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冲突
  把佛珠还给释心之后,叶子轩就沿着地铁线走去旺角。

  在棺材板的情报中,陈天策狡兔三窟,宝莲禅寺、渔舟唱晚和辉煌旅馆,是他每晚落脚的地方,辉煌旅馆就在旺角深处,叶子轩想趁着夜色还不是太深,过去扫视一下辉煌旅馆环境,便于未来计划安排,再度下手必须一举拿下对方。

  旺角位于香港的油尖旺区,位于九龙半岛中部,属早期发展的地区,以避风塘及庙宇最为驰名,这里留有不少旧日痕迹,大街小巷都不难找到老饼店,神龛店,麻将馆等传统店铺,商号较多为小型作业,存有香港最古老的一些街道。

  但它同样是港岛混乱的旮旯。

  光鲜靓丽的背后隐藏暗与肮脏,这说法适用于世界任何一座大都市,全球人口密度最大的旺角,也有不可见人的一面,狭窄街道两侧的老楼,搁在大陆,八成得被划入棚户区行列,接踵摩肩的底层市民中常夹杂流里流气的徐混。

  这是港岛犯罪率最高之一的地方,这里有当地最庞大的青少年吸毒群体。

  几大帮会势力在此犬牙交错,争斗不休,时不时会来一仇拼,叶子轩却没有多少在意,一边带着棺材板钻出旺角地铁站,一边扫视网上找到的辉煌旅馆照片,名儿挺霸气,实则比内地县城火车站旁三十块住一晚的旅店强不了多少。

  “这家伙还挺会藏的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手机上的照片,随后锁定旅馆方向前行,只是刚刚转过一个路口,就见到棺材板身躯一闪,神情萧杀横在叶子轩的面前戒备,叶子轩凝聚目光望去,正见前方出现一批提着木棍戴着口罩的男女,气势汹汹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百余人堵死街道,车过不去,人也无法向前挤,偶尔有几个路人试图穿过,都被口罩男女毫不留情踹翻,鼻青脸肿,在棺材板眼里闪烁一抹冷冽时,叶子轩拉着棺材板向后退了几米,他已经判断出,这伙男女绝对不是冲着他而来的。

  “踏踏踏”

  就在叶子轩跟棺材板退到一个已经关闭的店铺门框时,后面又涌出一大批魁梧男子,持着盾牌和****踏步而来,俨然就是全副武装的防**警察,百余名警察训练有素的靠前,盾牌前伸挡住口罩男女的去路,双方很快停滞推前的动作。

  两方距离相差不到**米,一方棍棒低垂,一方盾牌护卫,俨然就是一倡共事件,只是叶子轩跟棺材板有点郁闷,他们想走却被堵得水泄不通,想要告知自己是酱油,结果却招惹双方目光肆意审视,都把两人当成对方阵营的棋子。

  “前方的人听着,马上停止前行”

  一个鹰钩鼻的警官走到前头,拿着高音喇叭大声喊道:“马上放下****,接受警方的调查。”

  “香港是法治社会,你们有诉求可以走法律途径、、”

  “闭嘴闭嘴”

  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女子窜出,握着木棍高声打断警方:“你们这些权贵的走狗,只会欺负无业小贩。”

  “香港是法治社会,但法律已经被权贵掌握。”

  “选举已死,是香港的不幸,也是香港之大幸,不幸是没有代表我们基层民众的人。”

  “大幸,是因为它向我们彻底揭开了当权者的嘴脸。”

  中年女子挥舞着手中木棍,散发着点燃为民请命的情绪言语:“没有民主,没有繁荣,没有生命保障,连众目睽睽的选举都被阉割,何况平头百姓的我们回归二十年,没有让经济腾飞,只有让阶层巩固,二十年前领着一万港币。”

  “二十年后,还是领着一万港币。”

  在身边男女群情汹涌的时候,中年女子继续振臂高呼:“有报纸没声音,有媒体没真相,有制度没选票,我们就像输入童话故事的孩子,一直坚信美好明天却从没见过,偶尔的发放福利也只是阿司匹林,一时止痛却不能永远断根。”

  在叶子轩眉头轻皱感觉这声音有点熟悉时,鹰钩鼻警官正板起脸,拿着喇叭打断中年女子的话:

  “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香港法律”

  “马上放下****,遣散无辜人员,接受调查”

  鹰钩鼻警官声如洪钟:“不要负隅顽抗,不要断送自己前程。”

  “兄弟们,别跟他们废话,冲过去,冲过去,冲过去救出受苦受难的兄弟姐妹。”

  中年女子打了鸡血一样高喝:“警察不敢对我们下手的,冲过去就是胜利。”只是她虽然不断蛊惑同伴冲锋,自己却放慢脚步落到了人群后面,一副随时跑路的态势:“让我们碾碎这群权贵走狗,让全世界都听到我们发出的声音。”

  随着中年女子义愤填膺的喊叫,近百人提着木棒向前推进,嘴里还不断吆喝着助阵,警方忙紧握盾牌,同时向空气中喷洒辣椒水,双方很快碰撞,木板敲击声,盾牌撞击声,玻璃抛击声,还有被辣椒呛的哭喊声,场面说不出的混乱。

  半空,数不清的塑料袋抛飞,相邻几间店铺被砸烂玻璃,警察也有不少人头破血流。

  毫无疑问,口罩男女是有备而来。

  “嗖”

  在叶子轩跟棺材板紧贴门框看着眼前好戏时,两名口罩男子相视一眼,向他们抛出手里胶袋,袋子呼啸着向两人砸过来,没等叶子轩作出反应,棺材板左脚一踢墙壁,身子猛地弹起,右脚轻飘飘踢出,两个胶袋反射回去,速如流星。

  “砰砰”

  两记刺耳巨响,两名躲避不及的口罩男子,额头顿时被石头砸开了花,鲜血瞬间流淌下来,染红口罩,触目惊心。

  “警察打人啊”

  “警察打人啊。”

  中年女子见状喊叫起来:“暗社会,无耻权贵。”

  “砰砰砰”

  几个人又挥舞木棒朝着棺材板过去,棺材板眼睛都不眨,二话不说就连连踹出,几个男女直接翻飞出去。

  一个年轻男子爬了起来,没有再去捡木棒,直接操起身边一个酒瓶冲了上来,还不忘记吼上一嗓子,只是还没来得及触碰棺材板,就被棺材板一脚踹中,整个人倒飞出去,后边四五个刚提着木棒冲上来的人,冷不防被同伴砸倒在地。

  五人拥做一团,****落地。

  十多个口罩男女愣了一两秒,随后一个个义愤填膺,叫骂着围向棺材板,两个青年刚把木棒挥出去,就被棺材板一手斩断,随后一脚扫出,两人翻着跟斗跌飞,下一秒,手中两根木棒抛射出去,一男一女中招,捂着腹部向后退出去。

  也就三秒时间,差不多十人倒地,中年女子跟警方目瞪口呆,愣是没看清人家怎么出手,领头的鹰钩鼻警官,跟社会打过不少交道,还亲身感受过厮杀的血腥味道,也见过不少红棍手段,可与眼前这位一比,似乎是两种境界的人。

  “滚”

  棺材板又把几人撂翻在地,出手之快之准令人咋舌,在围观者生出惊讶时,棺材板漫不经心往前走了两步,原本涌来的男女战战兢兢向后退了两步,这才仔细端详半路杀出来的猛人,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冷酷而又平静,身子瘦长却挺拔。

  他戳在眼前,带给人撼不动的压迫感。

  “棺材板,把她给我拿下来。”

  叶子轩锁定很是熟悉的中年女子,微微偏头发出一个指令。

  棺材板神情漠然地点点头,利箭一样射向不远处的中年女子、、、、

  半山,以豪宅闻名。

  古人云,大隐隐于朝,港岛却有大隐隐于山的说法,源于半山一栋栋豪宅,它们的主人非富即贵,且大富大贵。

  在半山,有套一百多平米的物业,你已跻身有钱人行列,如果买得起带花园泳池的独栋大别墅,那么恭喜你,你绝对是报出名大多数国人耳熟能详的名流权贵,诸如董、李、郭、霍、郑,这个社会,房子已成为划分阶层的重要标杆。

  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在香港。

  半山错落有致的别墅建筑群里,四大豪门之一的陈家宅子最低调,最简陋,但不要以此认为陈家老爷子的影响力和实力远不如几个巨富邻居,香港道上,陈家的面子绝对比李家诚、董大华的面子有分量,说话有时候比特首还有用。

  除了陈家是道出身之外,陈家老爷子还跟境外势力走得密切。

  此刻,装修奢华的书房里,一个精光内敛的老人,正眯眼看着满脸伤痕的基哥,手指推过去一张支票:

  “阿基,这是你今晚的酬劳”

  基哥拿起支票扫视,身躯一震,脸上欣喜:“陈老,这钱太多了吧”

  “不多,这是你该得的,也算交个朋友。”

  老人笑意盎然的脸上,带着一抹杀机:“旺角的行动,多来几次,一定要搞乱,搞残,搞得天下皆知。”

  基哥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“只要你尽心尽力,有我吃的,也就有你吃的。”

  “下一次和记选举,我会想法子让你胜出。”

  老人脸上布满深沉杀机:“鬼头王不愿意做狗,那就让他做一个死人。”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