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五十四章 生死选择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半,在台南郊区的一处仓库里。

    荒废已久的建筑,散发着各种混杂的气味,令人作呕,耳边不时能听见,冷风灌入仓库的动静,发出的呼呼锐响,宋敢当就像是一只大马猴,斜靠在潮湿的二楼墙壁,寂静无声,恍若死去,他的伤口得到了救治,但他依然精神恍惚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,拴狗似的,系着拇指粗细的长长铁链,铁链的另一端,是二楼生锈却依然牢固的栏杆,虽然只是失去一天自由,但昔日意气风发的宋少,此时明显憔悴,那张酒色掏空的脸越发显得苍白,脸上的肌肤,都失去了饱满光泽。

    地上,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宋敢当在一开始,自认自己什么场面都见过,而且错误的以为,既然郭翘楚费尽千辛万苦的把他掳来,那么,就不会轻易的杀死他,所以为了显示坚强,他拒绝配合,拒绝的结果是,他挨了一顿痛揍,伤口更是遭到蹂躏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几次折腾之后,宋敢当最终不敢对抗,妥协的服从郭翘楚任何指令。

    这让他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憋屈,以为可以颠覆京城绑架时的窝囊样子,**的做一个江湖男儿,谁知道,最终还是要低头,宋敢当对未来彻底感到失望,想要做一个完美的男人,结果却连续两次遭受羞辱,还成为别人手中的筹码。

    他发誓这次活着回去,就把什么理想什么重任全部抛掉,今朝有酒今朝醉,及时行乐罢了。

    “宋少,别睡了,起来吃个包,喝个茶,看个电视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宋敢当转动着念头时,仓库哐当一声响起了动静,十几个黑衣男子簇拥着郭翘楚走入了进来,六人手里还牵着六条大狼狗,六条大狼狗都是近百斤的体型,全都戴着口罩,躁动不安,时不时发出摄人的闷哼,散发着嗜血的气息,

    狼狗嗅到宋敢当身上的血腥,眼睛闪烁出一抹绿色光芒,呜呜不已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宋敢当相信,只要黑衣男子松开六条狼狗,它们一定会向自己扑过来,然后撕成一块块血肉,他下意识的挪移几下脚步,远离蠢蠢欲动的大狼狗,郭翘楚手指轻轻一挥,狼狗全部被黑衣人牵到楼下,用生锈铁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黑衣人相续散开,扼守着各个通道。

    “宋少,来,喝茶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让人搬来一把椅子和一张小桌子,随后把带来的食物放在桌子,拿起一杯珍珠奶茶放到宋敢当的嘴里,脸上扬起一抹温和笑意:“我猜到你饿了,渴了,所以特地去买了东西给你吃,珍珠奶茶,椰香味的,不知合不合口味?”

    你妹啊,一天没吃没喝,我能不渴不饿吗?宋敢当心里暗骂一声,随后大口大口的喝着珍珠奶茶,顷刻就喝了大半,苍白的脸颊也多了一点热量,郭翘楚又拿起一个蚵仔煎,塞入宋敢当的嘴里笑道:“别只顾着喝,也要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身体才暖和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没有回应,只是狼吞虎咽,把三个蚵仔煎吃完,第一次感觉这些小吃前所未有的美味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东西垫底,他整个人的精神才好一点,不会再恍恍惚惚,随后呼出一口长气,望着郭翘楚咳嗽一声:“你问的东西,我知道的东西,全都一五一十告诉你了,连我爸的两处秘密别墅也说了,你还不放我?究竟想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拿我跟我爸要钱?”

    郭翘楚淡淡一笑:“你告诉我的东西,我十分感激,作为回报,我也就不再折磨你,还给你处理伤口,更是买来东西给你吃,大家合作还算愉快,只是这跟留不留你无关,你能否活着离开,不在于你,也不在于我,而在于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跟你父亲要的也不是钱,而是要他的一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喷出一口热气:“选择?什么选择?”

    郭翘楚脸上扬起一抹笑意,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打开,随后又把它投影到对面墙壁上,两人面前顿时多了一个大屏幕:“别急,你很快就知道选择了,现在还有一点时间,吃完,喝完,咱们一起看个片子,说不定是你我的最后纪念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感觉智商不够用:“看什么片子?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郭翘楚打开一部影片:“看过扫毒没有?”

    宋敢当咬着嘴唇:“看过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扫过地面的狼狗一眼,笑容变得更加灿烂起来:“里面有一段,很经典,那就是毒贩堵住三个警察的时候,毒贩头子问刘青云,可以带一人离开,这意味着被留下的那个人就要死,三个都是好朋友,你是刘青云,你怎么选?”

    宋敢当身躯一震:“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郭翘楚掏出一张纸巾,在电影慢慢播放的时候,伸手擦拭宋敢当脸上血迹:“我早上给了你父亲电话,告诉他,你奶奶八十了,她活,你死,她死,你活,今天是适合给她做大寿,还是做忌辰,我让你父亲好好想想,零点前答复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身躯瞬间僵直,随即勃然大怒:“你混蛋!你混蛋!你就是一个畜生!畜生!”

    他愤怒郭翘楚这样玩弄他的性命,还把八十岁的奶奶也摆上台,同时恐惧自己即将到来的下场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父亲会不会让自己活下来,京城回来后,双方几次冲突,他对宋光石没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“放了我,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吼叫一声:“我让父亲给你钱,给你大把的钱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伸手制止手下过来压制,漫不经心靠回在椅子上:“你父亲三番两次对叶少下手,叶少决定送一份大礼,哪里是钱能解决的事情?你就安心吃东西喝奶茶看电影吧,再过十分钟,我就要给你父亲电话,生死就在他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挣扎着铁链:“放我,放我——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叹息一声:“十分钟后,我将会跟你父亲联系,如果他当着我的面,杀掉你奶奶,我就马上放掉你,如果他抛弃你,我就把你丢到楼下喂狗,虽然条件限制,无法找几条鳄鱼做道具,但一天没吃的六条狗相信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狼狗?”

    宋敢当看到六条被打开口罩,在铁栅中不断徘徊,嗷嗷直叫的狼狗,心神瞬间一颤,身体彻底软了下来,现在算是明白郭翘楚带狼狗过来的用意,他也能够想象自己被丢下去的凄惨神情,他再度吼出一声:“放了我,多少钱都行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淡淡出声:“这要看你父亲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掐着时间戴上一个口罩,随后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,还直接打开了视频,宋敢当很快见到父亲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宋会长,晚上好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望着屏幕上的宋光石笑道:“会长精神不错,想必心中早有答案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对着屏幕吼道:“父亲,救我,你要救我,他们要把我喂狗,喂狗!”

    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宋敢当的喊叫,六条狼狗也跟着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宋光石一脸萧杀,眼里闪烁怒火:“你们敢伤害我儿子,我一定把你们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边还有不少人,也都现身喝叫:“宋少少一根毫毛,整个台岛都不会放过你,虽远必诛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宋会长,别说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一枪打断锁住宋敢当的铁链,随后把他提到栏杆前面,对着宋光石淡淡一笑: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,做大寿,还是做忌辰?时间,三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宋敢当已经见到狼狗的血盆大口,还有见到自己鲜血滴落引发的绿光,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:“父亲,救我!”

    “救我啊!”

    “我还年轻,我不想死啊,我不想死啊。”

    求生的本能,以及对死亡的恐惧,让宋敢当的精神处于崩溃:“奶奶八十了,八十了啊!”

    在宋光石脸色微微一变时,宋敢当再度吼叫起来:“我恨你,我恨你,我就是死,也会恨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不起妈妈,你对不起我,是你害死了我!宋光石,是你害死了我!”

    野兽一样的愤怒,杜鹃一样的滴血,此刻,谁都能感觉到,宋敢当确实恨上了父亲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,宋会长,答案再度错误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向宋光石一笑,随后把宋敢当往下一扔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宋敢当顿时发出一声绝望的吼叫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_22281680点赞本作品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