陈天策下落,要基哥赶紧带五十****手帮忙,基哥给鬼头王打电话,确认陈天策并没有暴露行踪后,就虚与委蛇点了五十人跟随,准备过过厨墨七熊和叶宫一个交待。

  他寻思是墨七熊收错消息,不过基哥也不放在心上,他纯粹是完成任务,随便找个人砍了,或者扑个空,他都可以对叶宫借题发挥,所以他望着墨七熊开口:“咱们如此劳师动众,如果里面没有陈天策,以后我们就不会轻易配合。”

  “放心吧,陈天策就在里面。”

  墨七熊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,随后向基哥偏一偏脑袋:“赶紧带你的人上吧。”

  基哥脸上涌现出一抹怒意,似乎不爽被墨七熊这样吩咐,不过冷哼一声还是忍耐下来,随后亲自拿出一把****,大摇大摆的走到房门口,鬼头王再三保证陈天策没有暴露行踪,所以里面住的人就是普通旅客,一个人就足够吓死后者。

  他丝毫不觉得有危险。

  看着安静至极的木门,基哥的眼睛微微眯起,扭扭脖子一脚踹向木门。

  “砰”

  一声巨响,房门被基哥踹开了,基哥气势如虹的冲了进去,身后四五名亲信也打着呵欠上前,似乎来之前就被告知过了,所以对房间的旅客没有丝毫戒备,基哥闷头闷脑的冲出四五米,还提着****声如洪钟的吼叫:“陈天策出来。”

  “来了”

  几乎是伴随着话音落下,**垫忽然弹射而起,重重的砸在几名和记帮众的身上,后者躲闪不及,闷哼一声摔倒在地,****也哐当掉了几把,在基哥脸色大变房间有人时,一个口罩男子从**底跃出,握着一根寸棍,气势如虹砸向基哥。

  “当”

  基哥讶然这房间有人,还敢对自己攻击时,寸棍已经雷霆一样砸了过来,基哥无法闪避,后路又被**垫挡住,只能怒吼一声抬起****抵挡,一声巨响,****断裂成两截,寸棍气势不减,势大力沉砸在基哥的胸膛,两个纽扣当场碎裂。

  基哥身躯宛如被雷电劈击一样,一股气血汹涌而上,下一秒,他像是断线风筝一样跌飞,直接砸入刚刚起身的数名亲信身上,几个人再度跌倒在地,混乱不堪,基哥感觉到胸口剧痛,想要重新拿起刀却无力,一抹鲜血还从嘴角流出。

  “想要我陈天策的命,也要看看你们要不要得起。”

  口罩男子用沙哑的声音低喝一句,随后又脚步一挪从向基哥,基哥连滚带爬起身,想要躲避却根本来不及,只能眼睁睁看着口罩男子冲来,砰又是一声巨响,寸棍狠狠抽在基哥腰部,再度把他打飞出去,直挺挺摔在门口的走廊上<=".。

  “砰砰砰”

  与此同时,倒在地上的几名和记帮众,也被口罩男子脚尖踢出,一个个撞在墙壁摔下,头破血流,口罩男子接着又踢飞一把****,把两名从走廊涌入进来的和记帮众射翻,还不忘记吼出一句:“告诉叶子轩,想要我陈天策的命、、”

  “异想天开”

  说话之间,他一个箭步上前,又把两人踢飞出去,墨七熊早早退到走廊,向和记帮众吼叫一声:“上,一起上”

  “给我砍死陈天策。”

  残存的十多名和记帮众面面相觑,看着口罩男子不知如何是好,这家伙究竟是不是陈天策啊虽然他们只是基哥身边的打手,但被后者整天灌输两帮关系,也多少知道和记不能对陈天策动手,可自己不动手,陈天策怎么大杀四方啊。

  墨七熊再度吼道:“上啊,快上啊,砍死陈天策,再不上,他就要跑了。”

  此时,口罩男子已经窜出房门,对着站起来的基哥又是一棍,再度把后者打得趴在地上,口鼻都喷出殷红鲜血,蒙头转向的基哥愤怒不已,也不再辨别对方究竟是不是陈天策,向十多名站着不动的手下吼道:“砍他,砍死这混蛋”

  “杀”

  十多名和记帮众反应过来,提着****怒吼一声冲锋,口罩男子右脚一踢,把基哥踢入何家帮众的人群中,势大力沉,顷刻就砸翻了一片,人仰马翻中,口罩男子窜了上去,一脚踢在一人头上,后者顿时额头见血,闷哼一声摔倒在地。

  没有丝毫停滞,口罩男子一个旋身,寸棍挥舞出几道弧线。

  “砰砰砰”

  又是三声碰撞,三名和记成员膝盖一痛,手腕一震,****落地,自己也跪了下来。

  连伤四人,口罩男子的眼里掠过一抹饱含战意的森冷目光,如狼似虎,两脚猛蹬身后墙壁,修长身躯如离弦之箭,从走廊一边扑到基哥面前,寸棍连连点出,三声巨响,基哥惨叫着吐血:“回去告诉叶宫,陈天策一定记得它恩情。”

  基哥重重摔倒在地,心里暗呼三字:陈天策

  撂翻八成何记成员,见到守护楼下的帮众冲上来帮忙时,口罩男子一个转身窜入房间,反手关闭房门。

  随后,他像是利箭一样从窗户穿了出去。

  “砰”

  等和记帮众撞开木门时,口罩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无影,只剩下一地狼藉,以及哀嚎不已的同伴。

  墨七熊冲到窗边,扫视一眼,随后转身喝骂:“一群废物,这么多人,连一个陈天策都堵不住。”

  “告诉你们老大,再给我换五十人,能打一点的。”

  基哥欲哭无泪,这亏吃得太憋屈了。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