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四十七章 较量
    第五百四十七章较量

    “妈的!这次看你死不死!”

    基哥把尖刀从陈天策身上拔了回来,嗤的一声,看着后者身上飙出来的鲜血很有快感,此刻完全没有去讶然和记帮众啥时候变得这么英勇,一刀就把夺路狂奔的陈天策斩伤,他的注意力更多是干掉眼前家伙,让叶宫偷鸡不成蚀把米。【风云小说阅读网】

    墨七熊从楼里奔出,大声喊道:“别砍了,别砍了。”

    “砍,给我往死里砍!”

    基哥刚才一刀足够了断陈天策的性命,只是担心后者没死透给自己伤害,以及想要打击墨七熊的心理使然,让他向涌来的帮众发出指令:“快点!快点!”他还高声喊叫一句:“这陈天策伤害咱们太多兄弟,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名和记帮众马上挥舞砍刀棍棒,对着地上浑身是血的陈天策砍杀,一股股鲜血不断在半空散开。

    生机渐渐熄灭的陈天策很是凄然,他虽然已经明白和记为什么要砍杀自己,是叶宫设下圈套挑拨和记跟五联会关系,这点可以从棺材板身上判断出来,可他却无力戳破这一阴谋,他只能憋屈的惨死在和记手里,随后成为两帮的裂痕。

    一刀又一刀,陈天策开始还能感觉到疼痛,最后却变得麻木,意识也迷糊了起来,气息消失的最后一刻,陈天策第一次后悔自己耐不住寂寞,从幕后走到台前,参与何家家变,更后悔二度返回澳门袭杀叶子轩,彻底断送自己的生路。

    命啊!

    这是陈天策的最后心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四周见到这一幕的香港民众发出一记尖叫,还有人下意识拿出手机报警,只是早就习惯应付群众反应的和记帮众,砍刀一举,吼几句杀他们全家,群众又马上跑掉,不敢在原地过于久留,与此同时,还有十多人丢掉兵器去阻挡警员。

    陈天策浑身是伤,眼睛残存的光芒,有着说不出的不甘,阴沟里翻船不外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基哥,别砍了,别砍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墨七熊拿着手机对陈天策跟和记帮众来了一个特写,让这一场血腥清晰刻入了记忆卡,基哥想一把打掉手机,免得将来泄露成为指证兄弟们的证据,但往深处一想,让墨七熊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视频,也是对叶宫的讥讽。

    基哥很是享受墨七熊喊叫别砍时的无奈,也就忽视后者有兴趣拍摄的举动,挥手制止乱砍乱杀的帮众,带着一抹戏谑搂着墨七熊道:“墨兄弟,你要的陈天策,我们已经替你砍了,你好好验证一下对方身份,看看是不是你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的话,你拍几张照回去交待,暗花交易也就结束。”

    基哥皮笑肉不笑:“两千五百万就彻底姓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墨七熊把手机揣回到口袋,随后摸出纸巾擦拭陈天策的脸颊,笑容渐渐绽放:“没错,他就是陈天策,他就是叶少要杀的人,基哥,你这次干得不错,这么一条大鱼都被你干掉,不愧是和记一员大将啊,我想鬼头王一定会重奖你。”

    “砍个陈天策而已,算不了什么、、什么?陈天策?”

    摸出雪茄叼上的基哥随口应了一句,随即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,身躯一震,低头向死者望过去,发现地上家伙跟照片上的陈天策很是相似,除了脸上多一些血迹之外,基哥小腿一软,一腿跪下看着陈天策:“陈天策?真是陈天策?”

    他从口袋颤抖着掏出手机,手忙脚乱调出鬼头王给自己的照片,瞪大眼睛比对着,陈天策虽然是五联会副帮主,但向来神出鬼没,鬼头王给他照片就是避免意外,可是没有想到,他亲手把陈天策砍了,鬼头王的愤怒,五联会的交待。

    看着一模一样的五官,基哥背部瞬间被冷汗渗透,完了,完了,这次要完了。

    基哥知道中计了,可是回天乏术了,他无法让陈天策活过来,也难于向鬼头王他们解释,毕竟是他下令砍死的。

    “陈天策已死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咬着最后一个糖葫芦:“谢谢各位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墨七熊就笑着跟基哥他们挥一挥手,把玩着狭长的竹签走向外面,和记帮众显然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,见到墨七熊友好态势都纷纷点头回应,虽然墨七熊是叶宫人,但这两天请他们吃了几顿丰盛的,多少有一点酒肉感情。

    感觉被耍的基哥口干舌燥扭头,很是愤怒,望着墨七熊背影想要下令追杀,但思虑一会最终散去念头,这家伙一看就不是善茬,残存的数十人冲上去怕是不够被虐,搞不好自己也会被对方收拾一顿,最重要的,道理全在叶宫那边啊。

    基哥虚脱似的起身,有气无力挤出两字:“收队!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中环一间港式茶餐厅,叶子轩靠在一个角落,大口大口啃着一个鸭腿,坐在对面的是唐薛衣,相比叶子轩的粗俗动作,唐薛衣吃饭斯文多了,鸭腿用一把小刀削成肉骨分离,然后一口饭,一口菜,吃得很慢,但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吃个饭要不要这样肃穆?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骨头都啃成了渣,随后扯过纸巾擦拭一下双手,看着唐薛衣淡淡一笑:“你应该跟七熊或小寒学习,有空没空多笑几下,做事要认真,但生活可以随性一点,整天冷冰冰的像是一尊雕像,以后怎么吸引女孩为你投怀送抱?”

    唐薛衣干脆利落的回应:“习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摇摇头不再劝告这家伙,随后拿出手机查看加密邮件笑道:“陈天策被干掉了,基哥不仅捅出了最后一刀,还下令手下乱刀砍杀,基哥这次不死也脱层皮了,我就不相信,宋光石会无条件相信鬼头王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问出一句:“你说,宋光石今晚会选他母亲,还是选他儿子?”

    唐薛衣吐出两字: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八成选他母亲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容变得灿烂起来:“如果绑架一事不为外人所知,宋光石可能会牺牲八十岁老母,毕竟宋敢当还年轻,可惜此事已经传出去了,整个台岛都看着宋光石动作,如果他真毙掉老太太,估计明天就会被黑白两道骂得狗血淋头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一针见血:“他也不会坐看宋敢当横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里有着一丝期待:“没错,所以我等着他出牌,是全力寻找郭翘楚他们呢,还是派人来对付我?宋光石一直源源不断给我送大礼,现在轮到我给他回礼了,不需要太多,一次就足够让他头疼,零点的电话会是他最大阴影。”

    对于台岛风波的蔓延,叶子轩心里早有安排,随后他又话锋偏转:“白秋画的邮件告知,汪莉莉他们已经招认了,背后组织她们捣乱旺角的人,是肥头大耳的基哥,这家伙看起来不中用,没想到还能玩起政治,多少有几分魄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应该不是最大黑手,背后一定还有人支持他。”

    “基哥今天吃大亏,鬼头王不会轻易放过他的,他一定会寻求背后大靠山支援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忘记利用好每个环节:“你让空小寒盯着他,挖出兴风作浪的势力,也算是给香港官方一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重新拿起筷子时,唐薛衣忽然回头,扫视人来人往的餐厅,目光很是锐利,随即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他望着叶子轩低声一句:“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还是一个顶尖高手。”

    就在餐厅门口,实心的柱子上,贴着一个灰衣老者,咬着一个大饼,满嘴的饼碎,满脸的冷漠。

    一辆豪华巴士缓缓从街道驶过餐厅门口时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叶子轩忽然从餐厅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脸色微变,双脚一蹬,速如流星,洞入巴士的车窗。

    大饼,在地上转着圆圈。

    ps:谢谢彩云之南0413点赞本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