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四十二章 叫人砍死你

天才布衣 第五百四十二章 叫人砍死你

  第五百四十二章叫人砍死你

  清晨,第一缕阳光照在旺角警署的时候,一辆中规中矩的宝马悄然驶入,停在有些破旧有些年代的停车场边缘,随后车门打开,钻出一个身材高挑容颜精致的女人,挎着一个很普通的手袋,脚步匆匆向警局大厅走去,神色带着焦虑。

  杨欢颜。

  或许是昨晚旺角冲突的缘故,大厅拥挤着数十名戴着手铐的男女,正被警员一个个隔开审问,人数太多,很多人就在大厅做着笔录,其中不少人脸上带着伤痕,喝喝骂骂抗拒警员的追问,整个警局变得喧杂不已,空气有着一抹浮躁。

  杨欢颜环视四周人员,没见到熟悉的面孔,嘴角牵动一下跑向引导台,低声向一名女警询问:“你好,一个小时前,警局给我打了电话,说我母亲被你们带到这来,让我过来劝导她,不知道她在哪个位置?对了,我母亲叫汪莉莉?”

  “汪莉莉?她是你母亲?”

  女警看了杨欢颜一眼,随后冷笑一声:“你这母亲还真是一名斗士,昨晚唆使百余人冲击警方队伍,打伤我们三十多名伙计,如果不是有好心人出手拿下你母亲,估计有更多警员受伤,她的口供已经问完,打死都不招出幕后黑手。”

  年轻女警显然对汪莉莉有深刻认识,言语带着一抹提醒:“她什么罪名都往自己身上扛,根据我们的情报,她的背后肯定有人,你赶紧劝告她招出唆使者,站出来指证,不然她将会面临组织暴乱的罪名,未来怕是都要在监狱度过。”

  “组织暴乱?这怎么可能?”

  杨欢颜呆愣不已,随后喊出一句:“她在哪里,我跟她说。”

  在年轻女警的引领下,杨欢颜很快来到二楼最角落的房间,里面有几个警察正在审问汪莉莉,见到杨欢颜的出现,汪莉莉马上喊叫起来:“欢颜,欢颜,赶紧保释我,我不要呆在这鬼地方,这些警察全都欺负我,要我招什么黑手。”

  汪莉莉见到女儿现身,底气更加十足:“昨晚的旺角示威是我一人主导,是我不满政府跟权贵的做法,带着志同道合的基层民众请愿,这是符合法律法规的游行,他们却说什么是暴乱,女儿,告诉他们,这是诬陷,这是乱扣罪名。”

  杨欢颜向警员点点头后,脸色一沉低喝:“妈,你就别死撑着了,你当警察看不出背后的东西?你还是把幕后黑手说出来吧,昨晚的旺角之乱,绝非你一人可以组织起来,那些人也不会听从你的指令攻击警员,背后一定有他人、、”

  “闭嘴!”

  还没等杨欢颜把话说完,汪莉莉就脸色一寒,厉声喝道:“死丫头,怎跟你妈说话的?在电视台有点成就,就开始教训起你妈是不?警察不相信你妈就算了,他们天生就是权贵走狗,但你是我怀胎十月的女儿,你怎可对我说这话?”

  “什么幕后黑手?什么旺角之乱?什么攻击警员?”

  汪莉莉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:“你没有搞清楚事情,就跟着警员诬陷你母亲,对不对得起我?对不对得起良心?我告诉你,昨晚行动就是我组织的,一个人组织,但不是什么旺角之乱,我们只是为小贩讨公道,我们只是正当诉求。”

  “我们更没有攻击警员,是警员先对我们喷辣椒水,先对我们抡起警棍,我们迫不得已才自卫。”

  她几乎要拍桌而起,义正词严:“警员受伤,我们更多人被打,我们手无寸铁,拿着棍棒只是防御,你知道我们倒下多少难友吗?知道你母亲被一个混蛋掐着脖子吊打吗?你什么都不搞清楚,就来指责生你养你的母亲,不愧疚吗?”

  在场几名警员一愣一愣,如果不是昨晚亲自见到她带头闹事,以及数十名同伴受伤,还真会被这女人糊弄了,这慷慨激昂的样子,这满脸无辜的神情,完全可以去参加奥斯卡拿小金人,不过细想一下也是,警方也被她骂的狗血淋头。

  从昨晚到早上,每一批审问的警员,都被汪莉莉蛮横无理一顿乱喷,还不带重复字眼,让警方罕见的心力交瘁。

  这也是他们要找杨欢颜来帮忙的缘故,但没有想到,汪莉莉连杨欢颜也毫不留情喝骂。

  杨欢颜似乎清楚母亲的本性,当下淡淡出声:

  “既然你是无辜的,那你就好好接受调查吧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汪莉莉见到女儿要走,脸色一变喊叫起来:“女儿,我是你妈啊,你可不能不管我啊,你对得起死去的父亲吗?”

  “她对不起死去的父亲,你就更对不起丈夫和女儿了。”

  在拉开房门的杨欢颜脚步一滞时,一个声音从外面晃悠悠的传来,叶子轩向惊愣的杨欢颜一笑,随后看着汪莉莉淡淡出声:“为小商小贩主持公道?你汪莉莉啥时候有这觉悟了?真有这种质素,你就不会嗜赌如命,不会借高利贷。”

  “更不会输干净之后,假装跳楼来恶心赌场。”

  几个警员见到叶子轩进来,下意识想阻拦,却认出是昨晚让人拿下汪莉莉的人,正是因为及时拿下后者,才让事态没有进一步恶化,所以潜意识把叶子轩当成自己人,何况此时听到他教训汪莉莉,都会意一笑不出声,任由两人对抗。

  杨欢颜见到叶子轩,微微一怔后反应过来,低呼一声:“叶少!”

  叶子轩向她点点头,女人一如既往的漂亮,今天的杨欢颜身上穿着一条紫色连衣裙,白色的高跟鞋子,脚很小,脚趾甲上并没有涂指甲油,透出淡淡的粉红色,大腿纤长,腰很瘦,双峰丰满,身材有一种介于少女跟少妇之间的诱惑。

  叶子轩不得不承认,杨欢颜跟沈家欣有着太多的相似,无论是性格还是衣着,两人就像是姐妹。

  “是你?又是你!”

  此时,汪莉莉身躯一震,先讶然叶子轩怎么知道自己去澳门豪赌,待拉近距离后就马上认出后者,正是在赌场教训自己以及昨晚坏自己好事的家伙,心里一虚,随即恼羞成怒吼道:“欢颜,就是他,就是他昨晚让人追杀你的母亲。”

  “他是警方的走狗,他们一丘之貉,替我向警方投诉。”

  “扑!”

  还没等林欢颜反应过来,叶子轩就拿起桌上的半杯净水,毫不客气的泼在汪莉莉脸上,一声脆响,水珠尽数打在那张老脸上,惊得后者哇哇大叫,随后再度喊叫起来:“你们看到了,他泼我,他泼我,我要控告,我要告他伤人、、”

  “还有诬陷!”

  汪莉莉歇斯底里:“我从来没去澳门赌博过,更没有欠高利贷,也不知道什么跳楼,这些全都是诽谤,他们想给我扣帽子,给我泼脏水,让人觉得我品行有问题,不会替民众主持公道,然后指证我背后有人,女儿,你要给我作证。”

  她一边抹着脸上的净水,一边想要冲上去跟叶子轩厮打,但想到棺材板昨晚的恐怖,她就只能压制住怒气,转而用哭闹寻求同情,只是杨欢颜没有理会母亲的泪水,甚至没有在意她被叶子轩泼水,目光冷冷盯着她:“你去赌博了?”

  “三百万不是被人抢走,而是被你拿去澳门赌掉了,对不对?”

  汪莉莉大声喊叫:“没有,真的没有,真被人抢走了。”

  她一指叶子轩骂道:“你别听这混蛋瞎说,我根本没去过澳门。”

  叶子轩把水杯丢在桌子上,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,摸出电话淡淡一笑:“没去过澳门吗?要不要我把赌场监控调出来?你每一场对赌,每一次兑换筹码,还有站在露台的跳楼画面,我都可以三分钟内聚齐,然后发给所有人一看。”

  “对,还有你借高利贷的借据,我也可以拿过来,让杨小姐认一认是不是你字迹。”

  叶子轩的手机调出一张照片,放大,正是汪莉莉借澳门赌场高利贷的字据,上面有她的指纹和名字。

  汪莉莉脸色一变:“你混蛋——”

  杨欢颜盯着手机,辨认出是母亲的字迹,再看看汪莉莉的脸,顿时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“妈,三百万真是被你赌掉了,你还骗我被人偷了,你知不知道,那是我借来的钱啊,你这样把它赌了。”

  杨欢颜一脸苦楚,有着说不出的心力交瘁:“我再也不想管你死活了!”

  说完之后,她就掩着嘴巴夺门而出。

  “欢颜,欢颜,你不能不理你妈、、、”

  汪莉莉大声喊叫起来:“你这样会天打五雷轰的,死丫头,死丫头、、、、”

  “汪女士,要想走出警局,只能靠你自己了。”

  叶子轩收起手机站起来:“把知道的告诉警方,或许他们会给你一条活路,不然你就在牢里呆一辈子吧。”

  “大陆仔,你这个混蛋,你不得好死。”

  汪莉莉再度发飙吼叫:“最好不要让我出去,不然我一定叫人砍死你!”

  “啪!”

  站在后面的棺材板踏前一步,一巴掌抽在汪莉莉的脸上,后者吼叫戛然而止。

  叶子轩轻叹一声:“这世界,总算清净了。”

  ...
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