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五百六十二章 陷阱
    第五百六十二章陷阱

    从香江俱乐部出来后,叶子轩就上了一辆叮当车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这是香港很有名的有轨电车,因为行驶在路上时,会出提醒行人注意的“叮叮”声,所以当地人称之为叮当车,是香港最古老的交通工具,投入服务时间过一百年,度缓慢,票价便宜,还是一道靓丽风景,深受香港民众欢迎。

    此时不是上下班高峰期,但车上却挤满了学生打扮的男孩女孩,叽叽喳喳的说笑声贯穿整个车厢,看着他们欢乐无忧的样子,叶子轩的眼里划过一抹羡慕,有点遗憾自己没有学生时代,随后寻思自己要不要找一个大学进修一段日子?

    这半年来,事情一件跟着一件让他忙碌,再也没有达摩山时候的心静如水,简单安宁,不管是身体还是生活都多了几分浮躁,叶子轩很希望可以放空一段时间,让自己可以从容整理武道和心性的碎片,让自己在要走的路上精进一步。

    一张一弛,方为王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很快又苦笑一声,摇摇头压制这想法,现在一堆事情缠身,根本不允许他有时间放空,叶子轩还想到董菲菲的告知,从后者的描述来判断,陈本胜八成是被恒蛇咬了,因为伤口跟母亲中毒时一样,叶子轩清晰记得毒蛇的齿印。

    叶子轩还推测出,陈本胜中的毒跟母亲相似,都几近无人可解的霸道,要知道,陈家是四大豪门之一,人脉金钱都极广,能够聘请的医学专家数不胜数,可他们却依然无法给陈本胜生机,导致最后相信传闻派出红一刀去找黑雪莲珠。

    只是大头陀已经被叶家杀了,还送回到印王面前警告,按道理应该没有这样霸道的恒蛇可以袭击陈本胜,就算还有第二个大头陀,它又怎会漂洋过海来咬人呢?叶子轩心里有着一个猜测,陈本胜被咬绝不是意外,而是有人刻意为之?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人想要陈本胜的命呢?

    叶子轩的眼里多出一抹兴趣,董云飞?李元峰?可这不太可能啊,能够使用恒蛇袭击陈本胜,让他不可遏制死去的黑手,怎会被陈家打压的喘不过气呢?董云飞尸沉大海,李元峰拳场被踢,叶子轩怎么都不觉得,恒蛇是他们放出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有另外一股势力要干掉陈本胜,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感慨这香港局面比澳门还复杂,给人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之感,随即又想起旺角运动,从基哥的行为判断,陈家九成九就是幕后黑手,这恒蛇会不会跟他身份有关呢?

    “叮当!”

    这时,车子在乔治医院公车站停了下来,一批乘客跳了下去,同时几个客人钻了进来,叶子轩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气,把思绪收了回来,抬头向前方望去,正见一个戴着帽子戴着墨镜的绝色女子走了过来,在自己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绝色女子身材高挑,白色的休闲体恤,紧身牛仔裤,白色布鞋,很简单的装扮,却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,她带着一副褐色的墨镜,遮住大半边柔媚的脸蛋,只是依然引得众人侧目,就连小男生也亮起眼睛,似乎要把她生吞了。

    熟人啊。

    绝色女子似乎在想些东西,也似乎是逃避他人目光,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身边的叶子轩,低着头若有所思,倒是叶子轩轻声一笑,贴着年轻女子的耳边开口:“如衣姐姐,你好,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,你今天的装扮比僧衣漂亮多了。”

    沉思的绝色女子身躯一震,侧头望向身边的人,认出是叶子轩后,脸上的警惕和戒备散去大半,随即挤出一句:“施主、、你好,是啊,还真是巧,想不到又见面了。”她幽幽一叹:“出家人眼里只有众生,哪有什么漂亮不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这副装扮,只是方便我出入医院,也便于我躲避搜寻。”

    绝色女子俨然就是如衣了,或许是叶子轩帮助过她的缘故,她对叶子轩没有半点提防,说话也不遮遮掩掩,叶子轩靠在座椅上,声音轻缓而出:“你出家绝对不是普渡众生,而是摧残天下苍生,多少男人会为你遁入空门撕心裂肺。”

    如衣想要一笑,但想到自己身份,又保持着肃穆:“谢谢你的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去医院探望师太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再调戏如衣,适时追问一句:“她的病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问起师父,如衣的眼里多了一抹异彩和希望,她落落大方的回应:“那天晚上,师弟趁着我送你出门,带着黑雪莲珠偷偷离开静林小筑去医院救治师父,我猜到他的意图追到医院的时候,师弟已经把珠子灌入师父嘴里。”

    她向叶子轩告知着黑雪莲珠的神奇:“我来不及制止,责怪师弟鲁莽,想要叫医生洗胃,又被师弟死死拉住,要我相信他一次,我看师父没有过激反应,而且珠子已经吞入进去,就只能祈求佛祖保佑,说起来也奇怪,珠子真有用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安静的聆听时,如衣又雀跃着补充上一句:“师父服用后的第二天,她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,精神状态好了很多,医生检查各项数据,虽然还处于危险范围,但已经不像前些日子恶化,也就是说,师父的病情得到了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再度检查,数据开始趋向正常。”

    如衣显然对师父感情颇深,想到她的好转就多一份欣喜,巧笑倩兮:“虽然下周依然要手术摘除肿瘤,但成功率已经不是三成,而是七成,虽然不敢完全断定是黑雪莲珠的功劳,但确实是服用它后让病情得到控制,它真是太神奇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也微微讶然:“珠子真这么神奇?”随后一笑:“无论如何都好,师太病情有望痊愈,这就是天大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师父渡过了一劫。”

    如衣呵气如兰,随后淡淡一笑:“不过佛祖又给我们出了一道考验,那天晚上,我跟师弟跑去医院后,陈家的人找上门来,见我们不在就把静林小筑放火烧了,让我们没有安身之所,暂时只能在医院住下,等师父手术完再作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寺庙被烧了?陈家人?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,随即问出一句:“你怎么知道是陈家人?”

    如衣眼里闪烁一抹无奈,声音轻柔而出:“师父服用完黑雪莲珠的第二天,师弟不肯回去休息,坚持要在病房照顾师父,我瞥不过他,只能自己先回去,寻思给他拿几套衣服和做点饭,结果抵达寺院的时候,现静林小筑被烧了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轻轻点头时,如衣又叹息一声:“我当时差一点就冲上去了,想要问问生什么事了,但现除了警察和消防员之外,还有十几个黑装男子不断徘徊,我乔装打扮后靠近他们,探听到他们是陈家成员,这火也是他们放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到师弟说过的渡轮追击,就猜测他们是来找释心师弟要佛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里迸射一抹光芒:“这帮人还真是畜生,连寺庙都敢放火,陈家手段未免太狠辣。”随后又带着关怀问道:“只是寺庙烧了,就地重建也要一些日子,你们准备住哪?如果没有地方落脚的话,我可以给你们安排一所房子。”

    如衣看了叶子轩一眼,带着一抹感激:“谢谢你的好意,只是我们可以熬过去,这些日子会落脚医院,毕竟师父的手术很快就要进行,需要人全天候照顾,而且相比烧掉的寺庙来说,师父的健康最重要,所以我们暂时会呆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将来,我们也有了计划,等师父病情好了,我们会向宝莲禅寺打报告,他们会给我们安排住所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如衣有自己的打算,叶子轩也就没有再坚持,免得如衣怀疑他居心叵测,于是灿烂一笑:“好,希望师太早日康复,也希望你们早日重建家园,只是静林小筑烧了,不代表你们跟陈家恩怨过去了,他们一定会继续寻找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释心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如衣轻轻点头:“谢谢关心,我已叮嘱他,没事不要离开医院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忽然抛出一句:“你今天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警局。”

    如衣神情平静的开口:“警局已经找到我的联系方式,给我打了电话,让我去警局做一个口供,便于他们对纵火案进行侦破,虽然我知道没太大作用,但也不能让陈家太好过,总是要给他们找点麻烦,这样才能减轻我们一点危险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车子又叮当一声停了下来,没等叶子轩作出反应,如衣笑着起身:“我到了,改天有机会再见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像是一片落叶一样,轻飘飘的从后门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叶子轩侧头,隔着车窗望向如衣背影,总感觉有一丝不对劲,正皱起眉头的时候,他忽然捕捉到几辆车子靠近警局。

    其中一辆,车窗落下一半,车内一人,侧脸清晰。

    红一刀!

    ps:谢谢a我们的世界fpa打赏本作品2ooo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