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六十章 恒蛇之毒
    第五百六十章恒蛇之毒

    “两个都有了内伤,不过没有大碍,休息个把月就能恢复。`”

    希尔顿的总统套房里,弥漫着酒精和药物气息,叶子轩轻车熟路给空小寒跟墨七熊处理伤口,精心炼制的复原药丸几乎用尽,空小寒六处枪伤,腰身的伤口还撕裂成一寸口子,被叶子轩缝合伤口灌入药物后,苍白的脸才多一丝热气。

    只是相比空小寒的伤势来说,仅是一撞的墨七熊并没好太多,双方的强烈碰撞,让墨七熊受了不小的伤,随后的奔跑加重了伤势,如非实打实的体质摆在那里,估计早就喷血昏迷,饶是如此,回到酒店也连喷三口血,前所未有伤重。

    不过外伤也好,内伤也罢,叶子轩都没有过于担心,只要还有一口气,他迟早会让两人生龙活虎,同时庆幸自己足够小心,让唐薛衣出信息后,就让匿藏附近的墨七熊跟棺材板赶赴,没想到还真救了空小寒一命,这也算得上天意。

    “哥,那混蛋肯定也受了不小的伤。”

    躺在沙上的墨七熊虽然呼吸有点急促,但精神却处于亢奋之处,他向叶子轩低声一句:“也一定呆在花园,咱们应该杀个回马枪,把他雷霆击势干掉,不然迟早会给我们带来麻烦,他的力量太变态了,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狼狈,向来都是他把人撞飞撞伤,如今搞到自己吐血,空小寒也点点头,艰难挤出一句:“他的度也很快,如果不是我手里有枪,估计连花园都出不了,他的脖子被我咬伤,此时应该处于脆弱之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够杀回去,咱们一定可以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给两人注射消炎针,脸上还扬起一抹笑意:“杀回去容易,但那里是陈家地盘,咱们师出无名闯进去杀人,很容易被人指指点点,总不能说前去探听消息的小寒被打伤吧?最重要的一点,死了那么多保镖,这个罪名不好扛。?.??`”

    在两人感觉到疼痛之前,叶子轩动作轻柔的把针水打完:“陈家被闯,被杀人,陈三元肯定已报警,咱们杀回去撞到警察,岂不是自投罗网?再说了,你们伤势需要疗养,不必急于一时报复,相信我,我们有光明正大的出气机会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墨七熊跟空小寒都轻轻点头,也意识到自己有点急功近利,墨七熊靠在抱枕上,苦笑一声:“我只是担心那家伙跑了,我们虽然受了伤,但他今天也吃了不小的亏,我怕他会躲起来,不干掉他多少有些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躲的,也不会跑的,要找他,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注射完的针器放在桌上:“他不仅仅是陈家保镖那么简单,他还是陈三元圈养的拳手,他已经连赢李元峰八场,下个星期三将进行第九场对抗,对赌高达十个亿,李元峰请来的是俄国杀人机器,你说,灰衣人会不会出场?”

    在墨七熊跟空小寒瞪大眼睛的时候,叶子轩把知道的东西告诉他们:“现在不好判断棕熊跟灰衣人谁跟厉害,但受伤的灰衣人经过拳赛后,伤势一定更加严重,到时我们有大把机会暗地里下手,如果不屑围杀,我们直接擂台解决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眼里闪烁战意:“擂台解决?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双手洗干净,随后端起一杯茶:“陈三元要对李元峰的拳场赶尽杀绝,所以第九场赢了,那就有第十场,第十一场,他会打到李元峰再没拳手为止,灰衣人会是他的主力,我们可以跟李元峰合作,出战第十场或第十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既可以从李元峰身上赚点钱,又能光明正大解决灰衣人,一举两得,比现在杀个回马枪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熊闻言大喜:“这个法子好,只是怎么跟李元峰搭线啊?而且事关十个亿,他会不会轻易冒险让我们出战?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茶水,脑海回想着酒吧的细节:“他是一个聪明人,也见识过我的身手,会作出正确的选择,你们不要想太多了,安心在这里养伤,尽快恢复身体,唐薛衣跟棺材板都会留在这里保护你们,两侧也有兄弟监控。?.??`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就示意两人好好休息,自己端着茶把房门关闭,走到套房的大厅,正见唐薛衣盯着叶子轩根据空小寒描述画的图,戴面具的灰衣人,唐薛衣忽然开口:“这灰衣人是什么人呢?会不会跟我们餐厅的跟踪者是同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根据空小寒的描述,跟踪我们的灰衣人,就是陈三元的拳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点点头:“虽然他这里戴着面具,当初餐厅时我也没见到他五官,但身高体型以及衣着都很相似,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两个人实力都很变态,能够逃过我的围堵以及撞伤墨七熊他们的高手,不会太多,所以相信是同一人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也出声:“董云飞也是他杀死的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回应:“从墨七熊跟空小寒的伤势推断,力量同一等级,灰衣人有八成概率是杀死董云飞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显然也知道董云飞一案,眼里带着一丝不解:“他杀董云飞干吗?而且董云飞是董家子侄,灰衣人杀掉他,不怕招惹麻烦吗?就算他不担心,难道陈三元不怕董家打压吗?董家关系可是直通中楠海,让他找到把柄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揉揉有些疼痛的脑袋,低头喝入一口茶水叹道:“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灰衣人杀掉董云飞没几个人知道,而且手尾处理的非常漂亮,你看警方到现在都没找到线索,就清楚董家根本不知灰衣人存在,不然也不会四处搜寻了。”

    在唐薛衣跟棺材板点点头时,叶子轩呼出一口气:“不过我们可以做点好事,或许我该给董菲菲送点礼了。”

    棺材板微微侧头:“把灰衣人捅给她?”

    几乎同一个时刻,陈家花园,陈三元正对手下和警员飙,头都快要竖起来的态势:“你们干什么吃的?每个月砸这么多钱喂养你们,你们却连几个蟊贼都抓不住,还死了二十多人?你们的枪是吃干饭的?沿途的监控是摆设的?”

    十几个手下以及六个跟陈家关系颇好的警员神情尴尬,只是他们不敢半点反驳,全都清楚陈三元笑里藏刀的性格,如果自己找借口掩饰,只会被他打得满地找牙,当下齐齐低头:“陈少,对不起,是我们无能,让三个家伙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我们已经拼出他们的身型,放到各方势力手里,相信很快就会找到他们影子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的神情缓和些许,但语气依然有着强烈怒意:“不是尽快,是一定,对方潜入我们花园,还杀掉十几个保镖跑掉,如果不做掉他们,陈家的脸往哪里放?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,总之,三天给我挖他们出来,打残四肢活埋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人微微低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球,太嚣张了,简直把陈家当市,想来就来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端起一杯红酒:“李元峰估计又在开香槟笑我们了。”他至今都认为是李元峰的人,心里有着无尽憋屈,本以为灰衣人会把空小寒留下来,谁知不仅没有要了后者的命,自己反而也受了伤,尽管不重,但依然让他有一丝揪心。

    灰衣人百战百胜的神话,在他心里有了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“陈少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警官大步流星从外面跑入进来,捏着几张打印的相片开口:“凶手是藏在基哥车里进来的,虽然监控捕捉的镜头不多,但可以辨认凶手从他车里钻出,至于他们逃去时的监控,全都被提前打坏了,能捕捉的都是戴口罩。”

    “藏在基哥的车进来?”

    陈三元眼睛一瞪:“难道是鬼头王的人?”他心里划过一抹杀意,如果是鬼头王的人,那就要尽快对鬼头王下手,解决这绊脚石,不然基哥就会被鬼头王反过来击杀,基哥死了,陈家对和记的算计就落空,到时老爷子就要责骂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好查一查,看看他是哪里上的车。”

    陈三元点着一名手下:“还有,问一问基哥,是不是鬼头王的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回应:“是!”

    陈三元挥手让手下和警员离去,随后一口喝完杯中红酒,他转身向楼梯走了过去,噔噔噔的上到二楼,平缓情绪后走入尽头的书房,书房窗帘落下,但开着一盏黄色的灯,灯光很是柔和,倾泻坐在沙上的陈本胜脸上,有着说不出的慈祥。

    陈本胜双眸似闭非闭,手中佛珠轻轻转动着,也不知他这样坐了有多长时间,如果不是因为手中佛珠的转动,甚至都会让人怀疑,他是不是已经睡着了,整间书屋静寂无声,显得很是幽静,陈三元轻手轻脚靠近,在书案旁恭敬站立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事都处理完了?”

    老人忽然出声:“不会有什么变数吧?”

    陈三元轻轻一笑:“一切都在掌控中,几个蟊贼,不成气候,虽然护卫大意吃了一个大开,但这种错误下次不会再犯了。”他不想过于谈论此事,避免显得自己无能,于是适时偏转话题:“爸,你伤势怎样了?化验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他嗅了一下空气中的药物气息:“瑞士专家团队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恒蛇之毒。”

    老大叹息一声:“束手无策!”随后声音一沉:“必须找到黑雪莲珠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尽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