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四十五章 冲锋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第五百四十五章冲锋

    “董云飞,董家大少,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人。”

    在杨欢颜成为目击证人被警方请去问话时,叶子轩靠在车上遥望着大批警员涌入的海滩,感慨自己真是现代版柯南,走到哪里都会撞见死人,同时让棺材板把董云飞的底细找出来,他想要看一看,这横死海滩的董少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棺材板很快从白秋画手里获得资料,随后声音低沉地简述出来:“这是一个很有主见也很叛逆的董家子弟,虽然出身显赫豪门,但没有半点纨绔作风,为了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,他放弃自己在董家的继承权,远赴美国学习和习武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就读西点军校,十八岁加入海军陆战队,二十岁开始在阿富汗、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执行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官至少校,获得三枚总统勋章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把其余资料全部说了出来:“二十六岁,正是董云飞最辉煌的时候,他却从美国回归香港,但依然没有依靠董家的庇护,只是自己在中环开了一间拳社,专门给十二岁到二十岁的人教拳,算得上一个自食其力颇有能耐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点头,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异类,毕竟放弃锦衣玉食,跑去当兵打仗,全世界都很难找出几个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认真聆听的时候,棺材板又补充上一句:“董家对他愤怒过,失望过,差点就要宣告让他滚出董家,但随着董云飞的成就堆积,董家渐渐释怀,特别是香港媒体把董云飞树立成富豪子弟的典型后,董家对他变得更加满意<=".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董云飞不喜欢依靠家里,但家里依然给他不少关照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抛出最后一句:“拳社的场地,手续以及学员,董家都耗费不少力气,董家子侄因他放弃家族资源,跟他也都有不错交情,董菲菲更是时常去拳社找他,还经常一起吃饭,在香港没有仇家,香港可算是董云飞的人生新高度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被人石沉大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棺材板还稍微停顿了一下:“奇怪的是,无论是媒体还是警方都没有接到报警,也没有人听董家成员谈起过董云飞失踪,白秋画他们推断,要么是董家人还不知道他被绑架,要么就是绑匪威胁过董家,让他们不准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白秋画原本想要询问董菲菲,但担心她情绪不好生出嫌隙,所以暂时没有向她追问。”

    “西点?战场?看来董云飞还是一个兵王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靠在座椅出声:“能从西点军校毕业,还饱经战火淬炼,董云飞绝对不是小角色,可就是这样的家伙,被凶犯打折双脚,还用绳索束缚住丢入大海,这凶犯未免霸道了一些,而且双方应该有着刻骨仇恨,不然哪会活活淹死?”

    虽然叶子轩只是扫视了董云飞尸体几眼,但基本上后者死状刻在了脑子里,从董云飞挣扎的神情以及指甲没肉的态势判断,凶手是重击董云飞后束缚手脚,然后再绑着重物丢入海里,这已经不是杀死那么简单了,完全就是肆意虐杀。

    “出手者的手劲应该很大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道出收取的资料的后,一边开着车子离开现场,一边说出自己观点:“双手双脚的关节都是直接被捏碎,而且破坏的干脆利落,俨然就是一击断之,他的力量不会比墨七熊差,撞见这种人,绝对不能硬碰,用枪的效果最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棺材板总觉得叶宫会跟凶手撞上,没有理由,完全就是直觉。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虽然董云飞是一个名人,这样死了有点可惜,也让我好奇,但不足于我去追根究底,所以双方碰上几率很小,咱们就不要太关注这案子,让何长青请一个律师出面,为杨欢颜解决手尾,免得警察对她穷追猛打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再出现警局。”

    在棺材板点点头的时候,墨七熊的电话打入了进来:“哥,锁定陈天策了,渔舟唱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很好,郭翘楚的隔山打牛,果然把这头牛惊了出来,七熊,可以找鬼头王了。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墨七熊的声音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的车队缓缓离开沙滩时,一个身材魁梧眼神犀利的清洁工人微微抬头,看着渐行渐远的车队,再看看越来越多的警员,握着笤帚的双手先是一紧,随后缓缓松开,嘴角勾起一抹嗜血气息:“叶子轩,我们很快就会碰撞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的掌心微微用力,笤帚咔嚓一声,所握之处全部变成粉末,冷风一吹,轻飘飘落地。

    粗厚的手掌,有着说不出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他准备转身的时候,手机微微震动,随后一条信息涌入,有照片有资料,清洁工人眼睛微微睁大:

    “李元峰,很好,四大豪门子侄,要一一葬送在我手上了,这一单做完,比贩卖十年古董还丰厚、、、”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:“老二,老三,你们死得太早了,不然就可以跟我享福了<=".。”

    黄昏,天际黑云低沉,死死压住人口密度惊人的香港。

    渔舟唱晚,不是宾馆,也不是酒楼,更不是什么声名显赫的寺庙,而是一楼一凤之地,下午五点,墨七熊带着基哥等百余人出现在一栋破旧的楼房门前,一批人留在楼下戒备,一批人从另一栋的天台绕进去,另一批人直奔三楼公寓。

    不需墨七熊半点布置,基哥就轻车熟路把楼房围堵过水泄不通,为了能十足把握抓住假扮陈天策的叶宫子弟,基哥还尽量放缓动作避免惊动目标,随后就跟着墨七熊上到三楼走廊,四十多人散开,手握砍刀和铁棍,一个个神情狠戾。

    这些全是和记出了名的干将。

    上次的吃亏让鬼头王很是愤怒,决定派出五十名红棍参与行动,给叶宫一记重创,基哥更是想为自己讨回公道,除了五十名跟随的红棍之外,还把自家堂口的六十多名精锐调来,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假扮陈天策的叶宫子弟乱刀砍杀。

    跟上次情形一样,基哥看着尽头的房间,狞笑着向墨七熊发问:“陈天策就在里面?”

    咬着糖葫芦的墨七熊哼出一声:“不在里面,我带你们来这里干吗?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在里面就好。”

    基哥拔出一把尖刀:“你在这里呆着,我们来打头阵,一定把那混蛋砍成十八截。”

    基哥虽然脸上和身上都还带着伤口,甚至一支胳膊也被纱布吊着,但并不妨碍他满身的戾气,除了昨天被狠揍一顿之外,还有就是旺角行动受阻,不仅早早被警方制止,汪莉莉他们早上更是招供出自己,警方让他明天过去协助调查。

    这让他充满无尽的杀意,恨不得砍死叶宫人,砍死出卖自己的汪莉莉。

    墨七熊咔嚓一声咬碎一个糖葫芦,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:“你们行不行啊?上次也说自己够牛叉,结果被陈天策打得满地找牙,还让他轻而易举的跑掉,你今天带的人虽然不少,可我感觉一个个都是老弱病残,怕是不够对方抽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们退下,让鬼头王还回五千万,我们叶宫自己搞定陈天策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毫不客气的打击:“免得你们送上去给对方收拾,死伤几个不要紧,再让他跑了就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基哥气得七窍生烟,差点就朝墨七熊挥刀了,今天堂口的精锐尽出,还老弱病残?太混蛋了!好不容易按捺住怒火,随即咬牙切齿喝道:“你等着,很快就知道我们厉不厉害,我告诉你,今天如果让陈天策跑了,我他妈的跟你姓。”

    他寻思待会一定要乱刀砍死对手,享受一下让墨七熊痛苦的快感。

    墨七熊一脸戏谑:“吹牛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