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如衣
    

    尖嘴猴腮的凶犯,很快被闻讯赶来的警员带走,只是绝色尼姑已先快半拍离去,显然不想去警局做口供。()

    叶子轩捧着热乎乎的炒米粉,没有在意乱哄哄的抓凶场面,目光更多是落在渐行渐远的绝色尼姑背影,还有几个从人群中走出凶光毕露的年轻人身上,随后动作利索的把炒米粉吃完,向棺材板轻轻偏头,漫不经心的向前方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绝色尼姑可能没想到会招惹下麻烦,也可能是心头凝重让她疏忽,并没有发现身后多出的几条尾巴,穿过庙街街头的巷子之后,她就缓步上了一条狭长的阶梯,几百根的阶梯过后,她又转入一个小山丘,随后站在一间破落的寺庙前。

    静林小筑

    相比香港池林人潮如涌的尼姑庵,这间静林小筑要古旧和破落很多,不仅没有金碧辉煌的灯光,也没有高高在上的招牌,更没有日夜不歇的香火,它更像是一间荒废多年,难得回归的旧房子,只有门口的一盏油灯昭示这里还有人住。

    绝色尼姑显然对这里很是熟悉,提着一个篮子的她摸出一把钥匙,轻车熟路的打开庙门,随后挪移脚步走入这间不到三百平方的寺庙,她打开前院的灯光,昏黄光线很快流淌四周,让大殿从昏暗变得朦胧,也让佛祖金身呈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寺庙很是简陋,一个大殿,三个禅房,大殿中间只有一尊两米高的佛祖,一支海碗大小的香炉,三个老旧的蒲团,还有一个徐木箱,东西虽然简单破旧,但擦拭的干干净净,连佛祖金身都是一尘不染,可见绝色尼姑的作风和性格。

    庙门缓缓关上,隔离外面的繁华和喧杂。

    绝色尼姑放下采购满满的篮子,随后去旁边洗手洗脸,收拾干净后就拿起木香给佛祖敬上去,嗅着渐渐弥漫开来的香气,她整个人变得更加祥和,安宁,就在这时,大殿左侧一间禅房打开,一个瘦小身影钻了出来,轻声低呼了一句:

    “如衣师姐,你回来了”

    瘦小身影正是跳海的型尚,不过此刻装扮跟早上迥然不同,换了一身色衣衫,一双皮鞋,头上也多了一顶帽子,遮掩他的出家人身份,他那张充满警惕和戒备的脸,闪烁一抹期盼:“真妙师太情况怎样了病情有没有好一点”

    被称呼为如衣师姐的绝色尼姑,微微偏头望着型尚的脸,绽放一抹恬淡笑容:“谢谢释心师弟的关心,师太还在医院重病室,情况不是很乐观,她能否熬过此次危险,就要看下个星期的手术,如果一切顺利,师太就能度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手术失败,师太就只有一个月寿命了。”

    型尚身躯一震:“啊”

    如衣似乎早料到他的反应,轻声宽慰一句:“不要难受,医生跟我说了,手术成功有七成的把握,师太很大概率会平安无事,就算她真的熬不过这次难关,也是佛祖想要她去朝拜,我们平时总说,要用平常心对待尘世的生老病死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整理型尚的衣领:“为什么到了在乎的人身上,你却总是窥破不了呢师弟,不要太纠心师太的生死,我们全力而为,顺其自然就行,千万不要整天愁眉苦脸,师太绝不喜欢看到我们这样子,不然她就是走也走得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释心嘴角牵动一下,随后苦笑一声:“我哪有师姐这样的功力真能达到师姐的地步,我也不会整天被师父棒喝了,师太养我这么多年,还把我送去师父那里修行,可谓恩重如山,我现在也不管佛祖红尘,只希望师太能度过此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她能平安无事熬过这次大难,我就是死后入十八层地狱也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 如衣幽幽一叹:“师弟放心,佛祖会有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生又何欢,死又何哀

    释心没有理会师姐的话,一副自责的态势:“都怪我,我就不该直接从澳门跑来香港,应该先跑去珠海躲一躲,然后再从深圳回来香港,这样就不会被陈家人盯上,也就不会慌乱之下把佛珠塞入陌生人身上,让师太少了一个活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,算了,佛珠丢都丢了,就别太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如衣脸上依然恬淡安宁,声音轻柔而出:“而且雪莲珠起死回生的功效,只是悠悠众口流传开来的,并没有人验证现身公告,在我看来,它更是一个玩笑,真有这种奇效,它又怎么会流转到大师手里早就被权贵死死扼守住了。”

    她又轻声补充一句:“你就安心在这庙里呆几天吧,等师太的手术完成之后,我再陪你回澳门向宝永大师请罪,告诉他,你擅自拿走佛珠只是救人心切,并非想要占为己有,佛珠丢失,我跟你一起担责,大师一定不会驱赶你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责罚,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释心呼出一口长气:“我只希望师太能够好起来。”随后摇摇头:“不行,我还是觉得该把佛珠找回来,不管传闻是真是假,它终究是一个机会,而且佛珠没有那种功效的话,师父怎么珍藏它呢陈家又怎会为了它对我全力追杀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两个人的样子,我出去转一转或许能撞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就下意识挪移脚步要出门,如衣脸上划过一抹无奈笑意,伸出白皙滑嫩的玉手,轻轻搭在型尚的肩膀:“师弟,不要冲动,你也会说那两个施主不是简单之人,价值连城的佛珠到了他们手里,哪里可能轻易还给你”

    释心轻轻摇头:“他们是好人,当时情况还搀扶我呢,不会吞掉佛珠的。”

    如衣看着型尚红唇微启:“就算他们是好人,可人海茫茫,你又怎么找到他们香港近千万人口,你哪里找这千万分之一最重要的一点,陈家的人还在四处找你,下午更是出现在庙街,你现在跑出去找人,简直就是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在型尚眼皮一跳的时候,如衣又轻声抛出一句:“陈家是豪门,白两道又吃得开,抓到你,一定会往死里整你,你有佛珠给他们,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,如今佛珠不在手里,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,师弟,你还是安心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师太的事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释心微微点头,答应着从小长大的师姐,但脑海却不断深化叶子轩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就在这里,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了,一大股冷风涌入进来的时候,六个年轻男子冲入了进来,一字型排开,堵住了庙宇的出入口,这六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每个都是洗剪吹非主流的发型,牛仔裤上都是破洞,叼,斜眼。

    他们手里还拿着一根棍子,凶神恶煞像是要拆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”

    释心初始以为是陈家的人,下意识低头躲避,但看到六人装扮就散去念头,反手把如衣撤到后面,似乎是要保护她一样,六个混混先是讶然庙里还有一个和尚,随后一个平头青年狞笑起来:“和尚,尼姑,这佛门也他妈不清静啊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”

    如衣从后面走了上来:“你们是谁要干什么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谁要干什么”

    平头青年见到如衣现身,眼里顿时闪烁一抹亮光,这女尼太妈的的漂亮了,穿着僧衣都让人**腾升,如果换上情趣**,估计秒杀全东瀛的****:“你刚才在庙街多管闲事,踹了我兄弟一脚,让他被警察抓走,我们来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如衣冷笑一声:“原来你们是同伙啊,抢东西还有理了”

    型尚也喝出一声:“大庭广众,想怎么样”

    “想怎么样”

    平头青年扫过如衣一眼阴笑:“我们几个过来,当然是要替我兄弟报仇的,拿出三十万,我就放过你们,否则的话,你们都要断掉一只手,当然了,如果让绝色师太陪我们一晚的话,那什么恩怨都一笔勾销,甚至奉上三千香油钱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在如衣身上来回逡巡,嘴里啧啧不已,这种极品女尼居然被自己碰上了,如果错过,可就太暴殄天物了

    五名同伴闻言哄笑起来,目光多了几分猥琐。

    绝色尼姑的脸色一寒,她很讨厌这种眼光,脚步一挪正要撂翻他们时,平头青年右手一闪,多了一支,笑容变得更加玩味:“别动,我知道你有两下去,可是你再厉害,也厉害不过我的,你能躲过,型尚肯定躲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在绝色尼姑跟型尚俏脸一变时,六块砖头从外面砸入了进来,砰砰打在平头青年他们的头上,六人瞬间身躯一震,椅两下摔倒在地,一个个头破血流,平头青年眼睛被鲜血模糊,下意识扭头转动,却被一只脚毫不留情踹飞。

    也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玩具也拿来吓唬人”

    叶子轩捡起,把玩两下砸在对方脑袋:“能不能专业一点”

    椅起身的平头青年啪一声再度倒地。

    释心见到叶子轩,眼睛一亮,讶然失声:“是你”

    ps:谢谢明德格物打赏本作品10000币。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