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四十八章 功成身退
    第五百四十八章功成身退

    和记总堂,灯火通明,鬼头王暴跳如雷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在很多人包括手下看来,鬼头王一向都是很沉得住气的人,偶尔被人打脸都是能忍就忍,他早过了热血青年的时期,更多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和谐作风,到他这种地位的人,活下来,就能锦衣玉食,没必要打打杀杀把自己架在刀口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多时候都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可今天,他却不得不愤怒,因为陈天策死了,和记明杀暗保的陈天策死了,看着担架上铺着白布的陈天策,鬼头王感觉到口干舌燥,随后一脚把基哥踹飞出去,怒不可斥的吼道:“废物!让你去砍假扮者,你却把陈天策给我砍了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招惹多大麻烦吗?你知道你把和记推到风口浪尖吗?”

    基哥在地上摔了一个四脚朝天,碰撞伤口痛得呲牙咧嘴,可是他却顾不得缓冲伤势,哭丧着脸喊道:“老大,不是我想要砍陈天策,是咱们被叶宫和墨七熊算计了,昨天是假扮者,今天就真是陈天策,虚虚实实,把咱们摆了一道。”

    在十多名和记骨干暗呼基哥闯下大祸时,基哥还不忘记把鬼头王拖下水:“你想一想,你昨天还让我带五十名红棍对付假扮者呢,我跟你一样判断失误了,再说了,你不是说陈天策这几天躲在宝莲禅寺吗?怎么会跑到渔舟唱晚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鬼头王被堵得言语一塞,随即上前又是一脚,把基哥狠狠踹在地上骂道:“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废物,砍错了人还这么多理由,还把责任推到我和陈天策身上,我早就把陈天策的照片传你了,你却还能把人砍错,我看你就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惦记着那两千五百万?所以故意把陈天策砍死啊?”

    基哥扑过去抱大腿:“老大,不是啊,天地良心,我真没想过砍死陈天策,完全就是中了圈套啊,那混小子算计了我们,我怎么会想砍死陈天策呢?无怨无仇,和记跟五联会还有不少生意来往,我就是再贪财,也不会因小失大啊。”

    白霜霜犹豫了一下,上前一步帮忙说话:“老大,基哥应该不是有意的,他分得清轻重。”

    基哥连连点头:“老大,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次机会,谁给我一次机会?”

    鬼头王想到一系列的手尾就头疼:“砍死了陈天策,和记怎么向宋光石交待?虽然宋光石恼怒他办事不力,把他晾在香港反省,但他依然是五联会的人,你杀了陈天策,他一定暴跳如雷,而且还是你亲手捅的,你让我怎么跟他说?”

    全场沉默之中,鬼头王脸上涌现着一股震怒:“一个不小心,五联会就会认为是我们贪财,为了几千万杀掉陈天策,最关键的一点,这事如果被五联会张扬出去,江湖朋友就会取笑咱们,以后谁还跟咱们做生意,谁还会信任我们?”

    “你说,你跟和记造成多大的损失?”

    在基哥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低垂脑袋时,白霜霜又轻声抛出一句:“老大,事已至此,咱们就是打死基哥也没意义,还不如想法子跟五联会解释,要赔偿就赔偿,要发飙就发飙,只要不是太过分,只要能化解恩怨,咱们受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在其余堂主暗暗点头时,白霜霜给鬼头王递上一杯茶:“虽然陈天策死了,五联会很震怒,但宋光石应该清楚咱们的无意,明白这是叶宫的圈套,血债血还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,还不如和平解决此事,把精力全部聚集对准五联会。”

    “五联会在香港投资不少,咱们在台岛也有产业,携手比闹翻要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霜霜俏脸一抬,声音坚定:“如五联会坚决不肯和解,那咱们就直接开战,咱们人多势众,根本不惧宋光石,五联会如通过运作官方关系打压我们,那我们大不了跟叶宫联手,双强联合,五联会估计连台岛都不敢出。”

    基哥点点头:“没错,五联会要我命,我们跟他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拼你的头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一脚把他踹开:“如果用你脑袋可以解决问题,我还真想把你送给宋光石呢。”

    在基哥身躯微微一怔眼里划过一抹光芒时,鬼头王大口大口的喝光茶水,看着白霜霜他们喊出一声:“霜霜,就按照你说的去做,向五联会如实告知,要钱给钱,要发飙就发飙,是和是战,五联会自己决定,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今天不要传出消息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似乎想起一件事,忙补充一句:“听说宋光石的儿子被叶宫枪手抓了,还让他在老母和儿子之间做选择,现在谈判就是火烧加油,搞不好他会认为咱们在配合叶宫行动,故意给五联会添乱,这事压一压,明天再知会宋光石。”

    白霜霜恭敬回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基哥也翻身而起:“谢谢老大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脸上划过一抹戏谑:“我谢你才对,是你让和记有了一大考验,阿基,这祸是你闯回来的,我告诉你,五联会要赔偿的话,社团只会出五百万,其余缺口从你堂口账上拿,账上不够,就把你房子车子妻子儿子全部卖了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基哥嘴角牵动一下,眼里有着一抹狠戾,但随即恢复平静,低着脑袋灰溜溜跑了。

    发飙过后的鬼头王大手一挥,十几个堂主和亲信也都离去,陈天策也很快被人抬走,整个总堂顷刻恢复了死寂,鬼头王呼出一口长气,把空气中的血腥驱散,靠在座椅上深深呼吸,随后又倒一杯茶水,一口一口喝着,眼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鬼头王从椅子上站起来,左手再度一挥,随着这一个动作,暗影中又闪现十余人,悄无声息地从大厅退了出去,整个宽阔阴沉的大厅,彻底剩下鬼头王一个人,他缓缓走到历任老大的画像上,看着那些逝去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没有恭敬,只有平和,停顿了几分钟,鬼头王从怀里掏出一个怀表,怀表很是老款,也有摩擦留下的光滑,但样子还是很新,鬼头王啪地一声打开怀表,悄无声息运转的镜面,底端有一张缩小的照片,照片也有一些年代了。

    上面是一个中年男子,衣冠楚楚,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“大哥,好久不见了,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了,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老炮儿了,而你也灰飞烟灭再也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目光前所未有的柔和,手指轻轻抚摸着镜面的中年男子,像是重逢了多年的老朋友,百感交集,当年中年男子摆坛点将一记重托,他就从华海跑来香港加入和记社团,只可惜他屹立在和记最顶端,中年男子却看不到他的辉煌。

    心中大哥虽然已经死了,可鬼头王这些年却从不曾懈怠,尽着最大努力,通过和记稳定着香港的地下秩序,也通过和记不断接触五联会,获取他所要的资料,尽管他的双手已经不如当年的干净,沾染不少人命,不少鲜血,不少肮脏。

    可鬼头王的心,还是一颗赤子之心。

    恍惚中,他看到了那个热血纷飞的年代。

    恍惚中,他看到了华海中宫成立那一天,举帮同庆的一幕。

    恍惚中,他看到了那个拥戴一生的大哥……

    回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老江湖在回忆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也是一个老炮儿在回忆那热血江湖的年代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已经逝去的兄弟,姐妹,大哥、、、

    酸甜苦辣,一切皆有。

    阳光照在鬼头王的脸上,可以清晰地看到,他的表情在不断地变化,时而发笑,时而恼怒,时而眼眶发热,时而沉默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不再是那个为着理想提着西瓜刀一步一步拼上来的混混。

    也不是那个靠着魄力、智慧和心机坐上主位的鬼头王。

    他,只是一个孤独的人,一个拼杀二十年的孤独人。

    只是再孤独,他依然信守这承诺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还有一年,我的任期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鬼头王看着照片上的人,呢喃一声:“再下一城,唐中岳功成身退!”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22250106打赏400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