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四十章 庙街之夜

天才布衣 第五百四十章 庙街之夜

  “你是型尚”

  在释心欣喜若狂喊出一句的时候,叶子轩也辨认出他是跳海的型尚,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,他人却在灯火阑珊处,脸上顿时涌现一抹笑意:“太好了,我正四处找你,想要把东西还给你,还以为撞不见你呢,没想到你躲在这里<=".。()”

  释心听到还东西给自己,更是嘴角牵动无法说话,佛珠失而复得实在激动,暗呼这世界果然是好人多啊,同时高喊一声佛祖保佑,这时,绝色尼姑也怔怔看着叶子轩,显然她也认出后者就是**的人,良久,幽幽一叹:“天意啊。”

  “是啊,天意,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。”

  叶子轩向绝色尼姑悠悠一笑,揉揉鼻子感受熟悉的木香气息,同时对她更加生出好奇,**,赢钱,佛珠,追杀,究竟是哪门子的出家人,会招惹出这么多世俗的恩怨他声音轻柔:“没带面具的你,比澳门**的你,清爽多了。”

  释心微微一愣:“师姐,你们认识啊”随后眉头一皱:“**,什么**”

  “没什么,我是说你师姐这么漂亮,可以去演澳门风云四了。”

  叶子轩捕捉到绝色尼姑的一抹凝重,知道自己差点说错了话,于是马上圆场抛出一句,随后又踹出几脚,把六名起身的混混全部踹飞,正要捡起砖头给他们补上一个重击,如衣脚步轻挪拉住叶子轩的衣袖,俏脸有一股说不出的恬淡:

  “别打了,这里是佛门之地,给他们一条活路吧。”

  她轻声补充一句:“而且打伤他们,警察会找你麻烦的。”

  淡淡暗香,随着门口的风从身侧袭来,沁入心脾,叶子轩低头看去,拉着自己手臂上的纤纤五指,在幽暗之中,仍然有着凝脂一般的白皙,顺着那手指向上瞅着如衣,看到那双纯静如水,诠释世间女子温柔的眼眸,心里无形中一柔。

  他一脸无奈地点头,随后把平头青年踹出门外:“滚”

  平头青年闷哼不已,带着五名兄弟连滚带爬离开寺庙,全身像是散架一样,想要说一句狠话,却被门口守着的棺材板威慑,只能狠狠瞪了寺庙一眼,随后相互搀扶着离去,不过谁都能看出他们脸上的不甘,叶子轩望着他们背影一叹:

  “你们要小心,他们没吃够苦头,不会轻易罢休的。”

  如衣轻轻松开叶子轩的袖子,彬彬有礼回应:“谢谢施主出手。”

  虽然字眼客客气气,但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,如非如衣剃度了,叶子轩都感受不到她是出家人,同时也纳闷这么漂亮的人儿,究竟遭遇了什么刺激,要遁入空门来躲避红尘只是真出家的话,她干吗又跑去澳门玩******赢那百来万。

  在他念头转动之间,释心已经从激动中反应过来,一个箭步冲到身边,也不再追问师姐是如何跟叶子轩认识,手指抓住叶子轩的衣服出声:“施主,那佛珠呢佛珠呢你有没有带在身上它对我很重要,我要用它救人,救师太、”

  “别急,佛珠在这呢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一脸焦虑的型尚,一边从口袋掏出佛珠,一边消化着后者的话,救师太莫非型尚想要用佛珠来救治某个师太相同道理,绝色尼姑去**赢钱也是一样目的叶子轩似乎想通一些东西,随后把佛珠递到型尚手里:

  “你看看,是不是这串佛珠”

  型尚一把拿过佛珠,审视一番连连点头:“就是它,就是它,施主,你真是好人,你一定会善有善报的”他一脸感激的看着叶子轩,怎么都没有想到,这佛珠还能回到自己手里,还以为即使不被丢掉,也会流失在天涯某个角落<=".。

  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,声音轻缓而出:“这可是雪莲珠,无数珍贵草药铸成,价值连城,你为了它,还被一堆人追杀,我怎么可能不还给你呢换成是普通的珠子,估计就被我丢海里了,好好收着吧,千万不要再被坏人堵住了。”

  “啊你知道它的来历”

  释心身躯止不住一震:“你知道它是雪莲珠”

  在叶子轩笑容恬淡的点点头时,绝色尼姑脸上也掠过一抹动容,叶子轩不知道佛珠价值,无意撞见师弟还回来,可以理解顺手而为,可他清楚这是价值连城的东西,还主动找来还给师弟,那就不仅仅是人情那么简单,人品绝对一流。

  虽然如衣更多是呆在这寺庙,可她也清楚尘世间的人心,不贪,不夺,叶子轩这种人,凤毛麟角。

  “好了,佛珠还完了,混混也打走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  叶子轩向两人淡淡一笑,随后就准备离开静林小筑,今天来庙街的目的已经实现,**的好奇也有了答案,叶子轩觉得自己该离开,而且三更半夜自己搁在这里也不是事,很容易被绝色尼姑误会自己有所图,挟恩图报可是很郁闷的。

  “释心师弟,施主千里迢迢还珠,算得上一场缘分。”

  如衣声音轻柔而出:“我送送他,你留在这里看守寺门。”

  释心眼里只有雪莲珠,拿着佛珠向禅房窜去:“好,好”

  如衣脸上划过一抹无奈,随后恢复应有的平静,轻轻向外侧手:“施主,请。”

  叶子轩笑着向外面走去,猜到如衣怕是有话对自己说,如衣沉默跟在他的身边,待走出简陋的庙门,轻声一句:“施主,谢谢你掩饰,**欠你一个人情,今天也多亏你出手,还送回佛珠,将来有机会,如衣一定偿还施主的恩情。”

  “举手之劳,如衣姐姐何必介怀”

  叶子轩笑容柔和的开口:“你要谢,就谢佛祖吧,这就是一场缘分。”

  如衣身躯微微一颤,眼里有了一抹异样,如衣姐姐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她,如她心里莫名生出一抹涟漪,不过她很快又平静了下来:“**赢的一百多万,改天我会找机会还给**,十一局,我都动用了小手段,胜之不武。”

  “区区一百多万,你就别放在心上了,对**来说实在微不足道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讶然如衣的诚实,落落大方回道:“再说了,监控人员发现不了你的端倪,那就是你自己的本事,而且你虽然有赢钱的法门,却没有肆意破坏规则敛财,你每次就赢三五万,给**留了不少余地,也就是给你自己退路。”

  “我们已经开过会了,对你那十一局永远封盘,只是你无法再进入何氏**罢了<=".。”

  叶子轩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最重要的,这笔钱对你很重要,如我猜测不错的话,你去**赢钱是给释心口中的师太治疗,每次赢的钱敲够支付师太当期费用,换句话说,你是拿着医疗单赢钱,不过她最近是不是病情恶化了”

  “因为你前几天赢了三十多万,而且释心急于拿佛珠救人,只怕也是情况到了危及时候。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如衣脸上涌现一丝讶然,她难于置信的看着叶子轩,似乎没想到后者能够猜出这么多东西,随后踏前一步叹息:“你猜的没错,我的师父真妙师太得了重病,需要手术,还是生死考验的手术,熬过了,没事。”

  “没熬过,最多只剩一年寿命。”

  她的俏脸多了一丝悲凉:“我去**赢取三十二万,就是给她这次做手术费用,其实我是不想去**赢钱的,无奈这半年治疗下来,我们山穷水尽,募捐的两百多万全部用光了,但师父的补没好,师父不想再麻烦大家,所以坚决不再求助社会。”

  “我不忍看她等死,无奈之下,我只能打**的主意了。”

  她声音一柔:“一百三十万,我会还给**的,即使你不需要我偿还,我也要给自己一个交待。”

  绝色尼姑僧衣飘飘,衣摆不束而随风散舞,露出白皙的玉足,一张秀美绝伦的脸,幽暗光线中若隐若现,而她的美丽眸子,却如夜空的星辰,有着无尽的清冷和恬静,叶子轩微微一怔,再也没有溢美之词能形容她此刻的悲凉和哀伤。

  叶子轩下意识靠前:“放心,师太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“谢谢你”

  如衣粲然一笑转身,却不想跟叶子轩撞个正着,红唇在叶子轩脸上掠过。

  “啊”

  两人微微一怔,随后如衣低呼一声,脸颊微红,连再见都不说就低头离去。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庙街的大排档,红一刀正跟和记的艳丽女子白霜霜坐在一起,只是两人都没吃东西,而是盯着跪在地上的平头青年六人,白霜霜声音清冷而出:“你是说,你在静林小筑撞见我们要找的型尚你确定他在里面”

  其实平头青年并没有完全看清释心的面目,但出于报复静林小筑的心态,他忍着身上剧痛道:“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型尚,但那里真的藏着一个和尚,乔装打扮,一个和尚,三更半夜躲在的尼姑庵,不是有奸情就是有隐情。”

  “八成就是白姐要找的型尚。”

  白霜霜点点头,随后看向红一刀:“红姐,我想我们可以走一趟,说不定那和尚真躲在尼姑庵,下午兄弟们搜查庙街的时候,本能觉得尼姑庵不太可能收留和尚,所以就没有进去看一看,如今回头想一想,估计是被型尚钻空子了。”

  “散出人手,监控各个出入口。”

  红一刀淡淡出声:“一定要把他挖出来。”

  ps:谢谢a我们的世界fpa打赏本作品588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