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五百四十九章 李元峰

天才布衣 第五百四十九章 李元峰

  <="crit">;

  一秒记住

  ,為您精彩小说阅读。

  鬼头王跟基哥的冲突,叶子轩并不在意,他更多是寻思跑掉的灰衣老者。

  在茶餐厅的时候,他掐着巴士出现挡字道的时间冲出,就是想要把灰衣老者堵一个正着,至少也要见到他的面孔,可是他没有想到,虽然给了灰衣老者一个措手不及,但后者却凭借敏捷的身手钻入巴士,再从另一扇窗户跳出跑掉。

  叶子轩没有再追过去,他清楚,灰衣老者那种人,如果不是雷霆一击堵住,就再也不可能有机会追击,他很是好奇对方的存在,不解灰衣老者为什么要跟踪自己,如果双方有不解恩怨的话,他怎会从头到尾纯粹跟着,而不下手袭击?

  敌友一时难于判断,但叶子轩的警惕却无形提高。

  为了引出灰衣老者,叶子轩从茶餐厅出来后,独自开着车子游车河,只是转了两个小时都没见到对方影子,连那一抹气息都消失无影无踪,叶子轩知道对方已经离去,至少现在没再跟着自己,于是摇摇头苦笑一声,准备回酒店休息。

  车子刚刚开到落脚的酒店附近,叶子轩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耳边传来杨欢颜的悦耳笑声,她已经从警局出来了,正和几个朋友在兰桂坊喝酒去掉晦气,她无论如何要请叶子轩去喝几杯,女人似乎喝得有点醉,说话带着几抹刁蛮之意。

  叶子轩本来想要拒绝,可是想到杨欢颜今天确实倒霉,母亲被警察关押,两百万打了水漂,出去散个步也撞见死人,换成其余女人估计都被打击的精神忧郁,想到杨欢颜的不容易,也担心她喝醉出事,叶子轩最终答应去兰桂坊找她。

  叶子轩把车子丢给唐薛衣,自己找一部出租车过去,去兰桂坊,多少会喝酒,虽然香港没有酒驾,但叶子轩习惯性遵守一些东西,司机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大叔,这个年纪本应身强体壮,可他头发却近半发白,脸上还有着皱纹。

  “小兄弟,这么晚还去兰桂坊?”

  车子向兰桂坊驶过去的时候,中年大叔瞄了叶子轩一眼,笑容玩味问出一句:“大陆来的?”

  叶子轩点点头:“没错<=".。”

  “香港不错?国际金融中心,没见过这种繁华?”

  中年大叔一副预料之外的样子,点点头挤出一句:“好狗不挡

  好人不挡财,千里迢迢来了香港见识花花世界,就该大方一点对香港多做贡献,多买点酒水,多消费点珠宝,当然,奶粉那些就不能买,那会影响香港市民的生活。”

  叶子轩不置可否的一笑,随后又听着中年大叔说着奇葩理论:“你说,香港都让你见了大世面,你还来损害市民的切身利益,是不是太过分呢?所以那些我们要的东西,你们不能买走;我们不需要的东西,可以让你们买回去见识。”

  “做人要将心比

  上辈子欠的下辈子要还

  为什么有人缺胳膊少腿?就是上辈子欠下

  这个道理很简单。”

  中年大叔不可一世的哼道:“你踏上这里,就意味着你欠香港一份情,要学会感恩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看着前方挤出两个字:“小心、、、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叶子轩突如其来的提醒令的中年司机顿时一惊,下意识回头后脸色大变,二话不说,连忙打了一下方向盘。

  “唰!”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一辆黑色的轿车如同一阵黑色旋风一般,擦着出租车的车门过去,被变道出租车刮出一道痕迹的黑色轿车,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轮胎忧,汽车滑出去一段距离后,踩下刹车停了下来,停得很是生猛。

  中年司机见状,脸色又是一变,不敢再跟叶子轩胡言乱语,连忙踩下刹车。

  出租车刚刚停稳,叶子轩清晰地看到两名黑衣青年从黑色轿车钻了出来,一人靠在车上警惕张望,一人气势汹汹地朝出租车走了过来,与此同时,叶子轩透过反光镜清晰地看到,后面还跟着几辆豪华轿车,两地车牌罕见的连在一起。

  “你妹的,眼睛长哪去了?会不会开车?”

  一个留短寸的青年还未走到,喝骂声先传了过来,眸子里闪烁着森冷的寒意,显然对中年司机的变道很是愤怒,看到这一幕,中年司机吓得脸色大变,二话不说,连忙推开车门,走下去,赔笑鞠躬,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”

  此刻,他再也不复教训叶子轩的高高在上。

  “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干什么?”

  短寸青年眼睛很大,像是铜锣一样鼓起,喝骂之余走到中年司机身旁,二话不说,一脚踹出。

  中年司机闷哼一声,椅着摔在车门上。

  后面几部车子的灯光照耀之下,司机的痛苦神情清晰可见,可见对方那一脚何等霸道,不过中年司机却没敢擦去嘴角的血迹,而是挣扎爬起来,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他已经认出车队的牌照,脸色很苍白。

  看到这一幕,叶子轩眉头一皱,当下将目光投向寸头青年,但没有多管闲事<=".。

  “看什么看?”

  寸头青年很是敏锐,捕捉到叶子轩的目光,瞪着眼睛骂了一声,同时抬起脚,对着出租车的车门就是一脚。

  “哐当!”

  这一脚势大力沉,直接将车门踹扁了,他凶巴巴的看着叶子轩:“下车,信不信我抽你?”

  中年司机一脸苦楚,但不敢有丝毫反抗。

  “砰!”

  就在寸头青年手指点着叶子轩时,叶子轩已经一脚踹开车门,跃出,悍然动手,双手夹住寸头青年的头颅。

  猛往下拉,然后提膝盖。

  霸道膝撞,干脆利索,刁钻狠辣。

  在其余同伴脸色巨变时,寸头青年嘴角牵动想要挣扎跳走,一股刚猛雄浑冲击力,狠狠冲击寸头青年被迅速拉下的身子,摁下的头颅承受重击,洋洒极为刺眼的点点猩红,悲惨向后仰去,颇有风范的好手面对叶子轩孱弱如待宰羔羊。

  实力巨大悬殊绝非三五年的努力可以弥补。

  在中年司机的惊讶中,叶子轩拍拍手:“下来了,怎么的?”

  寸头青年捂着额头,眼皮直跳:“你——”

  “小子,找死!”

  见到叶子轩出手打伤同伴,车队纷纷打开车门,钻出七八个气焰嚣张的青年,杀气腾腾想要靠近叶子轩报复,就在这时,最中间的一辆车子缓缓落下车窗,探出一张苍白的脸,他瞄了现场一眼,目光落在叶子轩身上,随后淡淡出声:

  “阿道,别节外生枝了,今晚还有事。”

  听到这一句话,七八个青年瞬间停滞脚步,狠狠瞪了叶子轩一眼,随即忍下同伴被伤的恶气,转身向各自车内走去,受伤的青年还舔舔嘴唇:“今晚李少发话了,这事就算了,下次开车小心点,不要再碰到我,不然非废你们不可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理会对方的威胁,只是也把目光望向苍白的脸,一张很漂亮的面孔,几近林青霞的东方不败。

  只是拥有面孔的主人,是一个年轻的男子,唇红齿白,一脸轻柔。

  注视之中,车队重新启动,车窗玻璃缓缓向上关闭。

  只是……在关闭的那一瞬间,苍白的脸,皱着眉头,回想叶子轩的气息。

  他能感觉到叶子轩的危险。

  叶子轩则嗅到对方的阴柔气息,还有一抹沉淀多年的酒香。

  “小兄弟,走。”

  中年司机轻扯叶子轩衣袖:“这是李家车队,那是李元峰,李大少。”

  <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